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林葉,我們剛才說到哪了?繼續剛才的話題吧!」

初曉曉轉頭看向仆林葉,便說了這話。

「說到航熠那時候推鞦韆,推得很高,結果把你摔下來了,當時你沒什麼事,就是假裝暈過去,結果航熠就大哭了起來。」

仆林葉也看了葉墨寒一眼,但她沒看出什麼問題,只是繼續和初曉曉扯初航熠小時候的事。

「哈哈,對。」

「那時候我和他的感情真的特別好,簡直就是連體嬰。」

初曉曉說起來便笑了,但其實笑容卻有些恍惚……

而隨著葉墨寒越走越近,初曉曉發現她的大腦不受控制的空白,甚至有些走神了起來。

「在談什麼呢?讓我也聽聽。」

葉墨寒倒是厚臉皮,這會兒看了初曉曉和仆林葉一眼,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就是聊一些曉曉和航熠小時候發生的事。」

林葉抬頭,朝著葉墨寒說道,面容中是一貫的溫和陽光。

「你身體才剛好,應該好好休息才對,少說點話。」葉墨寒道,話語還算溫和。

仆林葉點點頭。

而初曉曉卻看他不爽,見證著他跟個沒事人一樣悠然自得的說話,初曉曉心裡卻憋著一股火氣。

「這一大早的就往醫院跑,酒醒了?」

「公司不忙嗎?或者,佳人不約你?」

初曉曉話語說得很平淡,可字裡行間卻透著譏諷,尤其那一張臉,雖然很淡漠,卻又透著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

即便是仆林葉和仆成恩,都聽出了一些不對勁了。

看這樣子,初曉曉和葉墨寒,是鬧矛盾了啊……

葉墨寒知道初曉曉生氣,抬頭看了她一眼,「我們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和你說。」

「有什麼事在這裡不能說?怎麼,見不得人的事?」

初曉曉並不打算理會他。

昨晚葉墨寒喝醉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初曉曉可都幫著他記住了!

那個口紅印,她永遠都不會忘記,也不會輕易的原諒他。

「是公孫家的事,出了一些變故,你母親……」

葉墨寒說道,尤其還欲言又止。

初曉曉本來以為他是想提昨天的事,但是此刻聽說是要緊事,只能是深呼吸一口氣,站起身先走了出去。

站在一處寂靜的走廊的窗前,初曉曉望著醫院樓下來來往往的人。

還不等葉墨寒開口,她便說道:

「以後,我的任何事你都不用管,我會自己看著辦,公孫家的事我也會自己解決的。」

「之前,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但是,我沒辦法回報了。」

「從今天開始,我們再也不是情侶關係,我也正式告訴你,我們訂婚的事,就此取消。」 葉墨寒正想抱著初曉曉解釋,就聽到她說出這樣一番話。

男人的一顆心瞬間頓住,來醫院之前想的所有解釋,竟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所以呢?」

「訂婚是你說取消就取消的嗎?」

葉墨寒忍不住的動怒了,臉色變得鐵青,他知道初曉曉是因為生氣才會說出這樣的話,可他真的完全沒辦法去接受,她說訂婚取消。

要知道,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才終於找到她。

——那個曾經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救他的女孩。

是的,曾經發生的事太久了,久到初曉曉都忘記了吧,可他都記得啊!

那時候他才十四歲,而初曉曉不過是八歲的年紀,可,那時候都很小的他們,就是那樣懵懂的遇見了。

而他對這個女孩的愛,初見,便決定要和她過一輩子。

因為,他們是經歷過生死,到地獄里走過一趟卻被閻王爺拒收的人啊……



記得那時候,十四歲的葉墨寒,家族經歷了變故,被母親的姦夫追殺。

而他在被追殺的過程中命懸一線,是初曉曉救了他。

如果不是初曉曉,他或許早就死了,連屍體都找不到的那一種。

是的,追殺他的人,是母親的姦夫!

談起母親,以及母親的姦夫,葉墨寒的周身散發著陣陣冷意。



從葉墨寒記事起,便深深的恨著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她的母親,因為母親聯合她的姦夫害死了父親。

那時候的葉墨寒才七歲,本來一切都挺幸福,可一場大火,毀掉了一切。

當時,小小的葉墨寒正在房間里玩耍,不知道怎麼的就著火了,他聞到刺鼻的煙味,難受得差點暈了過去。

後來,是他的父親衝進了火海,用盡全力將他救了出來。

可父親卻從此被困在火海,再也回不來了……

這也是葉墨寒為什麼會那麼害怕火災,一見到大火就全身發抖的原因;他活在悲痛和自責當中,他寧可死的人是他,也不願意死的人是父親,他最愛的父親。

……

後來小小的葉墨寒便好像一夜之間長大了。

他偷偷的調查,才知道那場火災是母親和她的姦夫放的,是想燒死他們以此奪得葉家的一切。

真好啊!為了錢,什麼事都可以做出來。

連自己的丈夫和親生兒子都可以不要,都可以燒死,這個世界上,哪裡會有如此狠心的母親?

小小的葉墨寒才七歲,他沒辦法接受這一切,也沒辦法面對他的媽媽,所以,那時候的他便是將自己整天整天的關在房間當中。

以前的他還比較樂觀,後來整個人都變了,不愛說話,冷漠得像萬年寒冰。

他每天躲在房間里,做得最多的事就是看書、學習,因為他時刻想讓自己變得強大!

豪門盛愛:總裁的隱婚妻 而,那段悲痛的日子,只有他一個人承受,他會時不時的聽到母親和姦夫做著不雅的運動,發出陣陣的呻吟和尖叫。

甚至於後來,母親還為那個男人生了一個兒子……

真是可笑,他活在那樣的生活當中,一切多麼嘲諷,這人世間對於他而言,簡直比地獄還恐怖。

尤其他越是長大越是優秀,母親的姦夫擔心養虎為患。

於是,在他十四歲那年,那個邪惡的男人動了殺心,想讓他徹底的死去…… 當時的葉墨寒已經有了自己的一些勢力,那個姦夫是動不了他的。

只不過,十四歲的葉墨寒還不是一個四十歲的男人的對手。

論智謀,當時的他還是差了一些。

他沒想到,那個男人竟然和母親一起,聯合李芷馨來利用他,當時他最信任的李芷馨……

以前他跟李芷馨的關係是真的不錯,從小便沒有幾個朋友的他,將李芷馨當成了最要好的朋友,是那種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態度。

當時,李芷馨約他見面,說是有驚喜送給他。

「是什麼驚喜?」

「你到了就知道了,反正我可以確定,你會很喜歡。」

可就是在那樣沒有絲毫防備的『驚喜』當中,他被眾多人追殺包圍,命懸一線。

直到在逃命過程中遇見了小小的初曉曉,他才得以解救。

那時候的初曉曉才八歲啊,就是那麼的勇敢,勇敢得讓他的心對她瘋狂,從此以後,便愛這個女孩愛到了痴迷的地步。

……

這麼多年過去了,如今,二十四歲的他和十八歲的她走到了一起。

他們終於訂婚,終於走過了一些幸福的路程,至少,他終於能和這個女孩在一起了。

如今,葉墨寒聽著初曉曉這番:

『從今天開始,我們再也不是情侶關係,我也正式告訴你,我們訂婚的事,就此取消。』

他是真的咆哮了。

「初曉曉,這輩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退婚?休想!」

葉墨寒有些生氣,一張臉陰沉的說了這番話。

初曉曉看著葉墨寒生氣的樣子,她其實早就猜到他會生氣,但她就是故意的。

若不是這個樣子,葉墨寒可真的就無法無天了。

「不退婚是吧?就是想讓我成為你的女人是吧?然後不管不顧,不接我電話冷落我,甚至於還出去瀟洒玩女人!」

「葉墨寒,你未免太過分了!」

初曉曉臉色冰冷的說著這番話,此刻面對葉墨寒,她沒有半分好臉色,有的只是冷漠。

兩個人站在醫院走廊的窗台上,明明距離很近,又彷彿距離很遠。

兩顆心,彷彿隔著南北極的距離……

一陣微風吹過,兩個人都感覺到了涼意,那是發自身體里的寒。

而,最終葉墨寒選擇了妥協。

「曉曉,昨晚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子,我一直和沐子塵在一起,即便喝醉了,也是他送我回來的。」

「那個口紅印是個意外。」

「我知道你生氣了,但是,你不能因為這樣就提出退婚,因為我被沒有出軌,沒有背叛你。」

他無論如何都捨不得讓初曉曉受委屈,所以此刻,便主動的低頭解釋,也算是認錯的一種方式。

「可我昨天打電話給沐子塵了,他並不知道你的行蹤。」

「哪有助理不知道上司的行蹤的,是我讓他不要告訴你,因為我當時在生氣。」

葉墨寒再次解釋道。

「噢,那麼那個口紅印呢?即便是意外,也得有意外的過程吧!」

初曉曉翻了翻白眼,雙手抱胸,一副高冷的姿態。

而其實,她早就能猜出昨晚發生的種種……

不過就是李芷馨比較會演戲,想挑撥離間他們的感情!而她之所以要逼問葉墨寒,就是為了捍衛自己的尊嚴。

廢話,這廝身上都有別的女人的口紅印了,想要求得她的原諒帽,總得給點誠意才行。

不然,她的臉往哪裡擱?

「昨晚我喝醉了,李芷馨和沐子塵一起送我回來,後來沐子塵去買醒酒藥,也就是那五分鐘,李芷馨做了一些小動作。」

葉墨寒說道。

說這話時,他有些心虛,聲音明顯有些底氣不足,同時看初曉曉,更是多了幾分無奈。

「恩,然後呢?」

初曉曉翻了翻白眼,依舊擺著一張臉,並沒有因為葉墨寒這番話而給他好臉色。

「所以,昨晚是我的錯,我道歉!」

葉墨寒說著,妥協一般的拿出手機。

「我已經看見你給李芷馨發的信息了,現在手機給你,你想怎麼樣都行,任你處置!」

初曉曉盯著葉墨寒遞過來的手機,這才滿意,臉色稍微緩了和一些。

但,為了不讓自己表現得太輕易原諒她,初曉曉冷哼一聲:

「我可以刪掉她嗎?」

「可以!」

「我可以讓她滾出公司嗎?」

「可以!」

「我可以讓你跪搓衣板嗎?」

男人聽到這話,明顯一愣。

但還是點點頭,「可以!」

初曉曉被葉墨寒這反應給逗樂了,一直強忍著冰冷的臉實在忍不住,『噗呲』一聲噴笑了出來。

葉墨寒看初曉曉笑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