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果然來了啊。」

見到火焰雞那威風凜凜的身影,小智非但沒有感到任何壓力,反而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的笑容,讓葉越心中莫名地升起一股慌亂。

「先回來吧,化石翼龍。」

他選擇收回化石翼龍后,做出了一個意外之舉,居然再度派出卡比獸,這就讓葉越完全看不懂了。

卡比獸在對付格鬥系時,那肯定是處於劣勢,而他的火焰雞擅長的正是格鬥系絕招,他不相信對方會不知道這點。

難道是決策失誤?

想來想去,葉越覺得只有這個想法靠譜點,畢竟人都有失誤的時候,而且對方已經連贏兩場,難免會信心膨脹,變得驕傲起來。

這對他來說,是個好機會。

就在葉越摩拳擦掌,準備用火焰雞好好打一場反擊戰時,對面的小智已經下達了指令:「卡比獸,用地震。」

「呵呵。」葉越忍不住搖頭失笑,「貿然使用這種絕招,怎麼可能命中對手?火焰雞,跳起來躲避!」

不單是他,很多觀眾也不理解,在他們看來,小智真的是昏招不斷,唯獨觀眾席上的莉拉是若有所思。

「果然,小智很會用計啊,葉越完全被他牽著鼻子走。」.. 「被牽著鼻子走?小智做了些什麼?」瑟蕾娜疑惑地道,她是完全沒看出場上有什麼特殊情況。

「你很快就知道了。」莉拉忽然想逗逗她,故意賣了個關子。

瑟蕾娜聞言也不再多問,安下心來觀看場上的比賽,只見卡比獸原地高高跳起,隨後重重落在冰面上,整個場地頓時產生劇烈的震動。

這回的地震比之前還要威力更甚,畢竟這次卡比獸是用整個身體的重量來施展的,它平時一日三餐吃得好,體重快接近一噸,遠超同類。

全力施展下的地震,已經不遜於真正的地震了,也幸虧白銀競技場是經過特殊加固的,換做普通建築物恐怕早就塌了。

火焰雞早有準備,在卡比獸跳起來的同時,它就挑了一根粗壯的冰柱上站了上去,試圖躲過地震的攻擊。

然而,這回的情況卻是不太一樣,葉越總有種不祥的預感,他總覺得自己疏忽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地方。

「砰!」

突然間,場上爆發出一道炸裂聲,以卡比獸的腳下為中心,冰層開始迅速破裂開來,而卡比獸更是直接掉了下去。

「不好!」解說員驚叫道,「由於那兩次地震絕招,冰之場地終於不堪重負,卡比獸也因此掉到了水裡!這下小智選手該怎麼辦呢?」

「火焰雞,注意保持平衡!」

不單是卡比獸,葉越也是緊張地提醒著火焰雞,此時場地已經變得四分五裂,冰面上布滿裂紋,到處都是一個個大窟窿。

若是貿然落到冰面上,很可能直接一腳掉下水裡,步了卡比獸的後塵,也只有冰柱才能勉強站立。

「小智選手,你的卡比獸?」

裁判皺著眉頭,對於目前的狀況感到有些為難,他無法看到水下的卡比獸,不知其是否還有能力繼續戰鬥。

不管怎麼說,這局是我贏了。

想到這個,葉越稍稍安心了一點,掉入如此寒冷的冰水中,除非是冰系或是水系小精靈,不然肯定會凍僵。

就算卡比獸皮厚不怕冷,但總不見得它還會游泳吧!

雖然現在場上的地形十分惡劣,不利用火焰雞發揮,但反過來想,對手的處境也是一樣的。

正當葉越陷入思考的時候,只聽小智施施然說道:「卡比獸,百萬噸拳擊。」

「什麼?」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只見一個黑色的龐大身影猛然破冰而出,緊握著的右拳散發著刺眼的亮光,狠狠打在火焰雞腳下的冰柱上。

金牌前妻 「咔嚓……砰!」

隨著一聲巨響,那粗壯的冰柱竟是被卡比獸一拳打斷,而立在上面的火焰雞根本還沒明白髮生什麼事,就直接從上面掉了下來。

而這還沒完,卡比獸一把抓住火焰雞的胳膊,然後用力把它按進水裡,另一隻手死死掐住脖子。

葉越見狀頓時急了,趕忙吼道:「火焰雞,快掙脫出來!」

事實上不用他多說,火焰雞早就在掙扎了,可效果卻是微乎其微,一來它在水裡使不上力,二來卡比獸的水性實在是太好了。

甚至於它在水裡比在陸地還要靈活,當初小智在橘子群島碰見它的時候,這傢伙就會游泳,而且還是蝶泳。

普通人根本想不到卡比獸這種笨重的小精靈居然會游泳,至少葉越就完全沒往這方面想過。

而小智也是利用這個盲區,制訂了這次的作戰計劃,那就是將冰之場地變為水之場地。

之前施放的兩次地震傷敵還是其次,主要是破壞冰層結構,本來小智還打算叫出噴火龍,卻沒想到葉越讓黑魯加施放大晴天,加速了冰層的融化,倒是省卻他一番功夫。

「哈嚇!哈嚇!」

火焰雞被卡比獸按在水裡狠狠地打,不時嗆進好幾口冰水,發出一陣陣哀叫,連半點還手的餘力都沒有。

「火焰雞,加油啊!」

葉越很想這麼喊,然而理智告訴他,再怎麼喊也是沒用的,趁早投降還能讓火焰雞少受點苦。

可話又說回來,這場打得實在太過憋屈,火焰雞是他最強大的小精靈,卻是還沒來得及發揮實力就要落敗了。

對方根本就不給一點機會!

葉越滿心懊惱,如果自己的反應快點,如果能提前識破對方的計策,那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可惜比賽上沒有如果,猶豫片刻后,葉越終究還是舉起了右手。

「裁判,這場我們認輸。」

「葉越選手主動認輸,卡比獸獲得勝利!」裁判連忙宣佈道,「小智選手,快讓你的卡比獸停下。」

聞言,都不用小智多說,卡比獸自己就主動住手,它低頭看了看捏在手裡的火焰雞,發現對方已經是有氣進沒氣出,頓時心感不妙,連忙一把將其提起,扔出了水面。

此時的火焰雞再也不復當初威風凜凜的樣子,全身的毛髮都濕透,身體被凍得直發抖,活脫脫一隻落湯雞。

很多觀眾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他們其中不少人原本還很看好這隻帥氣的火焰雞,卻沒想到最後竟以這種凄慘的方式落敗。

「你沒事吧,火焰雞!」

葉越沒有理會觀眾席上的閑言碎語,他看出火焰雞的狀態很糟糕,連忙將收回,二話不說跑向小精靈中心。

本來選手是不能私自離場的,但現在葉越已經失去了三隻小精靈,進入中場休息,因此對他的不告而別,裁判等人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畢竟關心小精靈的心情,他們都是有所體會,就連小智都沒說什麼,任由葉越離開。.. 超神女劍神 10分鐘的休息時間很快便過去了,在炎炎烈日的照射下,冰之場地持續融化著,整個冰層幾乎完全化開,只留一些浮冰在水面上。

「好!各位觀眾,現在八強賽的第一場將進行後半場比賽,葉越選手只剩下三隻小精靈,而小智選手的六隻皆是狀態良好,情況對葉越選手來說很不利啊。」

總裁虐戀之絕色新娘 沒有理會解說員的廢話,葉越那琥珀色的眼瞳只是緊緊盯著小智,彷彿要把對方永遠記在心底。

他和火焰雞自出發旅行以來,並非沒有碰到過強敵,也並非沒有失敗過,可像這回敗得如此慘烈,那還是頭一遭。

最憋屈的是,火焰雞的實力明明要比卡比獸強出不少,可從始至終卻是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葉越實在是很想說一句卑鄙,可他也明白小精靈對戰就是這樣,實力只是一部分,訓練家指揮得當才是最關鍵的。

怪來怪去,只能怪自己不好。

但葉越並沒有打算就這樣放棄,之後的比賽,一定要連火焰雞的份一起努力下去!

小智可沒興趣知道對方的想法,見場上的情況如自己所料那般,果斷放出早就準備好的小精靈。

「去吧,暴鯉龍。」

「嗷!!!」

砰地一聲,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現在水中,渾身紅色的暴鯉龍出現觀眾們面前,頓時引起一陣驚嘆。

暴鯉龍?還是閃光的!

很多人都拿出手機或是相機拍照留念,畢竟閃光暴鯉龍可不常見,但也有不少人被這聲吼叫嚇得心慌腿軟。

暴鯉龍不太受女孩子的歡迎,但絕對是每個男性訓練家夢寐以求的,這種小精靈不但長相兇猛威風,實力又夠強勁。

可惜暴鯉龍的數量不多,能將其馴服的訓練家更是少數。

果然,他是早就計劃好的。

見到小智放出暴鯉龍,葉越更加相信之前的一切並非對方臨時起意,不然在冰之場地上,暴鯉龍又怎麼可能發揮作用?

他略微思索一下,果然做出了決定:「上吧,狡猾天狗!」

隨著精靈球彈開,場上頓時揚起一陣颶風,無數的綠葉憑空出現,隨風起舞,然後一個披著滿頭白髮的身影出現眾人面前,穩穩地落在浮冰上。

狡猾天狗的面容看上去陰險狡詐,人們對它的第一印象往往是畏懼,正因如此,這種小精靈的風評在民間一直不怎麼樣。

據說它們的性格非常殘忍,喜歡襲擊路過的人類和其他小精靈,當然這個說法並沒有什麼依據。

見雙方準備就緒,裁判高高舉起紅綠旗幟,猛然揮下:「那麼現在,比賽開始!」

「暴鯉龍,冰之牙。」一上來,小智就打算給對方一個下馬威。

「嗷!」

暴鯉龍低吼一聲,身體開始遊動,直直朝著狡猾天狗衝去,沿途中的浮冰統統被它無視,彷彿化作一艘破冰船,將所有的障礙都強硬摧毀。

「狡猾天狗,先避開,接著使出偷襲!」葉越立刻喊道。

得到指令后,狡猾天狗飛快往旁一躍,跳到了另一塊的浮冰上,而它原本所站的浮冰則是被暴鯉龍一口咬碎。

緊接著,它一個加速,連續在好幾塊浮冰間跳躍,眨眼間便來到暴鯉龍的背後,同時雙手上的葉片發出白光,朝著目標狠狠地劈了下去。

「嗷!」

暴鯉龍吃痛之下,立刻轉過腦袋,神色憤怒地張開大嘴,狠狠咬向那個可惡的傢伙。

可狡猾天狗十分聰明,根本就不和它硬拼,眼見那張血盆大口襲來,想都不想就抽身往後退,開始和它左右繞圈子,打起了游擊戰。

暴鯉龍雖然體型龐大,但動作並不靈活,碰到敏捷的狡猾天狗,根本連對方的邊兒都摸不到,而且還連連被戲耍。

不過小智並沒有在旁邊干著急,他始終都冷靜地觀察著對手,很快想出一個辦法:「暴鯉龍,龍捲風。」

「嗷!」

暴鯉龍的身子開始在原地高速旋轉起來,將四周的水連帶浮冰盡數捲起,形成一道規模龐大的水龍捲。

這下狡猾天狗沒有了落腳點,只能盡量往邊緣移動,然而暴鯉龍颳起的龍捲風越來越大,很快就將它逼到了盡頭。

「不好!」葉越臉色一變,連忙喊道,「狡猾天狗,快使出葉暴風!」

狡猾天狗立刻揮動手上的寬大葉子,很快便颳起一道強力的颶風,同時無數鋒利的葉片夾雜在其中,向著暴鯉龍席捲而去。

葉暴風這個絕招雖然十分厲害,但卻會大幅消耗使用者的體力,總而使得特攻下降。

但這也沒辦法,這個時候若是還不反擊,那之後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被葉暴風所命中,暴鯉龍的龍捲風被迫停下,狡猾天狗總算是有了些許喘息的機會,而小智見狀也不再追擊,決定改變策略。

「暴鯉龍,用龍之舞。」

只見暴鯉龍開始小幅度地繞圈游泳,同時脖子有節奏地一上一下伸縮著,似乎在進行什麼神秘的儀式。

龍之舞這個絕招能提升使用者的攻擊和速度,尤其是速度方面,一旦暴鯉龍能追得上狡猾天狗,那對方離死就不遠了。

葉越也明白這一點,略顯焦急地喊道:「狡猾天狗,快去阻止它,神通力!」

這時候,之前龍捲風產生的效果就出來了,狡猾天狗的位置在邊緣,暴鯉龍在中心,雙方有著一定的距離。

由於周圍的浮冰都被龍捲風攪碎,狡猾天狗除了游泳,根本沒法接近暴鯉龍,可它要是敢進入水中,那下場自然是不言而喻。

狡猾天狗的優勢是速度,並不擅長遠程絕招,除非是葉暴風這種草系大招,否則威力實在有限。

現在的葉越,只能寄希望於神通力能不能觸發特殊效果,使暴鯉龍退縮了。.. 興許是之前火焰雞的遭遇實在太倒霉了點,這回葉越的運氣居然回來了,狡猾天狗發出的彩色光線打在暴鯉龍的身上,直接讓對方渾身僵硬,被迫停了下來。

這是神通力打出了退縮效果,概率並不高,只能說是一個巧合。

但這對葉越來說,無疑是個絕好的機會,他立刻趁勝追擊:「狡猾天狗,全力使出岩石封閉!」

聞言,狡猾天狗的雙手朝天一舉,隨即只見半空中竟是憑空冒出幾大塊岩石,砰砰砰地落了下來,將暴鯉龍嚴嚴實實地圍在裡面。

池子里的水其實並不淺,可狡猾天狗在全力施展下,召喚出來的岩石非常巨大,足以立在池子底部。

「幹得好!」

見狡猾天狗成功將對方困住,葉越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絕,這場戰鬥能否獲勝,就看下面那一招了。

他大喊道:「狡猾天狗,使出陽光烈焰!」

得到指令后,狡猾天狗兩隻手上的葉片立刻散發出亮光,綠色的光點不斷凝聚,匯成一枚小小的能量球。

大晴天的影響已經逐漸消退,可天氣依然十分炎熱,狡猾天狗的陽光烈焰或許無法瞬間發出,但絕對能大大縮短時間。

眼看著眼光烈焰就要發出,小智卻是不慌不忙,神色淡然地道:「暴鯉龍,噴射火焰。」

「什麼!」

葉越聞言頓時一驚,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對面的暴鯉龍就張開大嘴,炎炎烈焰從其口中噴涌而出,瞬間轟過半場,粗壯的火焰將狡猾天狗整個籠罩在其中。

「不會吧,這隻暴鯉龍居然還會噴射火焰!」解說員驚訝地道,神色中有著驚愕。

暴鯉龍的確能夠學習噴射火焰,但那只是少數,唯有那些天賦異稟的才能學會,平時難得一見。

待火焰散去,出現在眾人眼前的狡猾天狗已經變得焦黑一片,腳下的浮冰更是早就融化,它就好像一片破葉子,無力地漂浮在水面上。

「狡猾天狗無法戰鬥,暴鯉龍獲得勝利!」裁判只是微微看了一眼,這結果已經很明顯了。

「回來吧,狡猾天狗。」

葉越抿了抿嘴唇,心中苦澀不已,感覺自己實在是太倒霉了點,不但見到了閃光暴鯉龍,還是一隻會噴射火焰的。

真不知是不是應該慶幸自己長見識了。

此時的他只剩下兩隻小精靈,其實無論先派出哪只,對最後的結果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不過本著身為一名合格訓練家的義務,葉越依舊在認真思索著,片刻后便做好了決定。

「砰!」

伴隨著精靈球彈開的輕響,一隻又肥又壯的藍色海獅落入水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其口中那兩顆長長的尖牙,不時散發出一抹寒光,令人望而生畏。

「葉越選手的第五隻小精靈是帝牙海獅!」解說員介紹道,「這又是一隻芳緣地區的小精靈,相信在場的觀眾很多都是第一次見到吧!」

帝牙海獅看上去肥肥胖胖,顯得很是笨拙,但在水中卻是異常靈活,而且身上厚厚的脂肪還能抵消很大一部分傷害,尋常攻擊根本奈何不了它。

不過這回它面對的是海中霸主,根本不用訓練家提醒,心中的警惕性就已提到最高,一雙小眼睛眨都不敢眨地盯著暴鯉龍,其中還有著一絲畏懼。

畢竟暴鯉龍可不是吃素的,海里很多小精靈都是它的食物,像帝牙海獅這種那麼肥的,對它來說更是極品佳肴。

抓一隻就夠吃一天了。

因此對於暴鯉龍,很多水系小精靈天生就會感到恐懼,被捕食者的印記已經刻入它們的基因里了。

葉越也是注意到了帝牙海獅的異樣,但這也沒辦法,他只能寄希望於能在戰鬥中佔據上風,從而使帝牙海獅擺脫恐懼了。

「帝牙海獅,使出水炮!」

伴隨著一道沉悶的回應,帝牙海獅張開嘴巴,頓時一股巨大水柱噴射而出,直接朝著暴鯉龍射去。

「暴鯉龍,用水炮還擊。」小智有條不紊地道。

「吼!」

暴鯉龍也是張開大嘴使出水炮,兩股粗壯的水柱在半場上相遇,立刻發生了激烈的碰撞。

雙方互不相讓,持續加大著水炮的輸出量,但小智和葉越都看得出來,短時間難以分出勝負。

緊接著,兩人幾乎是同時叫停,改變戰術策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