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沒錯,只要堅持一段時間,他們也無話可說!黑了……」

……

……

在林牧被偷襲之時,姜承龍平剿反叛玩家處,此時的戰鬥已經陷入了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白熱化。

即便姜承龍方是擁有先手優勢,士兵軍事素質強悍,組織有度,反應迅捷,但因數量上的差距,一波殲滅的結局還是沒有出現。

姜承龍在殺戮了一番后,返回後方休養生息。

「可惜,沒能一舉擊潰他們。戰役進行到這裡,剩下的玩家戰力和素質還是不錯的。」眉頭微蹙的他,眺望著不遠處的慘烈戰鬥,輕聲自語道。

戰場處,箭矢亂飛,刀光劍影,殺意衝天。

在與這些手臂綁帶的玩家反叛搏殺一番后,姜承龍改變了本來是打算獨自把這七十五萬反叛軍都吃下,收割一波積分與聲望的決定。

在剛剛收到幾個消息,其中一個就是另一面側面城牆的聯軍核心力量的司馬鎮等,竟然反叛了!

另外一個,就是正面城牆上,林牧、季北欽雪影等人的動向消息。

他們在憋大招!

稍稍思忖一番后,姜承龍沒有再猶豫,馬上去尋找外援。因為他心中總是有種預感,從戰役開始到現在,第一次負責正面城牆攻伐之戰的林牧,會出有意外的行動,城牆會比預料中更早破!

城破,就是收割之時,也是圍剿龍且之時,若遲了,湯都沒有,更何況是肉!

作為軍中之人的他,華夏區巔峰領主,追求的是肉,不是湯水!!

外援,就是其他跟隨在後面的零散玩家勢力。

他們雖然加入聯軍,可卻還是零散不已,自由行動。

各個攻城點,只是巔峰領主來統御而已,並不是說就能把所有人擰成一股繩。那不現實。

他們不是超級領主的直屬,只能算是圍剿龍且的一份子而已。利益才是他們追求的。

這些玩家,本來目標是氣勢昂揚地想要攻破城牆,擊殺終極boss龍且,爭奪神器。雖然計劃成功的幾率微小,但也是一個念想不是。

可與那縹緲的幾率相比,姜承龍圍剿的數十萬玩家,那可是實打實的收穫!

反叛的玩家,擊殺後會有額外掉落!

很快,側面城牆的消息傳播開來。他們就被姜承龍給鼓動起來,轉移陣地,去擊殺被姜承龍軍隊圍起來的反叛玩家。

開玩笑,攻城還會持續很久的,圍剿反叛軍,收穫一波才是王道!

……

與三位偷襲的玩家領主一樣,林牧也一心二用,在對戰之時,還不忘和季北欽雪影等人聊天。

「林牧,聽說你被玩家偷襲了,需要支援嗎?」季北欽在通訊中說道,語氣頗為玩味。

「沒事,跳樑小丑而已!一切按照計劃即可。」林牧淡然回應。

「那好!我們繼續去準備開始行動!」季北欽嘿嘿一笑,道。

「呦呦,剛聽手下傳來信息,姜承龍那邊有異常。他竟然聯繫其他零散玩家,把那數十萬反叛玩家的蛋糕給分出去了!」季北欽未等其他人回應,又道。

「姜承龍這傢伙應該是發現我們這邊準備的異常了!」雪影凝聲道。

「我們要加快速度推進,讓突擊弓箭手提早進入攻擊點!」

「沒錯,姜承龍都反應過來,其他人肯定會反應過來,遲則生變了!加快一點!」林牧沉聲道。

旋即通訊頻道中靜默了一會。

不一會兒后,一道英氣的女聲響起:「突擊弓箭手到達指定位置!」

「一波流準備完畢!」雪影回應道。

「嘿嘿,三十天的戰役,是時候終結了!」季北欽笑道。

「既然準備好了,那我就不玩了!準備收割!」林牧同樣輕鬆一笑。他可不準備讓偷襲者給逃走,蚊子腿即便再小,也是有肉的。

一波流攻城已經準備完畢,那快樂時光就結束了!

林牧丹田中鼓盪不已的龍元力,再次噴涌而出。這一次,瀰漫全身,戰力飆升!

一時間,偷襲者如韭菜般,被收割!這再一次闡釋出,林牧的強橫! 林牧的刀鋒,如同飄逸的精靈,不斷舞動著。

親愛的莫老闆結婚嗎 青芒閃動間,呲呲之聲伴隨而來,敵人的防禦如同豆腐般被破開,緊接著就是一道道白光閃耀而起。

林牧的刀術,彷彿不弱於槍術。

一術精,術術通。

數個呼吸間,就有近二十位偷襲者被林牧擊殺了。

「可惜。不知道怎麼回事,在我使用刀器之時,我的技能竟然不能使用,只能平砍。不然,用起範圍類技能,這些玩家頃刻間就能屠戮一空了。」撇了一眼剩下的有些愣神的偷襲者,林牧心中頗為遺憾暗道。

一般來說,技能的使用是不會限定武器的,這點林牧早有經驗,可如今自己身上的特殊竟然無法使用,著實令他驚異了一番。

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人群中的領主,林牧感覺出偷襲者中間有領主存在。

先前那些狂妄之語,可能就是領主發出來的。不過這些傢伙也不是笨人,在進攻林牧之時,沒有明目張胆地站在旁邊觀戰,而是不斷與其他偷襲者一樣遊走戰鬥。

一時間林牧也無法判斷出誰是領主。

面對林牧的突然暴起,人群中隱藏的三位領主彷彿早有預料,此時他們臉上早已沒有之前的狂妄,而是充滿了無奈。

不是他們不努力,而是敵人太無敵了!

不過,他們可不能死,要死了,身上從同盟中黑下來的道具說不定會被爆出去。他們知道,在他們反叛后,系統就已經判定他們是守方陣營。守方陣營的士兵死後,都會掉落寶袋。

三位領主彷彿心有靈犀地相互對望了一眼,繼而其中一位領主從空間背包中拿出了一張符篆。

絕地求生之王者巔峰 看到他拿出這張符篆,其他兩位領主不約而同地靠近了他。

旋即,領主猛地一撕裂符篆,一道白光驟然出現,籠罩著三位領主。

白光閃爍之中,三位領主的身影悄然不見了。

而等他們的身影剛消息的瞬間,一柄泛著奇異青芒的大刀剛剛橫掃過三人早前停留的位置。

「可惜,被他們跑了。想不到竟然有三位領主,看來這些傢伙是有備而來的,不是頭腦一熱就跑過來的。」林牧眯著眼眸望著殘餘白光,低聲無奈道。

這些傢伙只是低估了他身上的裝備,低估他身上的功法,故而毫無建功。

若是他們使用的都是高階道具,如天階的道具,林牧可能會折戟沉沙。

在三位領主逃跑后,其他偷襲者很快就斃命於林牧的刀下。

林牧把這些偷襲者擊斃后,馬上提著大刀,左手一招,變異龍鱗馬小騏就出現在眼前,輕鬆瀟洒一躍,林牧化作大刀騎兵。沒有躊躇,林牧一夾龍鱗馬,化作一道閃電,奔向前方目的地。

……

在林牧等人開始發動總攻之時,在正面城牆聯軍陣營中央,放置有十個大鼓的陣地中,一群鼓手收到了令他們驚詫無比的命令:

敲響【總攻鼓聲】!!

「卧槽,聯軍頭頭竟然發布總攻的消息!!怎麼回事,現在不是佯攻嗎?不是消耗守軍的資源、精力,然後再總攻嗎?」一名鼓手滿臉震驚,駭然道。

聯軍的拖之訣,早已公告出來。以玩家數量上碾壓之勢,再執行消耗戰術,戰局彷彿已經手到擒來了。

可現在,聯軍的頭領們竟然不按常規來,真是奇怪!

「不管其他的了,我們是鼓手,執行命令即可,敲響事先交代好的【總攻鼓聲】吧!」旁邊又一名鼓手眉頭緊蹙道。

「沒錯,按照命令即可,不管最後如何!」

「可惜,我們不能戰於第一戰線,那裡才是建功立業的好地方。」

「你這傢伙滾蛋吧,第一戰線,那可是用命來堆的,一不小心你就GG了!何談建功立業。」

「嘿嘿……沒錯,他這小子連玩個虛擬遊戲貪生怕死,還高談闊論,妄談建功立業!」

「哈哈……前一陣子,這小子還談到世界第一領主林牧呢,說他要是有林牧那麼好命,折壽二十年都願意呢!」

「人家林牧哪裡是他能比的,那是傳說中的存在,我們只能仰望而已。」

「呵呵……」

一群鼓手不斷在聊著天,雖然如此,可他們的手下功夫卻沒有絲毫怠慢。

「好了,準備好同時激發戰鼓!它們可是對聯軍有增益狀態的,這些增益狀態可是有時間限制的!」一位鼓手一語定乾坤道。

「嘿,是……隊長!」

一時間,一陣陣有節奏、磅礴雄渾的鼓聲陡然響徹這片天空。

聯軍總攻的號角,吹響了!

正面城牆,雙方搏殺正『酣』的時候,伴隨陣陣鼓聲,聯軍的玩家耳邊都傳來同樣的系統提示聲:

「叮!」

「——系統提示,玩家*****,你受到奇異的戰鼓影響,獲得同陣營大範圍時限增益狀態【蒼狼之吼】,戰鬥力提升20%,士氣提升20%,持續時間為一個時辰。」

一時間,聯軍的士兵都精神一振奮,臉上都不約而同地浮現一抹震驚:「總攻的鼓聲?這是總攻的鼓聲!難道,我們要總攻了?」

「怎麼回事?要總攻了?不打消耗攻城戰了?」

「是啊,聯盟的領主們怎麼回事?怎麼臨時變招啊?」

「難道是高層怕夜長夢多?聽說左邊的攻擊點上有兩位超級領主被龍且收買了,反叛了呢!」

「也許吧,右邊城牆的攻擊點上,也發生叛亂,很多零散領主玩家都趕過去收割呢!」

「嘎嘎,高層們可能怕越來越多的大領主會珠胎暗結!」

「我去,老兄你的成語用得真不錯……」

「……」

經歷短暫的愣神驚愕后,軍事素養頗為不錯的他們很快就一掃疑惑,氣勢昂揚地拿起手中的武器,一掃早前佯攻之勢態,瞪圓眼睛望向城牆。

不管如何,總攻就總攻吧,約好不約好,都沒什麼,戰場上風雲突變之事,不是沒有發生過。

獨孤伽羅不孤獨 現在,他們要乾的是,不顧一切代價,總攻!

因為,在他們的心中,在鼓聲響起的瞬間,就表明城牆必破!

……

在一切都存在瞬息突變的戰場中,城牆之下,最前線出現了一陣騷動,緊接著,一排排本拿著長槍的步戰兵,突然放棄手中的長槍,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弓,然後又拿出箭頭早已沾染好一團團冒著『蒸汽』液體的箭矢。

點燃,上弦,瞄準,射!

一系列動作,都是一氣呵成,乾淨利落,彷彿練了很久。

……

對面城牆上的藍都軍團守兵,聽到如此鼓聲后,都渾身一顫,繼而也是震驚不已。

他們已從異人姦細中得知如此鼓聲代表的意義!

異人軍團總攻?在沒有火龍將軍的情況下,發動總攻!

難道左邊城牆的情況,是對方高層故意發生的? 女尊之我可能是大佬 引火龍將軍龍且過去?

這是……調虎離山之計! 然而,還未把臉上震驚之色壓制下去的守軍士兵,突然聽到一陣齊鳴的弓弦聲,瞬息之間,無數冒著詭秘綠火的箭矢漫天飆射而現。

一時間,這片天空彷彿染上了一層詭異的綠光。

這綠光,如同是死神發出的死亡鐮刀,降臨在守軍的頭上。

綠火神弓手?!!

怎麼可能,林牧麾下的綠火神弓手不是跑去攻佔第九座要塞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大型傳送符篆?

不對!!人數不對,林牧麾下滿打滿算,也就一千綠火神弓手,現在,在綿長的第一戰線上,可是里裡外外近三層,預計有上萬名綠火神弓手啊!!

林牧麾下的綠火神弓手的資源不是已經枯竭了嗎?還有綠火箭矢庫存?

你這又藏拙又批發量產綠火神弓手,還搞突襲的,這……這不是作弊嗎?

太奸詐了!

一時間,林牧在藍都軍團士兵的印象,又提升了一籌。

從剛開始的『移動寶箱』異人領主,上升到必殺的超級移動寶箱,然後變成懸賞榜榜首的異人聯軍盟主,最後上升到詭詐奸人的梟雄層次。

「弓弩手,所有弓弩手,快,快!給我不計消耗,擊殺綠火神弓手,快啊!」守城士兵群中,被龍且留下來督戰的副官怒吼道。

「刀盾兵,拿起事先準備好的石盾,給我不計代價擋住那些綠火箭矢!!」還未等那些冒著詭異綠火的箭矢飆射過來,副官慌而不亂的下令。

「其他弓箭手,先不要射敵軍,先對準升空的綠火箭矢,給我把它們打下去!!」

副官臉色陰沉如能滴出水一般,緊緊盯著那一片綠油油的箭海。

這一次敵軍的調虎離山之計,真的是打在了他們的心坎上了。

藍都軍團的很多超級符篆,都在火龍將軍身上!

若是火龍將軍在這裡,使用一枚可產生巨大防護罩的守城類符篆,就可以暫時解圍了。

可惜,火龍將軍不在。

異人軍團的總攻,真的讓他感到致命威脅了!城,可能要破了!

不過,即便城牆被破,我們也還有機會……

玄階武將實力的副官,眼眸浮現一抹希冀……

經歷突變的藍都軍團士兵,在副官的怒吼下,瞬息緩過神,匆忙應對。

弓弩手熟練地操縱弩車,準備擊殺這些新生的綠火神弓手。而刀盾兵,咬著鋼牙舉起用石頭製作的巨盾,提著大刀,準備抵禦第一波威名遠播的綠火箭矢!

刀盾兵手中的石盾,十分粗糙,是臨時製作的,本來為的就是防備林牧的綠火箭矢預防萬一!想不到真有用處。

綠火,可燃金屬,可燃木材,卻點不燃石材!這是經歷血與淚教訓后得出的經驗。

其他弓箭手,也開始拉弓射大鳥,不對,射綠火箭矢!

雖然箭矢的飛轉速度因為射程的原因會有所減低,可城牆上的守兵卻一點都沒有放鬆,嚴陣以待!

也許,在這一波綠火箭矢的攻襲下,很多袍澤都會陣亡!

很快,漫天的箭矢劃破虛空,飆射到城牆上了。

「噗噗!!」冒著詭異綠火的箭矢狠狠地擊在巨盾上,激蕩起一陣沉悶之聲。

大部分箭矢被抵擋住了,可有的箭矢卻建功了。

「轟~~~」的低沉之聲響起,點燃了數十位防守士兵!

一下子,被活活燒死的驚悚場景又出現了!

「啊啊……」數十道哀嚎之聲回蕩在城牆上,聞者驚悚不已。

藍都軍團的士兵的堅韌力其實是非常強的,即便被砍頭,也許都不會皺一下眉。可面對活活焚燒,被詭異綠火燒死這般場景,那些堅韌之力只是紙糊!

太慘了,太詭異了,為什麼異人會有這樣的手段?

一旁的醫護兵,沒有上前,也沒有其他動作,只能眼睜睜看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