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為什麼?」

是想刺激夜千寵?

之前那個發布會的時候,夜千寵就已經鬧到現場了,如果當初請的娛樂媒體,夜千寵肯定就被寫成自作多情、不顧顏面來砸場子還被攆走的妒婦了。

事實上,她並不想讓夜千寵出席他們正式的訂婚宴。

畢竟人家現在身份、人手什麼都又,要搗亂也很輕鬆。

男人終於轉過來,「你不想炫耀炫耀?看看她愛而不得的痛苦,不是很享受的事么?」

馮璐抬頭看著面前的男人。

她以前就認識寒愈,大學那會兒就跟他接觸過,但是那時候總覺得寒愈多少還是有一絲絲仁厚之心的。

最近,越來越發現,他對誰都可以冷漠。

對她來說,這是好事,但又……也說不上來!

「沒什麼事,就早點回去休息。」男人再次開口,然後和她錯身走了過去,徑直回了房間。

張馳剛剛就知道他回來,在旁邊站了一段時間,他們說的話,他都聽得到。

他也知道在郊外別墅發生的事。

所以,馮璐不明白,他倒是明白了,先生這是怕夜小姐真的尋死,或者,被馮璐下手再掩飾成是她自己尋死。

他要求夜小姐出席訂婚宴,至少馮璐不敢去動她。

回到酒店。

男人看著她送給他的兩個核桃,結果腦子閃過的是她房間里的兩個圓核桃!

腦殼突突的疼!

張馳進去,剛好見他倒了一杯紅酒直接吞咽下去了,沒有醒酒,味道估計不怎麼樣,男人正擰著眉。

「往後多從林介那兒了解她的動態。」

男人忽然開口。

張馳點了點頭,知道先生是怕夜小姐自殺。

*

馮璐回了家裡,查理先生還沒睡。

原本馮璐是打算直接休息的,但是查理先生問起了今晚的事。

她略詫異的看過去,「您怎麼知道的?」

「這你不用管。」查理先生淡淡的聲音,只是問:「寒愈確實是這麼要求的?」

馮璐點頭,「嗯,也能理解,之前他和夜千寵之間的關係就出了問題,他就像那個被拋棄的,想刺激刺激夜千寵而已。」

查理先生似有若無的笑了一下。

「永遠不要把事情想得過於簡單。」他道。

馮璐看了過去。

不光是寒愈有變化,她能感覺父親也有變化,不知道是不是長期沒和查理夫人在一起的緣故,話越來越少,好多時候都是琢磨不透的表情。

「那您的意思是?」馮璐也過去坐了下來,不急著上樓休息了。

「你就不想知道寒愈為什麼一定要千千出席訂婚宴?」

馮璐微挑眉,不就是為了刺激夜千寵?

查理先生把今晚打聽的跟她說了說,才問:「現在還這麼以為么?」

馮璐眉頭緊了緊。

「難道,他這是變相的保護夜千寵?」

查理先生沉默了。

馮璐就知道自己猜對了,臉色一下子變得不太好看。

「所以。」只聽查理繼續道:「他既然答應了可以訂婚,又為什麼這樣要求?不是應該不再管千千生死?」

「或者換句話,既然他還在乎千千,你覺得你們的訂婚會成為事實么?」

這才是讓馮璐最在意的東西。

也就是說,寒愈現在根本就是在糊弄她?

「可他為什麼要跟我訂婚?他也不是非答應不可。」馮璐實在想不通。

查理先生也搖了搖頭,「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但直覺,這不是他本意,他也不願意看到這個結果,如果你想成為事實婚姻,就要排除一切隱患。」

排除?

怎麼排除?

馮璐自顧笑了一下,「我總不能殺了她?夜千寵現在是什麼身份?您也知道這有多難。祖奶奶就算首肯了我們的請求,但也是偏向夜千寵的,更難了。」

總裁的替身前妻 許久,查理先生沒再說話。

直到他起身上樓的時候,終於淡淡的留下一句:「殺人,不是一定要用手。」

馮璐看著他上樓,安靜的坐了半天。

父親這算是改變了理念?

以往,他是不碰人命,不會做絕的,最近一個個的都是怎麼了?

*

夜千寵醒來時,房間里沒有。

但是她梳妝台上整齊的擺著昨晚被扔地上的東西,手機里也不少宋財神的留言。

【那倆核桃可以留著,專門定做的式樣,世界上可只有這一對,要珍惜!】

【套套是不是也沒用完,留著吧,爺可是好容易找了最大號,刺激男人,這東西勝過任何!】

她無語的挑了挑眉,但是又懶得去碰這些東西,就那麼擺著了,反正是放盒子里的。

下了樓,林介和蕭秘書都在。

「唐啟山的貨怎麼樣了?」她拿了水杯,問。

蕭秘書回:「已經在分批進了,所有去處,我們都會有跟蹤的,您放心。」

她點了點頭。

要到貨物落定之後才好動手。

「最近刻薄男都很安分,沒什麼為難使館的?」她問。

蕭秘書搖頭,「沒有。」

最近聽到的,都是他和馮璐的緋聞,確實沒見他為難駐外使館,這對他們來說算好事,也是壞事吧。

壞就壞在他選的女人是馮璐。

夜千寵安靜的用餐。

想著,她那麼刺激他,也不過如此,看來是沒什麼用,還是得先把基地的事宜處理好。

「這兩天我就返回基地了,有什麼事,儘快呈上來,剩下的你們處理。」

林介和蕭秘書這邊倒沒什麼大事,幾件需要她親自處理的,她剛回來那兩天就辦得差不多了。

倒是夜千寵啟程的前一天,有了個臨時的事。

「引資部的部長說想見您一面。」

她略意外,抬眸。

「知道什麼事么?」

林介搖頭,「不清楚,但他昨天親自過來了一趟,應該不是小事。」

夜千寵只好點頭,「那就見吧。」

見面安排在駐外使館,就在她的辦公室。

她去的時候,部長已經在裡頭候著,見她推門進去,起了身。

這讓夜千寵眉頭微跳,看來不是小事。

「坐!」她稍顯客氣的彎了一下嘴角,頷首示意蕭秘書去泡茶。

「抱歉,知道閣下行程緊張,還是希望能跟您說說這個事。」

她點了點頭,「還好,明天啟程。」

繼而,她一笑,「沒關係,開門見山,我喜歡直白一些的談話!」末了,又淡笑著道:「既然是私下談話,我應該可以稱呼你溫西?」

引資部長也是客氣的一笑,「當然可以,很榮幸!」

接著,才聽他稍微凝重的神色,道:「引資部從幾個月前就開始做的一個慈善,最近出了一些事,我思前想後,只能求閣下幫忙了!」

夜千寵神色變化不大,「引資部還做慈善?這倒是第一次聽說。」

溫西點頭,「一直都會做,從各個企業引資進來,再去投資,收益怎麼也是溢余的,不少是拿去做慈善了。」

「好事!」她由衷的道:「到時候使館也可以效仿。」

具體是個什麼情況,夜千寵等著他說。

「閣下光游國際,不知道有沒有踏足過盧威爾或者聽聞過?」

她搖頭,表示沒有。

「也對,是個小地方,前兩年才從飽受戰亂的境況解脫出來,這兩年雖然沒了戰亂,衣食、溫飽也還算過得去,可醫療卻成了最大的難題,環境太亂,病菌滋生嚴重。」

聽著這些,夜千寵似乎都能想到那種殘酷的環境,真慶幸自己如此幸福。

「普通病菌也好說。」部長擰著眉,似乎很發愁,「但是兩個月前,盧威爾發現了一種病菌,到現在也沒弄清楚病理,病情卻不斷在蔓延,死傷已經很重了!」 「這麼嚴重的事,為什麼國際上一點動靜沒有?也沒有報道?」

部長無奈的一笑,「有些的確特殊,三不管,誰會報道?連資訊記者都不敢再去,病菌太複雜。」

夜千寵身在身份不同,她的駐外使館的國際性質,聽到這些,心情已經變得沉重。

「所以,我想著,別人沒辦法,閣下應該是有辦法的?RLV的研發者,絕不會是浪得虛名。」

她一開始沒反應。

過了會兒,才有些意外的看向引資部長,「RLV研發者?溫西部長,怎麼會知道是我的?」

埃文已經帶著小組做過RLV的發布會,其他走上銷售世面的程序還在辦,外界的確不少人已經知道RLV是葉博士研發的。

可,溫西怎麼知道她是葉博士的?

溫西部長也是先愣了一下,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繼而才勉強一笑,「有些東西,還是能打聽來的,只是絕不能往外說,所以看起來好似大家都不知情。」

嗯,她微微挑眉,這個說法,也算說得過去。

尤其,引資部既然搞慈善,涉及了她能幫忙的領域,更會使勁力氣去打聽。

多打聽,多猜測,也許會蒙對。

她也不打算隱瞞,「我第一次知道引資部做這方面慈善,挺好,也不瞞著你我的身份了,但你說的這件事,我得親自到盧威爾,目前,恐怕抽不出時間。」

部長聽完擰了眉,看起來很是發愁。

拖一天,也許就會死幾十上百人,怎麼會不發愁?

夜千寵看了他。

好一會兒,道:「或者,你這邊有沒有人可以引路,到時候我定個地點,在那兒匯合,我過去一趟?」

引資部長這才眼前稍微一亮,「當然好!」

他站了起來,「真的十分感激您能答應。」

她只是淡笑,「小事,何況,這也不算你一個人的責任,你尚且這麼焦灼,我這個身份,還能坐視不管?」

人活一世,活個名聲,說話才有力度。

她這個女王閣下,目前建立的人設都是駐外使館成立初期,而那點人設,只是一方面,顯然是不夠的。

這事就這麼定了。

「不過,出於安全考慮,地址,我只能臨時告訴你。」 噬魂歸玄錄 她道。

引資部長點頭,「當然,閣下安全為重!」

如果提前說了地址,怕有人去蹲點刺殺。

夜千寵回去之後,給林介也提了這件事。

「我這次對外是回基地訓練,但之後沒幾天,會從基地秘密離開,處理完盧威爾的狀況,再返回基地,有什麼事,還是往基地傳消息。」

林介懂,點了點頭,「雖然是秘密離開基地,但也必須注意安全。」

「有寒宴在,沒事。」

*

引資部長跟夜千寵見完面的第二天,去他辦公室的時候,馮璐已經在窗戶邊站著了。

「她答應了?」馮璐問。

溫西走到辦公桌邊,「看在寒公的面子上,馮小姐這個忙,我已經幫了,也算了對上一次沒辦法促成和你的合作一點補償。」

馮璐一笑,「說是給我的補償,收益的還不是你引資部,這是個收穫名聲的好季節!」

溫西部長不置可否。

「夜千寵沒再說具體的?她要不要去盧威爾實地考察?」

那頭的男人抬頭看了馮璐一眼,「馮小姐怎麼對這些細節感興趣?還是馮小姐也想走一遭?」

如果沒記錯,馮璐也搞這方面研究。

哦對了。

溫西這才忽然反應過來,馮璐既然也是這一行的,為什麼還要請他去找夜千寵求助?

這不符合邏輯?

只見馮璐笑了一下,帶著一些遺憾,「部長也知道,我最近就要訂婚了,婚姻是人生大事,實在走不開,但又心繫這些情況,只好來求你了不是?」

好像也說得通。

「到時候閣下會給我地址,讓人去那兒等著,帶她去一趟盧威爾,其餘的,就是她的工作內容了。」溫西部長淡淡的道。

馮璐聽完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地址呢?」

溫西再次抬頭,「看來馮小姐不知道大人物的安全意識?」

雖然不是刻意笑話她不是大人物,但馮璐聽完臉色難免不太好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