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沒完。」顧培風不甘示弱的吼回去,「誰讓你不聽我說話的。」

「我沒心情。」

「沒心情和聽不聽是兩回事。」顧培風拽住她,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說的人是我,有沒有心情和我說不說是沒有關係的。」

「我覺得有。」江淮不客氣的甩開他,心力交瘁,「我沒有心情肯定就不會想要聽你說話,那你這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有什麼意義?」

「我說出來了就是意義。」顧培風笑了,笑的很是邪肆妖孽。

「那你就一個人說著去吧。」江淮深呼吸,盡量讓自己無視這個煩人的顧培風。

「不行。」顧培風又說道,「你得是聽眾。」

「我聽著呢。」江淮沒好氣的說道,又開啟了暴走模式。

「其實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顧培風想了想,說道。

「你在逗我嗎?」江淮心情本來是煩躁死了,他現在一來……

就更煩躁了!

哄人哄人不會,氣人氣的蠻起勁。 「沒有。」顧培風和她並排走,「我就是在想,別人難過的時候你願意陪在別人呢身邊,怎麼你難過你就不願意讓別人陪在你身邊呢?」

「那是因為……」江淮止住話頭,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你怎麼知道這些?」

江淮說到一半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周晴雯的那次。

可是她都沒有和別人說過,他又是從何得知?

莫非……

江淮又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顧培風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繞開這個話題,「怎麼知道的不是重點,重點是我都知道她哭的時候你陪著她蹲了這麼久。」

江淮:「……你最好就給我解釋清楚一點。」

顧培風露出邪肆的笑,欠扁的說道,語氣還很欠扁,「誒呀,小辣妹,你那次怎麼不加我,不然我就陪你蹲了,一起腿麻多好呀!」

「豬才要和你一起蹲著腳麻。」江淮瞪著他,無語的說道,「你是不是腦子都點不靈光的樣子。」

「沒有。」顧培風看著江淮,突然就露出了深情的表情,「我只是想和你經歷一樣的事情。」

「我天天吃飯,你也天天吃飯,都一樣的。」江淮剜了他一眼,氣呼呼的說道。

「不一樣。」顧培風當然不會聽江淮的,他挑了挑眉說道,「要不你現在蹲下來哭一下,我也蹲在你旁邊,這就差不多了。」

「你腦子不靈光還要拉著我和你一起智障。」江淮都要被氣笑了,「你是來添堵的吧,我不需要你別跟著我。」

說完,江淮就朝一個沒人的地方跑了。

顧培風噙著笑,覺得很好玩。

江淮很好玩。

她的性格也很好玩。

顧培風讓江淮跑了幾步,就很快邁開步子跟上了她。

江淮看見顧培風,一開始是像他是毒蛇猛獸一般拚命的躲,躲得氣喘吁吁,發現顧培風還是不緊不慢的跟著。

她都要崩潰了。

江淮發現無論她走到哪,顧培風都能輕輕鬆鬆的跟在她後面。

於是,她放棄掙扎。

江淮微微喘著氣,她瞪著顧培風,「你是孤魂野鬼吧?不然怎麼會陰魂不散的跟著我?」

「江淮,這個比喻你怎麼想出來的?」顧培風單手叉腰,沒好氣的嘖了一聲說道。

「我又沒說錯。」江淮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你到底想幹嗎?給我一個痛快好吧。」

「想陪你走出陰霾。」顧培風沉吟片刻說道,「就像你對周晴雯那樣。」

「我當然陪她的時候說話了嗎?」江淮痛心疾首,覺得太難了,「你是話嘮嗎?我想沉澱一下一下你就在旁邊一直說說說,說你妹啊說這麼多!」

「幫你開導自然是說話啊。」顧培風莫名其妙,「不說話怎麼幫你走出陰霾?」

「我需要的是開導嗎?」江淮發出靈魂拷問,她惡狠狠的說道,「我需要的是一個人靜下來,把事情理清楚,而不是在這裡和你談天說地,我有這麼閑嗎?」

「你為什麼心情不好。」顧培風眸子暗了幾分,他有點陰測測的問道。 「和你有什麼關係!」江淮想要一想到那件事情,就感覺是止不住的噁心。

而且眼眶酸澀,不自覺的就流下淚來,把脆弱明明白白的展示在了別人面前。

「你別哭啊。」顧培風擰著眉,臉色也不是很好看,他找了一下口袋沒有找到紙,乾脆用手幫他擦了一下眼淚。

江淮不自覺的後退,踉踉蹌蹌有點戒備的看著他。

顧培風卻是一步步上前,把手放在她的腰間,抵住了她的退路。

「是不是蘇禹堯?」顧培風輕輕的說道,「小辣妹,看見你因為他哭還真的是不爽,但是看見你哭我又覺得有點不忍心。」

江淮觸電一般後退,掙脫了他的束縛,「你要幹什麼?」

「我能幹什麼?」顧培風對江淮這麼大的反應也不惱,依舊笑眯眯甚至還有點不著調的說道,「我就是想幹什麼你也阻止不了我啊。」

江淮淚汪汪的看著他,顧培風似乎一下子就泄氣了。

再婚蜜愛:帝少請剋制 「好吧。」顧培風好聲好氣的哄著,「我就是嚇嚇你,我能幹什麼?」

江淮:「……」膽兒都要被你嚇破了。

「有意思嗎你!」江淮怒氣沖沖的說道。

「沒有。」顧培風聳聳肩,「江淮,你生氣就是暴走嗎?」

江淮抬起頭,眼裡還有著霧氣,「不然我還能幹嗎?」

「嘖嘖嘖,這個太低端了。」顧培風很嫌棄的說道。

似乎江淮這個行為是小學生乾的,幼稚到了極點。

「我現在不想很你說話,你走吧。」江淮冷冷的說道。

「我想和你說話怎麼辦?」顧培風擠眉弄眼。

「……那你就想咯。」

「想了就會實現。」顧培風說道,「我說你這個行為low是真的low。」

「顧培風,你要不要這麼缺德?」江淮很是委屈的說道,「我這麼難過你不安慰我就算了,還要說我的行為low,你是缺心眼還是缺根筋。」

「安慰你我們就去一個高端的。」顧培風想了想,說道。

「什麼?」江淮狐疑的看著他,不知道他又要做什麼?

「跟我來吧。」顧培風看了看手錶,對江淮笑著說道。

「哦……」

要是擱在以前,江淮不問到答案是怎麼都不會跟著上去的,現在卻是沒有什麼異議,顧培風說去哪她就傻乎乎的跟了上去。

顧培風開車,車子左拐右拐繞到了一個繁華區。

他們在一個酒吧門口站定。

正是艷陽天,酒吧門緊閉。

「到了。」顧培風勾起唇角,慢慢的說道。

「這裡嗎?」江淮有點緊張的說道。

「嗯。」顧培風點點頭,有些戲謔道,「怎麼了?是不是害怕?」

江淮不自覺的縮瑟了一下,渾身都起冷戰。

「不是。」江淮愣愣的看著酒吧的大門,死鴨子嘴硬的說道,「沒什麼好怕的。」

「不怕那就進去吧。」顧培風興趣倒是蠻大。

「為什麼要來這裡?」

見顧培風要進去了,江淮下意識的拉住他,有些無助的說道。

「不是很簡單嗎?」顧培風挑挑眉,說道,「你不是煩惱嗎?借酒消愁咯。」 「可現在是白天。」江淮說出了一個很嚴峻的問題,「現在去這種地方合適嗎?」

「怎麼不合適了。」顧培風自信的說道,「只要我想來,什麼時候開業都合適。」

「好吧。」江淮抿了抿唇,抓著顧培風的袖子就跟著他走了進去。

進去的時候,江淮才發現裡面別有洞天。

外面看上去,似乎是很低調,而且是白天,本來是應該關門的。

可是沒想到,這裡白天也在營業。

江淮進去就被嚇了一跳,震耳欲聾的音樂響出天際,無數的男男女女在舞池熱舞。

江淮有些不自在。

顧培風眼神很好,發現了江淮的不對勁。

他俯下身子,輕輕的問道:「怎麼?還是害怕?」

「沒有。」江淮怔怔的看著舞池跳舞的人,搖搖頭說沒有。

「真的假的?」顧培風噙著笑,「你要是害怕的話,我帶你出去。」

「可以嗎?」

「可以。」顧培風直起身子,「但是我可能不會。」

「……那你說的這個有什麼意義呢?」

「說了我開心啊。」

「……那你很棒棒。」 禁歡:總裁的蝕心嬌妻 江淮在心裡腹誹,但是也沒有辦法,來都來了。

顧培風帶她去到吧台。

「喝什麼?」顧培風看著江淮詢問道。

「不知道。」

「給她一杯不知道。」顧培風淡淡的對著酒吧調酒師說道。

江淮:「?!」

這太神奇了吧,她怎麼從來不知道有這種酒。

江淮輕輕的扯了扯顧培風的袖子,小聲的問道:「有這種酒嗎?」

「沒呀。」顧培風佯裝頭疼的說道。

「那你怎麼……」江淮整個人都是震驚了。

「沒事的哈。」顧培風像是哄小孩一般哄著她,「竟然小辣妹想要隨便,沒有隨便我就弄出隨便來。」

調酒師以為他們是情侶,不道德的悶聲笑了。

江淮又把狐疑的目光放在了調酒師身上,「……不是,你笑什麼呀?」

「你們的感情真好。」調酒師羨慕的說道,「好羨慕啊。」

你從哪裡看出來了感情好?江淮內心吐槽吐的要命,有本事你指給我看!

「你看錯了。」江淮笑眯眯的說道,「我建議你去看一個眼科,對自己有幫助的。」

調酒師:「……」他說錯話了嗎?

「她心情不好。」顧培風淡定出聲,幫他解圍,「麻煩來一杯威士忌。」

「好的。」

一杯酒很快上來,顧培風把它推到了江淮的面前。

「喝吧。」

「哦。」江淮定定的看了幾秒,一口就幹了,咕嚕咕嚕的喝的很快。

顧培風笑而不語。

江淮喝完了,愣愣的看著顧培風,說了句還有嗎?

她現在都沒有心思去思考,因為一轉動腦子想的就是蘇禹堯,那細密的痛像是針扎一般,痛的她喘不過氣來。

「還有。」顧培風推波助瀾,把江淮灌的更醉。

說著,他又推了一杯過來。

江淮都不帶停頓的,一口氣幹了。

「喝這麼急?」顧培風笑著說道,「你是遇到了多大的事。」

「不關你的事。」江淮摸了一把嘴角殘餘的酒,眼眸都開始迷離起來。

「那你還要喝嗎?」

「要。」

「那好吧。」 顧培風笑的邪肆,不動聲色就把江淮灌的差不多了。

很多人本來是非常害怕顧培風這強大的氣場的,但是酒能壯人膽,一下子就沸騰起來了,也就沒有害不害怕這個說法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