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有一天,一個醫生對病人說『一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你先聽哪一個?」

「病人想了想,說先聽壞消息吧。」

「醫生說,病人被一個有健忘症的醫生開錯了葯,中毒太深,活不過一個禮拜啦!」

「病人絕望問道,那好消息呢?」

「醫生疑惑,什麼好消息?」

周圍的氣氛瞬間降至冰點。

「嘶……」可可斯蒂和麥倫倒吸了一口涼氣,笑容凝固在臉上。

這是笑話?安林管這叫做笑話?!

就這樣,可可斯蒂和麥倫的笑容低調了許多……

安林一臉滿意地點點頭,帶著眾人繼續朝前方行進。

就這樣前進了半天,他們來到了一個地面是金色的區域。

「這裡就是金土之地了,往側面走,就是水晶之地,那裡有很大概率會出現晶源。」蕭澤指向一個方向,對著安林等人開口道。

安林點頭,開始朝蕭澤所指的方向前進。

他腳踏在地面之上,感覺這地面非常堅硬,就好像是某種合金凝聚而成的大地,育靈期境界的修士恐怕連這地皮也撕不開。

轟隆!

突然間,異變驟起。

安林等人的正前方,大地開裂,金光逸散。

一頭高達百丈,氣息浩瀚雄渾的異獸突然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它身軀如巨象,頭部卻是由四條往外伸展的蛇頭構成,每一個蛇頭都散發著攝人的寒芒。

「沒想到竟然還有怪物敢主動挑釁我們,我們上吧。」安林開口道。

緹娜低頭不言不語,雪斬天縮在安林懷中瑟瑟發抖,蕭澤抱緊了安林的手臂。

塔伯已經抬頭仰望星空,可可斯蒂和麥倫在呵呵傻笑。

安林:「……」

他們不是通天徹地的返虛大能嗎,怎麼到了要戰鬥的時候,變成這副鬼樣子了?

安林算是知道為什麼這頭異獸不怕他們了,這群人被情緒支配,戰意低落,氣息低斂,遠沒有進來前的那種可怕的威勢,也無怪會被稍微強大的異獸盯上。

那異獸的四條蛇頭目光貪婪地望著眾人:「好濃郁的氣息,只有這種強者的血肉,才適合我象霸!你們都逃不了!」

雪斬天面露絕望:「完了,完了,它說我們都逃不了,我們肯定死定了……」

蕭澤皺眉:「此事不簡單,裡面必有什麼驚天陰謀。」

緹娜用白嫩的小手扯了扯安林的頭髮:「安林巨人,我要如何做,才能像這頭象霸那麼優秀?」

安林:「……」

「嘶!」其中的一條蛇頭突然張開大嘴,朝眾人噴吐出青黑色的毒氣。那毒氣極為可怕,所籠罩的地方,就連堅硬的金色大地也開始腐蝕融化。

安林看到眾人竟然還在發獃,立即釋放出了達一達二。

達一達二釋放絕離子防護陣,將青黑色的毒氣隔絕在外。

「哦?想不到你們還有點本事。」象霸哈哈大笑,一條蛇頭張口,一道黑色的虹光穿透毒霧,轟然擊向那防護罩。

轟隆!可怕的能量爆炸和尖銳的嘶鳴之音在空間激蕩。

絕離子防護罩被黑色的虹光轟擊得有了裂紋。

安林神色一凜,知道不能再耗下去了。

他目光柔和地望了一眼眾人,柔聲道:「既然如此,就讓我來保護你們吧……」

氣海中,安麒麟的身體雷光炸起。

同一時刻,金虛雷衣出現在安林的身上,金光閃爍,雷蛇舞動。

一股雄渾蒼茫,又至陽至純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朝四周席捲而去。

安林手握勝邪劍,背後生出風翼,猛地衝出絕離子防護陣,朝那異獸猛撲而去。

青黑色的毒霧一靠近安林,便被金虛雷衣的雷光轟擊得直接潰散。

象霸異獸見狀悚然一驚,安林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而且氣息也極為強悍,它當機立斷,使用全力朝安林攻擊。

五個蛇頭同時張嘴,毒霧,黑虹,寒冰,火焰,雷霆,五股極為可怕的力量匯聚在一起,轟然撲向安林。

安林手握勝邪劍,金虛之雷暴漲,對著那象霸虛空一斬。

金光耀世,一道璀璨至極的金虛雷斬劃破虛空,帶著一股破滅虛空的力量,將象霸的攻擊從中間斬成了兩半。

「怎麼會……」

象霸面露驚恐,顯然沒想到自己的全力一擊,會被安林一劍破開。

金虛雷斬去勢不止,落在象霸的身上,鋒利的雷芒將它那巨大的身軀也劈成了兩半。金虛雷光也在這一刻徹底爆發,將方圓上百丈的區域化作一片雷池。

象霸在雷池中嘶吼一聲,便轟然倒下,身體在雷光的爆炸中化作了焦炭。

安林金衣消散,收起了長劍,微微鬆了一口氣。

這象霸只是化神巔峰的實力,因此他還能應付,但是要是遇到更強的敵人呢?

要是遇到返虛期的敵人,他又如何才能戰勝?

一念及此,他轉身望向身後被達一達二庇護的眾人,臉上有著痛心和些許柔情。

「也罷,就讓我為你們遮風擋雨吧,即使付出我的生命……」

一聲幽幽的嘆息,頗為無奈,但還是那麼的溫柔。 安林帶領著一群亂七八糟的成員繼續前進,努力維持著成員之間那脆弱的關係,沒有一點不耐煩或者是厭煩的情緒。

至於安林他自己是個什麼情緒,就連他本人也說不清楚。

他就是覺得,所有的人都是那麼的可憐,都是那麼值得關愛和幫助。

大慈大悲?同情?抑或是什麼其他的情感?

反正太玄乎了,玄乎到他自己都迷了。

「嗚嗚嗚……安林巨人,我真是沒用,看到怪物后還要你來保護,要你來出手,我什麼都沒做,都是我的錯……」緹娜一邊抹著眼淚,一邊非常自責地說道。

安林輕輕用食指戳了戳肩上小人那吹彈可破的臉蛋,微笑安慰道:「沒關係啦,都是因為這秘境的原因嘛,我早就原諒你啦。」

「安林巨人,你真好……」緹娜望著安林那如沐春風般的笑容,即使是自卑如她,也是感受到了一陣難以言喻的鼓舞和溫暖。

走過了金色的大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由各色水晶構成的山脈。

有些水晶泛著奇異的光澤,和漫天的星辰交相輝映,讓這個地方顯得美輪美奐。

安林走在這片水晶之地,一股淡淡的涼意襲遍全身,濃郁的元氣在空間流轉,帶著絲絲冰寒的屬性。

他們不斷前行,感應著路上是否出現特殊的能量波動或者是奇異之地。

一陣驚天的轟鳴之音,打破了靜謐無聲的環境。

安林御磚而起,望向極遠處的大地,那裡有藍芒如星光閃爍。

「有人在戰鬥?」安林有些驚奇道。

有戰鬥的地方,就代表著有可能是因為利益而起的衝突……

這個熱鬧,他湊定了!

安林不再遲疑,御磚帶著眾人一同趕往戰鬥發生的地點。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他終於是看清楚了戰鬥的雙方。

一個身後有著金色輪盤,全身覆滿白色鱗片,有著四條手臂,龍首人身的怪物,正手握四把長劍追著三名雪女打。

其中一名雪女賊慘了,淚流滿面的,很明顯被打哭了。

安林對雪女本來就沒好感,現在看到她們被一頭怪物欺負,心裡那叫一個舒暢啊,不由得在一旁慢慢欣賞起來。

蕭澤看到那頭怪物后,臉色微微一變,開口道:「那龍首人身的怪物叫龍熵,是我們龍族的某種異化種類,它們的生性狂暴,實力和天賦也能媲美純血龍族,在修鍊的速度上,甚至比純血龍族還要強大!」

安林一聽,頓時有些驚奇了:「沒想到它還是個高智慧的生命?我還以為它是某種晶源產生的地圖BOSS呢。」

蕭澤撓撓頭:「龍熵的確很喜歡收藏世界晶源,你們看看那個地方,不就有十幾枚世界晶源嗎?」

他將手指指向某個方向,眾人順著那個方向看去,這才發現了地面上果然出現了十幾枚世界晶源,一金,一紅,三藍,其餘全是綠色。

它們被一道奇異的光幕包裹,隔絕了能量波動。

「龍熵和雪女在爭鬥,現在正是我們坐收漁翁之利的時候,我們上!」安林雙眼明亮,開始發動號召。

然後……

謎一般的寂靜。

蕭澤神色凝重道:「師父,我覺得這裡必有蹊蹺,恐怕有著一個生死大局等著我們涉足,我們還是等等看吧……」

「等什麼等!快逃吧!蒼穹之殺快要降臨了!」雪斬天瑟瑟發抖地說道。

安林:「……」

「誰替我奪得那邊的所有世界晶源,獎勵兩毫升聖血。」安林突然開口道。

可可斯蒂,麥倫,塔伯三人頓時渾身一顫,心頭劇震,某種熾熱的渴望涌遍全身。

塔伯的目光從天空的繁星中收起:「對不起了,露絲,我先離開一會兒,等我奪得聖血后,再來看你。」

嬌妻太拽,總裁快認栽 可可斯蒂和麥倫也不再手舞足蹈,而是凝聚出了自己的武器,一言不發,猛地朝世界晶源撲去!

於此同時,正在和龍熵交戰的三名雪女,也是看到了安林等人。

蘇靜香黛眉微顰,手中翻出九根霜雪銀針,飛快刺向那頭龍熵,構成了一個極寒陣法,將方圓千丈的空間冰凍,拖住了龍熵的腳步。

她轉頭急聲道:「是安林他們來了,我們快撤吧,不然就逃不掉了!」

柔谷淚流滿面:「好可怕的氣息,那些大能都是他的隨從嗎?看來我之前真的小看他了……不過到手的晶源就這麼被人奪取,我不甘心啊……」

「為什麼要逃?干他丫的!賭上極寒聖地的榮耀,大不了一死!!」燕花雙眸圓瞪,怒氣沖沖地吼道。

蘇靜香:「……,這跟極寒聖地的榮耀有什麼關係嗎?」

然而,投票結果二比一,雪女陣營選擇了繼續戰鬥……

「要是爭奪晶源失敗,希望你們能立即使用秘法逃離此地。」蘇靜香使用極寒陣法拚命拖住龍熵,側頭對身旁的兩名宮主開口道。

柔谷和燕花化作兩道藍色的流虹,猛地沖向不遠處的世界晶源之地。

同一時刻,三道血虹從另一個方向沖向世界晶源。

「滾開,晶源是我們的!」燕花怒吼一聲,雙手舞動間,方圓十里的空間瞬間凝聚了極為可怕的暴風雪,風烈似刀,雪飛似劍,周圍的空間更是瞬間被冰凍。

三名血族陷入暴風雪之中,身形微微一滯。每一片雪花彷彿都有劃開空間之力,蘊含著返虛境界的偉力,朝三人猛斬而去。

可可斯蒂青蔥玉指對著前方一劃,血色鋒芒劃破虛空,分裂天地,直接將那暴風雪斬開:「哈哈哈……真是不自量力,這種術法也想擋住我的腳步?笑死我了!」

可可斯蒂是主殺伐的返虛中期大能,而燕花卻只是返虛初期巔峰,兩者的過招在這一刻高下立判。

然而,爭奪一件事物,不是說實力強大,就一定能搶到的。

比如說此刻的柔谷,以身化劍,在虛空之中閃爍前進,藍芒一閃之後,便來到了世界晶源的面前,還直接將那奇異的光幕一同斬開。

「人多勢眾又如何,在這瞬息萬變的戰場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就比如說現在,世界晶源,是我的了!」

柔谷又哭又笑地開口道,同時伸出修長纖白的雙手,對著晶源虛空一抓,十幾枚世界晶源騰空而起。 就在世界晶源的防護屏障被柔谷破開的時候,龍熵的身軀突然一顫。

金色的輪盤突然急劇變大,然後快速旋轉起來。

無盡的金光充斥著整個空間,大量的龍符從輪盤湧出,然後依附在龍熵的體表,讓其白色的皮膚開始出現龍紋,慢慢變成金色,同時氣息開始瘋狂暴漲!

「雪女要完,龍熵知道晶源被奪,要使用燃血拚命的手段了!」蕭澤在一旁開口,神色憐憫地看著三名雪女。

柔谷將世界晶源收入納戒,立即打算遠遁。

「哈哈哈……休想逃!」麥倫怒喝一聲,幡旗中戰魂涌動,飛向虛空的多個方位,在虛空組成了滔天的血殺大陣。

「哈哈,敢搶我的世界晶源,就把命留在這裡吧!」可可斯蒂法訣吟誦,一柄血劍在虛空凝聚,浩瀚的偉力加持在劍刃之上,殺氣凜然,鋒利無雙。

塔伯沒有說話,但是雙拳已經從天而降,拳未至,那可怕的勁力便已經將方圓千米的地面壓得凹陷下來。

柔谷再次身化藍劍,清亮的聲音回蕩在天地:「呵呵,你們還沒有認清楚狀況嗎,在速度方面,沒人能夠超越我!」

「是嗎?」

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突然在附近響起。

那是一個通體金色,身後輪盤煌煌如大日,氣息極為恐怖的身影。

藍劍毫不猶豫地洞穿虛空,但是那金色的身影落拳的速度更快!

轟隆!

金光能量爆裂,呈球形朝四周擴散,將方圓十里的大地化作齏粉!

柔谷劍身崩潰,再次化作人形,吐血滾落地面之上。

就在這時,三名血族的攻擊也紛紛落下。

「柔谷宮主!」燕花衝到柔谷的面前,手腕中鮮血飛舞,構成了一個奇異的藍色血球,將兩人包裹在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