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爽!」

陸方的呼吸是那麼的渾厚和爽快,這種舒暢的感覺瀰漫在他的全身上下。

他睜開了眼眸準備繼續尋找寶物的時候,就發現在一旁的一人一狐也找到了自己要的東西。

那是兩個血色玉佩,他們找到這血色玉佩之後,緊緊的握在了他們自己的手中。

「哈哈,沒有想到在這裡居然能夠找到這樣的寶物,我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之中獲得了極大提升。」血色男子大笑的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激動,他是那麼的激動。

在一旁的血狐,一口就把這玉佩給吞入肚子裡面。

就在下一刻,他的渾身毛髮也在這一瞬間變得通紅,瞬間開始發生了極其巨大的變化。

「我的血妖之軀終於就在這一刻完善起來了,現在我已經擁有這樣的力量,太好了。」血狐激動的說著,兩行淚水就是流了下來。

「好了,我們也要告辭了,互相把鏡子給解除吧,誓言應該就可以到此結束了。」

就在這個時候,血色男子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他已經對著血蓮沒有了想法,血狐也是盯著陸方點了點頭:「我也準備退出,我現在也不需要血蓮了。」

「好!」

陸方點頭之後,將自己手中的一個玉片扔了過去。

「這樣的話,那這個事情就結清了,下次再見面的話,如果我成為敵人我可不會放過你們。」陸方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道。

面前這兩個已經修鍊了魔功,絕對不是什麼善類。

陸方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就有這一股殺氣直接湧出,血色男子和血狐都點了點頭:「那是理所應當的,技不如人就應該被斬殺。」

說到這裡之後,雙方就在這一瞬間,已然解決了這些事情。

這裡面已經沒有了其他的東西,完完全全的變成了廢墟,數萬年的時間,想要保留下來十分的珍惜。

陸方的腦海之中,卻有著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難道就在剛才那一瞬間的時候是回到了過去嗎?否則留下來的寶物,為什麼又都是我們自己所需要的?

分明就是這一次的獎勵,陸方的心中閃過了這樣的念頭。

他不知道是不是有這樣的大能可以跨越時間,如果有這樣的可怕存在,那是不是早已經預測到了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陸方有一些疑惑,更有些不安。

不過他並沒有深思下去,現在必須要變得更強才行,否則,就算是預測到了未來到底發生什麼,也不可能變得更加強大。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就感覺到自己的手上傳來了一些熱度。

正是小嬌附在他的位置,散發出了一些淡淡的熱量。 總裁前夫出局了 「咦,這是怎麼回事?」此時的陸方臉上露出了一些詫異之色。

他手臂上的小嬌正是遇見的第一條蛟龍,當時她受了傷,又被他所救,最後又為了他受到了重創。

「難道,這次自己獲得了極大的收益,所以小嬌就要清醒過來了?」陸方帶著激動看著自己的手臂。

只見手臂上面的這個蛟龍突然,此時有著一些蛋蛋的精神波動,就這樣傳入了陸方的腦海之中。

「是,是小嬌。」

陸方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心跳在加速。

他一直記得這一份恩情,甚至想要橫跨這個大陸,去尋找到救她的藥物,但是一直都沒有什麼進展,難道現在小嬌就要蘇醒過來了?

陸方想到這裡的時候,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帶著一些興奮,心跳似乎也加快了不少。

「你睡醒了嗎?」只見陸方開口問道。

他看著自己的手臂,眼神之中帶著一些激動。

「是…是…的。」就在陸方手臂之中,還來了一個聲音,正是小嬌的聲音,她的聲音十分的虛弱,似乎已然不行了。

聽到這個聲音的那一瞬間,陸方是那麼的激動,連話都說不好了。

只見他激動的說道:「太好了,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幫我…就在這…不遠處…有…有一個龍族寶藏,那裡面有我需要的龍晶,只要獲得之後,我就能夠蘇醒過來了。」

似乎小嬌在這個過程之中,已經把自己所有的精氣神全部都是耗費得乾淨。又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陸方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精光,龍族寶藏出現了,那麼他就必須要得到這寶藏。

在這個天王禁地之中,已然超出了陸方的意料之外,原本他是想要斬殺諸多。強敵,但是他進來之後卻發現,這裡面就是一個無比廣大的地方,想要徹底的斬殺強敵,實際上並沒有那麼簡單。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陸方才會吃了很大的虧。

他想到這裡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地方,地形不斷在變。

但是唯一不變的就是這裡面的寶藏,他們有著自己保護著的陣法,並不會被這變形的地形而破壞,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大多數人其實更多的是在爭奪寶藏。

當然,也有一部分有這任務的人那就不一樣了,他們被命令著一定要爭奪寶物,所以就進行了交戰。

日久深情:總裁大人,輕點愛 但是不知道這次到底有多少人安排了這個事情,陸方不清楚,也沒有繼續深入下去的想法。

憑藉他現在的實力,如果在殺戮之中可以獲得不少的寶物,同時獲得劍道的感悟,那的確他可以不斷的增強自己的修為。

一開始想要進來拿第一的想法,當然也只是信心而已。

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

有著天老的指導,陸方認為自己絕對不會弱於任何人,他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成長而已。

他這樣想著,速度非常的快。

半天之後,他就來到了小嬌所說的龍族寶藏的位置。

只見這是一片平原,來到這裡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什麼寶藏,反而十分的平靜,陸方於是動用了自己的神識,掃過了整片區域。

「咦!」

他就在這一刻,發覺了一些不對勁,那就是這片大地之下,居然是一馬平川,但他的神識掃過去的時候,居然沒有任何阻礙物在這下方,但是根本就不對,其他地方根本沒有像下面這個平坦。

如果真的是正常的地方,那麼就在這下面,肯定是會有不少的石頭之類的東西才對,但是這下面卻是一馬平川。

「呼!」

陸方想到這裡,就認為這次下面肯定是有著非常特殊的問題。

就在這下面,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就在這個時候,小黑龍鑽了出來,他似乎也聞到了一股獨特的氣息,盯住了下方,帶著一些驚詫的語氣說道:「咦,我感覺在這裡似乎是聞到了同族的味道,爸爸,你太厲害了,你也是聞到了這種氣味之後,所以才帶我過來這裡的吧。」

小黑龍這樣驚喜的說道,一雙小眼睛之中是那麼的燦爛。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就是聽到了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那是腳步聲,緊接著腳步聲越來越多,這讓陸方露出了一些凝重。

總裁霸愛甜甜妻 神識掃過,就發現不遠處有著一群人而來。

而這一群人之中,也是有著四五道神識掃來,這些神識就像是刀子一般,帶著一股濃烈的惡意。

我的符文科技 「呼!看來走不了了。」

陸方沒有想到,居然有人和他一樣,都在這個時候發現了這裡的龍族寶藏的位置,看來接下來要有一場大戰。

他冷笑了一聲,抽出了自己手中的龍鱗劍。

沒過幾分鐘,就只見面前已經走出來了十多個人,只見這十多個人的臉上帶著一些猙獰的笑容。

就這樣盯著面前的陸方,這幾個人都沒有說話,一個個取出了身上攜帶的飛劍盯住了面前的陸方。

就在下一刻,他們身上的飛劍瞬間就向著陸方直接刺了過去,空氣之中散發著一種恐怖的味道,劍光從天空之上落下,瞄準的目標正是陸方,一道道的劍,可怕無比。

看的陸方也是嚇了一大跳,對著面前的這些人大聲的喊道:「你們太過分了吧,見面就砍人,說的過去嗎?」

「不好意思,你也是我們要殺的對象。」走在最前面的冷酷男子,回應了一聲說道。

他身上穿著一身黑衣,天空之上劍光四溢,這些劍光瞬間形成了劍陣,從這天空之上落了下來,帶著一種毀滅的味道。

空氣之中散發的這種濃郁的味道,讓陸方眉頭就是皺了起來。

「呼!」

陸方不再掩飾自己的力量,就在這一刻,他也舉起自己手中的龍鱗劍,他一劍斬殺而上。

這天空之上以天星八卦之陣結合而成,就這樣形成的時候,彷彿是要毀天滅地,天空之上都有著一些陰沉,地面上似乎都有些撕裂。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陸方舉起了自己的手。

龍鱗劍就在這一刻直衝天地之間,瞬間破了這劍陣,只見面前的這十多個人瞬間吐血,一個個都是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

他們的眼神之中帶著震驚和恐懼,一點都不敢置信。

陸方表現的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原本以為陸方只不過是一個獵物而已,可是他們根本沒有想到,他們才是被獵殺的對象。

一個個心跳是那麼的快,彷彿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一般。

這帶頭的冷酷男子,他眉毛好像是一把劍,此時看見了自己的師弟們時候根本撐不住,一時間他知道絕對不能再留手,他取出了一個陣盤。

「去!」

只見取出了這個陣盤,就在這一瞬間就是扔出了出去。

這陣盤就在這一個瞬間直接飛到了天空之上,只見這玩意居然在這個地方不受到任何的限制,越飛越高,越飛越大,只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就已經遮天蔽地。

陸方看著飛上去的陣盤,一時間頭都有些大了。

這哪裡是普通的對手,這分明就是門派的核心弟子,他們的師父都是給了他們重要的寶物保護他們在關鍵時刻不會被幹掉。

不過就算是這些長輩,他們手中也只是有一些關鍵性的寶物,因此不可能全部都賜給自己的徒弟。

所以,只要破了這個陣盤,應該就可以幹掉面前這些人。

陸方想到這裡,就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的嘴唇有一點點的乾裂,此時呼吸都有一點的急促。

接下來就是他殺人的時候,他一想到這裡,就感覺自己整個人的呼吸都是有些急促了起來。

殺人的時刻,絕對不可小覷。

不過,先得破了這個陣盤。

陸方想到這裡,一雙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他的這雙眼睛之這已經是出現了一種淡淡的青色。

這是他的真龍血脈所帶來的好處,直接就讓他具有了一些真龍的性質。

只見他舔了舔嘴唇,一雙眼眸直接觀看著上方。

天空之上,帶著一種恐怖的劍氣,劍氣是那麼的恐怖,只是一個瞬間就是膨脹開來。

「轟!」

重生太子妃 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已經是直衝天地。

毀滅的氣息是那麼的可怕,只是一點點的時間,空氣之中就已經帶著一些炙熱的味道。

陸方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之中血脈也有些燥熱,周圍早已經被禁錮。

這是一個發動需要一點時間的陣法,彷彿在預謀著大招。

「這應該是大規模團滅的陣法,只是他被自己逼的太急了,所以才著急的用了出來。」

陸方看著這個陣盤的時候,心中就猛地浮現出來了一種可能。

只見他就這樣的沉思了一會,臉上很快就浮現出來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把這些人也籠罩在這個陣法之中不就行了?」陸方下一個瞬間一拍自己的戒指。

「小黑,等會兒這上面的攻擊下來的時候,你就直接帶著我挪移到他們身後,我要把他們一網打盡。」陸方笑眯眯的說著。

「好!」

小黑只是思索片刻,就點了點頭。

它感應著周圍,發覺並沒有影響到他的空間神通。 上面的天雷滾滾,劍氣縱橫,彷彿隨時都有可能降下來,把陸方就此給毀滅掉。

面前的這些人一個比一個囂張,似乎根本不在意陸方的表現。

「哈哈!」

只見其中一個人大笑了起來,原本他們一個都是受了傷,看著陸方的表現,他們都以為自己是在劫難逃,可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陸方在他們的師兄取出來寶物之後直接就被鎮壓了。

這絕對是件稀世珍寶,師兄可是師父之中最為疼愛的弟子,會給他這樣的寶物,也是理所應當。

曾經暗中說過,他懷疑師兄就是師父的兒子,只是只是因為某種緣故,並沒有暴露他的身份。

當然,大家都是把這個事情了解在自己的心中,並沒有到處宣揚。

這可不是什麼小事,編排自己的師傅,那可是一個麻煩的事情,說不定會被狠狠的教訓,甚至有可能被師傅逐出師門。

「師兄厲害啊。」只見這些人對著面前的這個孤傲的男子說道:「師兄,恭喜了,這一次可是要拿下一個強敵,此人絕對是逍遙門之中的非常厲害的內門弟子,排名肯定靠前。」

只見這弟子臉上都是笑容,恭維著說道。

他只不過是個普通的弟子,自然是要多恭維恭維師兄,只要能多得一點小小的照顧,說不定都能在這個禁地之中獲得不少的功勞。

他們這次進來,那可是要對付逍遙門弟子的。

在這些人之中,有一些人的實力高強,而有一些人的實力卻沒有那麼強,他們自然是有著區別的。

他們一個個都是十分的激動,看著陸方的眼神就好像是看著一個死人。

「是啊,師兄真是威武。」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一個人走了上來恭維著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這孤傲的師兄說道:「好了,陣盤馬上就要發動了,看他怎麼去死!」

他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就有一些咬牙切齒。

之所以會這樣,那是因為這並不是普通的寶物,而是大規模性的殺傷性陣盤,在最開始的時候,他想著的是另外一個玉佩,那是專門用來對付單人的。

只是他太過於著急,陸方的攻擊速度也是太快,以至於他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影響,慌張失措,就把這陣盤直接扔了出去。

現在他想到這裡就感覺自己心裡頭有著一團怒火在熊熊的燃燒著,這一切都是陸方的錯。

所以,他要看著陸方被挫骨揚灰。

特別是陸方就這樣的站在那裡,根本沒有做出其他反應的時候,他的心中更是有些暢快。

在他看來,陸方已經徹底被他給嚇傻了,接下來只要這陣盤發揮出自己的威力,就可以擊殺陸方。

「去死吧,去死吧。」

只見他發出了自己心中的怒吼之聲,一雙眼睛之中帶著一些猩紅。

當然這只是他的眼眸之中一閃而過,就已經恢復成了正常的模樣,他心中十分憤恨,但是陸方馬上就要消滅掉,他自然不會對一個死人有什麼想法。

陸方此時一雙眼眸之中觀察著陣盤的變化,他感受到這其中劍氣的交錯,從這其中,他有著一種深深的感悟。

只不過是片刻之間,他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以及劍道造詣。

這萬劍宗不愧是劍道門派,其中的劍道修行已經抵達了這種恐怖的程度。

這裡面有著九九八十一道劍道變化,陸方只是觀看著裡面的情況,就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裏面湧現出來了一種熾熱的味道

「呼!」

他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

雖然還有許多的劍道變化並沒有掌握和領悟,但是這並不妨礙他把這些東西記在自己的心裡頭。

只見他的神識之中,已然將這些內容全部都臨摹在他的腦海之中,感受到其中的變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