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沒感覺,也抵不住蒼蠅在眼前亂晃,照我看英娛舞蹈室的內部員工應該重新洗牌才對!」

陸司寒氣的一掌拍向辦公桌。

他護在心尖上的寶貝,任何人都染指不得,多看一眼都是錯誤!

「先生,如果您利用權力,擅自處理英娛舞蹈室的員工,只怕少夫人要生氣。」

「笑話,怎麼在你們眼中,我似乎很怕姜南初嗎?」

「當然沒有,如果您堅持如此,我立刻安排。」

祝林說完就要出門,準備直接將不長眼的崔年安排到非洲做他的時尚模特去。

「等等,除去這個辦法,你還有什麼好的主意嗎?」

祝林挑挑眉,原本還以為先生在姜南初面前能夠硬氣一回,想不到還是這麼慫。

不對,怎麼能夠說是慫,應該是寵老婆!

「先生,我肯定沒有您聰明,不過這次倒是有個主意。」

「我們直接將英娛舞蹈室以另外一種形式買下來,不與D.E集團掛鉤。」

「這樣少夫人想不到我們的身上,我們仍舊可以掌握全局。」

「我記得先生母親娘家有位親戚,這段時間剛剛從M國留學回來,不如當做人情送給她練練手。」

從前祝林總被陸司寒教訓,總是比不上沈承,但不得不說這次腦子終於開竅。

「的確是個好主意,這件事情全權交給你去處理,不準南初知道,務必做到天衣無縫,知道嗎?」

「明白!」

祝林邁著輕快的步伐離開書房。

舞蹈房內,姜南初穿著緊身的舞蹈服結束訓練,擦擦額頭的汗水。

這段時間她總覺得渾身沒勁,每晚睡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前段時間中毒沒有徹底好全。

只是最近實在太忙,所以姜南初準備等商演結束后,去醫院做一趟全面的檢查。

正想著,姜南初轉身迎面撞上一具肉牆,在她沒有反應過來時,直接被陸司寒抱在懷中。

獨家盛寵:楚少的神祕新妻 鋪天蓋地的吻隨即落下,讓她沒有心思再去思考任何的事情。

「已經跳的很好,今晚陪我。」

「可是——」

姜南初的可是沒有來得及咽下,直接被陸司寒抗進房間。

他需要在她身上一次又一次種下痕迹,確定她是他的。

其實陸司寒還有一個小小的私心,他希望姜南初儘早懷孕,這樣她陪伴他的時間能夠更多些。

陸司寒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對於姜南初的佔有慾並沒有隨著結婚而下降,恰恰相反他越來越依賴姜南初。

翌日,姜南初拖著兩條酸疼的腿來到英娛舞蹈室。

一進入內部,她能夠很輕易感覺到氛圍的變化。

原本應該坐在辦公室,年紀五十多歲的總經理並沒有上班。

等到中午休息的時候,所有員工聚在一起,等候新總經理的出現。

「我聽說新的總經理是女性。」

「你的小道消息一點都不勁爆,我聽說新總經理後台特別大,不然怎麼可能直接買下英娛舞蹈室。」

「也對,真是越來越好奇。」

虞桃桃原本準備將姜南初被包養的事情公之於眾,但是突然出現換老闆的情況,只能先靜觀其變。

正討論著,從門口出現一名穿著黑色職業套裝的女性。

她舉手投足之間充滿英氣,乾淨利落,滿滿都是女強人的姿態。

「你們好,我是時潯,以後將由我帶領舞蹈室走向新的輝煌。」

「啪啪啪。」

同事們開始紛紛鼓掌,爭取在新老闆面前留下好印象。

「你們不需要客套,自我介紹完后,我需要懲罰一名員工。」

「虞桃桃,你被取消這次商演的資格。」

時潯淡淡開口道,但是氣場十足,有那麼一個剎那間,姜南初在時潯身上看到陸司寒的影子。

姜南初搖搖頭,她真是好過分,上班時間居然想老公,實在太花痴,如果被陸司寒知道肯定要嘲笑她。

「為什麼?」

「這樣根本不公平,我什麼都沒有做錯,而且商演的舞蹈內容,我已經排練整整兩個月!」

虞桃桃發現這段時間,她真的倒霉到家。

大妖通靈 欠姜南初整整八十萬沒有還清,現在還要失去露臉的機會,這意味著工資又將減少一大半。

「你沒有做錯嗎?」

「我聽崔年總監說起過,就在昨天你扯壞新同事的衣服。」

「如果我不嚴格處罰你,怎麼管理下面的員工?」

時潯冷冷注視著她說道。

她是陸司寒的遠房表姐,專門派過來保護這位表弟妹。

但是就算陸司寒不說,不暗示,時潯照樣看不慣虞桃桃這種欺負職場新同事的傢伙!

虞桃桃的一張臉由紅轉為白,昨天丟臉的事情再次被提起。

打心底,虞桃桃對姜南初的討厭更上升一分。 剛走到茶几旁,小八還沒開口江素素先開口了。

“怎麼了?找我來什麼事兒啊?”

江素素無力地問道。

小八擔心的看着她,聽到這有氣無力的聲音,小八由衷的感到心酸。

“要不,你還是先躺牀上休息休息吧,等睡醒了再說。”小八小聲道。

這時候江素素隻手一揮,強顏歡笑起來。

“呵呵,你當我真病啦?!我逗你玩的!嘻,嘻嘻…”

小八看着江素素那逞強的樣子,心裏更是難受了。

他慢慢地走了過去,雙手把住了她的雙肩,認真的對視着她。

“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小八幾乎命令的說道。

江素素聽到這話,頓了一下,然後回過了神來,一把打開了小八的手。

“哎呀!沒事兒~”

接着又說道:“還是說你吧!你把我叫來,到底是要幹啥?你再不說,我可要走了哈!”

江素素邊說邊作勢跨起了自己的包。

小八無奈,既然江素素不想說,自己也就不想去強求了。只好先說自己的事。

“來,你看這個。”

小八說着遞到了江素素眼前十張綠色的銀行卡。

“這是什麼啊?”江素素把在手中查看。

“銀行卡?你辦這麼多卡幹嘛呀?”江素素疑問的看向小八。

小八回道:“這不是我去辦的,而是我去幫忙,別人給我的佣金!”

“佣金?!”江素素聽到這話瞬間來了精神,十張銀行卡在她眼裏肯定是不小的數目。

“多少錢啊?!”江素素忙問道。

小八看到江素素這幅小財迷的樣子,頓時笑了。

“說出來你別驚訝哈!”小八道。

江素素點了點頭,“說吧!多少!”

小八見江素素臉上恢復了幾分神采,自己也是神神祕祕的說道:“五個億!”

“五個億?!”江素素隨即驚呼出口。

“噓~低調一點!”小八故作神祕的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道。

“哦~對對對!”江素素也跟着小心起來,忽然江素素好像想到了什麼,一下子急了。

“不對啊!你在逗我玩吧?!哪有人這麼土豪,一出手五個億的?!”江素素驚呼。

小八聽後神祕一笑,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我去查過了,真的有五億!我今天找你來,就是想問問這五個億怎麼分配好!”

“還能怎麼分?!你還打算分別人一點?!當然是自己的啦!”江素素喊道。

聽到這話小八也是笑了,這纔想起來,自己還沒有告訴過她自己成立八指會的事情。

於是,接下來的十分鐘,小八把八指會的大大小小事情,還有未來理念等等,全部和江素素說了一遍。

江素素聽後直接是傻眼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我的天啊,這個是你想出來的?!”江素素驚歎道。

小八聽後嘿嘿一笑,道:“嘿嘿,是不是很厲害啊?!”

“厲害個屁!”江素素一聲怒斥,直接將小八堵了回去。

“用金錢的方式收買人,再用人去提高人的收益,等同於給那些成員雙重福利,誘惑很大,但是你有想過沒有,萬一當中有心懷不一的歹人,亂拉人,就爲了騙你的錢,這種事情你怎麼處理!”

“還有,你怎麼就能確定這倆錢能把他們牢牢拴住爲你賣命?!萬一有一天你得罪了人,他們買通了你的成員,暗殺你怎麼辦?!他們今天能被你的錢套住,明天也能被別人的錢給套住!這些你想過沒有?”

聽到這些,小八有些愣住了。

“沒,沒想過…”小八回道。

江素素已經訓開了,又接着說道:“你說人事進出都由你的兄弟們來把關,那你想過沒有,萬一你們八個當中有叛徒怎麼辦?!你就那麼相信他們?!李強、馮倫,這倆人你可以相信,但是其他那五個呢?!你之前和他們有交集嗎?!他們以前是李強的手下!別忘了,你現在纔是八指會的老大!不是李強!你確定他們會全身心的幫你?!”

聽到這兒,小八已經徹底沒話說了…

江素素的顧慮不無道理,自己之前的確是太天真了。

“你還想拿這五億當做八指會的管理運營費!我告訴你,你這五億下去,只會給你喂出一堆白眼狼來!你個傻蛋!”

江素素罵着,手指用力的點了一下小八的腦袋。

小八也是想明白了,但是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那,那我該怎麼辦呢?”小八無奈的問道。

這時,江素素想了想,道:

“要不你這樣,你直接給他們掐斷供給!每個月的每個人五百塊錢不發了!並且先前通知他們!到時候看看留下多少人,留下的人,纔是可能真心跟你的!”

聽到這話小八搖了搖頭,道:“不太好!現在整個B市,幾乎各大酒店、洗浴中心、酒吧等地方几乎都有八指會的人了!貿然給他們掐斷,我怕不利於以後發展!”

“你是說怕以後的新人打入不進去,或者打入進去了遭到報復?”江素素問。

小八點了點頭,“是的!”。

這時候,江素素再次陷入了沉思。

過了一會兒,她擡起了頭,道:“要不你這樣!你可以先擴編,再整編!”

“你是說,讓我先用錢多招募一些人,然後再掐斷?”小八問。

江素素壞笑的點了點頭,道:“嘿嘿,對咯!比如說,酒店裏你原先有十個人在!你現在給他擴編的十五個人!到時候再整編,就算走七八個,剩下的人也可以在酒店裏撐起一片天,不至於被一下子套空。”

小八思考了一會兒,不禁的點了點頭。

“高啊~!還是你厲害!”小八不禁的豎起大拇指讚揚道。

聽到這話,江素素更是得意的沒邊兒了。

“那當然!你也不看看本小姐以前是學什麼的!”

“學什麼的呀?”小八笑道。

“國際金融!”江素素得意道。

“國際金融?我記得咱學校沒有這個專業吧?你在學校學的不是會計學嗎?”小八明知故問的壞笑道。 第561章姜南初是她的弟妹,關他什麼事

「至於虞桃桃離開后,她的位置應該由誰頂上?」

「這件事情交給編舞師負責,我不會過問。」

時潯做出公平的決定,她的任務只是負責保護弟妹,並不包括以權謀私。

舞蹈這條路,還要靠姜南初自己走下去。

「時總經理,我看由姜南初代替吧。」

「雖然姜南初剛剛來我們舞蹈室,但是她天賦很好,從來沒有出過舞台事故。」

編舞師幾乎沒有思考,直接開口說道。

其實哪怕沒有這次虞桃桃被換下來,編舞師同樣有意安排姜南初上台表演。

因為她真的是她見過極有天賦的學生,只不過姜南初在學校的履歷有些模糊,所以編舞師不知道她的老師究竟是哪一位。

「嗯,這種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你來處理,我很放心。」

「姜南初,你有問題嗎?」

「我完全沒有問題,我不會辜負大家的期待。」

姜南初直接應下,不再虛假的推脫。

時潯點點頭,對於這位表弟妹,還是第一次見面。

當初他們結婚的時候,她乘坐飛機從國外飛來,結果飛機晚點,趕到的時候,兩人已經提前離開。

當初覺得沒有緣分,現在看來錯過或許是為更好的遇見。

她的表弟是什麼性格,她略微還是有點了解的,難搞定,偏執,強迫症,能夠讓他喜歡到心坎,絕對好到沒邊。

她們的高興,對於虞桃桃而言,簡直就是一場酷刑。

原本她準備今天公布姜南初被包養的消息,但是現在她決定不這樣做。

地書之主 姜南初很想在商演上面出風頭,她同意,她願意讓位。

但是姜南初不要想著商演當天,能夠順利從舞台下來!

傍晚,陸司寒回到別墅,肉肉咬著一隻拖鞋出來歡迎爸爸。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