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此次選婿,不比詩詞歌賦,不比修為高低,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價高者得!」

台下眾人聽罷都是一臉的平靜,顯然對這次選婿的規矩早已知曉,只有武大聖一臉的疑惑,他低聲向姬昊問道。

「恩公,我小時候聽說書的人說,花魁選婿通常比的都是才華修為,怎麼這裡變成了用金錢來一較高下了?」

「你聽的都是小說範本,都是被說書人臆想美化過的,現實中的花魁選婿,比的都是權勢身家,這次因為天運帝主的關係,所以性質變得更加的純粹罷了,還有你以後別老叫我恩公了,叫我姬大哥就行。」

「好的,恩公!」

姬昊無語的搖了搖頭,便給自己倒了一壺美酒,不再理睬這個有點一根筋的傻小子了。

「現在有請我們的柳無雙柳大花魁。」

女子話音剛落,一頭蓋紅紗的女子被兩名身材魁碩的女子攙著緩緩向著台上走來。

姬昊目光一凝,只見那被攙扶之人,腳步虛浮無力,完全像是被人架著抬上來的。

來到台上,兩名魁梧女子將柳無雙扶於凳上,便一把扯下了蓋在其頭頂的紅紗。

剎那間整個會場變得凝眸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柳無雙的玉顏之上。

只見她容色嬌艷,眼波盈盈,眉如翠羽,肌如白雪!

淡雅的妝容更是將她那精緻的輪廓點綴的恰到好處!

在這粉色光華的襯托下,更加有種驚心動魄的美感。

在場的眾人很多呼吸都變得沉重了起來,如此禍國殃民的姿色,怪不得能讓天運太子無法自拔!

就連姬昊也忍不住讚歎道:「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傾國傾城貌!驚為天上人!」

這首千古絕句一出,惹的在場眾人齊刷刷的往他這看來!

就連那台上被人制住的柳無雙都眸露驚詫的望了過來!

有人舉杯稱讚:「兄台好才華!我敬兄台一杯!」

卻也有人酸溜溜的怒哼道:「哼!這裡比的是看誰錢多,你再有才華又有何用?還是個藏頭露尾的東西!怕不是長相醜陋不敢見人吧!」

此話說完引得一旁不少人哈哈大笑,看樣子也是妒忌姬昊才華的。

武大聖聽不得別人辱罵姬昊,便要站起身來理論,卻被姬昊一把拉了回來。

「何必與這等貨色置氣?待會看你姬大哥如何用銀錢打他們的臉!」 羅睺拜訪靈族,是突如其來的,但很快,靈族動了起來,這個蟄伏已久的龐然大物終於第一次向洪荒展示出自開天闢地以來草木樹花之修的底蘊。

完全不遜於獸族!

在低,中端修士這方面,靈族修士更多,更雜,五花八門,數不勝數。

這漫天紅袍修士,遍地綠袍修士,如此之多的大羅級,如此之神威,羅睺恍惚間還以為回到了獸族立族之時,除了獸族,也只有靈族有這等場面了!

在高端修士這方面,或許是為了震懾羅睺,御苣派出了青衣,義槐,傲松,以及另外兩位無名修士,足足五名混元金仙!於虛空中迎接羅睺。

「貧道青衣,奉家兄之命,恭迎魔祖!請!」青衣臉上稜角分明,恭敬的一揮手,說道,可見其成熟。

靈族祖地!

羅睺想象中的宮殿群沒有出現,反而是一道道閃爍著白光的空間之門密密麻麻的矗立在一片曠野之上!

就在羅睺愣神間,御苣從一道空間之門走出,笑意盈盈:「羅睺道友,別來無恙啊!」

「誒,御苣道友說的什麼話,靈族立族,同屬西部,本座理應前來拜會!」羅睺眉看眼笑:「來,把本座贈於靈族的禮物拿上來!」

說著一揮手,六欲魔使便將禮物一一奉上。

御苣呵呵一笑:「羅睺道友,見外了,隨本座裡面談。請。」說著,當先進入空間門戶中。

羅睺目光連閃,將空間門戶的位置記下,囑咐十三魔使一聲,便大踏步邁進了空間門戶。

門戶外,青衣一邊接過禮物,一邊招呼著七情六慾十三魔使。

「真小氣,連極品先天靈寶都沒有!還拿出來炫耀。」青衣將羅睺拿來的禮物一眼看遍,鄙視道:「這魔祖還不服神逆大哥呢,連禮物都沒法比!」

又嘀咕道:「真不明白,老祖為何不讓我等接近神逆大哥了。」

門戶里,羅睺可算是開了眼界,「這是一方中千世界啊!」

「不錯,正是附屬於洪荒的中千世界。」御苣點頭。

「本座看,這是出自於揚眉道友之手吧!」羅睺眼中帶笑。

「不,還真不是!」御苣緩緩搖頭,「連同外面的空間門戶,全部是神逆道友的傑作!」

「什麼!」羅睺駭然,他本以為,靈族選在獸族之後立族,和獸族就算不是生死之敵,也應該是彼此對立的,可是,怎麼……

羅睺畢竟是羅睺,馬上壓下心中無數個猜想,面不改色,依舊笑道:「怎麼不見素卿道友?」

一聽羅睺提到素卿,御苣的臉色馬上冷了下來:「素卿閉關了!」

「那揚眉道友呢?」

御苣盯著羅睺看了良久,才說道:「道友有何事,就和本座直說!」

「本座要找揚眉道友談論混沌魔神之事,御苣道友難道也知曉混沌之事!」

御苣沉默片刻,起身說道:「跟本座來!」

靈族展現萬千異象,神逆自然也注意到了。

自白黎走後,神逆就一直居於不周之巔潛修。他理解御苣的做法,畢竟一族之長,有些話,有些事,確實身不由己。

但素卿的行為很傷神逆的心,「素卿!你有什麼不能和我說的呢!」神逆在心中咆哮,他很想現在就衝進靈族,質問素卿。

「呼~」神逆呼出一口濁氣,畢竟是獸皇,看待事物的角度與思考的方向與其他人大有不同。

這或許還是一件好事!

就在神逆思考之際,背後傳來動靜,厲獸抱拳道:「啟稟吾皇,羅睺拜訪靈族,那御苣道人大張旗鼓相迎羅睺!這將您置於何地,將我獸族置於何地!」

饕餮亦抱拳,氣哼哼地說道:「皇引御苣為知己,可他竟然與羅睺勾結,皇,發兵吧!我們獸族已經沉寂太久了!」

盤古威壓不再針對獸族,是以,厲獸他們也能登上山頂了。

神逆的目光依次掃過獸族的七位混元金仙,他們一個個面色肅穆,蓄勢待發。

看來,都憋著一股勁啊!

「嗯!本皇是看出來了,你們一個個都忍不住了!想大幹一場!」

「是啊!皇,這十幾個紀元,可把我憋壞了!」窮奇第一個咋呼道。

「把我餓的都只能去混沌吞噬混沌氣流了!」饕餮一臉委屈,對著神逆訴說:「皇,你不知道,混沌可壞了,他見我餓了,就把我拉去混沌,去吞噬那混沌氣流!那混沌氣流可難吃了,吃了肚子疼!」

「呸!」混沌狠狠一拍饕餮的大肚子:「我用混沌氣流修鍊,你卻撲過來把氣流給老子全吞了!」

「哈哈哈~」

神逆樂了,這幫活寶,總是能給他別樣的樂趣。

笑鬧過後,神逆說道:「你們都知曉那神秘白袍吧!他名為白澤,為眾強出謀劃策,那玉京盛會便是他獻出的計策。」

「如今,大劫起兮,我獸族與洪荒萬族萬勢之間,又多出了一個靈族,這又多出了許些變數。檮杌,你聰慧機敏,本皇對你給予厚望,你來說說看,如何做,才能使吾獸族的利益最大化。」

檮杌聽后,起身一拜,先是謝過了神逆,再開口道:「靈族與吾獸族並立,這是眾強喜聞樂見的,他們一定期望獸族與靈族開戰,最後兩敗俱傷!那樣一來,萬族萬勢便有了重新爭霸的機會。

所以,我認為……」

說到這裡,檮杌看了神逆一眼,「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先打靈族!而是應該與之聯合!」

「你說聯合!那御苣一直防著我們,皇與他交心,他卻吞吞吐吐,皇說的沒錯,就是一窩子樹精!先是號稱寶族欺瞞我們,現在又換成了靈族!這等無信無義之徒,我們還與他聯合什麼!」

厲獸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他一向以神逆為中心,哪能見得御苣一再隱瞞。

「皇還沒發話,你激動什麼!」饕餮窮奇將厲獸按下。

神逆對著檮杌一點頭,肯定了他的發言。

「檮杌分析的很對,萬族萬勢最高興的便是獸族與靈族兩敗俱傷,他們好出來撿便宜!」

「萬族萬勢最害怕什麼,害怕吾獸族大軍主動出擊,所以,本皇不給他們撿漏的機會!窮奇!」

「窮奇在!」

「若是本皇所料不錯,此時鳳凰已經開始攻佔散仙聯盟的地盤了,你去把南部給本皇鬧個天翻地覆!」

「是!」窮奇大喜,呼嘯而去,率領南部大軍飛走。

「檮杌,饕餮,混沌,你們率本部修士,趕回四部獸城,主動出擊!給本皇將萬族萬勢的爪子砍斷了!」

「遵吾皇命!」

神逆又轉向厲獸。

「厲獸你說的也不錯!御苣如此隱瞞,可是讓本皇十分惱怒,本皇絕不會放過御苣!」

神逆的語氣漸漸冰冷,「所以,厲獸,聽本皇令!」

「在!」厲獸大喜,看來獸皇是要對靈族動手了!

「命你將吾族快要突破的大羅修士召集起來,選出十名,與本皇殺向蒼穹!」

「是!厲獸得令,必將殺的靈族血流成河!誒,皇說什麼?」

厲獸一臉興奮突然變成了震驚與疑惑,他懷疑自己聽錯了,蒼穹?

「對,就是蒼穹!」神逆冷酷一笑,嘴角扯起意味深長的弧度:「本皇給你們講一個有趣的故事!」

就在神逆興緻勃勃的講故事時,神逆口中的神秘白袍,也就是白澤,已經來到了玉京山!

「鴻鈞道友,不可氣餒啊!」白澤發現鴻鈞好似蒼老的如同一個風燭殘年的將死之人時,大驚失色!

白澤苦口婆心:

「鴻鈞道友,我們還可以翻盤!我們不是沒有機會!獸族修士全都聚集在中部,趁此時機,我們先將四部的獸城拔除,將獸族逼至中部!

這樣一來,我等與祖龍共佔東部,西部有靈族,萬族聚於南部,萬勢聚於北部。

我剛從南部回來,鳳凰已經出手了!只要我前往血海再走一遭,將鏖殤說服,鴻鈞道友與悟岳道友前往靈族,將揚眉說服,將洪荒四部串聯起來!圍剿獸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喂,那個就是今天來的新人?」

當午休快要結束,林懷塵帶着葉清離開食堂的時候,她聽到了竊竊私語的聲音。其實打上午的時候就有人在質疑對員工要求嚴格的林懷塵怎麼會讓一個剛剛高中畢業的小姑娘「空降」公司。

葉清明面上挂名的是董事長秘書助理,也就是何北原的助理。聽着只是個小嘍啰,但在何北原不在的情況下,她就是董事長直屬,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

而且早上林正德那一鬧,所有人都知道林懷塵將一項非常有油水的重要任務交給了葉清,如今見到林懷塵連午休都帶着她,這就讓人不得不多想了。

「林總,我開始懷疑您是不是故意帶我招搖過市的。」葉清雖然聽不到那些員工具體在說什麼,但通過眼神來看,她也能猜得到。

「處理好這些也是對你的考驗之一。」林懷塵走在前面,那些打量葉清的目光沒有一個敢落到男人身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