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是,風師兄,大光明正氣奧義之陣,結。」

百名士子的聲音宛若是雷霆一般,一個個頭頂浮現出了聖道之書,可見每一道書全部是翻開了一頁,其中演出了無數的字元,形成了一個個又一個的奧義符文,足有萬道之多,百名士子的光明奧義連接一起,組成了一道恐怖的大光明奧義神陣。

「光明神陣,雷。」

風無痕身臨虛空,一指橫空,可見一道巨大的雷字閃現在,可見上百道恐怖的巨雷橫空而起,閃爍著讓人震駭的氣息,聲聲巨響,雷動九天,光明奧義神陣,威能無窮,演化出的正是浩然之雷,對於這些黑暗生物有著本能的剋制。

神雷閃爍,面前的上百暗鬼族,一個個渾身冒著青煙,焦黑無比,有些甚至被一擊劈死,可見這一擊的恐怖之勢。

「殺,該死的人類,死。」

暗鬼族僅僅一擊而已,便是死傷過百,其中一名暗鬼族的首領,發出了無窮的怒吼,可見一柄漆黑的長刀瀰漫而出,閃爍著讓人震駭的鬼氣,森森而出,凄冷無比,宛若是浩瀚神魔之光,一道道鬼氣符文瀰漫而出,瞬間朝著風無痕的身軀斬去。

「奧義神陣,盾。」

風無痕一指而出,無盡的浩瀚神光瀰漫而出,瞬間是形成了一道恐怖的巨盾,強烈的光明神盾,瀰漫著無窮的符文,徹底是封住了這恐怖的一刀。

「該死的,這到底是什麼力量,竟然擋住我的一刀,暗鬼族,給我殺。」暗鬼族的一名永恆五重的強者,直接是發出了嘶吼。

「奧義神陣,移,諸位師弟,各自為戰,輕雪,進堂,進行輔助,修羅前輩,殺,二弟,給青古族的朋友施展甲字決。」

風無痕身臨虛空,完全是指揮眼前的百人,雖然其中很多不過是始祖,可是組合的奧義神陣,將每個人的力量那是發揮到了十倍以上,而且能攻能守,威力無窮,而且完全就是克制這些暗鬼族,對於他們,居然面對幾百名的永恆境暗鬼族,那是絲毫不落下風。

反到是易陽,身在眾人的中央,完全就是無所事事,看著風無痕指揮,心中可是感慨無比,這裡每一個都是有驚世之才啊!無痕能把奧義神陣這樣使用,不得不說是一個天才,看來以前還是太忽略他們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1049章暗鬼族來襲2

「該死的小惡鬼,本帝的軍團不在,否則還能輪到你們撒野,真當我修羅族是紙糊的嗎?修羅吞天。【最新章節閱讀.】」

修羅大帝血發如雲,周身一道道的血光瀰漫而出,爆發出了一股滔天的魔威,背後的血羽張開,可見身軀的血色符文瀰漫而出,演化出了一道道無盡的恐怖符文,那股血光直入天穹,帶著一股無匹的浩瀚神威。

身影宛若是鬼魅一般的席捲起來,眼前的上百暗鬼族,僅僅是一擊,就是被修羅大帝給徹底擊殺,尤其是周身的血光,一道道暗鬼族的精血,瞬間是被修羅大帝給吞噬一空,而修羅大帝一掃嘴角的鮮血。

「爽,真是太爽了,自從跟了少主,究竟是多少日子沒有吞過精血了,少主,今天我要大開殺戒出了,或許能夠突破域祖。」

修羅大帝那是何等的瘋狂,身影直入暗鬼族中,宛若是狼入群羊,伴隨著血光席捲,四面八方沒有一個活物,幾乎是全部都是乾癟的屍體,一道道的精血那是被全部的吞噬一空,尤其是那爽血色的雙目,讓人是從骨子裡感覺到了可怕。

百名儒門士子,一名修羅大帝,幾乎是幹掉了四五百名的暗鬼族,而青古族幾乎是人人帶傷,但是幾乎是沒有死亡,有著風無卻施展的光明甲胄,他們幾乎就是不費什麼事,而是殺的特別爽。

僅僅前後不過是半刻而已,這裡的暗鬼族已經是被他們給廝殺一空,幾乎是有一半都被修羅大帝給徹底吞噬光了精血,「少主,太爽了,真特么太爽了,在有個幾百隻,我就足以突破八重了,少主,一不做,二不休,我們出去殺吧!」

「修羅前輩,別忘了我們幹什麼來了,外面的事情我們可管不著,現在易兄的傷勢沒有恢復,如果遇到不朽境界的暗鬼族,我們又當如何。」

風無痕生性穩重無比,從來不打無把握的仗,尤其還是眼前這個局面。

「我給忘了,少主,對不起,黑古老兄,這些暗鬼族究竟是什麼來頭。」修羅大帝感覺到了無比的暢快,很久是沒有殺的這麼興奮了,尤其是到了這個局面,這股戰力那是何等的強勢。

「暗鬼族,他們就是一群骯髒的生物,依靠暗極域的天然地勢,他們到處殺戮,而且從不流活口,但這裡是古仙帝星域與外界貿易的必經之路,他們這回算是倒霉了,惹到了星極仙王。」

黑古的目光暗恨,一腳踩碎了一個還活著暗鬼族的頭顱,看著修羅大帝再次恢復容貌,心中可是若有所思。

「黑古兄,你似乎知道他的身份。」易陽自然是敏銳的捕捉到了黑古目光中的動作,畢竟那是修羅族,黑古族應該不認識才對,可是他的眼神不對,明顯就是認識黑古的來歷。

「敢問這位兄弟,可是來自血海。」黑古的目光可是更加的忌憚,血海那可是一群沒人願意的狂暴種族,而且嗜殺無比,特別是喜歡吞噬精血。

「血海,那是什麼地方。」易陽的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的好奇之意,血海那是什麼地方,他早就是對修羅族的來歷很好奇,但是這一界並沒有任何的東西。

「血海那可是一群強大的種族,他們自稱是阿修羅族,也名叫阿修羅教,可是自從冥河老祖封閉血海,修羅族幾乎是少有人現世,萬古之前傳聞冥河老祖的唯一弟子被人打殺,冥河老祖一怒幾乎是血洗大半天界,那一戰血海精銳盡出,甚至連魔神家族都出世,不過那一戰卻讓冥河老祖重傷,精銳盡失,封閉萬古,幾乎少有人在走動。」

黑古將從古籍之上的記載,那是全部的說出,如果這個人來自血海的話,那麼這些人的身份,可是真正太不凡了,而且人族已經幾乎不在天界活動了,到是傳聞南方炎帝的星域,還有一些人族活動的跡象。

「多謝了,不過他根血海沒有任何的關係,黑古兄,你們留在這裡,我出去看看。」

易陽的身影從人群之中走出,現在看來修羅大帝跟血海有莫大的關係,不過這份人情在這裡,就算是冥河教主,也是欠自己的。

「少主,你的傷。」修羅大帝那是一第一個的阻攔起來,畢竟易陽的傷勢還沒有恢復。

「沒事,已經恢復七八成了,我不會輕易出手的,就看看而已。」易陽的身影那是一步跨越而出,身影已經是隱入了虛空之中,身軀完全是由實轉虛,如今恢復了將近八成的力量,就算是真正的超脫者來了,也足以是自保,靈魂之力已經全部恢復,肉身還差最後一步的蛻變。

眼前是一片青蒙蒙的域界,到處是充斥著森冷的鬼氣,這是不屬於不死生物,而且是屬於黑暗種族的一類,喜食生靈之血,入眼望去這裡可是一片貧瘠,幾乎是看不見任何的草木,唯有到處都是陰森森的鬼氣。

域界之中,星極與一名暗鬼族的強者正在交鋒,短時間之內是難以分出勝負,而易陽是聊勝於無的觀察起來,戰船正好是卡在了域界的出入口,幾乎是各層都有暗鬼族的襲殺,而且被卡在這裡的戰船還不至一艘。

有些更是商船,受到了無數暗鬼族的襲殺,幾乎是無窮無盡的暗鬼族,完全就是見人殺人,見物毀物,凡是被他們襲殺的人,那是骨頭渣子也不會留下,徹底是將人給吞噬一空,十幾艘的戰船上,到處都是血跡。

哭喊聲,哀嚎聲,憤怒,鬼叫聲,徹底是連成了一片,形成死亡的交響樂,可以說這股戰力那是無比的磅礴與霸道。

「該死的暗鬼族,你們這群骯髒的生物,死。」其中一座商船之上,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無邊的氣息,那股森冷的殺機瀰漫而出,可見一道身穿紫金色戰衣,手執巨劍的青年身影遁出,恐怖的劍意直入天穹,面前的域界撕裂出了一道巨大的縫隙,可見從中一道貫穿天地的星光瀰漫其中。

星辰之光匯聚,一劍出,宛若是星河倒卷,貫穿成了一道數以百萬丈的恐怖的恐怖劍芒,帶著一股浩瀚無比的神光,滾滾而動,徹底是撕碎了域界,無數的暗鬼族在這一劍之中,那是被徹底的撕碎,甚至連渣也沒有剩下。

「高階不朽者,該死,我們中了算計了,走。」暗鬼族的不朽者發出了一聲鬼叫,用出了幾乎是聽不懂的語言在空氣之中傳播著。

「想走,那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九天星光罩。」

星極的眉心之中爆發出了一道劇烈的藍色光罩,無數的星辰符文瀰漫蒼穹,帶著一股浩瀚無邊的神威,宛若是仙王之手籠罩而下,僅僅是一瞬,幾乎是籠罩了整個域界,數以十萬的暗鬼族被生擒。

「星極,星爆,你們給我等著,竟敢算計我們暗鬼族,今日之辱,來日我必報。」暗鬼族的不朽者身影遁入了域界之中,面前的域界之門那是瞬間的消散,天地再次是恢復了一片青明。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1050章生命蛻變

「星爆,這一次可是多虧你的相助,不然的話,本王也抓不到這麼多的免費勞動力,等到出了仙礦,其中三成一定給親自送到你的府上。【無彈窗.】」

星極看見著對面的藍發青年,嘴角露出了幾分的笑容。

「星極兄,區區小事,何足掛齒,暗鬼族吃了這麼大的虧,想來不會罷休,此行隕仙之地還有十數日,你定要小心,以免暗鬼族反撲,公主如今去了學院,她如今可是勢單力孤,殿下身邊一個幫手都沒有,可惜你我的境界早就是過了不朽五重。」

星爆仙王的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的無奈之意,星韻公主十萬年前被人打出密境,可是古仙族的恥辱,所有古仙族可是引為恥辱中的恥辱。

「放心吧!這十萬年殿下無時無刻的不在苦修,根基是紮實無比,就算高階不朽者,也是休想與殿下一戰,殿下這一次乃是為了洗刷恥辱去的,聽聞殿下之言,那個人族易陽相當不凡,可惜被不朽殿堂的人給刺殺廢了,否則會是殿下絕好的幫手。「星極的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的森冷氣息,顯然對於易陽突然被廢有著無比的懊悔。

「易陽,難道是下界人族的易陽,此人我到是有所耳聞,星極兄,我勸你一句,對於此人不要過多的逼迫,也不可被表面所欺騙,誰都不知道他的手段,能夠給予禮遇的,你一定要給予禮遇,要麼你就現在一刀殺了他,否則未來一定會給星韻公主帶來禍端。」

星爆的面容之中露出了深深的忌憚之意,似乎是對於易陽相當的了解。

「哦!此人當真這般的難纏,算了,星爆兄,我知道怎麼處理,神族這一次來了兩大神王,隕仙之地一半的收益肯怕是要落入神族的手中,而且那個女人可是殿下的死對頭,十萬年前就是她將殿下從裡面打出來的,如果可以我真想就在隕仙之地抹殺那個女人,給公主除去一大害。」

星極的面容之中爆發出了無匹的殺機,英俊的面孔甚至散發出了幾分的扭曲之意。

「不可妄動,星極兄,那個女人可是少數幾個走到最後的人,連魔神家族的幾個變態,也是不想輕易的招惹他,如果這個女人真來了,你盡量別招惹,如果我們兩族合作狀態,該給他們尊重,還是給予尊重,那些神王也不是那麼好相與的,行了,言盡於此,星極兄,一切小心。」

星爆雙手抱拳,直接是上了商船之中,直接是改變了航道,進入了無盡的星空之中。

看到這裡,易陽的身影也是回到了船艙之中,而星極也是駕馭著戰船朝著隕仙之地而去,而此時,一道青色的裂縫在虛空之中閃現,可見一道矮小的身影浮現,尤其是一雙青色的瞳孔,綻放出了無比的仇恨與殺機,「星極…你敢奴役我暗鬼族…這一次..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話落,虛空縫隙消失,暗鬼族的不朽者也是遁空而去,而身在船艙之下的易陽,那是敏銳的捕捉到了這道身影,但僅僅是咧嘴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總之那是有好戲看了,星極這回完全是倒霉了,相信在隕仙之地之前,暗鬼族肯定是會發動新一輪的襲殺。

古仙族若是隕落一位仙王,真不知道星韻會心痛成什麼樣子,反正最多還有十幾日,就會形成最後一步的蛻變,血肉升華,將會產生無盡蛻變。

時間一日日的過去,這期間黑古不時找修羅大帝喝酒,渾然兩人乃是相處的很好,隱有結拜兄弟的意思,不過易陽卻是什麼也沒說,已經是暗中讓風無痕等人的真身進入了無極宇宙之中,而外面的不過是一群化身而已。

距離隕仙之地不到三日的行程,易陽赫然是感覺到了肉身已經是達到了一個臨界點,實力已經是恢復了九成九,還差最後的一絲,就是這一步,需要進行血肉的蛻變,徹底進行成不朽之軀,身影無聲無息的遁入了無極宇宙之中。

剛剛進入其中,便是感覺到了大道之力的籠罩,無窮的天穹之上,遙遠的大地之中,一金一黑兩股力量那是瞬間的融合易陽的身軀之中,一金一黑,神光浩瀚,易陽只感覺到肉身被活活的撕裂,血肉,筋骨,五臟那是幾乎被全部的攪碎。

痛,無邊的劇痛,黑光負責是撕裂肉身,而金光負責修復,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完全就是死去活來的痛楚,這完全就是依靠著自己的力量,進行著最後一步的蛻變,一但徹底成功,那麼前途無量。

天地共鳴,大道之音不絕,無極宇宙之中,易陽代表著天地,代表著無上的至高鐵則,乃是真正的言出法隨定天地,倘若易陽熬不過去,這裡所有人即將是全部慘死,無極宇宙也會徹底的爆碎,畢竟誰也想不到易陽會是這麼早的開闢宇宙。

「九生九死,極致蛻變,大道不朽,萬古無敵。」

易陽的心底忽然是想起了白髮青年告訴他突破不朽的蛻變的過程,當時易陽並不理解,但是現在那是真正的明白,經歷九次的生死,才會發生質變,褪去凡身,進化先天,這將是一種生命的蛻變,真正的生命進化,達到真正先天生命的體質。

九次生死,真正的九次生死,易陽以肉身精血開創萬宇宙萬物,而宇宙萬物此時反哺易陽,極致的九次蛻變,九次生死的歷練,每一次的蛻變,易陽都是感覺到身軀朝著完美進化一步。

終於是達到了第九次,易陽只感覺身軀一聲恐怖的爆響,那是真正的極致蛻變,整個身軀那是徹底的碎開,但是血肉,筋骨,五臟那是全部的重組起來,每一絲新生的血肉,都是散發出了恐怖的生機,那是一種新生的生命。

真正屬於生命的蛻變,進化到了高等生命層次,畢竟生命層次多高,代表著未來便是有多強,這一世的修鍊,易陽沒有使用過丹藥一次,每一次的生死,都是極盡的挖掘著自己的生命潛力,每一次的壓榨,都是將生命潛力無限釋放,如今達到這一層次的易陽,完全可以說是依靠著自己的努力。

神光浩瀚,真正的不朽之身,易陽感受到了身軀內部的那股極致生機,真正的明悟著大道之力,對於這方宇宙的掌控,已經到了入微的地步,可以說這裡的每一絲,每一寸,每一分,每一毫,那是全部都在易陽的意念之中。

「這便是生命層次的進化嗎?果然依靠自己的力量突破不朽,才是真正的王道,宇宙生,萬物演,在這裡我便是道,道便是我,天機老狗,我們之間的賬也是時候算算了,你最好拜託別讓我找到,哼!」

易陽感受著新生的身軀,爆發出的強大力量,現在就算是超脫者,也是足以將其斬殺,但僅限於四重以下的超脫者,不過這一級別的,整個洪荒宇宙也找不出幾個。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readx;「轟」

「轟」

「轟」

戰船爆發出了無邊恐怖的爆響,可見整個船身形成了無數的裂紋,僅僅不過是堅持了半刻而已,整個戰船便是化成了漫天的碎片,強大的力量貫穿之下,足有一半境界低下的生靈被抹殺,各種不同顏色的鮮血爆發天穹之中。【無彈窗.】

「星極,放出我族人,今日饒你不死,否則,這裡便是你的隕落之地。」虛空之中,一名矮小的暗鬼族的不朽者浮現,尺長舌頭垂於胸前,活脫脫的惡鬼。

「骯髒的暗鬼族,真沒想到你們還有這個狗膽,竟然前來劫殺本王,找死。」星極仙王的面孔之中露出了無匹的怒意,眼看下面數十萬的生靈慘死,這可是好不容易搜集而來的礦奴。

「是嗎?星極,給我去死,先天鬼靈之光。」

暗鬼族不朽強者目光之中爆發出了無匹殺機,可見身後籠罩著道道無邊恐怖的鬼氣,無數的符文匯聚其中,橫貫天地,籠罩十方世界的鬼靈之光席捲而出,宛若能將億萬世界化成幽冥鬼域,鬼靈之光籠罩之地,形成讓人恐懼的氣息。

下面無數的生靈,那是被全部被鬼氣籠罩,似乎是化成一個個惡鬼,但也就是僅僅一瞬間,所有人那是全部的化成了骷髏,血肉與靈魂全被吞噬一空,可見是鬼靈之光的兇悍。

「找死,暗鬼族的雜種,我要你的狗命,九天星辰斬。」

星極仙王手中的神光浩瀚,身軀形成了無數星辰的虛影,可見萬古星辰之光籠罩而出,化出了一道恐怖的星辰之劍,猶如是主宰的君王一般,帶著一股恐怖而又浩瀚的殺伐氣息。

一劍撕裂天穹,破開鬼域,天地恢復青明,但是暗鬼族的強者卻是瞬間消失,彷彿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星極一擊落空,整個人可是不敢有任何的放鬆,「藏頭露尾的鼠輩,也就只配搞搞偷襲罷了。」

「幽冥之手。」

無盡的鬼靈之光匯聚而出,赫然是化成了一道巨大的鬼手,從遙遠的九天匯聚而出,鬼氣森森,似有無盡的惡鬼咆哮其中,讓人是從心頭感覺到了無盡的駭然之意,又如同是死神之手一般,帶著無盡的嗜血之意。

「下三濫的手段,看我如何破你,星辰指。」

星極仙王周身無盡星光匯聚,化出了一道道的大道符文,宛若是一尊主宰萬古的君主,一指橫空而出,宛若是生出了無數的波紋,無數的星光瀰漫其中,宛若是浩瀚諸天的神魔一般,形成了一根恐怖的巨指。

大道轟鳴,天地震蕩,指掌撞擊,附近的小星辰那是分分爆碎,恐怖的力量撞擊,更是形成巨大的黑洞,瘋狂的吞噬著面前的一切。

「撕拉」星極仙王的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道黑影,一抹漆黑無比的匕首,直接是刺進了星極仙王的后心之中。

「噗」星極仙王口中鮮血狂噴,強烈無比的黑氣滾滾而出,徹底是包裹著他的全身,整個人身影橫移數百里,周身星光瞬間是匯聚而出,「不朽殿堂,你們好大的狗膽,竟敢刺殺本王,來日方長,我們走著瞧。」

「想走,那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幽冥束仙鎖。」

暗鬼族的強者身影瞬間是擋住了他的去路,手中陡然是浮現出了一道瀰漫著鬼氣森森,刻畫著無數符文的黑色鎖鏈,完全就是像極來自幽冥地府的勾魂鎖,化做了無盡的鬼氣,那是兇悍無比的籠罩住了星極仙王的身軀。

「該死,束仙鎖,這是專門對付我們古仙族不朽戰裝,骯髒的暗鬼族,你們敢勾結不朽殿堂,若是逃脫此戰,來日我一定踏平你們。」

星極仙王的面孔之中繚繞著無窮的殺機,但是如今被不朽殿堂偷襲在前,束仙鎖鏈圍困在後,根本就是逃脫不掉。

「就憑你,還想逃走嗎?一個仙王若是讓你隕落的話,嘖嘖!我想古仙族會不會發狂呢?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星極,要怪就怪你自己,你千不該,萬不該算計我族。」

暗鬼族的不朽強者爆發出了無窮的凶煞之意,渾身鬼氣徹底是顯示出了他對古仙族的恨。

「奇古拉斯,交易完成,拿出剩下的報酬吧!」無盡的星空深處,一道黑氣瀰漫而出,帶著冰冷無比的聲音。

「自然。」

暗鬼族的奇古拉斯,那是瞬間的拿出了十塊血色的仙晶,瞬間是拋到了黑影的身邊,露出了無比的怪笑,道:「星極,下面就是你的死期,我還從來沒有吃過仙王的血食,若是吞噬了你,嘖嘖!應該能夠增加幾分戰力。」

不朽殿堂的黑影並沒有退去,而是靜靜的矗立在一邊,渾身魔神之氣瀰漫而出,唯有一道漆黑而無情的冰冷雙瞳。

「該死的暗鬼族,還有不朽殿堂,若不是你們暗中搞偷襲,本王會隕落在這裡嗎?你們這群雜碎,雜碎,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星極仙王怒無可恕,渾身已經是被魔神之氣入侵,整個人是爆發出了無窮的怒意。

「叫吧!儘管的叫吧!今天這就是你的死期,沒有人能夠拯救的了你,今天註定將是你的隕落之地。」

奇古拉斯的那尺長的舌頭是瞬間的籠罩到了易陽的身前,可是舔了他一臉的口水,發出了桀桀的怪笑聲。

「趕緊處理了他,沒有時間浪費在這裡,隕仙之地的至寶,我們不朽殿堂是要定了,奇古拉斯,別忘了你答應我們的事情。」

一道森冷無匹的聲音貫穿虛空,直接是籠罩到了奇古拉斯的耳朵中,赫然便是不朽殿堂的殺手。

「好了,好了,知道了,答應你們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給我半個時辰時間,我會將他給活剮了,一點點的冰封起來,留著回去慢慢的品味。」

奇古拉斯發出了無匹的不耐煩的聲音,那股恐怖的殺機是宣洩而出,完全是把星極仙王當成了自己的食物。

此時,一道身影赫然是出現在了星極仙王的身邊,露出了幾分無比和善的笑容,「這不是古仙族的星極仙王,先前你不是挺牛逼,挺囂張的嗎?怎麼你也會有今天嗎?一個高高在上的仙王,居然是淪為階下囚,真是諷刺啊!」

「什麼人,該死,你究竟是誰。」奇古拉斯目光露出了無邊的駭然之意,見到了面前這名身穿青袍的人族,可是他根本沒有發現他究竟是如何出現的,但看其樣子不是前來營救星極仙王的。

「別擔心,我不是來救他的,相反我跟你還有大仇,我跟他說幾句話就走,我們人族有一句老話,風水輪流轉,今年到我家,星極,你之前不是很叼嗎?怎麼現在不叼了啊!看看你這樣子,還是一尊仙王,真是諷刺啊!」

易陽負手而立,青袍無風而響,嘴角充斥無比的嘲諷之意。

「你….不對…你不是廢了嗎?這不可能,難道你恢復了,這絕對不可能,易陽,我們之間的恩怨日後再算,請你出手幫我擊殺了他們,我身懷重要的任務,一定要去隕仙之地,絕對不能在這裡耽擱,救我出去,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星極仙王差點沒是活生生的吐血,這個易陽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存在,明明已經是廢了,可是現在完全恢復了,這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現在唯一的希望,只有是放在易陽的身上了。

… ?第1052章欲坑古仙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