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李兄,林凡兄諾大威名,全靠血殺而出,他究竟多麼不凡,我等皆知,你沒必要如此。」

陳玄東皺眉,他與林凡經歷諸事,曾一起合力共殺獨孤令狐等,是生死交情,他不想有人在他面前侮辱自家兄弟。

李廣斜睨李翼:「我不知你那裏來的勇氣如此詆毀林凡兄,想來你之所以會被聖地看重,多半是藉助你大兄之名。」

李翼瞥了一眼李廣:「你是說我沒有真實戰績,沒資格言論林凡么?」

李廣冷哼,他受林凡活命恩,且真心與林凡結交,現在聽見有人當面辱及林凡,怎能放過。

一句冷哼,代表了他未盡話語,那就是他就是哪個意思,李翼沒資格談及林凡。

「唔,你所說的確也為真,我終究沒有真實戰績。」

李翼看了一眼李廣以及陳玄東,漫不經心的道:「你二人是林凡的朋友?或者狗腿?」

「林兄與我等為朋友、兄弟,我敬佩他為人。」

陳玄東與李廣臉色難看,這李翼是想用他二人立威?

李翼緩緩點頭,隨意一掃場中,道:「林凡也不知來了沒,但沒事,我先敗你們,在找他。」

隨後他出手了,只見手掌高舉過頭,隨後緩緩向著陳玄東與李廣壓落。

無窮的天地元力彙集,有兩條蛟龍凝聚,鱗甲森然,牙齒森森。

「吼……」

蛟龍咆哮,同時攻殺陳玄東以及李廣。

其他人驚駭,這李翼姿態囂狂,語言清傲,但本領真的不凡,就只這一手,至少也得引元四重才能夠使用得出,剛一出手,的確展露了不凡本領,的確超越了同代絕多數天驕。

「殺!」

李廣與陳玄東氣得臉頰通紅,這是何等蔑視與張狂,自身未動,只是隨意的拍出一掌,竟然就想要同時壓制他二人!

「有用嗎?」

李翼鄙夷,一掌拍出后,再也沒有動作,好似他隨意的攻擊,已經吃定了兩個不凡的俊傑,所以他在飲酒。

「起!」

陳玄東以及李廣臉色大變,這是什麼武技,竟然這麼不凡,他二人當真承受不了,感覺像是背負整個青天,要被壓落在地,他們不甘以及絕望,差距這麼大嗎?

竟然連對方一掌都接不下。

「物以類聚,人與群分,看你二人如此不堪,就可知林凡也沒什麼了不起,最多也就是一巴掌的貨色。」

李翼微微抬起下巴,讓他身邊的侍女給他斟酒。

林凡本坐在角落,今日前來只是為了看看那排名第一的神秘女子,以及那個劍客,但沒想到,竟然是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言語辱他,且,對他身邊兩個好友下手,他忍不住了。

「林凡呢?難道是看我發威,不敢出言,躲在角落處嗎?」

李翼話語鄙夷的道。

「轟!」

角落處,有爆鳴聲傳出,讓這大廳都是一陣晃動。

諸人視線投視過去,看見安然就坐的林凡。

「林凡!」

「竟然是他,原來他已早到。」

諸人驚呼。

「你來了?」

李翼笑了:「藍劍兄說你很不凡,我很想試試,雖然你不堪一擊。」

林凡瞥了他一眼:「你會得償所願。」

「唰!」

他倒出杯中酒,若雷霆狂龍,夾雜無雙氣勢,若銀河倒掛,璀璨無邊。

「轟隆隆!」

林凡不動,只是潑出去酒杯之中的酒液,造成了驚人的效果,酒液彙集成雷霆巨龍,通體閃爍銀白光芒,生動而恐怖,向著李翼撲殺而去。

其他人臉色巨變,這是何等手段,一杯酒液而已,竟然就能凝聚出雷霆狂龍,要制服一個絕代的天驕。

沒人懷疑李翼的不凡,只因他隨意出手就能壓制陳玄東等,代表他修為超絕,但現在林凡比他更狂妄,一杯酒水,就要壓制他。

「放肆!」

李翼狂怒,一拳轟天,要將向他轟殺而來的雷龍碾壓。

「吼!」

雷龍突然咆哮,隨後銀白光芒閃耀,在眾人目瞪口呆中竟似分化為兩條,一左一右同時攻殺李翼。

李翼臉色變了,這林凡真的很不凡,若是憑藉真實手段,他也許不是對手。

「鐧來!」

他爆吼,那壓制陳玄東以及李廣的蛟龍突然倒轉而回,沒有了其餘裝飾,露出真容,這是一把閃爍寶輝的魂寶,通體金黃,是一不足三尺的重寶。

「嘩!」

漫長嘩然,原以為這李翼究竟多麼不凡,但沒想到他剛剛隨意的的一擊,竟然已經動用了如此重寶。

眾人鄙夷,魂寶,那是只有玄階的魂兵才有的稱謂,代表了極度強大,出動這種重寶與同階一戰,是一種恥辱。

林凡冷笑,他早就看出貓膩,早有了準備,豈會懼之?

他一抖符戒,一把長戟出現,漆黑如墨,濃厚的殺伐氣瀰漫。

「去!」

長戟劃破長空與短鐧交擊。

李翼臉色變了,他真沒想到對方也有如此重寶。

「我應該給你點教訓。」

林凡看着他,魂寶的爭鋒像是不關他的事,直面李翼。

「哼!」

李翼冷哼:「你最好收回你的魂寶,要是交戰中對我的短鐧有損,我大兄會斬了你。」

林凡笑了:「以後會對上,但現在,要給你點教訓。」

說完,他動了,他的速度超越了眾人可觀看的極限,只感覺一陣清風吹過,待他們回過神來,李翼已經被林凡制服。

林凡一隻腳壓在李翼脖頸間,讓他跪伏在自己面前:「你大兄沒教過你,為人莫要狂妄么?」

「林凡!我要殺了你!」

李翼爆吼,他來歷非凡,且天賦有極為強悍,本想在這次青雲宴上出風頭,為以後如宗門后鋪墊,但沒想到竟然就這麼被制服了。

他掙扎與反抗,臉頰都憋通紅,手上青筋暴露,但是沒用,擺脫不了壓在他脖頸的腿,林凡壓落的左腿,讓他感覺像是在背負太古神山。AQ 張若塵進入乾坤神木圖,坐在一座碧青色湖畔的岸邊,將青龍刺取出來,托在兩隻手的手掌心,準備開始煉化龍魂。

「哧哧。」

張若塵的雙手將聖氣,注入進青龍刺。

「嗷!」

十九節骨刺,散發出青色的光華,凝成一道數十丈長的龍影,猶如是活過來一般,在半空蜿蜒盤纏,發出低沉的龍吟聲。

「好強大的龍魂,若是將它煉化,我的修為,應該也會提升一大截,說不定,能夠提前衝擊到二階半聖的巔峰。」

張若塵的雙手,捏成爪形,緊緊抓住青龍刺,防止它遁逃。

「嘩!」

沉淵古劍飛了出來,化為一道黑色的劍光,揮斬出去,擊在青龍刺的中心位置。

啪的一聲,青龍刺的表面,浮現出一道裂紋。

青龍刺內部的龍魂,感受到威脅,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震開張若塵的雙手,飛了出去。

「莫非青龍刺的內部,真是一條聖境的龍魂?」

張若塵暗暗的一驚,望着向天邊飛去的青龍刺,活動着十分疼痛的手指。隨即,他站起身來。

血龍公子煉入進體內的龍魂,僅僅只是一條低等級的半聖境龍魂。

半聖境的龍魂,與聖境的龍魂之間的差距,猶如半聖與聖者的差距一樣,一個在地,一個在天,根本無法用言語形容。

最為重要的一點,聖境的龍魂擁有部分靈智,能夠自動吸收天地靈氣,在青龍刺的內部,積蓄力量,爆發出十分強大的力量。

「嘩!」

張若塵控制沉淵古劍,拖出萬千道劍氣,再次飛了出去,很快就追上青龍刺,又是一連劈出十三道力量,接連不斷攻擊下去。

每一劍落下,青龍刺的裂紋,就會增加數道。

當第十三劍落下的時候,只聽見嘭的一聲,青龍刺碎裂而開,一塊塊拳頭大小的龍骨,飛向四方。

「嗷!」

一條青色的龍魂,飛了出來,長達七十餘丈,盤在虛空,盯着下方的張若塵,道:「人類,多謝你將本聖放出來,為了報答你的謝意,本聖決定奪舍你的肉身。」?龍魂開始調動天地靈氣,匯聚向它的身軀,使得原本還頗為淺淡的龍魂軀體,變得越來越凝實。

與此同時,一股龐大的氣息,爆發出來,使得天空烏雲密佈,雷電交加,狂風怒嘯。

張若塵站在地面,顯得相當平靜,道:「僅僅只是憑藉一道龍魂,就想奪舍我的肉身,會不會太過異想天開?」

「即便本聖的實力,遠不如全盛時期,但是,對付一個二階半聖境界的人類,卻也是搓搓有餘。」

龍魂俯衝下去,伸出一雙巨大的龍爪,擊向張若塵的頭頂。

兩隻龍爪,散發出密密麻麻的閃電,形成兩團直徑十丈的電球,將張若塵的身體,夾擊在中心位置。

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默念道:「生鱗化龍。」

「嘩!」?一片金色的光華,將張若塵的身體完全籠罩。

下一刻,金色光華的中心,衝出一條更加巨大的金色神龍,將兩團電球撕裂。

金色巨龍張開大嘴,一口將青龍的龍魂,吞入進腹中。

它在半空飛行了一圈,向下衝去,身軀快速縮小,落到地面的時候,終於凝結成人形的身體。

既然,已經將龍魂吞入腹中,第一步,便是徹底將龍魂馴化收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