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楊先生,你確定你是塘子村的人?」萬雪的語氣有點變冷,這讓楊柏一愣,不過還是點頭說道:「我當然是塘子村的人,如假包換。」

楊柏剛說完,就聽到劉全冷哼說道:「你們塘子村太過分了吧,貧困鄉還有人開奧迪,這不明顯騙鄉里的扶貧款嗎?」

「羅德才這個老傢伙,我看就是裝窮。鄉長,明年的開春的種子款,鄉里別發了。我看塘子村並不是那麼窮。」

劉全的話,讓萬雪深思起來,看著外面的風雪,在看向楊柏。而此時的楊柏也終於明白了什麼,露出冷笑聲。

「怎麼?我有錢買車,就代表塘子村裝窮了嗎?塘子村的確是窮,不過那是現在,等明年這個時候,我會讓所有人明白,塘子村也有好的發展。」

「哈哈,你當你是誰?你說的好像你是鄉長似的。楊柏,我可告訴你,少在我們面前裝蒜。」劉全的話,也讓萬雪有點不舒服,剛剛對於楊柏的好印象也沒有了,也冰冷的坐在副駕駛,面色相當不悅。

「我不是鄉長,我是金鯉農場楊柏!」楊柏淡淡的一句話,讓後面的劉全差點蹦起來,雙眸瞪大的看著楊柏。

「你,你是金鯉農場的?」劉全有點傻眼,要知道金鯉農場這幾個月的事情,已經在七里八村傳遍了,誰不知道金鯉農場的威名。

尤其金鯉農場主楊柏一些戰鬥事情,簡直都好讓村民傳成評書了。劉全就是在傲慢,也不敢在楊柏面前傲慢。

「楊經理,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你就當我是屁,我剛才說的話,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劉全已經哭喪著臉,開始哀求起來。

要知道楊柏都能夠毀掉紅日鋼廠六龍,聽說南霸天葉善為了楊柏,都把自己的兒子葉東林遠送京城。這樣的狠人,誰敢得罪。

「你剛才說的話,的確是屁。塘子村一定會富起來的,上陽村有紅日鋼廠,未來的塘子村也有金鯉農場。」

楊柏這句話,劉全只能夠點頭。而此時的萬雪狐疑的看向劉全,畢竟新來的,並不知道金鯉農場的事情。不過楊柏的話,很讓萬雪不舒服。

「你一個農場,就不要跟紅日鋼廠比,你知道紅日鋼廠的稅收能夠養活整個鳳縣。年輕人,還是要腳踏實地。」

萬雪很低沉的說著,讓楊柏淡然一笑,看著萬雪皺眉,淡淡說道:「領導,一切都會慢慢開始的。我們塘子村的未來,一定會富起來的。至少不拖累鄉里。」

「就憑你一個農場?你哪來的自信?」萬雪沉著臉,秀麗的容顏已經變冷,而坐在後座的劉全也低著頭,不敢得罪楊柏,也無法跟萬雪解釋金鯉農場的事情。

「還真憑我這個農場。」楊柏依舊淡然,而這時候萬雪的手機也響了起來,應該是鄉里的人聯繫的萬雪,知道萬雪這次下鄉車出了事故,讓萬雪放心已經聯繫了塘子村的羅德才,讓羅德才趕緊派車來接萬雪。

「楊先生,看來不需要坐你的車了,前面有人來接我。」萬雪冷冷的說著,慢慢裹緊棉襖,看向前方的岔路口。

「我直接給你送到村長家就好,這時候村委會有沒有人。」楊柏卻搖了搖頭,雖然明知道萬雪誤會了什麼,不過也沒有功夫解釋。

「我說了不用,我這次來就是來考察塘子村的,我想要看看,未來塘子村依靠什麼發展起來。」

「鄉長,我說了,依靠我們金鯉農場。」 錯愛鳳凰男 楊柏的話,讓萬雪真的有點生氣了,在萬雪的眼中,楊柏這個人太自不量力了,別以為有個農場,掙點錢買個車,就以為自己很牛的樣子。

「來了,前面還真有光亮。」就在這時候,劉全看到前面的路口出現幾道光亮,然後就聽到轟鳴聲。

羅德才和羅宏鵬開著一輛拖拉機,突突的開了過來。拖拉機冒著黑煙,弄得在風雪中相當明顯。

「拖拉機?用拖拉機接鄉長?」劉全就是一愣,而這時候羅德才好像看到楊柏的車,居然大笑的走了下來。

羅德才穿著軍大衣,頭上戴著狗皮帽,佝僂的身子健步如飛,來到楊柏的車邊就諂媚說道:「大侄子回來了,那什麼正好,你幫村裡一個忙唄?」

車窗放下,楊柏鬱悶的看著羅德才,朗聲說道:「是不是用我的車,接鄉里來的人?」

「哎呀媽呀,大侄子現在是真神了,什麼都知道。你放心有錢我們村裡給你出了,你看怎麼樣?」

「不怎麼樣?村裡還有錢嗎?」楊柏的話,讓羅德才眨巴眼睛,假裝說道:「有點,就上次你買地的錢,不過也投入小學建設了。」

「大侄子,幫幫忙,你這車有派頭,不能夠讓鄉長在大雪裡等著。」羅德才的話還沒有說完,萬雪就沉聲說道:「你是羅村長吧,我就是新來的萬雪。」

萬雪已經走下車來,萬雪的模樣讓拖拉機上的羅宏鵬就是一愣,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哨聲,這讓萬雪更是不滿。

而羅德才回頭狠狠瞪了自己兒子一眼,而此時的羅德才伸出老手熱情的拉住萬雪,親切說道:「萬鄉長,你可來了,那什麼,上車,別在這裡說話。」

「上你的車?鄉長,我看還是楊經理的車吧。這個拖拉機我看還是算了。」劉全也走了下來,看著冒著黑煙的拖拉機,眼睛都飛到天了。

「就坐這個車!」萬雪不想在聽楊柏吹牛,萬雪也能夠吃苦,只是看了一眼拖拉機,直接就要上去。

拖拉機後頭可沒有擋頭,剛上去就來了一陣狂風,讓萬雪腳下一滑,從拖拉機就摔了下來。這樣的事情,嚇了羅德才一跳。就在這時候,走下車的楊柏猛的出現在萬雪的旁邊,右手直接就纏繞在萬雪的身上,當場就把萬雪給抱住了。

「腰還挺細!」楊柏心中暗嘆,萬雪的身材的確不錯。而此時萬雪也受到驚嚇,不過看到楊柏抱住了自己,卻嬌斥道:「放下我,我沒事!」

「鄉長,怎麼了?我看你還是去楊柏的車吧。那什麼,你是司機,你上拖拉機,我陪著鄉長找地方。」

「憑什麼?」劉全有點傻眼,就這麼被羅德才趕下車了。而羅德才的速度更快,貓著腰就來到後座,看著後座的東西也是一愣。

「哎呀,大侄子,你原來喜歡吃這些。你早說,我讓羅彩給你弄點。你現在這麼有錢了,可是我們村裡的大金主,你想吃什麼,我也給你弄出來。」

「羅德才,你們塘子村就想要憑藉一個農場翻身?」前方的萬雪走了進來,冷冷的對著羅德才說著。 想到這裡,金猿不禁扭頭看向姜辰。

「我說你剛才那個是什麼招式?威力也太驚人了吧?能不能教教我啊?」

金猿的臉上露出一副渴望的神情。

姜辰聞言不由得微微一愣。

這弒神槍,是他在凈訣裡面學的,本來他也沒覺得這槍術有多厲害,但是剛剛一用出來,他便清楚是自己小看了這槍法。

儘管他自己的靈力異常,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強化術法。但是這強化是有上限的,從這弒神槍的第一式星隕,差點把他的靈力抽幹了來看,這槍術絕不一般。

至少目前,他想要順暢的用出這一招,並不是什麼輕鬆的事情。

而且蓄力時間長,又不太好控制。姜辰覺得自己至少要再提升兩個大境界,才能夠流暢的使用這弒神槍術。

從這點來看,姜辰真不知道把這槍術傳出去是不是件好事。他不清楚這是被聖師收錄進去的,還是聖師原創的。

但是不管是什麼,貿貿然的用出這一招,絕對會引來強者的注意,這對他們目前來說,絕對不是好事。

想到這裡,姜辰的眼神頓時堅定起來。

「我這是我自己覺醒的血脈天賦,怕是不能傳給你。而且我用一次過後,想要再用一次,已經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至於原因你也懂。」

姜辰想了個比較合理的借口,直接搪塞過去。

如果時機合適的話,姜辰倒是可以把弒神槍傳給金猿。不過這至少得等到他和金猿都能在這個虛界自保了以後才行。

聽到姜辰的話以後,金猿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關於姜辰說的話,他並沒有懷疑,因為他自己也是覺醒了血脈天賦的,只是由於不是戰鬥方面的,所以他也並沒有展示過。

說到這裡,金猿倒是想起了剛剛黃大仙救他時的樣子,一看就是運用了僅存的血脈之力。

不過由於他們已經化為人形,轉修靈,所以他們算是自己封閉了以後血脈覺醒的路。所以他們現在的血脈之力,是越用越少。

這就是姜辰說他放過一次,再想放一次,幾乎就不可能的緣故。

「不過你那好像是槍法,我這用著也不習慣。」金猿拿出他手中的黑棍在手中轉了兩圈說道。「還是我這棒子用著舒服。」

聽到金猿的話,姜辰不禁一愣,然後猛的轉頭看向他。

「怎麼?我臉上有蟲子?」

金猿撓了撓自己的臉頰,又仔細的摸了摸,詫異的問道。

姜辰這是突然想起凈訣里有一門棍法,好像很適合金猿。

「我這裡有一門棍法,是我以前得到的,好像不是什麼高深的棍法,但是你目前用的話,應該還比較合適。」

姜辰直接出聲道。

聽到姜辰的話后,金猿先是一愣,繼而面色大喜。

「真的?」

「騙你幹嘛。」

「那你快,快點給我啊。」

「急什麼,先把這怪手給弄清楚以後再說,說不定就是什麼造化呢。」

姜辰扭頭看向巨手,以及巨手托著的祭壇,眼前還是得把這個搞清楚以後再說其他的。

「這倒也是。」金猿認同的點點頭,「那等這裡的事弄清楚了之後,你一定別忘了交給我啊。」

「好好好,你放心。」

姜辰點點頭說道。

就在姜辰的話音剛落,他突然感受到一股強烈靈力波動傳來。

這讓他不禁一愣,然後抬頭望去。

只見三個人影迅速飛掠而至,兩男一女,腳踩法寶,直接掠空而至。

三人的身形眨眼而至,頃刻間便停留在姜辰等人前方不遠處的空中。

這三人正是從金瀾宗出來的三名真傳弟子,為首禁閉著雙眼的莫衍,更是真傳弟子中排名第三的存在。其餘兩人的排名則稍微靠後,那個男的名為風無境,那位女子則叫冷千凝。

看到下方的巨大深坑,以及深坑中央的巨手以及巨手托著的祭壇時,三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這裡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霧澤消失了,只留下這麼一深坑?」

風無境的臉上帶著驚愕之色,語氣中更是帶著一陣強烈的驚疑。

「方才我們在路上的時候,感受到這邊有強烈的能量波動,莫不就是那股能量波動造成的?」

冷千凝的秀眉輕蹙,語氣中流露出一絲不確定導致的遲疑。

「那裡不是還有幾個人嘛,抓起來問一下說不定能知道一點情況。」

風無境的視線突然落到了姜辰等人的身上,臉上露出一絲冷色,說著就要動手。

「慢著!」

正在這時,一直沒開口的莫衍突然開口阻止了風無境。

「莫師兄。」

風無境聞言連忙低頭。

「莫師兄可有什麼見解?」

冷千凝在一旁出聲問道。

莫衍沒有回話,雙眼睛閉,但是面孔卻朝著姜辰,就彷彿他可以看到姜辰一般。

姜辰此時正皺眉看著天空上突然冒出來的三個白衣飄飄的人。

中間那個雙眼緊閉的,姜辰感應不出來他的修為境界。

但是他旁邊的兩個都是化嬰後期的修為,而且那位女子,更是隱隱有突破到化嬰巔峰的跡象。

這讓姜辰不禁面色一肅,心裡暗覺難纏。

「這兩跟班的修為境界都這麼高了,這中間的這個瞎子,修為肯定更高。難不成是顯靈境?所以我感應不出來?」

姜辰暗暗猜測,心裡不由得微微一凝。

金猿此時也感受到了天空中那三人傳來的若有若無的壓力,臉色也是無比的嚴肅。

「怎麼辦老白,這三人好像來者不善啊,而且修為高的離譜。」

金猿湊到姜辰身邊,輕聲說道。

「不急,仔細觀察一下,不要妄動。他們應該不是沖我們來的。」姜辰悄聲回應道。

他本能的感覺到,這三人應該不是青雲谷的,畢竟青雲谷不太可能拿出這麼大的陣仗來對付他。那麼這三人就沒多大可能是專門來找他們麻煩的。

想到這裡,姜辰不由得看了深坑中的巨手一眼。

「難不成,他們是奔著這個來的?」

看著巨手,以及巨手托著的祭壇中的大刀,姜辰不由得暗暗猜測起來。 「天翔,你又何必如此,你明知道我對你沒感情。」趙以諾啜泣著說道。

「我知道,以諾,可是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啊,你放心,我相信我們以後的日子會越來越好,不要擔心。」天翔立即安慰著。

她怎麼能不擔心?此時此刻,她的心裡只有顧忘一個人啊!

許是感覺到心累了,趙以諾轉過身子,徑直上了樓,她知道,現在的天翔已經不同於往日了,他的內心,摻雜著太多的私利。

還是說,以前的他也是這副模樣,只是自己從未發現?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心裡更是焦急的很,不知道該怎麼向顧忘交待!

或許,他已經知道天翔要舉辦第二次婚禮的事情了,他應該很生氣吧?

客廳里,天翔冷冷的看著樓上趙以諾的房間,表情很是漠然,心想不管你愛我,亦或是不愛我,你都只能留在我的身邊!

在知道顧忘的反應以後,山貓等一些人有了些許想法。

「我覺得,咱們應該把嫂子救出來!嫂子一定不是自願的!她一定是被天翔那個賤人逼得。」沙發上,山貓趕忙說道。

他的一番話,得到了周圍人一致的同意。

這次的商討大會,他們並沒有讓顧忘來參加,而他們自然也不知道此時的顧忘究竟在做些什麼。

「如果那天趙以諾出現在了婚禮上,我們就直接搶人。」周陽堅定的說道,旁邊的上官娜娜點了點頭,示意同意她的說法。

因為李玲需要人照顧,所以他們準備不讓凌辰參與行動。

「叮叮叮。」突然,山貓的手機響了。

「你好,請問是山貓先生嗎?顧先生和黛兒小姐在我們這裡喝醉了,麻煩你過來。」是服務員的聲音。

該死的!山貓掛掉電話,立即跑了出去。

「發生什麼事情了?」周陽在後邊大聲問道。

「回來再說!」

他們倆怎麼會在一起?一路上,山貓的表情很是冰冷,等他到達酒吧的時候,兩個人早就已經趴在沙發上,睡著了。

「大哥,醒醒啊,大哥。」山貓一邊用力拍著他的肩膀,一邊大聲喊道,許是喝的太多了,顧忘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絲毫沒有任何反應。

山貓看了看旁邊的女人,終於鬆了口氣,幸虧兩個人沒有發生點什麼,不然八卦新聞一出來,又是一陣鬧騰。

山貓立即扛起顧忘,走出了酒吧,而後又給黛兒的助理打了個電話。

「啪!」

「大哥這是喝了多少酒,怎麼這麼沉?」山貓一邊將顧忘扔在客廳里的沙發上,一邊低聲埋怨著。

周圍的人看著沙發上的人,個個都很是驚訝。

「我天,一身的酒味!」周陽捂著鼻子,低聲說道,他們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顧忘醉酒的模樣。

明明還很愛她,明明心裡就是放不下她,卻還要死撐著,周陽撇了沙發上的人一眼,眼睛里有一股不屑。

「趙以諾,你為什麼要嫁給天翔?你說啊!你不是要去和他做個了斷嗎?怎麼了斷成這樣了?難道你不要我了嗎?我好想你啊,以諾。」顧忘一邊嘀咕著,一邊張牙舞爪著。

旁邊的上官娜娜輕聲嘆了口氣,感覺很是可惜。

多麼般配的一對才子佳人啊,如今卻還要經受這麼多磨難!這老天怎麼就不長眼呢?她緊緊挽著沈珏的胳膊,氣勢有些微弱。

突然,有人敲門。

「誰啊?」山貓趕忙問道。

「是我!」

嗯?黛兒的助理?他來這裡做什麼?山貓跑出客廳,立即去開門。

「不好意思啊,那個顧總是不是在這裡啊?我們黛兒小姐非得要找顧總不可。」助理攙扶著旁邊的黛兒,不好意思的說道。

「顧總已經睡著了,明天吧。」說著,山貓就要關門。

「別介啊!山貓大哥,你看我們家小姐都已經成這副模樣了,您就高抬貴手,讓她與顧總見上一面吧。」

嘿,這還真是可笑啊,他們又不是什麼生離死別,今天見和明天見不都是一樣的嗎,山貓頓時有些不耐煩了。

「不行!我大哥已經睡著了,誰也不能見。」

「顧忘,你給我出來!你這算什麼本事,竟然躲著我,我告訴你,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就直接去你的公司。」黛兒直接客廳大聲吼道,身子還在不停地搖晃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