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林辰.等等.」聖老阻止了林辰的下一步動作.

「老師.你也要阻止我嗎.那是妖若兒啊.那是我第一個女人.」林辰的雙目赤紅.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眼前的戰鬥.妖若兒明顯已經全面落入下風.剛剛的碰撞明顯吃了暗虧.作為林辰的第一個女人.不管妖若兒如何想.林辰嘴上不說.但心中早已經把妖若兒視為禁俘.

林辰本來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為了林韻敢把天捅個窟窿.何況妖若兒已經成為了林辰的第一個女人.瞧瞧林辰這暴脾氣.剛剛成為自己的女人.就陷入苦戰.這讓林辰的臉往哪擱.

「冷靜點.林辰.」聖老面孔稍有的嚴肅.訓斥道:「你還沒有感覺到嗎.你的理智呢.這片地域明顯不對勁.你發現沒有.從進入黃泉路.賓士了半個時辰.才進入到這麼一片被天幕阻擋的空間.這分明是妖族大賢者布下的試煉.也就是賢者試煉的第三步.」

「我最初還在奇怪.明明賢者試煉有三場.為何只到第二場幻境試煉之後就結束了.沒想到在這裡等著呢.妖若兒跟你進行陰陽交合.氣息早已融合在一起.這次提前闖入其中.分明就是代你在進行這第三場的戰鬥.這天幕里.暗含陰陽至理.天地法則.這是妖族大賢者的無上神通.是一對一的戰鬥.如果你非要插手的話很可能會被妖族大賢者布下的懲罰抹殺掉.」

聖老望著林辰的眼睛.繼續道:「天幕結界被稱為最堅固的壁壘.它還有一個名字.叫做虛弱結界.你沒發現.你在這結界之中.實力被壓縮了嗎.」

林辰聽了聖老的話.暗暗感受了下身體的狀況.幾乎沒有受到影響.

「那是因為你已經領悟了勢的力量.而且跟著妖族大賢者的天地法則力量同屬本源.但是妖若兒畢竟是地獄級凶獸.她可沒有辦法領悟勢.」

「那我怎麼辦.難道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妖若兒在這種情況下戰鬥.我做不到.」林辰有些發狂.看著妖若兒越來越不利的局面.林辰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

天空中穿著破舊衣袍的男子在林辰剛剛踏入屍山血海中就已經有所察覺.天幕結界是他自己親手布下.被擊穿了個洞.心中早有預感.

「桀桀.又是一隻送死的蟲子.」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人類在這名灰袍男子的眼中.如同家畜一般.那道身影根本沒有把林辰彷彿眼中.這是妖族大賢者墓地.每一處都有大賢者的規則力量.哪怕這名進入自己屍山血海的蟲子敢對自己發起一絲一毫的攻擊都會被妖族大賢者降下的懲罰直接抹殺.

更何況.灰袍男子對於自身的實力有著超乎尋常的自信.蟲子再多又如何.還不是一樣在自己的領地哀嚎.

灰袍男子最喜歡聽這些弱者凄慘的哀嚎了.時隔千年.終於又能聽到這種聲音.他感到他全身的骨骼都在興奮的顫抖.

「本命戰技.驚悸三重唱.」妖若兒清冷的聲音再次傳出.林辰依稀能在妖若兒的聲音中聽出一絲痛楚.

驚悸三重唱已經是極限了.身邊的驚悸女妖不斷被抹殺.天幕結界的虛弱之下.妖若兒感覺自己的生命能量在飛速流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刺耳的聲波再次響起.三重合奏的威力比之前的輕語要強橫了數倍.

殷虹的鮮血組成無邊的血浪不斷阻礙聲波的擴散.

「桀桀.死在我的手中吧.把你的鮮血融入到我的世界.屍山血海.」穿著破舊灰袍的男子猙獰的咆哮著.血腥的殺戮讓他看起來更加興奮了:「融為一體吧.在這黃泉路上.我的天幕結界已經讓你虛弱到如此地步了嗎.可憐啊.地獄級凶獸.桀桀.在我的咆哮聲中顫慄吧.」

「卑鄙.可惡.」妖若兒的臉色變得蒼白無比.戰鬥姿態下的驚悸女王全身都泛出一絲不正常的潮紅.這明顯是受到血氣影響的反應.

聲波和血浪再次撞擊在一起.在虛弱結界和這屍山血海中.妖若兒連地獄級凶獸一般的實力都沒有發揮出來.

「桀桀.黃泉路走好.卑鄙如何.」身穿破舊灰袍的傢伙猖狂的大笑:「我黃泉路上黃泉領主親自為你送葬.你就安心的成為我的養分.成為這屍山血海的一部分吧.哈哈哈.」

正當黃泉領主猙獰狂笑的時候.天空中傳來一聲清脆的響聲.讓黃泉領主全身一震.

被聖老阻攔下的林辰沒有辦法插手兩人的戰鬥.但不代表著坐以待斃.妖若兒是自己的女人.而且還是在代替自己創這賢者試煉的第三關.自己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既然我不能直接插手.那麼我打碎你的結界可以吧.號稱最堅固的壁壘.虛弱結界.我打碎之後.沒有了結界的壓制.我看你能猖狂到幾時.

林辰想通了事情的原委.淡紫色的融合能量覆蓋全身.雙腳一踏地面.蓮華冰刃和焰之牙出現在手中.眼中閃爍著陣陣紫色光華.熾熱的火焰蒸騰.身體衝天而起.一聲爆喝.

「融合之技.焚天勢.」

一道為不可察的光芒從林辰的雙刃劃出.勢的壓力讓空間發出了一絲顫動.林辰的雙刃緩緩收回在兩側.淡然的望著看著黃泉領主.

黃泉領主早已注意到林辰的動向.原本看著林辰散發出來的淡紫色光暈還有一絲忌憚.沒想到雷聲大雨點小.黃泉領主狂笑.

「桀桀.這就是你的夥伴.就這麼大點動靜.真是笑死人了.」

在林辰發出那一道融合之技的時候.妖若兒已經感知到了林辰的氣息.兩人經過陰陽調和.彼此的氣息早已經融合到一起.妖若兒看著林辰的方向.血浪阻隔住了視線.那道挺拔的身影看的不慎清晰.一滴清淚滑過妖若兒的眼角.

「他.來了呢.」


正當黃泉領主猖狂的大笑的時候.安靜了片刻的空間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淡紫色的焚天之勢.以林辰為遠點.向四周擴散.


焚天烈焰.火光四起.一道足有水桶粗細的烈焰衝天而起.轟隆一聲.天幕結界化作萬千光點.破碎.

號稱最堅固的壁壘.如同玻璃般不堪一擊.黃泉領主嘴上的笑容還沒散去便干汩在嘴角凝結住了.這可是號稱最堅固的壁壘.單單打碎一角.只要神元境中階以上的強者勉強都能做到.但是擊碎這整個天幕結界.怎麼可能.難道這隻闖入自己領地的蟲子掌握了勢的力量嗎.

這不可能.黃泉領主的雙眼血紅.

「牛B啊.讓你牛B.沒有了這天幕結界的虛弱力量.我看你能猖狂到幾時.好好品嘗地獄級驚悸女王的歌聲吧.」林辰詭異了笑了笑.大聲道.

感覺的力量重新回到了身體.妖若兒的嘴角浮現出一抹妖嬈的笑意.

妖若兒的眼睛瞬間變得一片銀白.瞳孔瞬間立起.如同貓眼般惡狠狠的盯著天空之上的黃泉領主.妖若兒渾身散發出來的妖氣濃郁了足有一倍.飄散的如海藻般的長發.柔順的披在雙肩之上.

面部的眼睛的兩旁出現兩道血痕.這才是驚悸女王妖若兒的最強的戰鬥姿態.

銀色的頭髮飛舞起來.手中的利爪不斷滴落鮮紅的血液.大口大口的吸氣.旋即做出了擴胸的動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聲.讓天空彷彿都失去了原本的顏色.震耳欲聾.以驚悸女王為中心聲波不斷擴散.一連串的爆豆子的聲音響起.迎面撲來的血海被聲波鎮散.屍體.白骨皆為粉碎.

妖若兒的手指連動.利爪劃破了掌心.九隻驚悸女妖被召喚出來.有序的分佈在驚悸女王的四周.排列出一組詭異的圖案.口中一聲尖叫.瞬間驚悸女王和其他九名女妖的身體彷彿被一根紅絲的絲線鏈接.能量波動越來越大.

驚悸女王的本命技能.地獄十重唱.聲浪疊加十倍.

「我日.怎麼又來這一招.這TM聲波攻擊可是無差別的.這丫頭一定是在報復.」林辰暗罵一聲.對於這招地域十重唱林辰可是深有體會.那可是妖若兒給自己的見面禮.要不是自己跑的快.估計早都被震成碎片了.

沒想到才隔了幾天.就又要重新領略著地域十重唱的風采.

你說你要打架就打唄.幹嘛老放這種大招.看來妖若兒真的是被惹毛了.任誰被壓制了那麼久還不得爆發一下.不過林辰也是命背.人家的女人都是正常的人類.看看林辰.除了林韻兒還算正常點.其他的不是凶獸就是魔族.唯一一個正常點的林韻吧修鍊的還是陰體決.冷的都不像人.除了對林辰還好點.其他人隔著幾米都能感受到林韻身上的寒意.

地域十重唱的威力逐漸顯現出來.跟剛剛的叫聲不可同日而語.

林辰趕緊運轉聖經心法.冰焰鎧甲賦予體表.新成型的冰焰鎧甲有了巨大的變化.淡紫色的光暈流轉.原本赤紅和冰冷的色彩消失不見.全身上下彷彿被一層淡淡的薄膜覆蓋.流暢的線條.讓林辰平添一份魅力.

冰焰鎧甲的防禦力也提升了許多.林辰溫柔的撫摸身上的鎧甲.入手之處柔和的觸感.彷彿皮膚一般.

林辰準備好防護措施之後.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的戰況.

妖若兒和黃泉領主兩者的攻防彷彿是剛才的翻版.妖若兒的驚悸吼叫震碎了黃泉領主的屍山血海.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不斷的打碎突入而至的聲浪.身上的灰色長袍在激烈的戰鬥中破碎不堪.裸露在外的皮膚灰褐色.幾乎沒有任何生命的力量湧出.如果不仔細觀察.皮膚和灰色的長袍很難分辨清晰.

被打的左閃又突的黃泉領主.上身的長袍被聲波鎮的粉碎.原本佔據上風的黃泉領主.被林辰這突入其來的一下子給徹底打懵了.竟然打碎了天幕結界.這讓黃泉領主情何以堪.

地獄級驚悸女王恢復戰力之後完全是不給活路啊.黃泉領主後悔的簡直想給自己幾巴掌.早點三兩下解決了這隻小凶獸不就得了.非要聽尖叫.這回好了.很可能尖叫的是自己了.

黃泉領主在發覺林辰身上湧現出能量的時候.下意識的就開始防備.陰溝裡翻船的事情可不少.黃泉領主可不想成為其中的一員.然而當林辰動用雙刃發出那一擊的時候.錯愕的感覺出現在黃泉領主的臉上.雷聲大雨點小.

甚至沒有多少力量的波動.作為這黃泉路的守護者.也是賢者試煉的最後一關的守護者.黃泉領主可以清晰的感覺出.後面那道焚天烈焰雖然威力強大.但是依舊沒辦法打碎自己布下的天幕結界.這可是由妖族大賢者那一絲神識加持過的.其中蘊含著一絲勢的力量.

難道眼前這少年掌握了勢.還是跟妖族大賢者同源的勢.

黃泉領主不敢在往下想.對於這個黃泉領主來說.力量的強弱都是由發揮出的能量形成的.聲勢越浩大.威力就越強.反之亦然.然而林辰擊碎天幕的這一招.讓黃泉領主看不懂了.對於未知的事情.無論是誰都會感到恐懼.哪怕是黃泉路上掌管生死的黃泉領主.

驚悸女王的戰力.是很可怕.黃泉領主絲毫不擔心.但是身後那虎視眈眈的少年.讓黃泉領主心底有一絲髮毛.

這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一陣刺耳的聲音過後,地獄十重唱進入了gaochao部分,

哪怕林辰做好了防禦,躲在很遠的地方,依然被妖若兒的尖叫聲刺激的頭皮發麻,這可是無差別攻擊,稍微弱一點的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正當林辰全力運轉體內聖經心法的時候,聖老的聲音從腦海中傳出,

「林辰,你的小女友可能會輸,」聖老玄幻的身影浮現在林辰的身邊,

「輸,怎麼可能,」林辰疑惑的望了望聖老,問道:「現在若兒把本命戰技地獄十重唱的大招都放了出來,看那黃泉領主,都狂扛不住聲波的攻擊了,估計再有一會就結束戰鬥了,」

林辰望著場中的戰鬥,妖若兒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地獄十重唱的威力彷彿能撕破人的靈魂,刺耳的聲浪一波接著一波的侵襲,黃泉領主奮力的催動血浪阻擋,依舊被壓的抬不起頭來,這是妖若兒最強的殺招,而且現在妖若兒一直佔據著上風,怎麼可能會輸,

聖老看了一眼林辰,道:「你不覺得妖若兒的攻擊越來越著急了嗎,原本停頓一下就能發揮出更加強大威力的叫聲,現在演奏的跟進行曲似得,一看就知道剛剛受到的傷害太重,現在後遺症顯現出來了,所以透支了太多的妖若兒想在短時間內拿下黃泉領主,你沒看到黃泉領主只是被動的防守,只要撐過這段時間,妖若兒就完了,還有,你那啥了人家姑娘,剛剛經受破瓜之痛,肯定會影響戰力的,「

林辰聽著聖老的分析,原本興奮的神色變得嚴肅了起來,

「靠,不行,妖若兒是我的第一個女人,哪怕是事後被妖族大賢者的力量抹殺我也要去救她,否則連本心都失去了,我林辰活在這世間還有什麼意思,」

不愧是聖堂傑出一代的領軍人物,不出聖老的預料,場中的局面瞬間發生了轉變,

在進行地獄十重唱最gaochao的部分,高音未落,一陣陣眩暈感浮現在腦中,妖若兒的臉色鋼架蒼白,下身傳來了鑽心般的疼痛,九個跟妖若兒相互連接的紅色長線斷裂開來,地獄十重唱,還未唱完最後一個音節,聲音戛然而止,

處於防守狀態的黃泉領主,頓時猙獰的狂笑起來,掃了一眼遠處的林辰,發現沒有任何動作,眼中冒著綠光,大笑道:「小蟲子,你死定了,剛剛你不是唱的很爽嗎,讓我屍山血海來埋葬你吧,」

「黃泉路,血葬,」

血色的能量盤旋起來,形成了巨大的瀑布,從天而降,狠狠的撲向了妖若兒的身體,

「要死了嗎,」妖若兒眷戀的看向了林辰所在的方向:「那道身影沒有過來,這樣也好妖族大賢者布下的天地法則不允許外界的力量侵入兩者的對決,自己已經消耗了黃泉領主太多的力量,這樣林辰就能通過了吧,終歸還是躲不過,遺憾嗎,也許吧,」

暮然妖若兒的眼神一凝,林辰所在的方向空無一人,

轟隆,一聲巨響,黃泉領主感覺到自己發出的血葬被什麼東西擋了下來,三十米高的血浪被硬生生的阻隔在妖若兒身前半米的地方,


「敢傷害我的女人,我要你死,」林辰的身體擋在妖若兒的身前,黑色的瞳孔瞬間變成淡紫色,左手拿著蓮華冰刃,右手緊緊抓著焰之牙,

右腳踏前一步,焚天烈焰包裹著紅蓮業火,瞬間火勢蔓延,幾乎燒透了蒼天,

只一步,

勢成,

看著妖若兒的慘狀,林辰感覺的自己每一個毛孔都憤怒了,勢的力量噴涌而出,

這是林辰第一次在實戰中使用這還並不算熟悉的力量,暴怒的情緒支配著自己的感官,面對這個自己第一個女人,林辰暴走了,

勢的力量布滿全場,瞬間焚天烈焰吞噬了眼前一切,血浪,屍體,白骨,一切都化成了飛灰,


轟隆,漫天的赤紅烈焰奔騰,不是血的顏色,是火焰的色彩,屍妖王被捲入其中,

聖老在林辰的識海觀察到這一幕,不由倒吸了口涼氣,這可是勢,人世間最強大的力量,這小子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了,純粹是個妖孽啊,

要知道,聖老自己領悟勢的奧妙已經年近四十歲,就這樣還被成為聖堂最有前途的天驕級少年,

要是讓別人知道林辰不到二十歲的年齡就領悟了勢的奧妙,我的天,那林辰不是被各個勢力爭搶,就是被各個勢力暗殺,沒有任何一方敢放任一個不屬於自己掌控的妖孽自由的成長,

戰鬥繼續,

瞬身,林辰的身影出現在黃泉領主的身後,手中的蓮華冰刃,閃過一絲光華斬出,

黃泉領主的瞳孔頓時一陣收縮,多年的戰鬥直覺在這一刻發揮出來,近身顫抖,身體瞬間向後倒去,犀利的刀芒擦著鼻尖滑過,熾熱的紅蓮擦著臉頰,帶掉了幾塊壞死的皮膚,

幾乎瞬間發生的事,就讓黃泉領主冒出了一聲冷汗,

好危險,幸虧自己反應快,

可是掌握了勢的力量,火焰聖經和冰雪聖經完美融合的林辰的刀是那麼好躲的嗎,

黃泉領主還在慶幸自己躲過了蓮華冰刃的攻擊,一口氣還沒喘韻,林辰右手中的焰之牙一個停頓,從後向前一個下拉,尖銳的焰之牙呼嘯而來,轟然劃下,

如果是沒有領悟勢之前,林辰想要擊殺黃泉領主可以說是千難萬年,哪怕拚死一搏,也不過是五五開的局面,

然而被妖若兒消耗了太多的能量,屍山血海在地獄十重唱和焚天之火的雙重打擊下,早已灰飛煙滅,沒有了主場的優勢,沒有了虛弱結界天幕的保護,此時的黃泉領主,在掌握了勢的力量的林辰手中,如同小雞仔一般,

焰之牙詭異的角度劃下,凌冽的刀鋒緊緊貼著黃泉領主的身體輕鬆的割裂,

黃泉領主望著入體的刀鋒,首次露出了絕望的神情……

林辰這一擊早已經計算的很清楚,憤怒的情緒讓林辰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力量,焰之牙中帶著的狂暴力量隨著林辰者一刀全部湧入黃泉領主的體內,

接著焚天烈焰吞噬著黃泉領主的身體,在這烈焰的灼燒下,整個身體都被這焰之牙的一刀劈成了兩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