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有個男人讓我把這個給你,他說他是你朋友,還挺着急的,說只要你一回來立馬給你呢。」

「我心想這麼急的東西得早點給你送過來。」

看着小高單純質樸的樣子,這個盒子我不收也得收了。

我手裏抱着這個盒子,又問道。

「你能形容一下那個人的長相嗎?」

這可為難住了小高,站在門口也不是辦法,我就先讓他進來把門關上了。

小高坐在椅子上,突然拍了一下腦袋。

「我想起來了,他長什麼樣子我忘了,但我記得他背着一個很大的竹簍!」

竹簍?難道是巫十三!

我心中一陣遲疑,小高還眼巴巴地看着我。

「怎麼樣,姜哥你認識嗎?」

我點點頭,把盒子放在了一邊。

「的確是認識的,不過很久沒聯繫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聽你這麼一說還挺急的。」

小高認真點點頭,又道。

「是挺急的,這盒子放我這兒有個三四天了,幸好你回來了,不然過幾天怕是我都要把這東西忘了。」

我笑了笑,順便站起來把窗戶打開了。

。 穆童笑道,「對啊,我和墨靖敏是同學,他是我的好朋友。」

穆童比墨靖敏小几個月,兩人在同一個班。

老師追出來給了墨靖敏幾朵小紅花,「靖敏今天表現很好,繼續加油!」

「老師再見,穆童再見。」墨靖敏牽著爸爸的手走了。

穆童跑向穆曉暖,「媽媽!」

墨司宸打了個招呼,「你好。」上次在酒店見過,這回再見時突然怔了下,覺得這女人有點似曾相識,停住腳步多看了幾眼。

穆曉暖跟他打了個招呼,帶著穆童匆匆走了。

墨司宸倒也沒當回事,回到車上就忘了這事,帶著墨靖敏吃晚飯去了。

夜深了,楚瀾站在窗前,肚子咕咕叫了起來,晚上沒怎麼吃又餓了,彷彿聞到了遠處夜市飄來的烤肉香,果斷下樓到附近的夜市點了些吃的。

往回走時已是夜裡十二點,楚瀾習慣了走小路,要穿過一條巷子,她經常在這走從沒出過任何問題,今晚卻有些不對勁,去的時候路燈還好好的,這會兒卻壞了兩盞,只有一點微弱的光透過來,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走到一半時,突然幾名男子竄了出來將她圍住,一個個嘴裡吐著酒氣,搖搖晃晃的,看著就害怕,「美女,怎麼一個人走?要不,陪哥幾個玩玩?」

楚瀾面露驚恐,這地方有點偏,晚上走動的人很少,今晚怎麼搞的,還遇上流忙了?「你們幹什麼,快讓開!」

「生氣了?美女,走吧,陪我們喝幾杯去?」幾名男子往她身上、臉上摸去。

楚瀾嚇壞了,「幹什麼,別碰我!」想大喊救命卻被人捂住了嘴,兩名男子將她抬著,嘴裡不乾不淨的,「把她帶到後邊巷子去,那裡沒人經過正好把她給幹了。」

「哥幾個今晚艷福不淺啊,這女孩應該還是個處,哈哈哈。」

楚瀾眼角滑下兩行淚,拚命掙扎,一口咬住捂住她嘴巴的手,男人一聲尖叫把手抽出,楚瀾大喊起來,「救命!救命!」喊了兩句被一條大毛巾給塞住,「走快點,別讓人發現了。」

楚瀾不知所措,這下完了,難道今晚要葬身在這幾名流忙手中了?

幾名男子加快腳步,將楚瀾帶到一處廢棄的院子,扔在地上,楚瀾心頭湧上一股從未有過的恐懼,嘴巴被堵住連話都說不出來,只有眼角的淚不停的滾著。

幾名男子在她身上撕扯……

就在她絕望的時候,一男人突然出現,將這幾名男子拉開,把躺在地上幾近絕望的楚瀾拉起抱著她。

「哪來的混蛋,居然敢管爺的閑事!」幾名男子揮起拳頭往他身上砸去。

楚瀾看出來了,這是傑森,剛剛的恐懼還沒散去,她依然很害怕,傑森一邊護著她,一邊跟這幾名男子搏鬥,他練過,有點身手,這幾名男子不是他的對手,但一個不注意,突然一男子抽出一把匕首往楚瀾身上捅,眼看就要捅到她身上,傑森用自己的身體替她擋了這一刀,匕首插入了傑森的腹部,血涌了出來。

幾名男子見狀飛快的跑了。

傑森面色慘白慢慢倒在地上,卻還握著楚瀾的手。

楚瀾嚇的不輕,「你怎麼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北霜平原遠邊另一處高峰上,北海道雙尊孤苦飄零冰震子與風神伯然迎風而立,垂釣客蒼白子坐在邊上,三人盯著山下北霜平原四城大戰。

冰震子道:「雙獸即出,霜葉城敗矣。」

風神伯然亦道:「待邱白雨領殘兵退去,伏殺他,務必將他留下。」

蒼白子問道:「此舉是否會得罪子川先生?」

「上次便已經得罪了,怕啥,出事了有高個子頂著,況且主上隨時監視著他的行蹤。」

風神伯然道:「至於左明非與熊林,按計劃行事,送他們一份大禮。」

三人商議著接下來的行動計劃,忽然三人同時轉頭,驚見遠處天際,一道劍氣驚天震地磅礴浩蕩而來,直擊戰中凶獸。

隨即便見一人著一身紫衣御劍而來,縹緲若劍仙,出塵似天人。

「昂立千秋,俯首萬里,吾劍獨尊,天下無人。」

聲音響徹整個戰場,一時間眾將士盡皆被震懾,不敢妄動。

來人身影迅速劃過天際,站立凶獸頭顱之上,而凶獸已被剛才驚天一劍從頭貫穿而亡。

高峰上,蒼白子驚道:「歸一劍終紫衣客,他的劍更利了。」

「便是上次導致我等謀划霜葉城失利的人嗎?他的劍與你相比如何?」

蒼白子撇了眼冰震子,道:「正是此人,他比上次更厲害了,我遠不及也。」

戰場之上,紫衣客手捏劍指,指尖劍氣成劍,他輕聲說道:「吾有一劍止戈。」

隨即,又一道劍氣劃下,劃過另一頭凶獸周身,頓時凶獸渾身冒血,嗚咽而亡,龐大身軀倒地,驚起漫天煙塵。

他又道:「可有人反對?」

一時間,戰場鴉雀無聲,無人敢動,浪驚濤、左明非低下了頭,不敢高調,熊林也跟著低頭。

他再道:「邱城主,退兵吧。」

霜葉城主邱白雨這才反應過來,雖心有不甘,想趁勢滅了對面三城聯軍,又想到方才遭遇兩頭凶獸襲擊,知曉自己的行動中了暗中幕後黑手的計。

他喝道:「全軍撤退。」

霜葉城將士緩緩退去,留下了三千餘同袍的屍體。紫衣客站在凶獸頭顱上,三城聯軍莫不敢動,被方才兩劍震懾顫慄。

「嗯?有人暗中窺探。」

紫衣客甩手便是兩道劍氣,各往左右高峰射去,隨即人影消失在凶獸之上,護送霜葉城大軍而去。

「你們不要出手。」

眼見劍氣襲來,蒼白子說道,白劍立時出鞘,起手便是極招「我觀北海,蒼蒼白白盡茫茫」,兩招相擊,蒼白子險勝,飛來劍氣不敵消散。

他立在高峰上,閉目了一會,劍道又有領悟,縱身而去。

「我劍道有領悟,接下來的行動不參與,先回去了。」

風神伯然望向遠方另一處高峰道:「方才劍氣也擊向那裡,看來暗中還有其他勢力窺探。」

「無妨,阻礙不了大局。」

「可惜這次計劃又被此人破壞,遲早要讓你付出代價,歸一劍終紫衣客。」

另一處高峰上,蒙面的人輕笑一聲道:「連我也被針對了嗎?好個頂尖的劍者,這麼遠都能察覺到我的存在,幻滅真功-我身幻滅。」

只見他身形突然幻化,飛來劍氣飛過他身軀,擊在山壁上,落下滾滾石塊,他人也在煙塵中消散。

北濤城外,明雙城主左明非簡單處理了傷勢,臉色蒼白,傷勢還是很嚴重,他辭別浪驚濤道:「大哥,想來邱白雨不會再輕易進犯,我先回去了,若有難,再遣人喚我便是。」

他帶著五千餘將士,離了北濤城,往回趕去。

雲定城大將熊林也告辭離開,他修為較兩人更差,此時已經不能起身,由左右親兵抬著。這一戰,他損失了三千餘士兵。

左明非率軍回趕,他坐在馬車上,漸漸睡了過去。大軍前行,接近了明雙城,忽有數人衝出,攔住大軍,將士將數人壓制左明非處,他被叫醒道:「何事?」

那數人中的一人突然哭道:「城主,是屬下荊覺啊城主。」

左明非下了馬車,見了那人,正是自己府兵統領荊覺,他頓時感覺不妙,忙道:「荊覺,你怎會在此,明雙城呢?」

荊覺回道:「城主,明雙城沒了,沒了。就在城主你出兵半日後,離火城突然來攻,有內奸大開城門,不到短短半個時辰便攻下了明雙城。屬下帶著幾人隱匿起來,今日才趁著守衛鬆懈突圍出來。」

「啊……」

左明非仰天長嘯,悲痛不已,頓時一口血長吐而出,癱倒在馬車上。

左右見此皆道:「城主,保重身體啊。」

到了此刻,他終於醒悟過來,中了浪驚濤的奸計,他狠聲道:「浪驚濤,火烈老匹夫,我與爾等不共戴天啊。」

此時,忽聽前方明雙城殺聲陣陣,聲勢浩蕩而來。

荊覺道:「城主不好,離火城殺來了,快走。」

左明非有氣無力道:「大軍調頭,往雲定城去,快。」

有大將見行軍緩慢,主動留下了千餘將士,儘力阻攔追擊的離火城將士,慷慨犧牲,報了左明非昔日恩義,換來他順利離去。

雲定城,熊林大軍五千餘將士終於回來了,雲定城主雲中月迎了出來,左右抬著熊林上前跪拜哭道:「城主,熊將軍他,他被邱白雨殺害了。」

雲中月眯著眼,查看了一番熊林的屍體,致命傷是一道刀傷,刀傷中有水火二氣,他厲聲道:「該死的邱白雨,我定要殺你泄憤,眾將士先回城歇息,辛苦了。」

雲中月回來城主府,喚來親兵道:「派人嚴密盯著方才大軍中的幾位將領,一有異常,立馬回報。」

「是。」

親兵領令退去。

過不多久,有侍衛來報道:「城主,城前有大軍來投,為首者明雙城左明非。」

「左賢弟來了,快快有請。」

侍衛立馬去辦,迎了左明非及其大軍進城。

雲中月設宴請左明非道:「賢弟何至於此?為何受了這麼重的傷?」

左明非嘆道:「雲大哥,小弟糊塗,聽信了浪驚濤的鬼話,中了他的計,我剛出兵不久,明雙城便被離火城奇襲得去了,我自己也在那北霜平原被邱白雨所傷。哎……」

一聲嘆,道盡這段時間多少心酸。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