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東家,去跟蹤那部車的人說,開車的嫌疑人住在城郊,進屋后就沒出來過。」本來是他去跟蹤的,可後面嫌疑人越走越遠他還要送紀優陽去飯局只能叫別人跟。

「盯緊,有消息立刻彙報。」

「是。」

紀優陽喝了一口水后將保溫杯放在扶手收納物品的地方。

「那不是木小姐嗎?」

前排傳來的疑惑聲引起紀優陽的注意。

紀優陽別過臉就看到捂著包包跑的滿頭大汗的木兮,她怎麼會在這裡,那麼著急去哪兒?

「我想起來了,剛剛從大廳出來,聽門口的工作人員說,有個女秘書在門口等了快一個小時打了十幾個電話還沒進去,連飯都沒吃,還是飯局快結束費助理出來才看到她,那幾個嚼舌根的工作人員邊說邊笑,說這個女秘書是不是被人整了,被叫過來名字卻不在邀請函上,這個人不會就是木兮吧?」

方秦這麼一說,紀優陽就想起一件奇怪的事情,吃飯的時候,他跟紀澌鈞同桌,當時看見紀澌鈞把手機調到靜音模式,有電話進來的時候,有幾次紀澌鈞是看見也沒接,難道是故意把木兮晾在外面的?

方秦疑惑一句:「費助理都和木小姐見面了,怎麼沒一塊走?」

他也很想知道,紀澌鈞在搞什麼。

車子需要在前面拐彎掉頭,拐彎掉頭路過木兮站的位置時,紀優陽看見木兮在攔的士,路過的的士全部沒停,急的木兮有幾次都出到馬路上,特別危險。

「方秦,叫部的士過去。」

「是。」

掛斷電話后,費亦行抬眸看了眼後視鏡,總感覺紀總不對勁,木小姐來了,紀總也不說,去會場也不等木小姐,真不知道紀總到底怎麼了,難道是跟木小姐鬧彆扭了?也不可能啊。

後座的男人胳膊撐靠在車窗,望向車窗外的目光深沉又複雜,就連每一次眨眼都帶有若有所思的神情,耳邊的藍牙耳機傳來聲音:「紀總,四少的車一直跟在木小姐的士後面。」聽完這句話,男人眼眸垂落,摘掉藍牙耳機。

費亦行對他的彙報和事實有巨大的偏差,明明是木兮甩掉了暗中保護的保鏢,卻說成是因為交通跟丟了木兮,這兩個人差別意思很大。

木兮和紀優陽酒店門口擁抱的畫面,如同一片雲在他腦海里揮散不去的同時還壓得他有些無法喘息,明知道他跟紀優陽有過節,她為什麼不離紀優陽遠點,還對他說謊……

……

還好去會展中心的車不多,所以一路上都很順暢,到了會展樓下,木兮下車快步進會展中心,木兮進去后紀優陽的車也停在樓下,紀優陽推開車門下車時目光注意到後視鏡出現一部車,而且這部車在來的路上也出現過,好像跟了他們一路。

「方秦,後面那部車是不是跟了一路,有沒有注意?」

根據紀優陽的提示,方秦回頭看了眼,「車牌眼熟,好像是跟了一路,怎麼,不是來開會的?」

「看看是什麼人。」

「是。」

木兮是第一次來參加,之前沒有通知說她要來,所以會展中心的地圖木兮也沒看過,進去之後木兮一路問人還是沒找到地方,還好遇到了同樣來參加峰會的聶曉雲,跟著聶曉雲木兮才找到地方。

此時會場里氣氛熱鬧,交談中大家互換名片,儘管一大清早就發生了負面新聞,但會場里大部分都是聰明人不會主動去提這些尷尬得罪人的事情更何況這個新聞都澄清了要提就更沒意思。

紀澌鈞和以往一樣是人群焦點,不少旅遊行業的大佬都過來和紀澌鈞打招呼,一時間紀澌鈞的身邊圍滿了在各行業舉足輕重的大人物,而那些身份地位不夠級別的人只能遠遠觀望小聲議論。

圍在紀澌鈞身邊的人群突然讓開一條路,伴隨著一聲歡快熱情的自我介紹大家不約而同回頭望去。

「你們好,我是紀優陽,JS集團電商部的經理。」

有人在酒會上見過空降的紀優陽,笑著和紀優陽打招呼,「原來是紀家的四少。」

一個人認出紀優陽,旁邊的人也紛紛跟紀優陽打招呼,「紀四少你好。」

「各位好,以後請多多指教。」

「哪裡哪裡,還請紀四少多多指教。」

還有些人不知道紀澌鈞和紀優陽有過節開始拍馬屁,「紀董,紀總都是商界精英傳奇人物,這同出一門親兄弟,咱們紀四少來日也必定跟二位兄長一樣是傑出的人物,紀總啊,到時你們紀家三兄弟在商界可就是三傑了。」

紀優陽笑著手搭在紀澌鈞肩膀上,「謝謝誇獎,我天生愚鈍,不及我二位兄長一半聰明,但是各位對我那麼有信心如此鼓勵我,我一定好好跟我二哥學習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紀四少真是謙虛好學,這年輕人多學是好,正所謂活到老學到老。」

「是,是,是。」紀優陽笑望著所有人最後目光落在紀澌鈞身上,真是夠委屈他這位二哥了,還得陪他一塊演戲。

此時另外一個方向進來的人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大家回頭看著進來的人。

站在紀澌鈞身旁的人笑著說道:「紀總,我們過去打聲招呼。」

「嗯。」

圍在紀澌鈞四周的人陸陸續續走了,最後只剩下紀澌鈞,紀優陽,費亦行三個人。

紀優陽說話的時候搭在紀澌鈞肩膀上的手,往紀澌鈞衣服領口伸好像要替紀澌鈞整理衣領,「二哥,你瞧,這些人可夠趨炎奉勢,看見姓高的來了,全都拿著抹布過去擦鞋了,真不把我二哥這個財神爺放在眼裡。」

在紀優陽的手還差一點就碰到紀澌鈞衣領時,紀澌鈞的手背拍開紀優陽的掌心。

他這個二哥,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不領情,紀優陽抽回手,輕輕揉了揉被拍紅的掌心,說話的語氣聽著像心不在焉卻字字扎在要害,「曾以為,那個姓木的替二哥生了個孩子以後就籠絡住二哥的心了,看來是我高看她的能力了,真是可惜了,那麼快就被玩膩晾在一邊。」

男人抬起的步伐並沒有因為這句話而停下腳步。

「四少,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我們紀總的事情就不牢你費心了。」真是夠缺德,跟紀佳夢一樣,這把嘴就像機關槍,一開火就噠噠噠噠響個不停。

紀優陽忽視費亦行的話看著紀澌鈞笑著說道:「二哥,玩女人也要分對象,別把人玩死了,到時可憐的還是我那個爹不認只能做私生子被人唾罵野種的侄子,爹都沒了,要是媽也沒了,恐怕你那根獨苗要跟你反目了,我這可是為你好。」

男人的腳步猛地頓住,回頭看著滿臉笑容眼裡寫滿玩味的紀優陽,「我警告你,離她遠點!」

「二哥,聊天就聊天生氣幹什麼?」紀優陽笑著上前一步,費亦行立刻攔住紀優陽的去路,紀優陽的手搭在費亦行肩膀看著紀澌鈞嘴角帶笑,絲毫不畏懼紀澌鈞的警告,步步緊逼,「如果不是李泓霖過來了,我還真不知道,原來這個木兮是咱們大哥養大的女人,二哥,你可真大膽,咱們大哥的女人你也敢動,如果讓大哥知道你把咱們未來大嫂搞到床上去還生了孩子,你說大哥知道後會不會直接氣絕身亡?」

句句踩在紀澌鈞底線,毫不留情的羞辱和譏諷令紀澌鈞憤怒到面部肌肉緊繃,咬牙切齒,雙眸里的怒火如無數把刀恨不得將紀優陽千刀萬剮,「紀優陽注意你說話的用詞!」

紀優陽眼眸一挑看見不遠處走來的人,壓著嗓子小聲說了句:「二哥,有人來了。」

看見過來的人費亦行也小聲提醒一句:「紀總,高博文過來了。」

紀澌鈞收斂住目光里的怒火,遲早他要宰了紀優陽!

「紀總,我們又見面了。」高博文說話的聲音很大生怕別人不知道他來了,擺動的手勢因為刻意顯得浮誇。

跟著過來的還有一群看熱鬧的人。

紀優陽主動後退到費亦行旁邊,費亦行一臉嫌棄往旁邊站,他可不想跟這個狼子野心沒心沒肺的四少站在一塊。 「紀總,我剛聽說了有關你們集團潛規則拉客的事情,我本人是非常不願意相信這些事情,當然也不相信在紀總領導下會有人做出這種事情來,還好事情澄清了,還了你們公司和紀總一個清白。」高博文故意挑起這件事想要讓紀澌鈞出醜。

大家聽到這句話紛紛在心裡暗嘆高博文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落紀澌鈞的面子。

怎麼不說話,是難堪到無法作答?高博文的餘光注意到站在紀澌鈞身後的紀優陽,用肢體語言做出一種暗帶炫耀的手勢好像在告訴紀優陽,對付紀澌鈞很容易,而且對他高文博來說那簡直就是綽綽有餘,為了在紀優陽面前出風頭,高博文繼續說道:「紀總,真的很有榮幸今年的峰會,我也接受到邀請成為上台演講的嘉賓之一,希望我這個新人一會別搶了你的風頭,如果真是搶了紀總不會介意的吧?」

紀澌鈞不屑跟高博文這種只會耍嘴沒實力的人交談,微微側過身看著身後的費亦行。「費亦行。」

「是,紀總。」他彷彿聽見了紀總的出征號召令,一聽到這個號召令身體里流淌的那股野性的血液就開始興奮沸騰,真想當場擰下高博文的腦袋給他家寶少爺當皮球踢,百分百真皮皮球,踢起來一定很有彈性,而且不傷他家寶少爺的小腳。

費亦行上前兩步走到紀澌鈞面前,紀澌鈞比了一個手勢,「以後多跟高社長學學管理企業的能力。」

「是,紀總。」費亦行滿面笑容主動伸手要跟高博文握手,「高社長,那就請你多多指教。」

紀澌鈞叫一個助理來跟他握手是什麼意思?縱使心裡不痛快可畢竟四周圍那麼多人看著,他也不能甩臉否則會顯得他不夠修養有氣度,高博文笑著伸手和費亦行握手,「費助理啊,看來紀總很器重你把你當做儲備人員培養,你可不能辜負紀總希望。」

當高博文的手碰到費亦行指尖時,費亦行立刻抽回手,「我差點忘記了,紀總說要讓我在總部任職,我這要是跟高社長握手豈不是只能混分公司?」笑得一臉憨厚像個沒見過世面的人,「抱歉啊高社長,我這個人忒沒出息了一些,做了助理那麼多年,我也想在總部混混,畢竟總部跟分公司不是一個層次。」

費亦行的言語舉動頓時引來不少人低聲嘲笑,他們真正嘲笑的不是費亦行,而是不知天高地厚敢當面落紀澌鈞面子的高博文,人家紀總不屑和高博文這個混混出身的小角色打交道,直接派個手下助理都懟的高博文丟盡臉面。

四周圍的譏笑令高博文面色難堪,好你個紀澌鈞,居然故意讓他下不來檯面!

組織峰會的負責人越過人群,走到紀澌鈞面前,「紀總,還有十分鐘就開始。」

「嗯。」紀澌鈞望了眼旁邊的高博文,「我先行一步,台上見,希望你的表現不會讓沈董失望。」

「謝謝紀總提醒。」居然在提點他?紀澌鈞算什麼東西,等他把AS拿到手以後,他就和紀澌鈞平起平坐了,到時還需要看紀澌鈞的臉色?

費亦行臨走前還故意對高博文伸手,然後又猛的抽回手,用左手捂著剛剛要握手的右手手背,「總部,總部。」

這個該死的費亦行臨走還在嘲笑他,真是夠放肆的!

滿面難堪和怒火的高博文一回頭就對上嘴角含笑的紀優陽,紀優陽的手輕輕點了點唇,像是在提醒他要注意儀態。

本想利用趙純宇讓紀澌鈞在峰會完蛋,結果事情卻澄清了,那個姓吳的老婆也搞不起多大的風浪頂多就是一些負面影響,計劃失敗又在紀澌鈞面前丟盡臉面,而且這一幕還被紀優陽看到,就算再怎麼冷靜高博文都咽不下這口氣,僵著一張臉回過頭。

旅遊協會的負責人親自在前面帶路領著紀澌鈞去VIP專座方便一會上台講話,而同是上台的高博文還是AS和SY的代表卻只是普通司儀人員引路,這巨大的落差就好比說明了高博文就算剛到會場那會不管多少人上前跟他打招呼,真正到了說實力的時候,在大人物如雲的峰會上他高博文只不過是一個小人物。

剛到會場的方秦正好看到高博文僵著一張臉往主台方向走,一臉好奇問了句紀優陽,「那個高博文怎麼了?」

紀優陽語氣嘲諷回了句:「懷著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跑來奚落紀澌鈞,被費亦行秒碾,搞的自己下不了台成笑話,不臭臉難不成他還笑的出來?」

在這個會場,高博文奚落紀澌鈞?那也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這不就是豬鼻子里插蔥裝象還能是什麼?」

「事情查的怎麼樣?」

星際之全能進化 「是紀澌鈞的手下,應該是保護木兮的。」

「知道了。」既然是紀澌鈞手下為何不直接送木兮來會場?

會場的燈光變得明亮,大家陸陸續續入座,紀優陽看見不遠處大氣喘喘跟在聶曉雲身後的木兮,聶曉雲進來后就去找位置,而面對這種陌生環境的木兮想要找工作人員卻又沒找到只能左右張望找位置,擔心木兮找不到位置,紀優陽停下腳步一直看著木兮,沒一會目光在會場四處張望的木兮看見他就知道紀澌鈞的位置在這裡走了過來。

看見她找到方向感,紀優陽回過臉繼續往前走。

留意到聶曉雲進來的方秦問了句:「東家,聶曉雲怎麼來了?」

「梁家代表。」是來向高博文表明立場和忠心。

木兮找到第一排的時候,只看見幾張貼有名字的空座椅沒看見人,在木兮目光四巡找人時,一個迎面走來打扮幹練的中年女強人眼睛一直在打量她,大概是因為對方給人一種強勢的感覺,所以被打量的木兮有些不太舒服,為了緩解尷尬木兮主動沖著對方微微點頭笑,「你好,需要幫忙嗎?」

「能幫我找個位置嗎?」

「可以,請問怎麼稱呼?」

「南豐璇。」

「你的位置在這裡。」這個名字很特別,所以木兮剛剛看向空位的時候一下就注意到上面的名牌並且大概記住了這個名字的位置。

「謝謝。」女人入座的時候又看了眼木兮。

此時燈光已經暗下來,有主持人上台,看來是開始了,木兮立刻坐下以免擋到人。

峰會開始后,按照流程進行,開場演講的是世百強旅遊集團代表,接著是各個旅遊企業邀請的嘉賓在台上發表講話,最後是圓桌座談,紀澌鈞上場的時候木兮的掌聲特別激烈,同時也為萬人矚目的紀澌鈞感到驕傲,偷偷拿手機偷拍紀澌鈞,把照片發給木小寶。

木兮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紀澌鈞身上所以沒留意到旁邊的女人一直都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反覆打量,特別是看她的臉花了最長的時間。

高博文身為座談之一的嘉賓,在座談即將結束的時候說道:「明天,上午十點,在海域交界處,我們SY舉行一場游輪新路線踩線,到時希望在座的各位嘉賓時間方便的話都一同前往。」

台下掌聲熱烈,第一排位置的方秦壓著聲音小聲說道:「如果是這片海域紀澌鈞恐怕不會去。」

「他不得不去。」光他活在痛苦裡,紀澌鈞活的痛快?那可不行!

圓桌座談結束后,進入茶歇時間,大廳的光線恢復明亮,坐在木兮相隔幾個位置的南豐璇也起身離開。

紀澌鈞從台上下來的時候,木兮注意到有很多人圍過去跟紀澌鈞合影,其中女性最多,看到她們跟紀澌鈞挨那麼近,即使只是個正常的拍照木兮心裡也有些吃醋,她的男朋友真是優秀呢,到哪兒都吸引異性喜歡,沒關係,就讓她們看幾眼,反正晚上回去,她可以慢慢看個夠。

木兮的目光往旁邊移動,看見那個叫南豐璇的女人過去后,紀澌鈞就從人群出來,接著紀澌鈞和那個叫南豐璇的女人往會場另外一個方向走了,就在木兮起身的時候,身後傳來一句:「去貴賓室了,木秘書還不跟過去?」

提醒木兮的正是紀優陽,他話剛說完木兮就快步走了。

紀優陽看到木兮快步跑向紀澌鈞忍不住笑了,他的木姐姐,反應還是那麼遲鈍,

「東家,聶曉雲過去找高博文了。」

「嗯。」紀優陽目光不在聶曉雲更不在高博文或是會場其他人身上,因為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木兮身上,看著她,生怕她找不到地方。

跟在紀澌鈞身後的費亦行看見木兮過來,遠遠的朝木兮揮手,木兮過去后,費亦行貼心問了句:「木小姐你還沒吃飯吧。」

「沒事,先忙完再吃飯。」

「紀總跟南女士有事要談,你可以先去吃飯,別餓著了。」

坐在貼有紀澌鈞名牌位置的旁邊,應該是個大人物,大概是因為有個叫南清和的人來過電話,所以木兮才忍不住好奇,想要多了解一些和紀澌鈞有關的事情,「那個南女士是誰?」

「南氏集團的總裁,一個很了不起的女強人。」生怕木兮誤會費亦行還主動解釋一句:「跟紀總沒別的關係,就是普通合作關係。」

「謝謝你啊費助理。」總是在操心她跟紀澌鈞的事情,真是個貼心的好助理。

「不客氣,木小姐要吃什麼菜,我讓人給你打包送過來?」

「不用了,先忙完再吃,也就幾個小時的事情。」說完后快步跟上紀澌鈞。

費亦行望著木兮離去的背影忍不住嘆了口氣,木小姐一心為紀總,可是因為身份懸殊幫的了工作上的一些瑣事幫不了大事,看著就讓人心疼,哎,最關鍵是,紀總今天不知道抽什麼瘋了,從幼兒園出來以後,整個人就變了一個人似得,也不再追問木小姐的下落,對木小姐愛答不理,不能說是愛答不理,準確來說,他覺得是忽視。

……

自從發生關係后,不再受網路限制的梁淺終於可以自由自在坐在院子里刷微博,除了出不去,在這裡就跟度假一樣還蠻舒服的,刷微博刷到峰會標題下聶曉雲跟高博文的合影,梁淺瞬間明白髮生什麼事情,她在紀澤深身邊多少也聽說高博文的立場,現在傳出這張合照,是不是在說明什麼?

擔心梁家情況的梁淺,目光焦急看著門口,想要出去,可是又出不去。

二樓健身房,正在鍛煉身體的紀澤深注意到窗外院子盯著門口看的女人。

「紀董,看來這個梁小姐想出去。」旁邊陪著紀澤深跑步的李泓霖說道。

「派人跟著她。」

言下之意是讓梁淺出去?這該不會是睡了一覺,紀董的心也變軟了吧?「是。」 梁淺看到門口的保鏢走了,立刻驅動輪椅試探性在門口來回走了幾遍后,發現沒有保鏢過來換班,梁淺偷偷來到門邊上,門也沒鎖,一擰就開,梁淺目光欣喜,先開了一條小門縫,看見門外沒人,梁淺立刻把輪椅速度開到最快衝出去。

在梁淺離開的時候,身後悄然跟上一部車,一路留意梁淺的行蹤,而這一幕都透過錄影傳送到紀澤深的手機。

……

跟在紀澌鈞身後進了會議室,木兮想要幫忙倒茶,費亦行快一步過來幫忙倒茶,木兮只能退到一旁。

「紀總,這位是?」南豐璇問話的時候看著木兮。

木兮正想回話時就聽見紀澌鈞語氣不冷不淡說了句:「新提拔的秘書。」

很多時候,有些話木兮本來不會多想,可如果這些話伴隨著一些動作,很容易就令人心底泛起漣漪。

「原來是秘書,第一次看紀總帶女伴參加峰會我還以為是紀總那位傳聞中的女友今日能有幸目睹。」

紀澌鈞沉默沒做聲,揚起手輕輕揮動示意木兮下去。「……」

看懂手勢的木兮微微點頭轉身下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