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楉樰,你放心我,我是誰,怎麼會輕易的就累到了呢,而且,不是還有你拿個去乏的藥方嗎,我跑一下就沒有事了。」

其實,就抱一下韓楉樰,這對容初璟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而且,他也不累,就他那一身的內力,忙上個三天三夜不休息,那也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很顯然,韓楉樰也想到了這個,又聽了容初璟的話,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而且,她也確實有些累了,現在又這麼免費的勞動力,不要白不要。 ——我光憑一隻右臂足以戰勝你!

方逸天這句話不僅是南宮雲,就連檯面下的其他人也聽到了,當即,下面便是引發了陣陣不小的騷動起來。

南宮雲乃是天武流派中實力排名第一的高手,一身實力難以估測,光憑著他目前展示出來的華拳以及九宮十八腿足以震撼人心!

特別是南宮雲在華拳上的造詣更是達到了一個高度,這套拳術在他身上施展開來可謂是強橫無匹,罕逢對手。

然而,方逸天卻是說出了光憑一隻右臂足以戰勝南宮雲這樣的話來,瞬間,檯面下的人一個個議論紛紛起來,臉上都表現出了難以置信之色。

古武流派這邊的人不管是老一輩還是年輕一代弟子都知道方逸天一身實力的恐怖駭人,特別是當初能夠一人獨戰岳萬山他們七個古武流派的頂尖弟子而不敗,這足以說明方逸天實力的強橫!

不過當方逸天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是引起了不少人的質疑,古武流派這邊的人就算是知道方逸天實力強橫也好,可問題是南宮雲一身實力可是擺在那兒的,絕對是超強絕倫,而你再厲害也好,光憑著一隻手臂要想戰勝對手這隻怕不可能吧?

帶這樣的疑問,古武流派中不少人紛紛將目光看向了方逸天。

而天武流派那邊的人,雖說他們此前親眼看到方逸天一拳之下便是將那五六個圍攻劉勁松的弟子給擊退,但是他們絕不認為方逸天光憑一隻右臂可以戰勝南宮雲。

這對他們來說,無異於天方夜譚!

就算你本身的實力再強也好,你單單憑著一隻手臂,別人雙手雙腳的上下攻擊,那麼一隻手臂如何招架得過來?別人放長擊遠,聲東擊西,上下盤路交替攻擊,那麼一隻手臂能夠招架得過來?只怕到時候會被轟殺得節節敗退吧!

因此,天武流派那邊的人都紛紛冷笑不已,看向方逸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狂傲得不分東南西北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這個傢伙叫什麼名字啊?他也是古武流派的人嗎?他剛才說光憑一隻手臂足以戰勝南宮師兄?」

「沒錯,他剛才的確是誇下海口的這麼說。此人雖說也有兩下身手,但是要說光憑一隻手足以戰勝南宮師兄還真的是太誇大其詞了。」

「我記得這次比試大賽中古武流派前十名的弟子沒有這個人吧?他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簡直是空口說大話,依我看南宮師兄光憑一隻手足以虐他個半死還差不多!」

「哈哈,說得沒錯,不過我們用不著著急,看看南宮師兄怎麼說。」

………

頓時,天武流派這邊的弟子便是開始議論紛紛起來,那議論的語氣中充滿了不屑與鄙夷,都一致認為方逸天不過是空口說大話的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罷了。

然而,也唯有方逸天身邊真正了解方逸天的人才知道,方逸天這番話並非是空口說大話,而是有著十足的自信心!

但是,南宮雲可不會這麼想,方逸天在檯面上說出這句話,不僅是他現場中所有人都聽到了,如果他不作出任何回應,那麼他自己都會為此而感到恥辱一輩子!

其實說起來,南宮雲能夠感覺得到方逸天的強大,而且這種強大還是讓他感覺到深不可測,可是他並不認為方逸天憑著一隻右臂能夠將自己擊敗!

就算是方逸天再強大也罷,南宮雲自信憑著自己雙手雙腳的攻勢,對方竟然說要擊敗自己,這簡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你剛才說什麼?你光憑一隻手就足以擊敗我?」

南宮雲轉身回頭,目光冷冷的盯著方逸天,開口一字一頓的問道。

方逸天目光一抬,眼神顯得極為的淡漠,看了南宮雲一眼,說道:「怎麼?沒有聽清楚嗎?我的確是說過,單憑一隻手臂足以將你擊敗!」

「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南宮雲冷冷說道。

「哈哈——」方逸天朗聲大笑,而後語氣一沉,說道,「正因為這不是一個笑話,所以當然不好笑!」

「我倒是很想試試你有什麼能耐這樣說。」南宮雲冷哼說道。

「你若想要試試我自然奉陪,不過你要做好一切的準備,倘若你被擊傷了那麼也是你自找的。」方逸天鬆了松肩,開口說道。

一絲按耐不住的怒意從南宮雲的眼中一閃而過,方逸天的話還真的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憤怒與恥辱之感,雖說他平時也是一個涵養極高的人,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根本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對他來說,也無需控制!

光憑一隻手就將自己打敗?真是可笑,既然你如此的自信,那麼就讓我來將你的自信徹底的摧毀吧!

心想著,南宮雲便是朝著比試場上走了上去,開口一字一頓的說道:「你也是古武流派的弟子嗎?」

「我不算是,但跟古武流派也有點關係。比方劉家的二十四破手我就會。所以勉強是半個古武流派的弟子吧。」方逸天開口說著。。

「好,很好,既然算得上是古武流派的弟子那麼我跟你在這個比試場上比試也不會壞了規矩!那麼就按照你所說的,我倒是想領教一下你光憑一隻手臂如何擊敗我!」南宮雲說著便是陰沉一笑,眼中閃動著絲絲濃烈之極的戰意。

「我跟你比試?那麼倘若我勝了你該付出什麼代價呢?」方逸天笑了笑,好整以暇的問道。

「如果你戰勝我,那麼說明你們古武流派的確是第一。而我也會退出接下來的比賽!」南宮雲開口說著,接著繼續說道,「倘若你輸了,哼,給我跪著磕三個頭!你可敢?」

方逸天淡然一笑,看向了檯面下的兩大流派中的那些老一輩人物,他清了清喉嚨,開口問道:「不知兩大流派的長輩是否允許我與南宮雲這一戰?」

方逸天此話一出,這兩大流派中老一輩的人便是開始竊竊私語的討論著,最後倒也是同意了這一戰。

對於天武流派的人而言,他們認定方逸天再怎麼強橫也罷,光憑一隻手不可能是南宮雲的對手。

而古武流派那邊,最後決定權是否同意方逸天與南宮雲一戰的自然非方海莫屬。

方海只是看了檯面上的方逸天一眼,便直接點頭答應。

當即,方逸天與南宮雲這一戰便是確定了下來,不過這一戰中最大的亮點在於,方逸天單單憑著一隻右手來對戰南宮雲這個天武流派中的天才高手! 既然容初璟都不建議,那自己就好好的享受吧,這樣一想,韓楉樰就心安理得的待在了容初璟的懷裡,任由他抱著自己走。

容初璟也感受到了韓楉樰的順從,頓時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深了,眼裡的寵溺,濃的都快溢了出來,他真想,就這樣一直抱著她走下去。

不過,再長的路,也還是有走到的時候,儘管容初璟已經可以的放慢了速度,還是到了韓楉樰的門口。

「好了,我已經到了,快將我放下來吧。」

這個時候,韓楉樰開口了,而且,這個時候,碧玉和紅綢那兩個丫頭,肯定在自己的房間里,給她準備泡澡的水,她可不想被她們給撞見了。

容初璟聽出了韓楉樰口氣里的堅持,也只能無奈的將她給放了下來了,結果,剛一放下,她就催他離開。

「時間也不早了,你還是快回你自己的房間去把,我已經安排青山他們,給你準備洗澡水了,你好好的休息。」

雖然是關心自己的話,但是容初璟聽著韓楉樰讓自己離開,還是有些不高興,伸手颳了刮她挺翹的鼻子。

「你個小沒良心的,虧我還一路將你給抱了過來,這就過河拆橋了啊,敢趕我走了。」

對於容初璟的指責,韓楉樰很是無語,也難得和他說話,覺得他可能是累的腦子壞掉了。

這個時候,容初璟見韓楉樰沒有答話,也意識到了自己有些無理取鬧了,只好妥協了。

「好了,我剛剛都是說笑的,你進去吧,好好的休息,我也走了。」

見容初璟這樣說,韓楉樰也幾不再耽擱,直接進了自己的房間,一進去,果然碧玉他們還在裡面,而且已經準備好了她要洗澡用的東西。

「姑娘,你可回來了,快去洗澡吧,好早點休息。」

韓楉樰洗澡是不要人伺候的,這點,碧玉他們也是知道的,所以也就么去,見她回來了,就去給她將床給鋪好了。

本來,碧玉他們剛來的時候,還打算給韓楉樰守夜的,可是她不同意,也沒有這個習慣,她們也就只好放棄了。

不過,最後,碧玉和紅綢,還是決定,沒有晚上,一定要留一個人在韓楉樰旁邊的耳房裡值夜。

韓楉樰想了想,也沒有拒絕,就隨他們去安排了,反正耳房裡也有床和被子,她們在那裡睡覺也沒有什麼區別。

「嗯,你們弄好了也下去休息吧,明天還有的累呢。」

韓楉樰應了一聲,然後就去泡澡去了,不得不說,碧玉和紅綢這兩個丫頭,還是很的她的心的,就連這洗澡水,也是她喜歡的溫度。

而目送著韓楉樰進屋的容初璟,聽到了她和自己的兩個丫鬟的對話,知道她去洗澡去了,也只能無奈的離開了。

今天,就是益生堂免費診病抓藥的最後一天了,所有知道了這個消息的人,不管是看病的,還是看熱鬧的,都來了。

一胎兩寶:高冷老公呆萌妻 所以今天,可以說是益生堂開張一來,人最多,最熱鬧的一天了。

熱情似火:冷酷總裁請走開 「各位,請大家看病抓藥的到這邊來,看熱鬧的到這邊,麻煩大家了。」

這個時候,就是青山出場了,將那些看病的,和看熱鬧的,都給分了開來,而大家也算是配合,可能想到是人命關天的事情吧,很快就分成了兩撥。

而在那些看病的裡面,青山又讓他們分成了診病的,和抓藥的兩撥,分別讓碧玉和紅綢給帶著,排好了隊,這樣一來,效率就快了很多,也沒有那麼混亂了。

「看來,這個益生堂的掌柜的,還真是個人物啊,既然能想出這樣的辦法來。」

這個時候,有人見到青山這樣將大家給分開的方法,不由得開始讚歎起了韓楉樰來。

但是他們也沒有說錯,這樣的方法,還真的就是韓楉樰想出來的,想當時,青山聽到這樣的方法的時候,眼睛都涼了,覺得自家的姑娘,簡直是太聰明了。

冷少終結者 「那是肯定的,要是不是個人物,能免費診病抓藥三天,你看看今天來的這麼多人,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換了是誰,那也不可能會做啊。」

而接話的人,顯然,對韓楉樰免費的做法,也覺得是一件很瘋狂的事情。

「是啊,這益生堂的掌柜的,看起來,還真是一個有魄力的人,我還聽說,這益生堂的掌柜的是個女子,那就更加的了不得了。」

而這個說話的人,顯然對韓楉樰是很推崇的,說起她是女子的時候,沒有任何的看不起,反而還很崇拜的樣子。

「哎,我聽說,這益生堂的掌柜的是個美女呢。」

這個時候,有個聽那天看到過韓楉樰的人說起過她的容貌,頓時就將這件事情拿出來說了,大家對於美女,那可都是很感興趣的,於是又七嘴八舌的說開了。

「聽說,這益生堂的掌柜的姓韓,確實是個美女,而且,不僅是美女,她的醫術還很好呢。」

一聽說韓楉樰的醫術好,大家又都開始議論了,最後,他們決定,在那些病人,到了三天的期限,回來複診的時候,再過來看看熱鬧,看看這韓大夫的醫術,是不是真的那麼好。

於是,就在這樣的忙忙碌碌之中,韓楉樰他們,就將這益生堂開張的前三天,給忙了過去了。

「太好了,終於忙完這三天了,韓姐姐,我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病人呢。」

在忙完了之後,半夏攤在椅子上,和韓楉樰抱怨著,要是在來個幾天,自己肯定是不能撐下去了。

而且,半夏也確實沒有說錯,他以前跟著他的師父的時候,那也是偶爾看一個病人,什麼時候一天里,就診治過這樣多的病人啊。

「知道你辛苦了,今天晚上,你就多吃一點吧,等我有了時間,在好好的做一頓飯,犒勞犒勞你們。」

韓楉樰也知道,這幾天他們都辛苦了,不過,這幾天,她也有些累,看來,她也要好好的休息休息,才能親自下廚了。

不過,半夏一聽說韓楉樰要親自下廚,頓時就來了精神了,也不管累不累的。

「真的啊,韓姐姐,那真是太好了,只要是你下廚,我就是再累,也是願意的。」

聽了半夏的話,韓楉樰笑了笑,這個時候,不已他們也將飯菜擺好了,一行人就先去吃飯去了。

「好了,最忙的時候,應該算是過去了,這段時間,大家都辛苦了,今天,在這裡,我敬大家一杯。」

這頓晚飯,是韓楉樰特意吩咐了蔣娘子做的,很是豐盛,而且,他們和張越他們,還有碧玉他們,一共分了三桌,但是都在一間屋子裡。

為了感謝大家這一段時間來的辛苦,韓楉樰就給所有的人都準備了一些,自己釀製的梨花酒。

「楉樰,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說什麼辛苦不辛苦的,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這個時候,林浩峰也端起了酒杯,不過,卻不是為了讓韓楉樰感激他們,而是將他們當成了一家人。

「就是,林公子說的對,姑娘,我們就厚臉皮了,自稱一聲你的家人,這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們做的這一切,不都是為了這益生堂好嗎?你說對吧?」

這個時候說話的,就是很懂人情世故的李時忠了,不過他這話一說出來,那些沒有說話的,都很贊同的點了點頭。

聽到李時忠的話,看到他們那些人的動作,韓楉樰覺得有一股暖流緩緩的流過了自己的心裡,她緊緊地握住了自己手中的酒杯。

都市極品醫王 「好,說的好,從今以後,你們就都是我的家人了,你們放心,以後只要有我在,就一定不會虧待了你們的,別的話我也不多說了,我們一起喝一杯吧,好好的慶祝一下。」

「喝!」

韓楉樰說完,大家都應和了一聲,然後動作一致的,將手中的就給一飲而盡了,當然,韓小貝他們這幾個小孩子。

韓楉樰是不可能給他們就喝的,所以,韓小貝他們喝的都是她自己做的果汁,味道很不錯,就連半夏見了,都很想喝上一杯呢。

半夏見韓楉樰就這樣將一杯酒給喝完了,還有些擔心的看著她,畢竟,她現在可是懷著身孕的人了。

可是,一想到韓楉樰的醫術,那可是比自己的還要好啊,半夏就覺得自己有些杞人憂天了,他想,她肯定是心裡有數的。

而韓楉樰,也確實是清楚自己的身體情況,這才敢和他們一起喝一杯酒,而且這酒里,她還特意加上了一些靈泉水呢。

「姑娘,我們這免費的診病抓藥都完了,明天,還會有人到我們的益生堂來嘛?」

現在,張越他們比較擔心的就是這個問題了,別看他們這幾天,益生堂里都是人滿為患的,但是,那都是免費的噱頭給吸引的。

但是明天,這些東西可都不免費了,萬一,那些人都不來了,那顆怎麼辦啊,那他們,可就只有虧本的分了。

對於這個問題,韓楉樰倒是不擔心的,畢竟,她還是相信自己的能力的,於是,她笑了笑,安慰著大家。

「大家放心吧,我相信,那些人見識過了我們益生堂的醫術之後,只要是不傻的,就回來我們益生堂的,而且,我們這裡賣的葯,可都是好葯。」

本來還有些擔心的人,聽了韓楉樰這樣自信的話之後,也都安定了下來,並沒有那麼擔心了。

而到了第二天,果然還是有很多的人來益生堂,當然,這些人很大的一部分,是想來看看,韓楉樰他們,還有沒有免費診病抓藥。

見他們沒有了之後,就沒有什麼興趣了,不過,還有幾個,因為用過了韓楉樰他們開的藥方之後,病情緩解了的,再次過來抓藥。

而且,在得知韓楉樰他們這裡的藥材,比很多的醫館都要便宜的時候,就更加的高興了。

「李管事的,你們這裡的葯,一直都是這樣的便宜嗎?」 他們來的這些人,可都是一些窮人,就這樣便宜的藥材,他們都很難吃得起,所以,當然很擔心著益生堂的藥材,以後的價格,會越來越高的。

這個問題,韓楉樰早就和李時忠說過了,所以,這個時候,被人問了起來,就毫不猶豫的回答了他們。

「大家放心吧,我們姑娘最是個心善的人了,這藥材,現在是個什麼價格,以後也還是一樣的,肯定是不會漲價的。」

雖然那些人聽了李時忠的話之後,有些將信將疑的,但是還都是很高興,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都說了不漲價,那肯定短時間是不會漲價的。

這樣一來,他們也算是放心了不少了,而且在心裡,對韓楉樰的評價就更高了,當然,他們也不吝嗇於說出口。

「這韓大夫還真是心地善良,不僅免費了三天,而且現在的藥材價格也便宜。」

「就是,這韓大夫果然是個好人啊,聽說醫術還不錯,以後,我們有個什麼病痛的,也有了保障了。」

這個時候,他們都在誇讚著韓楉樰,而且,他們也從旁人的口中打聽到了,這家益生堂醫館的掌柜的,是個姓韓的女大夫。

而兩天之後,那些在益生堂里免費看病的那些人,都已經有了明顯的好轉,一個個的,都跑過來像韓楉樰他們表示感謝了。

「韓大夫,多謝你,要不是你,我恐怕到了最後,才會知道自己的了病呢,到了那個時候,可就什麼都晚了啊。」

這個人,是一開始的時候,身體有些不舒服,但是沒有當回事,韓楉樰給他開了兩服藥,用了之後,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好了很多,這才相信了她的話。

「就是啊,韓大夫,你可真是神醫啊,我家那口子,前幾天看著還像是不行了,我們去別的地方看大夫,都說讓準備後事了,沒有想到,吃了你的幾副葯之後,就明顯的好轉了!」

還沒有等韓楉樰答話,又有另一個婦人等不及了,上前和她說著一些感謝的話,甚至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接下來,又有很多的病人,或者是病人的家屬,都來向韓楉樰道謝了,當然,除了韓楉樰,還有向半夏和林之緣道謝的。

而除了來道謝的那些人,還有很多事來看熱鬧的,他們那三天,可都是來了的,所以,對這些病人也都是由印象的。

現在看到他們的樣子,見他們吃了韓楉樰他們開的葯之後,身體果然有了好轉,一個個的,都不得不信了,這益生堂里的大夫,醫術是真的好。

尤其是這益生堂的掌柜的,韓楉樰的醫術更是好,沒有看到嗎,現在那些人,可都是一口一個神醫的叫著了。

「真沒有看出來啊,這個韓大夫還真是個有本事的,原本還以為,她就是長得有幾分姿色,原來醫術也不錯啊。」

這個時候,看熱鬧的人群里,也都慢慢的議論開了,這個說的,就是有些心裡不是滋味的,見到這益生堂的生意這麼好,語氣都酸酸的。

「你當然看不出來,我可是早就看出來了,這韓掌柜的,不僅人長得漂亮,心地好,醫術也很好,簡直就像是仙女下凡一樣!」

當然,有心酸語氣差,眼紅韓楉樰的益生堂,生意這麼好的,也就有哪些,對她推崇,願意幫著她說話的人。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就她賣藥材的這個價格,遲早會虧本的,到時候,我看看她是不是還能想現在這樣風光。」

剛剛開口說話的那個男人,被後面說話的人一堵,有些失了面子,所以,直接沒頭沒腦的就來了這麼一句。

這一句話,頓時惹起了周圍的人群的不滿,瞬間對他群起而攻之。

「你是哪裡來的,人家韓大夫這樣做,可都是為了我們好,你居然在這裡詛咒人家,簡直就是沒有良心。」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一些窮人家的,平日里最害怕的就是生病了,現在有了韓楉樰這樣的一個益生堂,他們的心裡也算是有了一些安慰,怎麼能容忍別人詆毀呢。

「就是,哪裡不要臉的,韓大夫那麼好,又美有善良,你們這些人啊,就是見不得別人好,真是其心可誅,趕快滾吧。」

「快滾,快滾。」

那個男人,沒有想到,自己只是一時心急口快的說了一句對韓楉樰不好的話,這些人就這麼團結的讓自己滾了。

看著這些人憤怒的樣子,那個男人知道,今天自己要是不離開,說不定這些人,就敢對自己動手了,於是只好,灰溜溜的一刻也不敢耽擱的離開了。

而隨著這些病人好轉的消息,韓楉樰的益生堂的名聲,也漸漸的傳開了,至少,是在他們這些普通的百姓之間傳開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