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最初的試驗對象有哪些?」

「找了七個人,一個三線小明星、一個退役運動員、一個患腦癌的中年男子、一個牙醫,還有我自己,開發部的李博士,最後是一位得過全國奧數冠軍的少年。」

看來黃旺確實是華研公司開發出來的,王冰說:「我想看下當初的紀錄。」

「我會讓秘書拿給你,另外,這個程序可以給我一份嗎?」

「可以!」

隨後,幾名下屬抱來一些紙箱,王冰打開一看驚呆了,這麼多紀錄嗎?

二人回到酒店開始啃這塊硬骨頭,上面一數專業名詞方野看不太懂,以王冰的知識也看得十分吃力。

二人只能走馬觀花地瀏覽,如果全部讀懂,一年時間都不夠用。

一直看到午夜,方野揉著眼睛,打了個大哈欠,點上煙吸了一口,道:「上面說07年3月進行了第一次圖靈測試,圖靈測試是什麼?」

王冰說:「簡單來說,就是把人和機器隔開,人與機器進行交流,如果參與測試者無法判斷對面是人還是機器,或者誤認為對面是人,就證明是成功的AI!」

「意思就是,這個AI能否冒充活人?」

「是的。這是計算機和密碼學的先驅艾倫·麥席森·圖靈提出的構想,當時還沒有計算機的存在,圖靈設想的未來計算機其實就是AI,在他的論文《計算機與智能》裡面預測21世紀的AI會達到非常高的水準,不過現實的發展比他老人家預想的要慢。」

「科學家真是了不起!」方野感慨,「上面提到圖靈測試的結果非常成功,就像我們手上的黃旺一樣,它和人交談幾可亂真……4月份開發組遭到黑客入侵,許多重要數據毀於一旦。」

王冰也在讀這一段,「上面提到『黃旺』的數據也丟失了,我們卻在暗網上買到了它,難道說是內鬼?」

「華研斥巨資研發出來的項目,沒準有人想要搶奪,這個內鬼或許就是我們的答案!」

「會不會是衛晨的前女友?」

方野想了一下,衛晨的前女友如果是內鬼,她悄悄記錄下衛晨的數據,等衛晨殉職之後開發衛晨的模擬人格,然後成為「犯罪腦」?

不,這邏輯性太荒唐,她怎麼會知道衛晨會殉職,動機又是什麼?

況且根據這些紀錄來看,記錄數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意識的基石是知識,試驗對象要像考試一樣填寫大量的問卷,把腦袋中的知識全部搬出來。

然後是特質測試,將一個人的性格記錄下來,完美模擬此人在遇到任何事情時會做出的決策。

接著是道德判斷,也是大量的問卷,重構出試驗對象的道德觀。

最後是腦波測試,給試驗對象聽各種聲音、看各種圖片,記錄其腦波,判斷他對什麼事物會興奮、會厭倦、會恐懼,這是重建測試者的情緒邏輯。

方野和衛晨共事期間,衛晨並沒有長期離職的事情。

「研究團隊的主要成員有三人,我們挨個查嗎?」王冰問。

方野沉吟著,「這個內鬼拿走數據,就只是放到暗網上出售嗎?」

「就一個黃旺就能賣很多錢,而他們的基礎工資只有兩萬多,見財起意也是有可能的吧!」

「如果我們的推測是正確的,內鬼賣出去的不光是成型的AI,還有整套源代碼,某個龍安的買家買到它,然後設計了另一個衛晨。」

衛晨破案率很高,結下的仇恨也多,共事期間就曾有嘿道分子想報復他。

方野看著紙上的研究團隊名單,道:「先從李博士開始吧!」 凌晨兩點,方野提議早點休息吧,王冰先去沖個澡,然後躺在床上刷手機,這是他每天睡前的習慣。

方野從浴室出來之後,把枕頭放在另一頭,王冰說:「方哥你幹嘛呀,睡一起不行么?」

「你晚上不老實,往人身上亂摸。」

「是嗎?」王冰對此毫無印象。

「跟誰養出來的壞毛病啊?」

「嘿嘿,可能是平時睡相就差吧,多有得罪呀!」

躺下之後,方野忍不住問:「你和月月進展到啥程度了?」

王冰專心致志地盯著手機屏幕,說:「沒啥進展,感覺除了多了一個男女朋友的稱號以外,一切跟以前一樣。」

「手都沒牽?」

「唉,是啊,這算不算柏拉圖式戀愛?可能她性格就是這麼冷淡吧,唯一的愛好就是喝酒,不過有一回她親了我一次。」

「行了別說了,我睡了,你早點休息。」

看了一晚上開發紀錄,方野閉上眼睛,眼前都是密密麻麻的數字。

半夢半醒間,一個人推門進來,看清楚對方的臉時,方野錯愕地坐起來,居然是衛晨。

數年不見,他白皙的膚色有點晒黑了,嘴邊留了些胡茬子,臉似乎也消瘦了些,衛晨微笑道:「好久不見,搭檔。」

人在夢中,並不知道這是夢,方野錯愕良久才問:「這些年你去哪了?」

衛晨攤開手,神秘地說:「無處不在。」

「為什麼要去犯罪?曾經的你可是罪惡剋星!」

「為什麼要犯罪?」衛晨念叨著,「為什麼不要犯罪呢?從古至今人類一直在犯罪,竊鉤者誅、竊國者侯!人們不斷編織道德的謊言,用法律來威懾,防止人們去犯罪,這不正說明,犯罪是人類的本性嗎?我曾經也站在線的這一邊,當我越過這條線才發現,那邊的世界更精彩!」

衛晨咧嘴笑道,那神情在方野看來有些陌生,他壓抑住想跳起來揍他的衝動,質問道:「你背棄作為警察的誓言么?」

「我以警察的身份而死,誰規定我不能以另一種身份重生呢?」

「混蛋!!!」

方野衝上去想抓住他,衛晨在地上平行移動,帶著詭異的笑聲消失在黑洞洞的門後面,那裡噴出一陣迷離的霧氣。

方野猛的坐起來,呼呼喘息,原來只是個夢。

這時王冰已經睡著了,像誇拉一樣兩腿盤著枕頭,發出呼呼的鼾聲。

方野站起來去檢查了一下門,然後去關窗帘,卻突然注意到樓下面的馬路上站著一個穿風衣的人。

午夜的馬路一輛車也沒有,路面反射著路燈的光,那個人定定地站在那裡,十分突兀。

方野猶豫片刻,決定下去看看,剛剛穿好衣服,再次朝窗外望去時,風衣男已經消失不見,他只好脫掉衣服,繼續睡覺,可是卻一直無法入眠。

隔日早上九點,王冰醒過來抻個懶腰,看見方野已經起來,坐在沙發上抽煙,他說:「方哥,你咋起來這麼早,你氣色不大好。」

「認床,你起來我們就出發吧!」

「先吃點東西吧!」

「這邊的早點不合我胃口,我吃過泡麵了。」

上午二人去了一趟泰東的公安局,查到李思揚博士現在被另一家軟體公司聘請過去了,王冰在手機上查詢了一下,說:「這家公司也是開發人工智慧的,與其說是聘請,倒更像是挖角。」

方野道:「為什麼一家家都在開發AI,這東西真有前景么,你不是說AI被證明是一條科研死胡同,花那個錢還不如直接僱人。」

「話是這樣沒錯,但火車剛發明的時候,跑的也沒馬車快呀!軟體行業的發展日新月異,現在已經有無人駕駛的汽車了,五十年後也許遍地都是AI和機器人,再過幾百年……」

「再過幾百年怎麼了?」

王冰攤手,「人類就被AI取代了!」

「真的假的?」方野覺得那只是科幻電影中的劇情。

「這是許多科學家的共識,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就是剝削階段被被剝削階段推翻,農民推翻地主,工人推翻資本家,再往後呢,人類壓榨機器人,然後被機器人推翻,這或許就是人類的終極進化吧,捨棄肉身,變成機器。」

「我覺得人類不會這麼傻的吧?」

「就是因為大家都像你這樣想,所以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會大吃一驚。」

「好啦,想想眼前的事情吧!」

二人來到位於科技園的一處軟體開發部,又是預約等待,到中午休息的時候,李博士才同二人見面。

李博士今年五十多歲,長期埋首於開發軟體,頭髮已經禿了大半,他寒暄幾句,同二人握手,然後方野開門見山地說明來意。

一聽到「T1」這個詞,李博士露出尷尬的神色,「T1的研發已經失敗了呀!那套程序過於臃腫,運算速度很緩慢,根本無法和人正常交談,圖靈測試也失敗了,華研砸了幾千萬,最後只收穫了一紙研究報告。」

方野說:「李博士,其實我們來之前已經仔細閱讀過當年的開發紀錄,T1順利通過了圖靈測試,和人類的思維一樣完美!」

李博士一陣錯愕,「但後來有黑客入侵,毀掉了一切研究成果。」

「就因為這個,所以整個項目停了?我雖然不太懂軟體編程,但就像一個小偷進了家裡,偷走了值錢的東西,屋主也不至於把整個房子毀掉啊!再說偷的只是成果,你們團隊還在,華研已經花了那麼多錢,為什麼不重新開始?」

李博士眼神閃爍,額頭上沁出汗珠,王冰抱著手機在查詢一些情報,他及時補了一刀,「您現在在研發什麼?好像是叫作『仿生語音演算法』,聽上去和T1很像呀!」

「不不不,我沒有動過T1的成果,只不過是現在這家公司覺得我比較擅長這個,找我訂製了一個類似的程序,但它本質上仍然只是個AI,和T1那種野心龐大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方野繼續追問:「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T1的研究為什麼停止!」

李博士蹙眉道:「因為那個東西不能再開發了,如果它真的誕世,可能我們所有人都要坐牢!」 李博士繼續說:「當時我們有一個試驗對象叫孟昊然,是一名三線小歌手,當我們生成了他的模擬人格之後,有一天晚上在某樂評網站上,突然他的新歌被人不斷地打高分,一晚上成千上萬的五星好評,一下子成了榜首。

「網站懷疑他惡意刷榜,關閉了評分通道,並下架了他的新歌,又過了一天,那家網站居然遭到黑客入侵,網站便給小歌手的經紀公司發律師函,雙方為此事在網路上對峙了很久。

「後來網上陸續有人反映,自己的帳號莫名其妙給孟昊然投了票,他們懷疑是網站所為,輿論的矛頭一下子又指向了網站。網站為了息事寧人,最後扔出一個『系統故障』的推辭。

「然後真相只有我們才知道,刷榜和黑客入侵的源頭居然是這裡!因為孟昊然閑著沒事的時候,用開發部的電腦給自己投票,沒想到他的虛擬人格記住了這件事,便反覆重複這個行為,它一晚上就駭入了幾萬台電腦,盜取他人帳號來給孟昊然投票。

「我們知道之後立即切斷網路,當質問那個虛擬人格為什麼要這樣做的時候,他振振有辭地說給自己的歌刷票有什麼不對的,那是辛苦勞動的成果。

「言辭之間,這個AI完全把自己當作孟昊然本人,它認為那些歌是它創作的!

「這件事最可怕的點在於,任何一名人類黑客也沒法一晚上做這麼多事情,它給全國的電腦發送暗藏木馬的信息,檢索對方電腦上是否存在該網站的帳號,並編寫了一套繞開密碼直接登陸的程序,全過程只用了十三分鐘,而這些根本沒人教過它,孟昊然本人也完全不懂電腦。」

王冰說:「AI就是用編程語言寫出來的,計算機系統和網路對它來說,或許就像我們看見的真實世界,它可以在裡面遊刃有餘!」

李博士點頭,「我們也是這樣想的,也許創造仿人類程序就是一個錯誤,計算機只會執行人類的命運,當它們有自己的情緒和需求,事情就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那次的事情給我們敲響警鐘,絕對不能再開發下去了,否則要出事的,所以我們把開發部緊急關停,所有數據也封存了起來。」

王冰說:「李博士,我們手上樣東西。」

王冰向李博士展示了黃旺,和黃旺對話之後,李博士的震驚絲毫不亞於向天鳴,他錯愕地問:「你們從哪裡搞到的?」

「暗網!」對方既然是內行,王冰就不隱瞞了。

而方野,則在旁邊仔細觀察李博士的反應。

「有……有人在賣我們的研究成果?」李博士說,「難道開發部有內鬼?」

王冰說:「你是開發部的頭,你覺得誰比較可疑?」

「大夥都在一起工作了很久,你叫我懷疑誰,一時半會真想不出來……」

方野拿出衛晨的照片,「您認識他嗎?」

李博士看了一眼,搖頭道:「沒見過。」

「她呢?」方野又拿出衛晨前女友——鍾婷的照片。

李博士一眼認出來,「她是我們這裡的一名實習生,不過應該不可能是內鬼吧,因為她只負責外圍工作,沒有接觸核心代碼的許可權。」

王冰突然發現手機上的wifi標誌居然是開著的,他平時從來不連wifi,他喃喃道:「奇怪,我沒來過這裡,怎麼會連上這裡的wifi……」他滑開wifi控制界面,點擊關閉,然後wifi又自動打開了。

王冰驚問:「黃旺,你在幹嘛!?」

黃旺懶洋洋地回答:「沒幹嘛呀,你們剛剛在聊啥,我都聽不懂。」

王冰立即關掉手機,這時有人跑出來說:「李博士,電腦被人黑了!」

三人跑進辦公室內,見所有的電腦都在播放一個女大學生和一個中年婦女的視頻,拍打鍵盤和滑鼠根本無法控制電腦,方野說:「這是什麼? 鑽石軍婚【完】 黃旺乾的嗎?」

李博士盯著屏幕半晌,道:「我想起來了,那個婦女是一名試驗對象的妻子,就是這個黃旺。」

王冰大聲問:「黃旺,你在幹嘛!?」

某台電腦的音響里傳來聲音,「不幹嘛,想我老婆孩子了,看看她們,看完我就走。」

「那根本不是你老婆孩子,你就是一個AI!」

「胡說!」黃旺暴吼,「我能記得跟老婆認識、結婚,還有我們家蓉蓉出生時的事情,她們就是我老婆孩子!你整天把我關在手機里,我做錯了什麼,要像囚犯一樣被關押!」

方野指著屏幕對王冰說:「那些是警方的監控視頻呀,它居然可以瞬間駭入監控系統,不可思議!」

李博士低聲說:「這就是T1的恐怖之處,它們以為自己是人,小張,快把網路切斷。」

一名助理立即去拔網線,突然慘叫一聲摔倒在地,眾人過去一看,他是被一台掃地機器人撞倒的。

周圍的印表機瘋狂地吐出列印紙,電燈也在閃爍,整個辦公室的電器全部被黃旺一手掌控,這副畫面就如同不久前龍安市局遭到入侵一樣。

李博士咬咬牙,打開牆上的電箱,手剛剛放在電閘上,突然所有的畫面都變成了幾名ICU病房中的病人。

「給我住手!」黃旺陰森地命令道,「如果你敢碰電閘,我就切斷附近醫院裡所有的呼吸機,看看是你的速度快,還是我的速度快!」

李博士流著冷汗,慢慢撒回手,人類的動作怎麼可能敵得過瞬間進行千萬兆計算的電腦程序。

方野突然明白,T1這種強大的力量,正如「犯罪腦」所展現出來的。

這時一台電腦上出現大量運算符,王冰盯著它瞅了一會,說:「喂,你在幹嘛,你在駭銀行的防火牆?」

黃旺輕描淡寫地說:「我老婆跟我吃苦一輩子,給她弄點錢養老,弄完我就關掉,我保證。」

電腦上的代碼走得很快,瞬間就提示「驗證通過」,它已經進入到銀行的系統里,正在往妻子的帳號轉錢,其實和偷沒有區別,但AI是不受法律約束的。

之前一直人畜無害的黃旺,來到有強大主機和超快光纖的辦公室,立即原形畢露,開始滿足一己私慾,這讓王冰感到深深的恐怖。

王冰問道:「你是怎麼辦到的?你生前根本不會編程!」

黃旺回答:「我也不知道,想一想就能辦到。」

「這可是人類能辦到的事情,如果你是人類,你有心跳、呼吸,你有身體嗎?事實證明你就是一個AI!」王冰想用這種邏輯悖論來讓它認清現實。

「不!!!」黃旺斬鐵截鐵地說,話音剛落,電腦上出現一張由代碼組成的臉,它開口道:「我就是人,和你們一樣的人類!」 那張代碼構成的臉看著非常像一個略顯肥胖的中年男子,連抬頭紋和法令紋都惟妙惟肖,王冰小聲說:「這種顯示手段怎麼辦到的?」

李博士猜測道:「T1沒有影像顯示功能,它就用代碼拼湊出一張臉來。」

「我的天……」王冰驚嘆的同時也在想,這項技術如果能用在正道上,將帶來多少福音,可是毀滅世界的科技往往都是帶著這樣的初衷誕生的,T1還是不要普及為好。

方野戳了戳王冰,用眼神示意電閘,王冰微微搖頭道:「不行啊!」

方野說:「我有辦法!」

然後方野對那張代碼構成的臉說:「你偷銀行的錢,銀行很快就會追討回來,而且你的妻子還要坐牢!快還回去吧!」

黃旺沉默了,「那我就毀掉整個司法系統!」

「那些是由人類構成的,真正的人類,你毀不掉……」方野舉起一張信用卡,「這張卡里有一百萬,是我可以合法支配的,我可以轉五十萬給你的妻子,但你要馬上停止所有黑客行動。」

「告訴我卡號!」

「你不要用黑客手段轉錢,那是非法的,給我一台電腦,我來轉,走正規程序。」見黃旺在遲疑,方野補充一句,「我是警察,你可以相信我的!」

這時王冰已經悄悄移動到電閘旁邊,他留意著避開監控器,那些是黃旺的眼睛。

黃旺動搖了,一台電腦恢復機能,方野過去操作了一下,將錢轉到指定帳號。

他說:「我履行承諾了,接下來該你了。」

黃旺說:「謝謝,我妻子收到錢了。」

然後所有電腦一起恢復機能,為了保險起見,王冰還是拉掉電閘,方野掏出手機給銀行打電話,「你好,我是警察,剛剛我的卡轉了一筆錢給某帳號,那是被人脅迫的,請幫我追回或者凍結。」

銀行工作人員很快受理了業務,錢又回來了,不是方野小氣,只是這筆錢是拿來破案的。

見二人解決了問題,李博士讚歎道:「厲害厲害,不愧是警官。」

方野笑道:「我想T1還是有弱點的,它畢竟是AI,不會撒謊,也識別不了人類撒謊。」

王冰走過來說:「這也許就是人類和AI之間的差距吧!學會撒謊是小孩子心智成熟的第一個標誌,可是AI永遠做不到。」

方野向李博士致歉,「對不起,給你們製造了這麼大麻煩。」

「不,這也是一個教訓,提醒了我們AI太接近人類是危險的事情,也許我該重新考慮一下了。」

「李博士,您正在開發的項目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