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玖玖,你們快躲開!」響亮的聲音響徹整個大廳。聽到張術聲音的王玖玖和付麗,一看到這場景,也已經猜出了幾分,連忙向著後面退去。

「哈哈哈哈!剛剛送快遞來的人瘋狂地笑着。但張術沒有時間陪着他,只能在炸彈落地前接住它。

「嘭!」巨大的撞擊聲傳來,張術伸出去的手距離那個包裹只剩下一厘米的差距。但,就是這樣一厘米的差距,讓那個包裹落地了。

「張術!」王玖玖的尖叫聲從身後傳來。張術的心一顫,來不及了,這是炸彈啊。

。因此不等別人開口,她先說話了:「能保住命就謝天謝地了,哪裡還用這般折騰,去縣城去?這麼點丫頭片子,也不怕折了她的壽?我看她胳膊腿都全乎,能說話能下地,樣樣都沒事。」

「那說胡話,就是中邪了!回家去尋個神婆,給燒點符水喝就好了。誰家有這麼些錢,往一個小丫頭片子身上花用的?」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第四百二十二章信不信我今天打掉你一嘴牙! 車輛開進了巷子裏,眼見着就要從出去了,可一輛車突然擋在了前面,後面的車輛又追了上來。

「Sweety,想不想坐過山車?」

「嗯?現在嗎?可是shirley還在家裏等我們呢,我們兩個拋下她去遊樂場真的好嗎?話說Merlin,我可以睜開眼睛了嗎?」

「先別睜開,抓牢扶手,我現在就帶你體驗做過山車的刺|激感。」

「在車上?」

「對,就在車上!」

「好嘞……」

見Sweety已經抓好,厲默川將油門踩到最大,發動車子直接沖了上去,在一個緩衝過後,就在兩輛車快撞上的時候,厲默川的車子突然騰空飛起,從前面衝過來的那輛車的頭頂直接飛了過去……

厲默川也前是賽車手,再加上自從五年前韓東子製造的那一場車禍,所以厲默川每每開車的時候都特別小心,還親自將自己的車改造成了賽車的性能。

所以這一動作對厲默川來說並不是很難,但他還是有些擔心,畢竟床上還有個Sweety,萬一Sweety受了傷,他怎麼跟喬思語交代?

車子落地的時候彈了一下,不明真相的Sweety高興的歡呼著,「哇,太棒了,真的跟坐過山車一樣,好刺|激啊!」

厲默川笑了笑,從後視鏡里看到撞在一起的兩輛車子后,給王國均發了一條信息。

「收拾殘局,找到幕後黑手,那些人一個不留!」

「是……」

……

喬思語根本就不知道厲默川和Sweety經歷了那麼驚險的一幕,她將茶水端出去放在了段瀟南前面的桌子墊上,「有點燙,等涼一點再喝吧。」

說完,喬思語就坐在了段瀟南對面的沙發上,那刻意保持距離的模樣讓段瀟南皺了皺眉,但很快他就裝作沒看見似的,朝喬思語淡淡道:「韓姨好像不怎麼喜歡我,以後我可得努力在她老人家面前刷刷存在感才行啊!」

喬思語緊緊地捏了捏拳頭,臉上的表情無比嚴肅,「瀟,最近我想了很多,我們之間真的……」

話未說完,就被段瀟南打斷了,「小羽毛,都這個點兒了Sweety怎麼還沒回來?」

知道段瀟南是故意的,喬思語微微蹙眉,「應該還在路上……」

「嗯,好久沒見了,也不知道小傢伙長高了多少?」

「瀟,我想跟你談談我們之間的事兒……」

客廳里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寂靜詭異了起來,段瀟南緊緊地盯着喬思語,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只一瞬,他又輕笑了一聲,「我們之間好好的能有什麼事兒可聊?好久都沒去斐濟了,等這個暑假Sweety放假后,我們兩個帶着Sweety去度假吧……」

「我們分手吧!」

段瀟南原本笑着的臉一僵,隨後又笑了笑,「小羽毛,分手這種玩笑可開不得啊!」

「我沒有開玩笑,瀟,我是很認真的要跟你分手?」

。 那一噴,噴得宮玉都呆了,她的菜啊!

所幸許墨吃飯優雅,感覺對勁時,他迅速一側頭,再用手捂住嘴巴,那些噴出來的飯菜就沒有讓桌子上的飯菜遭殃。

宮玉醒悟過來是自己嚇到他了,尷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換一種說法:「我是想問你娘當初……」覺得不對勁,又換:「就是說你的出生……」

怎麼說都覺得不對勁,宮玉苦逼地把話斷下來。

她扶了扶額,稍微伸長脖子,尬笑道:「那個,你可能誤解我的意思了,也是怪我表達有誤。」

許墨緩過勁來,捂著嘴巴,話都不敢接一句。

那話題太震撼人了,稍有不慎就是褻瀆少主的重罪啊!

宮玉汗了一把,乾脆道:「你知道我們都是比較特殊的種類吧?」

這個許墨敢應承,當即迎著宮玉的目光點了一下頭。

宮玉又道:「那你有沒有發現我們這種種類與普通人成親后很難懷孕呢?」

許墨搖頭,他沒發現。

活了二十多年,他都還沒成親,怎麼能知道難不難懷孕呢?

宮玉道:「我查過你家,你娘是普通人,對吧?」

許墨又點頭。

宮玉瞧着他的反應,苦逼不已,男人和女人談這種話題有那麼尷尬嗎?她以前怎的沒發覺呢?

許墨不開口,她只好又問道:「那你娘既然是普通人,她嫁給你爹后,怎麼能懷孕呢?」

許墨怔怔地看着她,不解她怎麼會有這種疑問。

宮玉瞧他的眼神,猜到了他心中的疑惑,苦逼地把話題再說得直白一點:「我就擺明了告訴你吧,我和夏文樺成親都已經很久了,但我好像不會……不會懷孕。」

後面這四個字從嘴裏冒出來,她的臉就一下燒紅起來。

第一次,她發現跟男人聊這種話題確實是會尷尬的。

可是,她不問許墨,也找不了人問啊!

若是莫名其妙地去問他娘,指不定他娘會把她看成神經病呢!

宮玉沒臉面對許墨,話一說完,腦袋就轉到一邊去,還猶抱琵琶半遮面似的撐著額頭,做出很頭疼的樣子。

許墨明白了宮玉的意思,愕然了一陣,終於開口道:「那個,少主,你得明白,雖然我們是同類,但又算不得是同類,仔細區分的話,你們是高貴的種族,而我們是低賤的,低賤得和普通人的區別都已經不大了。」

宮玉傻乎乎地把頭轉過來,「和普通人的區別不大了嗎?」

這麼一問,許墨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許墨想了一陣,才道:「簡單點說我們和普通人通婚,能像普通人一樣傳宗接代,而你們恐怕還不行。」

宮玉道:「你家是從你爺爺那一代離開神凰秘境的吧?」

「是,我爺爺出來以後就娶了我奶奶,然後有我爹;我爹娶了我娘,然後有我。我們這種種族似乎都沒有遇到少主你所疑惑的那個問題。」

這麼解釋,委婉而又明確。

宮玉托著下顎沉思,一時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許墨看了看她,大腦思考了一遍,覺得不會讓宮玉難堪,才問道:「少主,屬下聽說你娘是嫁給鎮國將軍南宮睿,據屬下所知,你爹也是一個普通人,那你娘是如何,如何……」懷上你的呢?

後面幾個字,他的舌頭打結,怎麼都不好意思問出來。

好在宮玉聽出來了。

宮玉兀自重複道:「是啊!那我娘是如何懷上我的呢?」

要說她們這種種族和普通人成親后無法懷孕,那她娘何以有意外呢?

看來還是要問她娘才行。

關鍵是她娘在忘憂島,那忘憂島的位置她都不清楚,想問都沒法。

得等以後了,這事兒還真是夠讓人頭疼的。

心中想着事,她吃着飯菜,感覺飯菜都不怎麼香了。

許墨吃飽飯後,站起身想要告辭。

宮玉瞥他一眼,他立馬道:「少主可還有什麼任務要吩咐屬下去辦?」

宮玉一怔,道:「你還真是動不動就表現出一副噤若寒蟬的樣子,你看我有那麼嚇人嗎?」

許墨被宮玉直接點破心境,窘然道:「我爺爺說了,要我把少主侍候好。」

「我有手有腳的不用你侍候,你去開好你的墨香館就是了,暫時沒啥事。」

許墨鬆了一口氣,「那就好。」

殺人的事,他實在是不喜歡,還是研究菜譜好。

……

是夜,宮玉躺床上后,不放心地穿到現代去看看孩子,確認孩子的狀況不差,便穿回來。

休息了一天,她的情緒平復了下來,便根據夏文桃的癥狀開了一個保胎的藥方,然後去回春堂買了十副葯,親自送到上陽村去。

到了上陽村,她沒有先去夏家,而是直接去趙小舟家看夏文桃。

夏文桃躺在床上,什麼都由趙小舟干,甚至於趙小舟還不讓她下床,照顧得十分周到。

可以看出夏文桃嫁給趙小舟后,過得很幸福。

宮玉看到他們夫妻之間的相處還挺欣慰的,這一世夏文桃總算是得到了幸福。

「二嫂,我真沒想到你會來看我。」夏文桃坐靠着床頭,臉上都是高興的笑容。

宮玉調侃道:「怎麼會沒有想到呢,我又沒有和你們斷絕關係,你不是還喊我二嫂嗎?」

把夏文桃的手拉過來,她又給夏文桃把脈。

凝神感受了一下夏文桃的脈象,她道:「文桃,你的脈象不穩,可能是被嚇到了吧?」

夏文桃垂下眼帘,不言。

但事實的確如宮玉所言,她親眼看到李二妮難產而死,不自覺地就會害怕自己步李二妮的後塵了。

女人生孩子那麼恐怖,大概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會害怕。

宮玉拍拍她的手,「你別怕,有我呢!等你快要生的時候,你就搬過去跟我一起住。」

夏文桃的眼睛一亮,希冀地看着宮玉,「真的嗎?」

宮玉點頭,「真的,不騙你,只要你挨着我,我保你沒事。」

羊水栓塞畢竟是小概率事件,她就不信連着幾個女人都會發生羊水栓塞。

只要避開羊水栓塞,任何問題她相信自己都能解決。

夏文桃回味一遍宮玉說的話,後知後覺地問道:「二嫂,你讓我搬過去跟你一起住,那要搬哪去啊?」

。 「大哥,你喝酒,就喝酒唄,老掐個黑磚頭幹啥?」吳江龍裝作什麼也不懂的樣子,故意要耍弄這個肥腦殼。

腦腦殼炫耀着手裏的大哥大,「這可不是磚頭,是大哥大。」

「大哥,你是大哥沒錯,可硬充老大也不合適,都是兄弟,何必呢!雖說你歲數比我們大。可也不能這麼着哇!」

「唉,」肥腦殼說不下去了,也不知想說啥,怔了一下后,比量著說,「兄弟,我跟你說啊!這個不是磚頭,他也不是大哥,哪個大,他嘛!,他嘛!說白了,他就是個電話。」

「噢,電話啊!」吳江龍故意裝做很傻樣子,「我看看。」伸手去抓電話。

「給,」為了證實這個大哥大是真的,肥腦殼把電話交給了吳江龍。

吳江龍拿過電話,按了一連串號碼,電話接通,裏面傳出李幹事聲音,「喂,哪位?」

「我是吳江龍」吳江龍臉色嚴肅地說,「你給我查到徐昕了嗎?」

「查到了。」

「請把他地址給我。」

吳江龍本來是嘻鬧着開的頭,怎麼電話一打通,忽然間又變的嚴肅起來。在場的人全都莫明其妙,但從吳江龍那嚴厲的眼神中,人們能猜到,吳江龍可能是在問什麼事。所以,沒人打擾他,都靜靜地看着吳江龍表情,想知道他給什麼人打擊電話。

電話中的李幹事說出了地址,隨後問,「記住了嗎?「

「記住了,」吳江龍說,

吳江龍關掉電話,遞給肥腦殼。

肥腦殼拿回電話,謹慎地看了會號碼,心疼地問,「兄弟,你打的可是長途啊!

「沒錯,」吳江龍板着臉說,「這裏沒電話,只好借用你的了。我剛才在公用電話亭也打過一次,一共是十塊錢,」說着,從衣兜內掏出十塊錢遞給肥腦殼,「我不佔你的便宜。」

肥腦殼欲接,又不好意思。正在他猶豫間,吳江龍把錢往他手裏一塞,隨後端起酒杯,面向肥腦殼,「老兄,不是要喝酒嗎,兄弟陪你這一杯。」

「啊,」肥腦殼楞了一下,把吳江龍遞過來的十塊錢裝進衣兜內,懦懦地說,「好,好。」

吳江龍把酒一口飲進,然後說,「老兄,我奉勸一句話,就是發了財,在自己人面前也沒必要顯擺,都是鄉里鄉親的,沒這個必要。我剛才用你電話,只想試試你這個是真的,還是假的。沒想到,一打就通了。」

肥腦殼不無得意地,「我,我怎麼會拿個假的糊弄鄉親們呢!」

「兄弟們,」吳江龍轉向同桌的幾個年輕人,「你們幾個不是想發財嘛!」一拍肥腦殼肩膀,「咱這哥哥有的是路子,來,哥幾個每人敬一杯,明年就都有財可發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