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此事,朕自有打算。」褚凌宸的眼眸有些個深沉,那一雙眼眸更像是深海一般,叫人有些個捉摸不透,更是看不出他心底的想法。

花虞聞言,卻是一瞬間反應了過來,褚凌宸對於這個事情,還真的是清楚的。

不僅是清楚,看著他這個模樣,只怕是早就已經想清楚了對策了。

花虞思及此,看著褚凌宸的眼神就變得更加的複雜了起來,這個人……簡直是深不可測到了極點。

這種事情,連帶著花虞,若不是機緣巧合,正好就撞了上去的話,只怕她到如今,都未曾察覺到了什麼不對。

而褚凌宸不僅是知道,而且這麼一段時間以來,一直都沒有任何的表現。

若是真的有漢江皇室隱藏在了這京城之中的話,只怕連帶著這些個人都未曾能夠想到,褚凌宸早就已經摸清楚了他們的底細了。

卻一直按兵不動。

不僅僅是智謀過人,連帶著謀划的能力,也是超群的。

花虞這一瞬間甚至還生出了一種質疑來了,褚凌宸對於這些個事情的把握程度,已經到了可以稱之為可怕的程度。

整個京城之內,怕是知道這種事情的人,都沒幾個,他在外多年,卻摸得一清二楚。

那麼,她一直以來,自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是不是早就已經不知不覺的,在褚凌宸的面前露餡了?

花虞甚至開始回憶起了這麼久以來,褚凌宸在她面前的表現。

一婚定情:億萬老公要定你 可這個想法是剛剛冒出來的,一時之間讓她想出一點什麼東西來,也不大可能。

她思慮了半晌,竟是什麼都沒能夠想出來。

「時機未到,暫時不需要多管。」褚凌宸眯了眯眼睛,瞧著花虞那個心不在焉的模樣,忽地出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花虞回過了神來之後,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回答才好。

褚凌宸只是透露出了,他是知曉這一切的,卻並未將其中的內情告訴花虞。

這一點上,花虞倒是沒有在意,有些個事情不一定知道得越多,就越好的,並且對於這個事情,褚凌宸已經有了周密的計劃了。

說不準在這個計劃之內,花虞還要起到一定的作用,等到時間到了,他自然會告知花虞。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花虞這個時候卻生出了些許的畏懼之意來了。

褚凌宸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一些,在他身邊待的太久,花虞感觸越深。 她甚至生出了一種,自己在褚凌宸的面前,分明已經無所遁形了,卻還是一味地掩飾著。

像個傻子一樣的感覺。

花虞皺了皺眉頭,這種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感覺其實並不好。

可如今這個地步,她總不能夠自己跳出來自爆了身份。

何況……

若不是親眼所見,她也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就有那麼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她的臉此前是被毀了。

如今恢復了正常,可京城認識葉羽的人不在少數,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認識沒有戴著面具的葉羽。

戀上名門千金 連帶著顧南安,也是不清楚的。

她心頭雖有些許的不安,卻還是兀自將自己這些個翻湧的思緒,給壓了下去。

即便是這樣,她也是沒有回頭路的。

葉家的冤案尚且沒有平反,她甚至連褚銳都沒能夠處置得了,這個時候,能談什麼其他的。

「朕不告訴你,是因為其中牽涉眾多,且那些人在暗處,知道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殿內的氣氛有些個壓抑,褚凌宸瞧著花虞這麼一副表現,皺了皺眉,到底是將自己想要說的話,給說出口。

花虞回過了神來,兀自點了點頭。

這個她知道,況且在知曉褚凌宸對於這一切都有著周密的打算和計劃之後,花虞對於這個事情,其實也就沒有那麼的好奇了。

褚凌宸這樣子的心智,別說是在暗處隱藏了多年。

就算是從出生開始,就隱藏在了這個京城之中,他怕是也能夠將這幕後之人,給揪出來!

「此事你既是知道了,便讓人將那個散哥好好地看管起來,不能讓人走漏了消息。」褚凌宸皺下了眉頭。

他不告訴花虞,也是怕花虞遭遇危險。

眼下卻被另外的一個人,將所有的事情都告知了花虞。

他一時間有些個不悅,若是早知道這個散哥會將事情告訴花虞,引發那些個人的注意的話,他應該先讓人下手,滅了那個散哥的口才是。

豪門二少 聽著花虞所說的,那些個人昨日既是已經派出了人手去,想要滅了散哥的口,那必然也注意到了花虞。

這等於是將花虞暴露在了那些個人的眼皮子底下。

讓她多了幾分的危險。

當然,亦是讓褚凌宸這邊的計劃被打亂了一些。

甚至有些個打草驚蛇,原本在褚凌宸的設想當中,這些個人,遲早都會露出了馬腳來,並且離那一日,只怕也不遠了。

可出了這次的岔子之後,怕是對方有了顧及,短時間之內,不會再做一些什麼事情,讓他們抓到紕漏了。

好的是,這個散哥知曉的內容並不多,甚至好多東西算不得太有用。

那邊想要將散哥滅口的原因,多半是因為不想要節外生枝罷了。

至於真正核心的人物,散哥是根本不知曉的。

花虞還算得上較為安全,不過褚凌宸還是決定,讓劉衡,在花虞的身邊多布置一些個人。

為了避免萬一,也好保護花虞的安全。

他做好了決定,抬眼卻看見花虞的面色有些個古怪。

褚凌宸微微蹙眉,隨即便明白了花虞心中所想。 褚凌宸從出生之時,就展露出了不同於常人的聰慧。

那個時候他還很小,看著自己的父皇,看著他的眼神,先是從驚喜,變得有些個古怪。

之後更是笑得有些勉強之時,他還有點不明白。

非娶勿擾 小時候的褚凌宸,不知道一個人若是過於聰慧的話,會給周圍的人,帶來一些個什麼樣的感觸。

尤其是他那個疑心病很重的父皇。

只怕他父皇寧願他只是比常人聰慧一點,也不願意他是這樣子的一個存在。

可當年的他,尚且看不明白。

他只記得,在他的雙腿廢掉了之後,面對著一群惶恐不安的太醫,他心中滿是蒼涼,抬眼,卻瞧見了父皇那仿若瞬間安心下來的眼神。

從那個時候,褚凌宸漸漸地就明白,過於聰慧,或許對於有的人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那時候的他,雖說是聰慧,可到底沒有什麼自保的能力,沒辦法能夠輕易地做到,避開一切的傷害。

後來卻逐漸明白,即便是他的雙腿沒有壞掉,日後他在皇宮之中,在父皇面前,也未必留下的都是好的印象。

甚至還會因為他的早慧,給他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褚凌宸自那之後,瞧著是意志消沉,實際上,卻是通過了這一系列的事情,讓自己真正的收斂了,再也不鋒芒畢露。

哪怕後來,他幾乎一眼,就能夠看透某個官員心底的想法,甚至不用太多的心思,就能夠揣摩透別人之後會做些什麼。

過了這麼多年,當年的那一種感覺大抵消散,褚凌宸也明白過來,有錯的從來都不是他,聰明未必是一件壞事。

並且能夠熟練地運用這些個東西,來為自己謀劃一切。

在這日益熟悉的謀划之中,他的心也逐漸冰冷。

聰明的世界是好的,卻不一定是彩色的,因為過於能夠揣摩人心,反而對人心厭惡至極,甚至沒有半分的好感。

連帶著他身邊的女子,他尚且不會有任何的感覺。

直到花虞出現……

只是眼下花虞的眼神,似驚恐,似懼怕,一時之間,竟是勾起了褚凌宸多年之前的回憶。

人常說,三歲之前的記憶不會常有,可褚凌宸天生不同於常人,他有著過目不忘的記憶力,看過的東西尚且忘不掉,更逞論是經歷過的。

花虞這個眼神,就好像是許多年前的順安帝一般。

沒有他想象當中的引以為傲,更多的,是一種名為忌憚的東西。

褚凌宸眼眸沉了一瞬,忽地抬眸,看向了花虞,道:「朕此生,都不會傷你分毫。」

這話說得是莫名其妙,可低垂著腦袋的花虞,卻一瞬間就明白了褚凌宸的意思。

他許是已經看出了花虞的不安,方才會有這樣的話。

花虞驀地抬頭,對上了他的眼睛。

卻見褚凌宸面上沒有那樣子散漫的笑容,蹙著眉頭,一雙深邃不見底的墨瞳當中,滿滿的皆是認真。

她忍不住咬住了自己的下唇,褚凌宸這是想要讓她放心,讓她相信他,是不會傷害她的。

花虞剛才確實是生出了那樣子荒謬的念頭來。

身邊人是這樣一個人,難免讓人在意。 但其實她這些情緒的來源,並不是褚凌宸,而是對於自己的懷疑。

她抬眼,深深地看了褚凌宸一瞬,罷了,無論他知道與否,起碼從一開始,褚凌宸待她就是真的好,她今日所擁有的一切,都是褚凌宸給的。

這一點上,怎麼都改變不了。

褚凌宸已經做得很好了,只是她剛才有那麼一瞬間的迷茫,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把話給說清楚了才好。

可亦是如同褚凌宸所說的那般,現在……時機未到啊。

花虞嘆了一口氣,再等一等吧,等到她把褚銳給收拾了,屆時,她親自去向褚凌宸坦白就是了。

「皇上何出此言?臣相信你。」花虞勾唇,對褚凌宸笑了一瞬,將自己那些個情緒,都給壓制了下去。

褚凌宸看著她這個模樣,面上不顯,眼中的深意卻消散了一些。

這個時候才發現,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花虞的一顰一笑,竟是已經引發了他情緒的劇烈波動。

甚至讓他生出了些許害怕的念頭來,不許她跟自己生分,也不許她用順安帝曾經看待自己的目光,來看他。

褚凌宸眼中劃過了一抹深意,半晌沒有說話。

花虞倒是已經緩和了過來,她的擔心和害怕其實都是多餘的,褚凌宸若是想要針對她的話,她就算是提心弔膽的,估計也逃不開褚凌宸的手掌心。

不能僅僅是因為他原本就是一個深沉的人,就否認了褚凌宸之前對待花虞的好。

花虞不是個好人,但也不是一個好歹不分的人。

「既是皇上已經有所準備的話,那有關於此事……」花虞反應過來了之後,倒也平靜了,準備再回到了那督察院當中去。

至少將自己該做的事情給處理清楚才是。

「朕有一事吩咐你。」沒想到她的話尚且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褚凌宸給打斷了。

花虞愣了一瞬,隨後不解地看向了他。

「梁家還有端平郡王府,昨日之後,皆是派了人,去天牢之中,探望那二人。」褚凌宸回過了神來,沒再糾結在那個事情當中。

他抬眸,深深地看著花虞。

厲少寵妻請節制 至於這話里的『二人』是誰,花虞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花虞面上劃過了一抹意外,沒想到,梁尚書和郡王爺率先忍耐不住了。

這倒是有些個出乎她的意料。

「吃了閉門羹。」不等花虞發問,褚凌宸就率先給出了回答。

花虞怔了一瞬,閉門羹?也就是說,這兩家人派出去的人,並沒有見到梁旭和莫子煦兩個。

這二人倒是意志極其堅定了,還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夠隨隨便便就服軟。

否則的話,日後的路怕是會更加的難走。

花虞點了點頭,道:「我之前就有想過,他們二人,不會這麼容易就服軟的,皇上還非不信。」

她說話很是親昵,就好像是平日里兩個人私底下相處的那個模樣。

但其實褚凌宸的心中清楚,她這是故意如此,想要將剛才那一瞬,那個令人窒息的氣氛,給帶過去。

他眸中多了些許的複雜之色,卻沒有戳穿花虞。 「不管他們是什麼樣的想法,你今日代朕,去天牢當中看一看。」

花虞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倒是抬眼看了一下褚凌宸。

這是什麼意思?

「梁家和端平郡王都已經表態了,朕的態度也很明確,倘若他們現在反悔的話,朕可以讓他們離開牢中。」

褚凌宸面上淡淡的,說起這個話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

花虞看在了眼中,倒是有些個啼笑皆非的感覺,旁的不說,褚凌宸這個模樣,倒是像極了傳說中那個棒打鴛鴦的王母娘娘。

嘖!

真是可憐了梁旭和莫子煦兩個人,分明是兩個貴公子,卻要遭受這樣子的苦難。

花虞心中感慨不已,面上卻沒有多說一些什麼,這個事情,她說的話,可是半點都不管用的,具體如何,還得要看那兩個人。

倘若兩個人都是同樣的堅決的話,那麼誰都沒辦法將他們拆開。

但只要是其中的一個人,有些個動搖的話,按照褚凌宸和那兩家的態度,只怕是支撐不了多久。

不過花虞遲疑了一瞬,還是問出了自己的問題來:「可是,若是他們還是願意如此呢?」

褚凌宸只是給出了其中的一個選項,但是花虞的直覺告訴她,不會發生那樣子的事情,所以她把剩下的,也給補全了。

「那就不需要多管了。」褚凌宸眯了眯眼睛,整個人看起來有些個說不出來的危險之感。

「今年的年節,便在那天牢之中度過吧!」說話這一句話之後,他冷哼了一聲。

花虞聞言,眼中卻劃過了一抹深意,褚凌宸這一句話瞧著是對這兩個人的處置,可其實卻並不是如此。

那兩家之人,想必如今必然對天牢當中的事情很是關注。

花虞今日『奉旨』前去看那二人,只需要轉瞬,估計那兩家人就能夠知道了。

若是梁旭和莫子煦兩個人還是如此的堅持的話,那隻怕花虞會空手而歸,按照褚凌宸的處置辦法。

只怕梁旭跟莫子煦兩個人,得要在天牢度過兩個人在一起的第一個年節了。

對於夙夏的人來說,年節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節日。

在這樣的日子裡,就算是叫花子,那也會想盡辦法讓自己吃上了一口飽飯的。

而褚凌宸的處理方式,會將這兩家之人,架在了那火上來烤。

估計還會以為,梁旭和莫子煦兩個人,徹底的被褚凌宸給放棄掉了。

過了這個年節,便是春闈了。

屆時只要春闈一開,無數的有為青年湧入了朝堂之中,這二人在裡面待了那麼久,哪裡還會有什麼前途和未來可言?

這在花虞看來,就是單純的讓梁尚水和郡王爺二人著急上火,也是加大了對裡面那兩個人的考驗。

若是他們都撐住了,外面的人卻著急了。

那麼,只怕他們的事情,差不多就成了。

花虞不由得嘖嘖稱奇,厲害還是褚凌宸厲害,他就這麼短短的幾句話,卻已經把所有的問題都考慮進去了。

梁旭和莫子煦兩個人若是真的能夠熬過這一關,從裡面出來的話,估計也沒有誰能夠把他們分開了。 在花虞看來,這也是一件好事,所以她幾乎是想也沒有多想的,便應承了下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