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李凡,你花了多少錢進的水木啊?」班上一個叫王剛的同學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都是我爸給操辦的。」李凡真不知道李大康是咋辦到的,不過肯定花了不少錢。

「你爸可真牛啊。」王剛給李凡豎了個大拇指。

杜飛走後,班上許多同學又開始巴結李凡,還想坐坐他的賓士大G,可都被李凡給拒絕了。

當時很多同學直接說道:「拽什麼拽啊,不就是運氣比較好,家裡賣了塊地皮嘛。」

「就是,同學這麼多年,坐一下你的車怎麼了?真是小氣。」

李凡呵呵一笑,其實倒不是自己小氣,只是他覺得,這群人太勢力了,杜飛在的時候,一句話都不跟自己說,這杜飛一走,又開始跟自己套近乎,又問能不能坐下自己的大G?

你們早幹嘛去了啊?

李凡笑了笑,也起身離開。

這個時候,夏露拉著劉巧巧的手,也起身走了出來。

到了酒店的門口,李凡看到了杜飛。

杜飛蹲在酒店的門口,正一臉鬱悶的抽煙呢,他的身邊,站著自己那倆保鏢。

看見李凡出來,杜飛猛地站了起來,將手裡的煙頭狠狠扔在了地上。

「媽的,可算是出來了。」

杜飛冷冷的說完,帶著自己的倆保鏢便來到了李凡的跟前。

「李凡,你撞壞了我的車,今天還想走?」杜飛笑了笑。

「撞壞了你的車,我賠你就是了。」李凡無所謂的說道:「你想要多少錢,說吧。」

「錢?你看我像是缺錢的人嗎?」

杜飛豎起眉頭,對著身後的兩個保鏢揮了揮手:「給我把他的腿打斷!」

兩個保鏢剛要動手,酒店衝進來一群人,正是麻子哥跟他的小弟。

「麻子哥,你來了。」李凡笑了笑,迎了上去。

麻子哥點了下頭,看著那倆保鏢:「有我在,我看誰敢動你一根手指頭!」

麻子哥的身後跟著五六個人,而且各個凶神惡煞,身材魁梧,那倆保鏢一下子就慫了。

「你們是李凡花錢雇來的幫手吧?」

杜飛不屑的說道:「他給了你們多少錢,我給你們雙倍。」

「不妨告訴你們,我爸可是杜大海,現在東海最有名的企業家。」杜飛狂妄的說道。

「杜大海?他現在的確是東海最有名的人物,可不是什麼企業家。」麻子哥呵呵笑了笑,說道:「你還不知道呢,就在剛才,你爸的公司破產了。」

「放屁呢,我爸今天就和神秘富豪正式簽約了,怎麼可能會破產!」杜飛根本不相信。

正巧這時候,班上的同學都下來了,正好看到這一幕。

「對了,杜飛,李凡,你倆還沒走呢,忘記跟你們說了,今天這頓飯咱們AA啊。」王剛跑過來說道。

「不用AA,我請了。」杜飛十分豪氣的說道。

可當他刷卡的時候,刷卡機卻顯示支付失敗,前台小妹一臉尷尬的說道:「帥哥,要不你換個卡吧,這張卡不行。。」

杜飛皺了皺眉頭,連忙換了一張卡。

「艹,怎麼搞得,怎麼又是支付失敗!」杜飛氣急敗壞的說道。

「您的這張卡也沒錢。」前台小妹臉色更加的尷尬了。

「放屁,老子的卡里還有十幾萬呢。」杜飛直接罵道。

「如果有錢支付不成功,除非卡被凍結了。」前台小妹耐心的解釋道。

「這怎麼可能?我的卡怎麼會被凍結呢!」杜飛慌張的說道。

這個時候,麻子哥笑了笑:「剛才不跟你說了嘛,你爸的公司已經破產了,你的卡肯定跟你爸是關聯賬戶,所以一起被銀行凍結了。」

「我爸怎麼可能破產?」杜飛不相信,掏出手機就給自己老爸打電話。

「我爸的電話怎麼打不通?」

杜飛皺著眉頭,惱羞成怒的看著前台小妹:「是不是你們的刷卡機出問題了?」

「那就來試試我的吧。」李凡笑了笑,將自己的卡遞了過去。

輸入密碼后,刷機卡的屏幕上出現了支付成功四個大字。

「行了,大家散了吧,這頓飯當我請了。」李凡無所謂的說道。

這一刻,所有人都盯著杜飛。

「你們快上網看看,杜大海真的破產了,不僅公司被銀行給查封,他本人更是遭到了高利貸的追殺!」

一時間,東海的本地論壇出現了各種帖子,只要進論壇的人,都知道了杜大海破產的消息。

杜飛打開了東海當地的論壇,果然看到了鋪天蓋地的消息。

「我爸被神秘富豪耍了…..」

李大康根本沒有打算投資東城區,而是在東海和省城的邊界偷偷建立了一個度假村和遊樂公園。

度假村花費八十多億,集吃喝玩樂於一體,適合大家休閑度假。

而那個遊樂園,則在一個山崖上建的,擁有各種高空探險運動,有懸崖鞦韆,有玻璃弔橋,有叢林飛躍,還有蹦極等等刺激類玩點。

遊樂城的投資更是高達上百億。

李大康的投資計劃一公布,杜大海的投資全都成為了泡沫。

杜大海之前收購紅燈區的地皮,建立大廈廣場,投資了近一個億的資金,而這一個億,除了來自於銀行之外,更多來自於高利貸。

這一刻,無論是銀行還是高利貸,都在追著杜大海的屁股要錢呢。

杜飛懵了,腦子裡一片空白,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成為一個窮光蛋。

「完了,我的工作沒了。」看到這些消息,張曉峰的臉色也充滿了沮喪。

杜大海破產了,杜飛答應他的監理職位,肯定也沒了。

高勝的臉色也青一塊紫一塊的,吃飯之前,他剛給自己老爸打了電話,讓老爸帶著自己的工隊從省城回家,去杜大海的工地幹活。

估計這會兒高勝的老爸正在路上呢。

杜飛不自覺的退了幾步,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看著還挺可憐的。

「哎。」班上的同學都對他投來同情的目光。

「真可憐,剛剛還耀武揚威呢,這會兒倒成了可憐蟲了。」

「同情他幹嘛,忘記他以前咋笑話我們的了?」

「就是,他以前有錢的時候,可囂張了,現在淪落為窮光蛋,都是他的報應。」 以前,杜飛家裡有錢,大家都怕他,無論他幹了啥,也沒人敢說他什麼。

可現在,杜大海破產了,大家也便無所畏懼了,當著杜飛的面說起了風涼話。

就連張曉峰和高勝兩個人也嗤之以鼻,諷刺了起來。

尤其是高勝,他可謂損失慘重。

「杜飛,你他媽的害死我了知道嗎?我爸剛辭掉他在省城的工作,跟工友們往這趕呢,結果你們家這會兒破產了,我草泥馬啊,等會我爸見了我,肯定會弄死我!」高勝抱怨道。

張曉峰也嘆了口氣,白了一眼杜飛:「我還不是一樣推掉了我爸介紹的工作,剛剛電子廠的主管叫我去報道,我還在電話里把他給罵了,這下可好,監理沒了,我爸給我介紹的工作也泡湯了,等我回去了,我爸指定也對我一頓削。」

夏露心裡最高興了,這下子杜大海破產了,看杜飛還咋嘚瑟。

說起來杜飛這個人有夠難纏的,都分手那麼久了,還是不肯放過夏露。

杜飛的倆保鏢當時也急眼了,跑到杜飛的跟前:「我們的工資還沒結呢。」

「那杜大海破產了,我們的工資誰給結啊。」倆保鏢質問杜飛。

杜飛喘著粗氣,說道:「結個屁啊結,我爸都破產了,哪有錢結給你們。」

「那可不行,我們可跟你屁股後面好幾天了,多少你都得給點。」保鏢不樂意的說道。

「艹,你倆有沒有點良心啊,我給你們買衣服還花了一千多呢,難道還抵不上幾天的工資?」杜飛快無語了。

「你別扯那些沒用的,你錢包里不是還有現金嗎?」

說完,倆保鏢直接搜身,把杜飛的錢包從他身上搜了出來,倆保鏢一人抽了三百,說道:「看你小子也怪可憐的,就不給你都拿走了。」

錢包里還剩下幾百塊,倆保鏢把錢包還給了杜飛。

杜飛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我杜飛用得著你們可憐?你們算什麼東西,不過是我曾經的兩條狗而已。」

「你說啥,你說我們是狗?」

倆保鏢正打算走呢,聽到杜飛這句話立馬折返回來,對著杜飛又是一陣拳打腳踢。

其中一個保鏢說道:「他媽的,沒錢了嘴巴還那麼臭,真幾把欠揍!」

李凡心裡笑道,其實杜飛也沒說錯啥,杜飛有錢的時候,這倆保鏢的確是他養的兩條狗,杜飛叫他們咬誰,他們就得咬誰。

可現在杜飛都沒錢了,他們也不必再忍受杜飛的惡語相向了。

杜飛被揍了一頓,不敢亂說話了。

倆保鏢一走,李凡蹲下了身子,笑了笑:「杜飛,你不是要打斷我的雙腿嗎?」

「還打嗎?」李凡一臉戲謔的看著他。

「李凡,你有沒有聽過這麼一句話。」杜飛冷冷的說道:「叫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我即宇宙意志 「就算我爸破產了,他也比你爸強。」

李凡心想,等杜飛知道我老爸就是李大康,傳說中的那個神秘富豪,那他就知道自己說出這句話有多可笑了。

杜飛拍拍屁股,爬起來就要跑,可卻被麻子哥的人攔住了。

李凡說道:「杜飛,我讓你走了嗎?」

「李凡,你撞了我的車,還不讓我走,是不是有點過分了?」杜飛回過頭,緊緊皺起了眉頭。

「車子的事兒咱們都有責任,我撞你是不對,但你違章停車也不對啊,大不了大家互相把車修一修,你看如何?」

李凡篤定,現在杜飛連修車的錢都拿不出來了。

「我認栽了,不用你修了。」杜飛現在只想找到自己的老爸,問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兒。

這時候,夏露也向前一步,對著杜飛聲討道:「杜飛,你最好把我的項鏈給我從水池裡撿回來,要不然的話,我可就報警了。」

杜飛冷冷的看著夏露:「你這個賤貨,不就是一條項鏈嘛,老子再送你一條就是。」

「那條項鏈三萬多呢,你爸都破產了,你哪還有錢給我買項鏈?」夏露陰險的一笑:「我看你還是把項鏈給我撿回來吧!」

「草泥馬,你想我死啊。」

杜飛看了一眼水池,項鏈到現在還在小鱷魚的頭頂呢。

「誰讓你剛才手賤。」夏露白了杜飛一眼。

這時,杜飛看到水池旁立著一個撈魚的長棍,便說道:「好,老子給你撿回來!」

杜飛拿起長棍,來到了水池旁。

隔著欄杆,杜飛忍不住害怕的吞了吞口水。

那鱷魚雖然小,但尾巴卻長的嚇人,小鱷魚一擺尾巴,杜飛就嚇得打了一個哆嗦。

「你墨跡啥呢,趕緊的啊。」夏露在旁邊催了一句。

前台小妹這個時候過來阻攔道:「你不能靠近水池,這樣會有危險。」

「你給我滾一邊去。」

杜飛瞪了一眼前台小妹,氣的大罵:「你不讓我靠近水池,那你賠那婊子的項鏈啊。」

「那你要是被鱷魚咬了,可不管我們酒店的事兒啊。」前台小妹無奈的說道。

杜飛咒罵道,沒事養啥鱷魚啊!

現在杜飛身無分文,那賠得起三萬六的項鏈。

這條項鏈這麼貴重,要是夏露真報警,杜飛心想自己可能會面臨牢獄之災。

更何況自己剛才可是打了夏露,自己要是不把項鏈給她找回來,夏露肯定不會對自己保留任何情面,一定會報警抓自己。

這樣一想,杜飛更堅定撿回項鏈的決心,哪怕冒著被鱷魚咬一下的危險。

杜飛伸出棍子,將項鏈挑在了空中,可就在這個時候,那條小鱷魚一躍而起,朝著杜飛便撲了過來。

杜飛嚇得往後一仰,倒在了地上,嚇得褲子都濕了。

看到杜飛濕了褲子,同學們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你看看,杜飛被嚇尿了,哈哈!」

「那麼大人了,竟然被嚇尿了褲子,真是丟死人了。」

有的女生歪過了頭,雖然不去看,但還是發出了嘲笑聲。

夏露趕緊跑了過來,從地上撿起了項鏈,她左看右看,確定項鏈完好無損,這才放過了杜飛。

「都給我閉嘴,笑什麼笑!」杜飛指著所有人大喊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