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漓兒,快醒醒,快醒醒」

夜魅修急忙將小丫頭連同被子一把抱進懷裡,輕拍著她泛著潮紅的小臉,想要將她從昏睡中喚醒。

可是,小丫頭靠在他的懷裡始終沒有睜開眼睛。

——————

凌晨三點,肯尼迪國際機場

海城飛往紐約的航班,像一隻巨大的鷹,呼嘯著從天空俯衝下來,劃破了夜空的寂靜,在機場長長的跑道上快速滑行了一段距離后,速度漸漸慢了下來。

3分鐘后,飛機終於平穩停靠在了機場候機廳前。

機艙門已經打開,墨言和閔睿拎著簡易的手提行李箱從飛機上走了下來。

上午,墨言正在開晨會,忽然,接到夜魅修打來的電話,說殷漓病了,讓他立刻趕到曼哈頓去。

二話沒說,墨言立刻讓辦公室的工作人員給他定了海城飛往曼哈頓最近的一班航班,隨後,將醫院裡的事情簡單做了一下安排,便匆匆拎著行李箱趕往了機場。

在飛機起飛的前兩分鐘,他登上了飛機,走進商務艙,這才發現,閔睿竟然也在這班航班上,就坐在他前排的座位上。

沿著貴賓通道,倆人行色匆匆走出了機場。

機場大門外,貝蒂帶著司機早已經等在了那裡,看到閔睿和墨言倆人從裡面走出來,她連忙快步迎上前去,跟倆人打了聲招呼。

「閔特助、墨醫生」

倆人微微點了下頭,隨後,墨言開口問道:

「夫人的情況怎麼樣了?」

「夫人持續高燒不退,公司里的那些醫療專家正在研究治療方案」

聽完貝蒂的回答,墨言與閔睿沒在耽擱,連忙彎腰坐進車裡,對司機吩咐了一句:

「開車」

司機連忙發動了車子,駛離了機場。

此時,正值凌晨時分,道路上的車輛不多,一路上,車子以最快地速度行駛著。

半個小時后,車子拐上了輔路,朝著別墅的方向駛去。

很快,墨言和閔睿坐在車上,便看到了還停在別墅大門外,公司醫療機構醫生專用的黑色轎車。

墨言和閔睿的心頓時都揪緊了。

心中都默默地期盼著,千萬不要在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前些年,大家都以為殷漓去世了,當時,夜魅修痛不欲生,萎靡不振的樣子,至今,他們還都記憶猶新。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奇迹發生,殷漓沒有死,夜魅修也從行屍走肉中又重新振作起來。

現如今,倆人終於牽手走到了一起,可千萬不能再橫生枝節了…

車子在別墅前停了下來,墨言和閔睿立刻打開兩側的車門,從車裡走下車,快步來到大門前,伸手按響了門鈴。

很快,房門從裡面被打開了,易梅耷拉著一張臉,出現在了房門口。

整晚,別墅里人來人往,害的她也沒有辦法去睡覺。

儘管心裡很是不爽,但是,在看到房門外站著的是閔睿時,易梅整個人頓時警醒了起來,連忙恭敬地打了聲招呼:

「閔先生」

閔睿精明的目光朝著易梅冷冷地看了一眼,隨後,與墨言一起走進房間,朝著樓梯快步走去。

三樓主卧室,外間客廳。

這裡,此時已經成了一個臨時的會議室。

以Jason醫生為首的Y.M公司旗下醫療機構的所有醫學權威,都圍坐在茶几前的沙發和座椅上,緊張地分析著殷漓的病情,研究著治療方案。

看到墨言與閔睿並肩走進客廳,在座的人員立刻停下了交談,站起身,與他們打了聲招呼。

「閔特助」

「墨院長」

儘管在表面上,Jason是曼哈頓Y.M公司醫療機構中的首席,但實際上,大家心裡都明白,墨言才是整個機構的領軍人。

只不過,夜魅修為什麼會把自己最信任的人放在海城,大家卻是弄不明白。

此刻,墨言的心裡非常著急,想著立刻去卧室去見夜魅修,查看殷漓的病情,但是,與大家許久不見,看到大家都站起身來,他也不好馬上走開。

轉過頭與閔睿對視了一下眼神,在看到閔睿會意地點了下頭,邁步朝著卧室走去,他這才微笑著走向大家,伸出手去,與大家一一握手寒暄。

這時,Jason臉上帶著不自然地笑,走到他面前,伸出手,酸酸地說了一句:

「墨院長,boss還是最信任你啊,夫人感染了風寒,他立刻不遠千里把你叫過來了。」

聽出Jason話中帶著挑撥的意味,墨言伸手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微微笑著回答道:

「之前,夫人在海城的時候,身體一直是由我負責照料的。

這次夫人生病,boss打電話讓我過來,估計是琢磨著我對夫人的身體狀況比較熟悉,讓我來協助大家儘快研究出治療的方案。」

四兩撥千斤,墨言簡單幾句話,便把Jason挑撥的話語擋了回去。

看到大家都認同地點了點頭,墨言淡淡地看了Jason一眼,隨後,朝著大家笑著說道:

「大家繼續,我先進去見boss和夫人」

說完,轉身朝著卧室走去。

Jason尷尬地收回伸出去的手,轉過頭,他緊緊盯視著墨言離去的背影,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善的眸光。

但很快,他臉上便恢復了平靜,轉過頭,對大家說道:

「剛才墨院長說到了一點,提醒了我。

夫人來這裡之前,一直都生活在海城。

對這裡的生活環境、飲食等各方面,都很有可能不適應。

那麼接下來,我們可以著重從這些方面入手….」

——————

與墨言對視了一下眼神,閔睿便獨自走到卧室門口,抬起手,輕輕敲了敲卧室的房門。

你們這些NPC 裡面沒有迴音。

閔睿站在房門口稍稍等了片刻,這才推開門,邁步走進了房間。 看到夜魅修背對著房門,坐在床邊,大手緊緊握著殷漓的手,聽到房門響並沒有回頭。

「boss」

閔睿輕輕走到他身邊,小聲地喊了一句。

聽到閔睿的說話聲,夜魅修這才將目光從小丫頭的臉上轉向了閔睿,布滿紅血絲的眸子在他的臉上稍加審視了片刻,隨後,他將目光重新又看回到床上,靜靜地注視著小丫頭泛著不正常潮紅的小臉,稍稍過了一會兒,他開口問了句:

「都調查清楚了?」

「是的,boss,一切正如您所預料的…」

看到夜魅修布猩紅的眼眸中,布滿了紅血絲,閔睿的心忽閃著痛了一下,正要開口勸慰,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了開門的聲響。

他連忙悄悄掩去這抹不該存有的情愫,轉過頭朝著身後望去,看到墨言已經從門外走了進來。

墨言一走進卧室,立刻走到夜魅修身邊,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低聲說了句:

「修,你先去休息一下,夫人這裡交給我」

聽到墨言這樣說,閔睿立刻跟著勸說了一句:

「是啊,boss,夫人這裡有言,您先去書房休息一下吧。」

儘管此時,夜魅修一步也不想離開小丫頭的身旁,但是,他知道,自己在這裡只會妨礙墨言給小丫頭診治。

伸出大手輕輕撫摸著小丫頭纖細的小手,他低聲對昏睡中的小丫頭說了一句:

「漓兒,我先出去一下,讓言給你好好診治,你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說完,他從床邊站起來,轉身朝著閔睿看了一眼,然後,朝著房門走去。

「言,這裡就交給你了」

閔睿立刻會意,連忙與墨言了聲招呼,跟著走了出去。

——————

沿著蜿蜒的樓梯走上樓,來到書房門口,夜魅修伸手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在書桌前的寬大舒適的老闆椅上坐下后,他抬手朝著旁邊的沙發向跟著走進來的閔睿示意了一下。

閔睿稍加猶豫了一下,隨後,邁步走過去,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看到夜魅修合著眼睛,倚靠在老闆椅的椅背上,大手不住地搓壓著太陽穴,顯得很疲憊,他微微思索著,不知自己現在彙報那事是否合適。

就在他猶豫不決時,坐在書桌前的夜魅修,淡淡地開口說道:

「說吧」

「是」閔睿連忙答應了一聲,隨後,將自己此次回海城,了解到的事情詳細地向夜魅修彙報了一番。

那天,遵照夜魅修指令,閔睿沒有帶任何隨從,隻身回到了海城。

找了個旅館住下后,他接下里首先去的地方,是易梅提供的,在海城的住址。

然而,在到了那裡后,閔睿才得知,那裡在四年前便已經被徵用,建成了防洪堤壩。

原來住在那裡的人家,早已經不知搬去了哪裡。

這條路已經行不通了,看來,只能靠找到當年樂園蛋糕店老闆,來打聽一下了。

接下來,閔睿通過關係,請人在工商部門找到了當年那家樂園蛋糕店的女老闆宋清的地址和聯繫。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閔睿按照那個地址敲開了那戶人家的房門。

令人慶幸的是,出來開門的女人正是當年樂園蛋糕店的女老闆宋清。

不過,在聽到閔睿向打聽易梅這個人的時候,宋清的腦袋立刻搖得像個撥浪鼓似得,直說自己根本不認識這個人。

看到宋清抬手要關門,閔睿只好謊稱,自己是易梅遠房的親戚,一直住在國外,此番回來,順道來看看易梅,可是,到她住的地方,已經拆遷了。

他是按照五年前,易梅曾經給他寄的信件找來。

聽到閔睿是大老遠從國外回來的,宋清停下了手上要關門的動作,但是,依然很肯定的告訴閔睿,她的確不認識易梅這個人。

愛情九五折 閔睿見狀,連忙謊稱,在信上,易梅說她在樂園蛋糕店工作,並且,在信里還提到了一個名叫殷漓的女孩子,與她一起在這裡打工。

聽到這裡,宋清才像突然想起來了似得,連聲說道:

「哦,哦,原來你說的是梅子啊。

沒錯,五年前,她是和殷漓在我的店裡干過一段時間。

不過,她出車禍的當天,我的店便關門了,在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

「出車禍?」閔睿不由得一愣,下意識地重複了一句。

「沒錯,是出了車禍。」說道這,宋清稍稍回憶了一下,隨後,她接著又說道:「當時,是她男朋友打電話到店裡來,替她請假的,電話還是殷漓接聽的呢。」

「易梅有男朋友?」閔睿連忙又確定了一下。

宋清立刻很肯定地說道:

「有啊,聽梅子說,她和那個男孩子上初中的時候,就已經好上了。」

夜魅修身體慵懶地倚靠在老闆椅的椅背上,合著眼睛,一邊閉目養神,一邊靜靜聽著閔睿的彙報。

在聽到閔睿說到易梅有男朋友這件事情時,他猛地睜開了布滿紅血絲的眼睛,目光中帶著一絲期待看向了閔睿。

不明白boss為什麼會突然有這樣的反應,閔睿不由得稍稍愣了一下,在看到boss並沒有讓他停下來的意思后,他接著又將後面的事情講述了一下。

易梅有男朋友,這件事情敲定下來了。

閔睿腦子裡立刻思索著,怎樣打開下一個環節的突破口。很快,他便想到了一個主意。

精明的目光微微眯縫著,流露出一副令人難以琢磨的神情,深深盯視了宋清一眼,隨後,他淡淡地說了句:

「梅子出車禍是幫助店裡給客戶送蛋糕,造成對嗎?!」

宋清一聽,心裡頓時「咯噔」了一下。唯恐面前這個男人會賴上自己,她連忙解釋道:

「不是的,不是的。易梅頭一天晚上來上班的時候,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說他母親生病住院了,她連班兒都沒有上完,便走了。」

「這恐怕只是你的一面之詞」

聽到閔睿話中帶話,意有所指,宋清頓時感到自己一個腦袋兩個大,心中不免暗自著急了起來。

稍後,她急忙又說道:

「我說的都是真話。

不信,你可以去問殷漓。

那天晚上,就因為梅子要趕去醫院,殷漓在下班后,還替梅子給客戶送了一趟蛋糕。那天雨下得很大,她不小心把頭都磕破了…」

目的達到了。

閔睿也就沒再跟宋清糾纏,隨口撂下一句:

「我會去查的…」

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是漓兒,那晚的女孩,是他心愛的漓兒…

夜魅修激動地雙手緊緊攥著拳。

至於後面,閔睿又說了些什麼,他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

他全部的身心,都被那剛剛得知的,自己是小丫頭第一個男人的喜悅所佔據了。

那種難以言表的幸福充斥了他全部的神經…

然而,他異於尋常的舉動,卻把閔睿弄楞了。

獃獃地注視了夜魅修片刻,閔睿不無擔心地輕聲喊了句:

「boss」

然而,此時此刻,夜魅修已經幸福地說不出話來,抬起手,他朝著閔睿擺了下手,示意他可以離開了。

閔睿見狀,雖然內心裡有些擔心,但還是從沙發上站起身,朝著夜魅修恭敬地欠了下身,隨後,轉身離開了房間。

聽到房門傳來了輕輕地閉合聲,夜魅修長長出了口氣,仰起頭,目光注視著頭頂的天花板,眼角溢出了幸福的笑意。

雖然,在經歷了五年的分別後,他已經不在乎小丫頭不是處女這件事情。

但有時,一想到,自己不是唯一擁有過小丫頭的男人,他的心裡還是會充滿遺憾。

那天,在易梅的嘴裡,無意中得知了小丫頭也曾經在樂園蛋糕店打過工。

他的心裡頓時存有了一絲期盼。

期盼那個暴風雨夜,突然來到他身邊的女孩子,就是他的小丫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