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爹,你這個陣的威力不小,已經非常不錯了。如果他們的修為達到更高水平的話。我不一定能逃得出來。」我對我爹說道。

「這還用你說。我當然知道他們的修為不夠了。要不然我也不會造出這個陣法了。行了行了,你快走吧。別在這兒煩我。」我爹像是生氣了一樣,一扭頭,沖我揮了揮衣袖。

「那好吧,我走了。你們繼續練。」我不好意思地對着地上的三位點了點頭。

「爺爺,要不我跟你練吧。我咋覺得你比太爺爺還利害呀!」小白跟在我屁股後面說道。

「小白,我也覺得有時候我比你太爺爺還利害。可是我又不知道這是為啥。所以,我根本就沒法教你。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會些啥。真的!」我對小白說道。

「那好吧。我還是回去跟太爺爺學吧。」小白把頭一低,不高興地走了。

給我爹當了半天的訓練工具,我回到白英家,喝了一杯茶,吃了幾塊藍伯送給我的點心,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兒,想起要去買牛羊崽子的事,又從床上爬起來往外走。

「大叔,你咋這麼忙呀?我娘想找你聊聊天都找不到機會。」白秀在院裏碰到我,對我說道。

「你娘想找我聊天?她想聊啥呀?」我奇怪地瞅了瞅白秀。

「啊?那你得問我娘去。我又不是我娘。我咋知道她想你聊啥呀。」白秀嘟囔了一句回了自己的屋裏。

我搖了搖頭,覺得白秀這孩子有時候說出的話讓人感到莫名其妙。她娘白英成天在地裏頭忙活。她不去幫忙,整天東逛西盪的,也不知她到底想幹啥?

我出了黑水谷,在萬魔窟的市場上轉了一圈,發現萬魔窟的市場完全變了樣,比以前擴大了不止一倍。這雲台鎮和長慶鎮合二為一,人多自是不必說,關鍵是東西也豐富了。賣啥的都有。我覺得有些奇怪,為啥這些逃難的人手裏竟然會有這麼多的資源?

「你說怪不怪,我聽這兒的人說,從咱們長慶鎮到這兒有上百里的路程。可咱們只走了幾步就到了。我聽那位萬魔窟的守衛天魔說,那條路只能咱們走,他們走不成,一進去,就覺得頭暈眼花。」一位背着一個大袋子的老伯對另一位老伯說道。

「是啊。我也覺得奇怪。我以前沒來過這兒。按理說,咱們長慶鎮周圍如果有這麼個地方的話,我肯定知道。可你說為啥咱們才走了幾步就到這兒了呀?」另一位老伯說道。

我一聽這兩位老伯的話不由暗暗吃驚。難道我上次的弄的那縮地法到現在還能用?我半信半疑地走到一位賣羊羔的大叔身邊。

「大叔,請問你這羊羔是從哪兒弄來的?」我問道。

「這是我家自己養的,因為太多,所以就弄到這兒來賣。」賣羊的大叔坐在地上說道。

「你家在哪兒呀?把這些羊羔趕來費了不少勁吧?」我繼續問道。

「我家在長慶鎮邊上的南油村,離長慶鎮不遠。自從長慶鎮被神仙鬧過以後,聽說鎮上的人都搬到了這兒,所以我也只能把羊羔趕到這兒賣啦。」那位大叔說道。

「那你從家裏到這走了多久呀?」我再問。

「沒走多久。中午吃過飯我才從家裏出來。這不剛到這兒沒多久。」那位大叔可能也是閑得無聊,竟然不覺得我煩。

「你這羊羔咋賣的?你家還有沒有啊?我想多買幾隻回去養。」我對那位大叔說道。

「有有有,你如果買的多的話,我給你算便宜點。一隻羊羔半兩銀子。你想要多少只呀?」那位大叔一聽我想買羊羔一下子來了精神,從地上爬起來說道。

「我想要二十隻,不知你那兒有沒有啊?」我掰著指頭算了一下,覺得不能一次買太多。

「有有有,我這就回去給你趕去。你先幫我看着這幾隻。」那位大叔一聽我的話,眉飛色舞地說道。

「要不我先把這幾隻羊羔的錢給你吧,省得你擔心。」我對那位賣羊的大叔說道。

「不用不用。我看你是個實誠人。你在這兒等着我。我馬上就回來。」那位大叔遞給我幾根牽羊的繩子。

「額—大叔,你們村有沒有賣牛的呀?」我對着那位大叔的背影喊道。

「有啊,咋了?你還想買牛呀?」那們大叔停下腳步問我。

「對,我還想買兩頭小牛。不知大概要多少錢?」我問那位大叔。

「小牛當然比小羊貴多了。最少也得個五兩銀子。」那位大叔說道。

「那好,你幫我問問你們村賣牛的,能不能幫我趕兩頭小牛過來。」我對那位大叔說道。

「不用找別人,我家就有。」那位大叔沖我揮了揮手。

「你家也太有錢了!」我張著嘴看着那位大叔的背影喃喃自語道。

我牽着幾隻羊羔在市場里轉悠着,剛回到剛才那位大叔待過的地方,就瞧見那位大叔趕着兩頭小牛和一群羊出現在市場的路口。看來那兩位老伯說的話是真的。我的法力還真是非同一般吶!

「大兄弟,你準備咋把這些牛羊趕回去呀?要不要我幫忙呀?」那位大叔問我。

「噢,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我把錢遞給那位大叔。

「你還真是好人,這麼大方,也不跟我講價錢。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要不這樣吧,我少收你一兩銀子。」那位大叔說道。

「這咋行?不行不行。這個價是咱倆說好的。這一兩銀子你必須得收。」我將大叔退給我的銀子又塞回到大叔的手裏。

「唉呀,我還是第一次碰到你這種客人。要不這樣吧,如果你明天還來這兒的話,我明天給你再帶一隻小羊羔過來,算是白送你的。要不我這心裏還真有些過意不去。」那位大叔說道。

「呵呵,行。你明天給我多帶一隻羊羔過來。我不給你錢了。省得你總覺得自己佔了便宜。」我對大叔說道。

我真是沒想到,碰到一位如此實誠的大叔,竟然自願白送我一隻羊羔。這不由讓我想起了寧安城裏的肖老闆和那個胖官爺。這鄉里人跟城裏人一比,我立刻覺得鄉里比城裏親切多了。這城裏的套路太深。看來我更適合待在鄉里。

「唉喲!我咋把這情況給忘了。」我牽着兩頭小牛和二十隻小羊羔剛走到我以前的家所在的土包子後面,突然想起了一個實際情況,那就是我咋把這些牛羊帶回到黑水谷去。

我不由停下腳步,犯愁地望着眼前的牛羊。早知道就把我爹的戒指借來用一下了!我總不能拖着這些牛羊飄在空中往黑水谷走吧!這樣的話還沒到黑水谷,這些牛羊肯定都被勒死了。

「你做事一定得多動動腦子!」我想起我爹一直訓我的話來。

我該咋動腦子呀?我既然能把長慶鎮到萬魔窟的路縮短嘍,不知能不能把這些牛羊也變小嘍?我牽着那些牛羊走到一處無人的拐角處,將眼微閉,抬起兩手,心裏默念著「把面前的這些牛羊變成核桃大小。」咦?我感覺手裏一輕,像是那些牛羊都跑了。我趕緊把眼一睜,瞧了瞧手裏的繩子,發現繩子頭上好像拴著啥小東西,趕緊彎腰一瞧,哎呀我的娘呀!我真地把那些牛羊變成了核桃大小。呵呵,這些小東西現在看着可太可愛了。我一扯衣擺,將那些小牛羊一隻一隻撿到我的衣擺里。現在這樣,可省事多了!

「抓賊呀!」猛然間不遠處傳來一聲叫喊聲。 「啊!不是吧貪狼聖子竟然被秒殺了!」

「我不是在做夢吧!」

「這個貪狼聖子不會是假的吧?怎麼可能被直接秒殺呢。」

「怎麼可能是假的,那渾厚的靈力和七星宗獨有的氣息怎麼可能是假的」

貪狼聖子被帝辛一擊秒殺,眾人一片嘩然,帝辛實力強悍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拜劍山莊少主在其手下也被完虐,帝辛的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但貪狼聖子甚至連反抗都沒有做到,直接被秒殺了,這就讓人驚恐了,要知道貪狼聖子和拜劍山莊少主劍無痕兩人的實力孰強孰弱還真不好說,也許會有差距,但是想來應該不大。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一幕,堂堂七星宗聖子貪狼,成道境後期的強者被一名成道境中期的少年直接秒殺。

師妃暄與婠婠兩人眼神有些怪異的打量著帝辛,突然兩人注意到一旁的破軍臉上的表情。

此時破軍眼見貪狼被帝辛秒殺,臉上出了有些驚訝外,再也不見其他任何錶情,沒有憤怒,也沒開心,這種反常的表現直接引起了師妃暄和婠婠的注意。

雖然說七星宗內部內鬥不斷,但對外卻是非常團結的,同為聖子的貪狼身死,那破軍竟然無動於衷,這一點實在是很反常,除非…….

帝辛的臉上也沒有絲毫的喜色和得意之色而是突然向旁邊出手。

帝辛一拳轟在旁邊的虛空之處,那裡空無一人,但是帝辛還是一拳轟了過去,這一拳看似平淡無奇,卻又顯得神秘莫測,層層空間波紋盪起。

「轟!」

一聲巨響空間炸裂,一道狼狽的身影被直接轟飛數十米,所有人定睛一看,正是剛剛身死的貪狼聖子,而之前貪狼身死之處的屍體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畫滿符咒的稻草人。

「是替身傀儡!」

這時師妃暄和婠婠兩人才恍然大悟,難怪破軍面上毫無表情,原來是知道貪狼有這替身法寶。

圍觀的其他人這時候也已然明白了貪狼並沒有被帝辛殺死,而是用替身傀儡躲過了一劫,但是僅僅是這樣眾人還是被帝辛驚訝的說不出話。

替身傀儡能替主人擋住致命一擊,也就說剛剛如果沒有這個替身傀儡的話,那麼貪狼必死無疑,還是難以逃脫被秒殺的命運。

「該死呀!啊啊啊啊!」

貪狼怒火衝天,看著帝辛的雙目赤紅一片,剛剛自己差一點就身死道消了,如果不是有這個替身傀儡,替身傀儡….想到替身傀儡貪狼更是心欲滴血,替身傀儡的珍貴已經超過了一般的聖器,這是可以讓聖人都能多一條命的法寶,而且是一次性的,使用完就完了。

替身傀儡是七星宗每位聖子聖女都有的一個特殊法寶,每人只有一個,使用完就沒有了,這等於自己已經比其他的聖子聖女少了一條命,一條命就這麼沒有了,貪狼怎麼能不心疼。

「空間之道?」帝辛沒有管貪狼因為替身傀儡而逃過一死的事情,而是關注到了剛剛貪狼遁於虛空分明是空間之力,難道這個貪狼是領悟空間大道的人?這一下子就引起了帝辛濃厚的興趣。

「兩位可否暫且罷手,帶我們正道與魔道分出勝負后,兩位在…..」眼見兩人大戰一觸即發,一旁的師妃暄實在不願正魔兩道的事情再起波瀾連忙上前勸阻,但,還沒有等她把剩下的話說出來帝辛已經悍然出手了。

身影猶如游龍戲水,在空中留下一連串的殘影,人已經攻到貪狼身前,貪狼身為聖子一身實力自然是不可小視,眼前帝辛攻來貪狼也不躲避迎頭與帝辛來了個硬碰硬。

「殘狼嘯月」

貪狼雙手成爪,一頭猙獰的狼頭張開血盆大口向帝辛的拳頭咬去。

帝辛的潔白無瑕的拳頭與貪狼兩隻手爪強硬的碰撞到了一處,兩人一觸及分,瞬間又攻擊到了一起,手爪拳頭映出滿天殘影,眾人只聽見噼里啪啦的聲響卻不見兩人具體的交手。

帝辛越戰越興奮,越戰越快,這貪狼很明顯每次攻擊都有空間大道的氣息,這貪狼的速度比劍無痕不知道要快出多少倍,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無論是出關之戰還是與劍無痕之戰,帝辛根本沒有感覺到戰鬥的快感,貪狼則不一樣,雖然實力與他們相差無幾,但速度絕對碾壓他們,這讓帝辛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陪練。

兩人的戰鬥異常精彩,旁觀者也是緊張關注,而婠婠師妃暄兩人則是向後退去,這兩人的戰鬥範圍太廣了,很容易收到波及,兩人到不怕波及受傷,怕的是兩人但凡捲入其中就會引起不可預測的變化。

到是破軍在一旁早已難耐寂寞,那滿臉的戰意根本毫不掩飾。

「一起來吧!」

周圍的一切都逃不過帝辛的感知,破軍的戰意帝辛自然也感覺到了,一個不過癮,那就在來一個。

在一邊與貪狼對戰的同時帝辛一腳向破軍踢去。

破軍虎目一亮,高聲笑道。

「小子別怪我們以多欺少,這是你自找的!」

「破軍星耀!」

破軍一聲怒吼,一道耀眼星光衝天而降直入其身,破軍的身體瞬間長成了丈高巨人,雄壯的身軀上一副猙獰龍頭盔甲披在身上,右手中一桿吞龍金刀,左手手持玄武盾牌。

破軍手中金刀直接一招橫掃千軍,六丈刀芒直接攻擊一個扇面,正在飛速交手的帝辛貪狼兩人不得已轉過來抵抗破軍的攻擊。

一聲金屬劇大的金屬碰撞聲,貪狼手中的彎刀差一點被擊飛,整個人向後倒飛數十米。

而帝辛則選擇用肉身硬抗,雙臂在身前交叉,直接將刀芒擋住,刀芒砍在帝辛手臂上併發出金屬火花,帝辛手臂衣衫盡碎。

婠婠臉色一變猛地就要上前卻被旁邊的師妃暄一把拉住。

「臭尼姑放手!」

「別著急,你看!」

半空中帝辛雙臂擋住了破軍的刀芒,粉碎的衣衫露出一雙晶瑩剔透的手臂,擋住了刀芒的手臂上此刻光潔如玉,甚至一點白痕都沒有。

「咕咚!」

接連的吞咽口水聲從圍觀的女子身上傳來,婠婠目光獃滯,突然回過神擦了擦嘴才發現自己的嘴角怎麼會有口水流出。

婠婠像似想到了什麼連忙轉過頭看向旁邊的師妃暄,就看見師妃暄臉色不變,但是口中念著佛教的清心咒,念速度非常的快。 再看女兒,或許是男人從骨子裏對女兒就有更多的寵愛和疼惜,再加上小姑娘這雙眼睛,又大又亮,跟她媽媽小時候一模一樣,像是漫天的繁星散落。

「爸爸,抱~」小圓月從媽媽懷裏出來,又撲向了爸爸。

小陽也跟着撲了過去,「爸爸,給我講講你是怎麼救出媽媽的故事吧?」

「爸爸,我還想聽王子和公主的故事!」

孩子們從小見父親的次數太少,上次見到又來得及說多少話,這一次就格外的黏人。

封雲霆原本也是放心不下孩子,打算上來看看就走了,可是這兩個小跟屁蟲現在幾乎是黏在他身上不肯下來,讓人寸步難行。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抬頭看了一眼時繁星,等她發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