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沒想到你們能夠全部活著回來,真是遺憾,可惜,就算你們逃得了巨象蟻的追殺,今天也死定了!」

漠山眉頭一皺,接著腦海中一亮,張口失聲驚呼,

「你什麼意思?你怎麼會知道……不對,難道先前盜竊我端木家地圖的人,居然是你!」

「你倒是不笨,為了把你們這些端木家族的狗引入到這裡面來,老子可是費了老大的勁,不過,嘿嘿,這也值得,若曦侄女,待會老子一定會好好『疼疼』你的。」

宇通醜陋的大臉上露出淫靡的笑容,視線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徐若曦的身上,眼神中散發出攝取的目光,有如遇見骨頭的猛犬,恨不得立刻便撲上來。

「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林寒劍眉一皺,極為噁心地瞥了宇通一眼,隨之將目光轉向了被後者嚇得臉色發白的徐若曦,不解道。

「林寒大哥,就是他們……我爹爹和大伯老早就開始懷疑是宇家派人偷了地圖,只是沒有證據,想不到他們、他們居然這麼大膽,敢在半路上算計我們。」

徐若曦的臉色有些發白,原本想要靠近林寒,卻因為害怕烈焰豹,只得一臉委屈地站在原地,哆哆嗦嗦地講出來這麼一段話,斗大的眼淚珠子立刻便往眼眶外面流了出來。

「哦?他們為什麼要算計端木家族?」

林寒懷揣著雙手,看似漫不經心地問道,其實心裡早已明白了個大概。

「那是因為,宇家也是專門做販售藥材生意的,只是他們的藥材質量低劣,要價也高,所以一直不如我們端木家族的市場生意火爆,而且……」

說到這裡,徐若曦的聲音變得越來越輕,很快便將羞紅的腦袋低了下去。

「我知道了,」

林寒點點頭,苦笑了一聲。剩下來的話,徐若曦雖然沒有說,不過少年心裡卻很明白,這丫頭長得這麼水靈,必定是受到了某些人的覬覦,因此才會引來這麼多麻煩吧。

想到這裡,少年的心頭卻沒由來地騰起了一股怒氣,聯想到兩天前那個叫做韓凌霄的傢伙,似乎也對蘇婉月抱有同樣的心思,理智頓時就被憤怒所佔據,驅使著烈焰豹緩緩上前,語氣冷漠,不帶絲毫感情,

「你叫宇通?都快到了給人當爹的年紀,何必這麼不要臉?給你三次呼吸的機會,趕緊消失在我面前。」

林寒第一次開口,語氣就顯得十分不客氣,聽到對方的耳中,額頭上青筋立刻就蹦了出來,眼裡精芒閃爍,認真打量著這個從頭到腳都顯得極為陌生的少年,獰笑道,

「哪裡來的小子,活得不耐煩了嗎?敢管你爺爺的閑事!」

「一!」

林寒沒有回答,反而手掌下屈,默默地握緊了秋水劍的劍柄,開始直接報起了數字,「二!」

「王八蛋,老子生撕了……」

宇通面色扭曲,正打算抽出長刀,對著林寒衝來,然而他這示威的話還未說出一半,耳旁又驚起了一聲雷暴般的炸響,

「三!」

嗡!

一道華光掠過,林寒的身子只在眨眼間便已出現在了後者面前,秋水長劍橫划,有如整個時空都陷入了靜止,直到周圍的空氣開始重新流轉的時候,一澎熱血,卻已衝天而起。 杜木燕腦海中出現了那個女修被衣服被扒光的赤裸模樣,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心有餘悸的說道。

「靈薇姐,這些人不也是之前進入仙蹤境道的嗎?他們以前也是大宗門的弟子,為什麼會變得和魔鬼一般?他們沒有見過女人嗎?」

舞靈薇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緩緩說道:「既然通往仙蹤境道的第二段有人攔住,說明第三段也有人攔住。這些攔在第二段的太乙天仙境仙人和天仙境仙人,應該都是修為卡主,無法進步的一群人,否則早就離開這裡了。”

「任何一個仙人留在仙蹤境道裡面,進不能進。退不能退。沒有資源修鍊,沒有城市生活。不能做別的事情,只能慢慢等死的時候,母豬也是他們眼裡的香餑餑。更何況這些剛剛進來的女人?所以說千師兄能保住我們全身而退,已經是天大的恩情了。」

「千師兄雖然長的帥氣,我卻不喜歡他。你看他在船上就挑撥祝美君和林玉眉兩人,就知道他很有心機。」杜木燕撅著嘴巴嘟噥說道。如果不是因為千尋夜也是秀樂禁上天的大羅金仙勢力清溪劍宮,她或者會說出更難聽的話來。

舞靈薇微微笑道:「林玉眉所在的天鳳一族,雖然只是一族之力,可是實力卻絲毫不比大羅金仙勢力差,天鳳一族的天凰大人,聽說很快就會成為鳳凰一族的大長老,到那個時候,天鳳一族的威勢比現在更甚。清溪劍宮秀樂禁上天三大宗門是之一,千師兄是清溪劍宮的,而祝美君所在的白鹿學院背後靠山,同樣也是大羅金仙勢力白梅派,聽說白梅派的白長老已經出面收祝美君為弟子,他挑撥林玉眉和美君的關係也正常。大宗門之間的競爭也是無處不在,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那個祝美君我不是很喜歡,我和那個叫白瑜的師兄也是第一次見面,我覺得他人挺好的。祝美君這個人做事的很不地道,我更喜歡林玉眉姐姐一些。」杜木燕年齡小,說話心直口快,沒有心機。

舞靈薇連忙咳嗽一聲,拉了杜木燕一下,然後站起來回頭叫道:「美君師妹……」

隨即她又抱拳說道:「靈薇見過雲師兄。」

杜木燕雖然年齡小,但在背後說人被人當面聽到,倒也有些尷尬,趕緊跟在舞靈薇後面抱拳也說了一句:「杜木燕見過雲師兄。」

祝美君這一隊,修為最高的就是這個雲師兄,在進入仙蹤境道第五年,就成功突破太乙天仙境。

「靈薇師姐,你們這一隊不會只剩下你們兩個了吧?千尋夜師兄已經二天太乙天仙境修為,怎麼會這樣……」看見這裡只有舞靈薇和杜木燕兩人,祝美君有些吃驚的說道,似乎沒有將杜木燕剛才說的話放在心上。

她們一路上也遇見了許多危險,可是組隊的十一人,現在還有八人在。

「不是這樣,因為在通往仙蹤境道第二段的峽谷口有人攔住,而且這些人兇惡異常……」舞靈薇黯然搖了搖頭,將之前她們經歷的事情說了出來,最後建議道:「美君師妹,我建議你和另外兩個師妹暫時不要去那裡,等將來晉級到了太乙天仙境,組隊才可以過去。」

「豈有此理,這群畜生竟敢如此胡作非為?我原來對千師兄很是欽佩的,但是千師兄這次的所作所為,實在是讓人失望。」聽了舞靈薇的話,祝美君小隊中修為最高的那名太乙天仙境仙人恨聲說道,怒火頓時爆發出來。

舞靈薇連忙說道,「守在那峽谷入口處的仙人有很多的太乙天仙境修為,而且他們的法術極為厲害。一旦有人不敵,八個青石門的太乙天仙境仙人就會全部聯合起來,那是二三十個太乙天仙境仙人。就算是我們這次進入仙蹤境道的太乙天仙境仙人加起來,也不一定有這麼多。千師兄能保住我和燕兒安然退走,已經幫了很大的忙。」

「美君師妹,你和另外兩名師妹先留在這邊,我們去看看再說。」太乙天仙境仙人也冷靜下來,千尋夜修為比他高,也無法奈何人家。他一個初入太乙天仙境仙人,還沒有穩定一天太乙天仙境,硬打肯定是不行的。

祝美君堅定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會留在這裡的,就算是死了,我也要前往仙蹤境道的第二段,留在這裡只能讓我修為停滯。既然選擇了修仙一途,我就不會因為任何阻攔放棄。」

杜木燕低聲自語說道:「那是因為你沒有看見當時的場景,如果你看見了,你就不會這樣想了。」

杜木燕的話祝美君顯然也聽到了,不過她的表情依然堅定,似乎一定要去仙蹤境道的第二段。

舞靈薇沉默了一會,也緩聲說道:「我也去吧,如果過不去,那就化成灰塵罷了。」

「靈薇姐?」杜木燕不敢相信的看著舞靈薇,這明顯過不去的地方,為什麼還要過去?祝美君沒有去過,不知道情況,可是她們卻是從那個地方過來的。

舞靈薇搖了搖頭,沒有回答杜木燕。她心裡早就在想這個問題,雖然從仙蹤境道第二段的入口安全退出來了,可是她身上的仙玉和修鍊資源幾乎都已經賠出去。這仙蹤境道的第一段,除了天地規則比外面完整之外,很少有濃郁仙氣的地方,更極少有仙靈。

在身上沒有仙玉的情況下,繼續留在這裡,除了等死之外,也沒有別的途徑了。也許祝美君說的對,現在跟在小隊後面,還有一絲進入的機會,等將來她一個人,更是機會渺茫。

她說出這話的時候,已經做出了決定,如果真的過不去,那就自隕罷了。

那太乙天仙境的仙人倒也並沒有在意舞靈薇的決定,只是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就一起過去吧,最不濟,我也可以做到和千尋夜那樣,保住你們無恙。」

「靈薇姐去了,我一個人也不敢留在這裡,我也一起去吧。」杜木燕怯怯的說了一句。

「走,我們倒要會會那些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變的。」這太乙天仙境的仙人豪氣干雲的說了一句,帶頭先走。

「哈哈,你們兩個這麼快就來了?我還以為你們會多堅持一段時間的。」一名一天太乙天仙境的仙人立即就認出了舞靈薇和杜木燕,同時哈哈大笑的說道。他所在的位置是峽谷前第一個青石門邊。

聽到這話,舞靈薇的心完全沉了下去,她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初這些人會收走她們的修鍊資源,然後放走她們了。原來人家早就知道,她們還會再來的。

「哈哈,好,好……」這名一天太乙天仙境的仙人繼續哈哈大笑,接連說了幾聲好后,又說道:「你來我這邊,我保證讓你過去,還不要你的仙玉,我估計你也沒有仙玉了。」

「梁列軍,既然你們要了那個大的,小的給我們這邊。」另外一個青石門邊也有人說話了。

舞靈薇臉色一變,她知道這些人說話的意思。她沒有介面,這裡除了他們十人之外,已經聚集二三十個人了。如果最後真的無法善了,她只能自隕經脈。

「各位,我是白梅派的云云。還請看在大家都是三十三天仙域的仙人份上,讓我們借過一下,區區禮物不成敬意。」小隊中修為最高的太乙天仙境仙人取出一個早已準備好的乾坤袋送了上去。

「白梅派?白梅派很了不起嗎?老子數百年前也是白梅派的,有個屁用。」那叫梁列軍的一天太乙天仙境仙人不屑的說道,他根本就沒有接云云的乾坤袋,他的目光只是火熱的盯著舞靈薇。

「前輩是白梅派的?」云云驚喜的說了一句。

梁列軍吐了一口說道:「老子說是數百年前。現在白梅派是誰。關我屁事?你姓雲。想必和那雲天有什麼關係吧。」

雲乘聽到這話,心裡已經沉了下去,他收回恭謹的笑容,語氣變得不亢不卑的說道:「那是我父親。」

梁列軍聽到這話后,更是不屑的說道:「那個老不正經的,這麼大的年紀了還搞出你這樣一個小不點。可見他上的年輕女人不少啊。」

「你找死……」云云哪裡能忍得住這種話,同時已經祭出了自己的法寶。不過他在法寶祭出后,還是冷靜了下來,他就算是可以打得贏這個一天太乙天仙境,而人家那邊有多少人?修為比他高的就有七八個。他這邊真正能出手的太乙天仙境仙人,估計就他一個。邊上雖然還有幾個太乙天仙境仙人,那肯定不會動手。

「怎麼不動手了?」梁列軍又譏諷了云云一句,然後才冷聲說道:「過來的十個人,全將自己的乾坤戒指拿出來。讓我們檢查一遍。」

「前輩,之前不是每個人自己出二十萬仙玉就可以了嗎?」舞靈薇是第二次來。對這裡的規矩更為熟悉一些。二十萬仙玉對一個普通的天仙境仙人來說,依然不是小數目。

「那是幾個月前的事情了,現在已經改了,而且這個小子惹怒我了。」梁列軍指著雲乘的鼻子哼了一句。

哼完了后,他又指著祝美君說道:「那個女人,將臉上的破布去了,然後過來。」

「梁列軍,這個女人我要了。」一個不緊不慢的聲音淡淡的說道。說話的是第八個青石門門口的一名褐衣仙人,已經是二天太乙天仙境的修為了。 嘭!

林寒出手犀利,只在瞬息間便已在宇通的喉嚨上劃出一道猙獰的血口,有如嬰兒的嘴唇,配合著飛濺而出的鮮血,使得這個先前還處在暴怒之中中年漢子,立刻便撲倒在了眾人面前。

「混蛋,宇通死了,被這個小子殺掉了!」

剩下來的宇家護衛中,立刻邊有人傳出了一道驚駭欲絕的失聲大吼,神情驚懼到了極致,怔怔地望著正將長劍抽回的林寒,如同見到了怪物一般。

宇通在整個宇家的地位雖然並不高,卻也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元境巔峰強者,放眼整個黑石城,算得上薄有凶名,誰都沒有想到,在面對著這個神秘少年的時候,他居然連反應過來的時間都沒有,便已直接成為了劍下亡魂。

「我曾經提醒過你,不過你並沒有把我的話太當一回事,現在,是否還有人也想和他一樣,試試我手上的長劍?」

一腳踹飛宇通的屍體,林寒表情猙獰,一對眼睛陰森到了極致,目光環視周圍一圈,頓時便將那群先前還殺心外溢的宇家護衛們震懾得噤若寒蟬。

活該這幫傢伙倒霉,偏偏選在這樣一個時候,讓少年回憶起了那些十分令自己不痛快的事情,林寒可不是什麼濫好人,在尊嚴受到挑釁的時候,他所能迸發出來的殺意,往往要比尋常人猙獰得多。

「這位少俠,我們可是宇家的人,你這麼做,難道就不怕得罪我們族長嗎?」

剩下的護衛們在見識過宇通的慘狀之後,雖說早已萌生了退意,只是臨行前所接受的任務,卻促使他們不得不硬著頭皮留下來,宇通即死,後面卻很快走出一名黑瘦的漢子,一臉緊張地盯著林寒,壯著膽子喝道,

「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免得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這黑臉漢子身高不滿六尺,形貌醜陋,只是一對眼睛炯炯有神,倒也有幾分氣勢,瞧見林寒這麼齊營地斬殺了帶頭的宇通,目光中有些畏懼,不過人往那裡一站,氣勢倒很充足。

「哦?宇家在黑石城這麼霸道嗎?可惜,小爺可不是嚇大的!」

林寒手抱長劍,冷笑連連,言語中充斥著滿滿的不屑,「別說只是一方城池裡的不入流勢力,即便是帝都皇城,小爺也未見得就會把他們放在眼裡!」

「你……」

那人未曾預料到林寒的口器居然會這麼狂妄,聽到這樣的答覆,自知此番想要將這少年勸退,幾乎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當下也只好將牙齒一咬,眼神中爆發出狠戾,朝著身後的黑衣大漢們說道,

「弟兄們,宇家和端木家族,必定只有一個勢力能夠屹立在黑石城,他們找來的幫手雖然厲害,卻不過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而已,殺!給我殺!」

這些人的實力雖說不濟,然而過關了刀頭舔血的日子,膽氣卻很充足,聽到這聲呼喝,立刻便緊了緊手中的大刀,將所有端木家護衛團團圍住,看樣子,是打算不死不休了。

「小子,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任憑你再怎麼厲害,難道還能抵擋得住我們這麼多人的圍攻?放聰明點,自己離開,我們可以不難為你!」

余家這次為了圍攻端木家族,可謂下足了本錢,近百個黑衣漢子聚攏起來,聲勢倒也不弱,而有了這些本錢,黑瘦漢子的膽氣不由在無形中變得壯了幾分,清清嗓子,朝著林寒歷喝道。

「林寒……要不然你走吧,他們人數太多,就算是你,也未必能夠擋得住,你本來就是端木家族的客人,沒有道理讓你跟著我們一起赴險。」

場中形勢明了,徐若曦的臉上反倒沒那麼緊張了,輕咬著嘴唇,拉了拉少年的胳膊,語氣中透露出堅定不移的態度,沖他說道,

「如果你願意幫我們,在衝出這裡之後,可以將這裡的消息傳到端木家族,我爹爹和大伯立刻就會趕來救我們的,還有,請你把這個收好……」

話說到這裡,徐若曦突然從懷裡取出一個拳頭大小的火紅色果子,表面散發著一層熒光,輕輕湊到了少年的面前。

林寒瞥了瞥徐若曦手中的血蓮聖果,目光中閃爍出奇異,輕笑著搖了搖頭,一臉淡漠道,

「這麼珍貴的靈藥,我可不敢隨便接手,還是由你自己轉交給端木家族的族長吧,至於這些人,你其實不必擔心!」

安撫下徐若曦的情緒,少年默默轉身,環視著周身那一大群威風凜凜的黑衣人,冷哼道,

「以為人多,就可以肆無忌憚嗎?對你們這些蠻荒霸道的傢伙,根本無需手下留情,既然不走,那就留下來吧!」

鏘!

一道龍吟響徹,金黃色的流光縱橫,立刻滋生出一道龐大的匹練劍氣,當頭斬向了對自己喊話的黑瘦漢子。

後者臉色大變,慌忙往後一仰身子,險之又險地避過了少年的迎頭一擊,隨即伸手摸向後腰,直接取出一對黝黑的精鐵短仞,雙刀交疊,沖著林寒猛刺而來。

「嗯?我倒是小看了你。」

林寒雙眼一亮,緊跟著揮劍而出,金黃色的流光劍氣揮灑,在空中凝聚出點點繁星,輕易擋開了來人的刀勢,眯著眼睛打量起了對手。

這人的實力頗為不俗,比起先前的宇通來,居然強橫了三分不止,想必也是一名真正的力境強者,只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竟會隱於幕後,將隊伍的指揮權交給那個一無是處、只知精蟲上腦的廢物。

「小子,你的確很厲害,不過宇家的力境強者,可遠不止我一人,看你的勁氣波動,也不過力境四重的樣子,就算能贏我,也絕對逃脫不掉族長的追殺!」

重生之坂道之詩 雙刀與林寒的長劍相碰,這黑廋漢子立刻便自對方的長劍中感受到了一股勃然迸發的強橫力道,凝實如山,卻又犀利得彷彿雷茫,震得他雙手微恍,幾乎拿捏不住手上武器。

「等你能夠活下來再說!」

林寒長劍一卷,憑空滋生出一道金黃色的龍捲風暴,腳下一展,身形化作朦朧虛影,十分突兀地來到了此人面前,鋒劍橫掃,響起無數尖銳的破空利嘯,飛速斬向了後者的脖子。

「混蛋!」

少年步步緊逼,黑瘦漢子臉上立刻湧現出絕大的憤怒,再怎麼說,他也是堂堂的一位力境強者,平日里受盡尊崇,如何能夠經受得住林寒的一再羞辱,當下雙刀飛懸,蕩漾出一場雪亮的刀光匹練,掃向了林寒遞來的長劍。

叮!叮叮!

林寒揮劍的速度又快又疾,只在眨眼間便已連揮數十劍,每一劍都點在了此人短仞的薄弱環節,將之震得虎口發麻,一步步往後倒退。

「小子,去死!」

憤怒的咆哮聲傳來,黑瘦漢子抽身一躍,身化巨鳥般衝天而起,手中兩柄短仞爆發出銀雪般的怒芒,化作疾風斬電,互相交疊。

凜冽的刀芒席捲,在空氣中璀然爆發出一團絢爛的火光,無形的勁氣纏繞,隨之形成了一道充滿銳意的刀影巨網,快速破空而來,奮力地斬向了少年的頭頂。

與此同時,黑臉漢子那晴空霹靂般的巨嘯大吼,也在同一時間傳遞進了所有人的耳膜,

「銀雪刀罩!」

雪亮的刀芒怒卷,在空氣中釋放出自己的猙獰,無端洶湧的氣浪重重疊疊交匯,幾乎沒有留下任何死角,化作漫天呼嘯的電芒,封住了少年所有的退路。

這一擊,避無可避!

「這就是你最後的底牌嗎?威力還不錯!」

林寒停下所有的動作,抬頭望著頭頂上那團巨大的刀影,面露凝重。

黑石城不過是一座二流城池,裡面的資源如何能夠與飛雲宗這樣的龐然大物相提並論,對方施展出來的武訣,也不過就是威力稍強一點的中級武訣,在林寒的眼裡根本不算什麼,然而放到外界,卻是價值巨大的重寶。

當然,武訣稀少,也使得這些江湖上的強者能夠更加專註於錘鍊自身的武訣,基本上每一部功法,都會被他們拚命修鍊到極致。

刀芒迎風怒漲,爆發出雪亮的幻影,將整個密林映照得一片透亮,這部武訣的威力並不算巨大,唯一能使少年感覺到心驚的,卻是此人居然能將之施展到這種地步,實在有些駭人。

中級武訣,在飛雲宗內雖然也算貴重,卻並不算如何稀有,凡是內閣弟子,只要肯安心接取宗門任務,一般不出半年,就可以用靈值兌換到不錯的武訣。

只是宗門之內,卻很少有弟子能夠將武訣凝練到這種地步,只因得來的太容易,而且選擇太多,使得這些人根本沒辦法靜下心來,將武訣錘鍊至圓滿。

「威力還算勉強,不過,也就僅此而已了!」

置身重圍,林寒沒有與之耗下去的打算,秋水劍隔空一劃,樂可便在胸前凝聚出一道金黃色的雪亮弧線,雷茫一閃,攜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輕易擋開了雪亮的巨大刀網,在後者的肩膀上拉出一條血線。

「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