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目前最需要解決的還是這個身在莫卡西主城的異能人,他沒有死我放心不下,是個很大的威脅。」總指揮淡淡說道。

看來是秦毅那句話讓他上心了。

秦毅說最晚凌晨的時候回去給他問好,這明顯充斥著威脅的話,讓他坐立不安,雖然聯盟守備森嚴……可秦毅展現出來的力量毫無疑問已經嚴重威脅到了他。

「確實……先通知下去吧,若是他能夠找到我們聯盟所在再說,真不行便讓星艦支援一下,星艦的副炮足以推平一個市區。」

……

只是他倆並不知道,同一時刻北方的異能人已經隱蔽的通過天空之橋,開始大規模進軍聯盟人的南方領地。

天空之橋、天空輕軌,這兩種設施是僅存的能夠連通南北兩地的東西,在這個被劈成兩半的星球,眾所周知的一點就是千萬不能接觸裂縫附近的地面,那恐怖的混亂磁場會滅殺一切存在。

天空輕軌由聯盟人掌控著,不過天空之橋卻是異能人的東西。

原本有些領地的領袖並不同意,可是看到秦毅的力量之後所有人都被折服,被視頻中那個男人的身影吸引。

他們說得對,這是唯一一次機會,異能人不可能永生永生生活在那等惡劣的環境之中,那種情況下即便是聯盟人不對他們動手,他們都在緩慢走向滅絕。

後代降生之後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存活率,這簡直讓人絕望。

在能量驚人的異能陣法之下,天空之橋上面的景色被掩蓋的很好,聯盟人的衛星並沒有發現,只是陣法迷障之下,一批又一批,精英異能人軍隊火速衝過天空之橋,面帶決絕凜然之氣。

不成功便成仁,這是所有異能人心中的想法,而且威猛大帥也說了,他能夠保證這一次將會是異能人最為重大的一次革命,也是他們改變命運的機會,很多異能人首領都信了。

不為別的,就為了威猛大帥那強悍的力量,這種強狗應該不至於撒謊去騙他們,更何況……威猛大帥已經通過了天空之橋,降臨了南方大地。 連它自己都親自來了戰場,更加不可能是忽悠他們,而且忽悠他們對威猛大帥它自己也沒有一點好處。

更何況……這些天來,他們異能人好吃好喝的伺候著威猛大帥,他應該會很樂意並且願意幫助他們才對。

夜漸深,並涼如水。

即便是南方大陸四季如春,夜晚也不可能有多麼溫潤。

不過那些來到南方大陸的異能人卻是拚命的呼吸著天地空氣,拚命的擁抱這美好的風景,美妙的環境,這才是人住的地方。

北方常年白雪皚皚,還有時時刻刻要提防的暴風雪,那種惡劣的天氣之下即便是異能人都隨時有可能喪命。

而這南方天氣是所有人都嚮往的最理想的居住地點,四季如春簡直是人間天堂,可他們異能人,已經無數年沒有權力來到此處了,只有那些偶爾通過天空之橋混入聯盟人中的異能人,才能隱秘的混跡在此處,小心翼翼的生活著。

一旦被發現,下場將會無比凄慘。

當大軍降臨之後,威猛大帥身邊圍攏著幾名首領。

「大帥,我們現在怎麼辦?您有什麼計劃?」

「大帥,您覺得我們應該先攻破哪個點?至少我們要佔據一個有利的聯盟人基地,以防禦住後面他們的攻擊,聯盟人的科非常厲害,我們就這麼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等同於活靶子。」

「是啊,先攻佔一個基地,之後可以進行下一個計劃。」

那些首領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說道。

「別逼逼叨叨的,直接去那聯盟總部,屁大點事被你們折騰的這麼麻煩。」威猛大帥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它坐在一張椅子上面,翹著二郎腿,若不是長著一顆狗頭,他活脫脫的披著狗皮的二流子無疑了。

圍在身邊的首領一愣,隨即一個個臉色瞬間垮了下來。

「大帥,這事兒可不能開玩笑啊,別說是聯盟總部了,那莫卡西市都不是簡單能夠攻進去的地方。」

「他們有天空戰艦、有星艦、有重裝機甲,我們必須小心應付,否則一步錯步步錯,後面就是萬丈深淵,弄不好就徹底完蛋了。」

一名黃頭髮首領站出來苦口婆心說道,他真怕這威猛大帥發瘋給他們全都給帶下了水坑,到時候它實力強橫能夠輕而易舉的逃脫出去,可他們這些異能人就完了,完全就是陪葬品。

「怕個奶子?一群慫包,就你們這副德行還想跟聯盟人爭地盤?怪不得被人家打的一聲不吭。」

「老子告訴你們,這一次你們算是大氣運降臨了,本帥有個朋友同樣從天外降臨,看到之前那個視頻中在莫卡西市鬧事的男人了嗎?那就是本帥的朋友,本帥的小弟,他會給你們擺平威脅滴!」

威猛大帥冷哼一聲,十分得意的說道。

「您的小弟?」

「那……他……靠譜嗎?」

忽然周圍眾人心中開始有些沒底了……要說是威猛大帥的大哥那還有點盼頭,可小弟……怎麼聽都有點中看不中用的感覺啊。

「呵……,你們這是質疑本帥,本帥話就說這一遍,你們不珍惜機會被說我不給你們機會。」

說著黑大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它穿著格子花襯衫,沙灘短褲,一頭黑髮竟然還朝後梳理的油光發涼,看來這廝這段時間非但沒有受苦,反倒是十分瀟洒……如果秦毅早點知道,也不會心懷愧疚了。

看到黑大帥越來越快的背影,幾乎一步幾十米,後面更加快了起來,眨眼間就成了黑影,那些首領急了,也來不及思考那麼多了,甩開腿就追了上去,同時道:「吩咐下去,全軍進入莫卡西主城領地範圍,跟他們聯盟人好好打一架。」

聲勢浩蕩的異能人大軍一路橫推過去,不過不知道是因為威猛大帥的交代還是什麼別的原因,異能人並沒有屠殺沿途的民眾,只是那些聯盟人軍隊卻被無情的碾壓推翻。

獸性總裁潛規則 除非是主城、聯盟總部派出的那些頂尖科技力量,那些小市的鎮守力量根本無法抵擋這幾乎傾巢而出的異能人軍隊,那些首領都是皇級超級高手,下面的手下全都是王級存在,即便是後面的小兵也都是七十八號那種,高級異能人。

以他們的速度開赴主城非常快,幾乎已經能夠看到主城的輪廓,只不過莫卡西主城中心位置現在依舊是被火光籠罩,蒂克家族已經完全不存在了。

而秦毅……他抓住了一名軍官,提煉了他的魂魄,找到了聯盟所在的位置。

不過正當他準備過去的時候,神念之中一道熟悉感覺襲來,秦毅硬生生停住了腳步,嘴角一勾。

「這死狗,還真是它。」

雖然秦毅已經十分確定了,可當感知到黑大帥氣息的時候還是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要知道,他可是從靈雲大陸那個世界拿到令牌,開啟星空之門,通過黑暗的通道才來到這條星空之路的,這條死狗當初在穿行空間的時候就跟他走失了,卻沒料到它居然先抵達了這個地方,也不知道它有沒有搞清楚進入修真者世界的道路。

想來這死狗懂的比較多,應該有些頭緒才是。

很快,黑大帥就沖著他的氣息朝著這邊飛來,遠遠的就能看到一個全身花花綠綠的身影,後面還跟著一批凌空飛行的武者,那是北方地帶的異能人,秦毅一眼就能看出來。

「那就是威猛大帥的小弟?視頻中好生猛,這現實中見到也有一股不自然的壓力,果然是個強者……」

威猛大帥身後不少異能人首領暗暗點頭,這小子跟威猛大帥就是他們的希望,他們自然多看了好多眼。

我是如何當神豪的 而黑大帥也咧起了狗嘴。

「你小子,見色忘義,當初居然不管老子,你自己想好怎麼補償我吧。」黑大帥罵罵咧咧的說道。

哪知道它剛剛飛過來,就挨了秦毅結結實實一腳,秦毅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虧我還擔心你好久,看你這活的挺滋潤啊?沒少作威作福吧?」

後面那些首領停住身形,面面相覷,說好小弟的呢?貌似這副場景不怎麼像吧?

怎麼威猛大帥倒像是對方小弟?

「嘁,老子辛辛苦苦打聽消息尋找那個秘密,你以為老子很瀟洒?」黑大帥使了個眼色。

秦毅自然很清楚對方說『那個秘密』指的是什麼秘密,目光當即是凜了起來,「有線索了么?」

這一次秦毅用的是神念傳音。

「你也不看看本帥是什麼人?本帥怎麼說也是在修真界待了幾千年的存在,那條路雖然難走,而且隱藏的也非常隱秘,不過怎麼逃得過本帥法眼?」

黑大帥挑了挑眉,神氣的不行。

「廢話少說,直接重點!」秦毅翻了個白眼。

「重點嘛,很簡單,通向修真界的路,就在這顆米藍星上。」

「恩?」秦毅一愣,隨即露出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是不是那個裂縫?」

黑大帥眼中露出讚賞,「你小子猜對了,不過那個裂縫可不是簡簡單單能夠過去的,想必你也聽說了,那裡不能靠近人,會滅殺一切存在。」黑大帥的聲音從識海中傳來。

「連我們這種境界也無法靠近?」秦毅皺眉,秦毅猜到了那個裂縫有鬼,卻沒想到黑大帥這麼忌諱。

「呵呵,你小子可以試試,斬開這個星球的大能少說都是化神境的老怪,他們留下的毀滅氣息即便是過了幾千年上萬年,也不是你區區一個金丹能夠抵抗的,你根本不懂你跟化神老怪的差距有多大。」

「我給你形容一下,達到化神境,一口可生吞地球所處的太陽系中的太陽,煉化成體內星系,現在懂了嗎?」黑大帥似笑非笑的說道,看到秦毅被打擊它有些幸災樂禍,這小子,不給他科普一下還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秦毅咽了口唾沫。

生吞太陽?

說實話秦毅沒法想象,在秦毅的認知之中能夠劈開星球的元嬰大能已經是極限,是他能夠想象的到的力量極限,即便是他現在全力一擊,在外太空能不能破壞星球表面都是個未知數。

而太陽是什麼東西?那是恆星,是能量之源,上面無時無刻不在發生數以億萬計的核聚變,那種力量可不是什麼核彈爆炸能夠相比的,而且誰也不知道太陽那匯總恆星之中到底有著怎樣恐怖的能量變化,更何況太陽的直徑是地球的一百多倍,體積更是地球的一百多萬倍,反正那是秦毅無法想象的存在。

化神境……秦毅心中默默念叨,這種超越認知的存在,秦毅必須自己接觸到才能體會。

「怕了吧?不過即便是化神大能,我曾經那混蛋主人,也是吹口氣就能滅掉,化神之上還有合體洞虛渡劫等等境界,你想像不到的太多了。」黑大帥十分得意的說道,它了解很多修真界的事情,這就是它在秦毅面前得瑟的資本,黑大帥承認秦毅的天資縱橫,即便是相比較自己那混蛋主人面前時候都不遑多讓,不過這條路太難走了,不僅僅是天賦能夠決定的,秦毅能夠走到哪一步它不能預測,不過這並不妨礙黑大帥跟他打好關係,它相信自己的眼光,這小子一路順暢下去的話前途無量。

指不定有希望成為那混蛋主人的幫手……當然,這種情況著實有些渺茫,他的主人現在怕是已經超脫出去了吧?已經一個紀元沒見了,黑大帥甚是想念。

「我相信我的未來也不會太差,我會找到陳舒倩,我要去解開月靈身世之謎,我要找到湯圓,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我要讓我的親人們長生不死,我會為他們建造完美世界。」

秦毅抿嘴說道。

「湯圓?那女人怎麼了?」

黑大帥一驚。

「她走了,在靈雲大陸的時候就走了。」秦毅簡單的說了一下事情經過,嘆了口氣。

「我就知道那女人絕對不是善茬,誰要是相信她的外表那就真是被坑死了。」黑大帥眼皮抽了抽。

「為什麼這麼說?」秦毅盯著黑大帥。

「秦毅,有些事情你後面肯定會知道的,像她這種隨便降臨凡塵世間的紅塵身還能隨心所欲的離開,這已經不是普通頂級大能能夠做到的事情了,即便是我主人當初也不行,紅塵身一旦進入下一世輪迴,便會忘記上一世所有的一切,重新修鍊,在某種情況下才會滿滿得到上一世記憶,並且漸漸融合,融合之後實力再次暴增,這是一種修鍊方法,也是區分那些頂級存在孰強孰弱的一個分界線。」

「你是說湯圓的本尊,真是一尊絕世強者嗎?」秦毅皺著眉頭,「可她為什麼會找到我。」

「呵呵,何止絕世強者?我主人當初何等功高蓋世?也無法做到紅塵身隨便飛升離開,這個叫湯圓的女人……算了我想不到,不過她為什麼會找到你,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壞事。」

「怎麼說?」秦毅眉心動了動,露出好奇。

「她這種存在找上你這種弱者,你自己可以想想……定然是你身上有什麼特質或者是不平凡的地方,只是本帥到是沒看出來你有什麼不平凡的地方……你要知道,修真界之中比你更加天資卓絕的比比皆是,那些神獸後裔一出身就能吊打你。」

「你能不打擊我嗎?」秦毅翻了個白眼。

「聽我話說完,不好的地方便在於跟這種強者扯上關係,你註定無法平靜生活了,隨時都有可能丟掉小命,不過也隨時可能迎來庇護,這個誰都說不準。」

「不過說實話,若不是你身上沒有一丁點兒時代氣息,我都懷疑你也是某位遠古大能的紅塵身轉世了。」

黑大帥上下打量著秦毅說道,看的秦毅渾身發毛。

「那些事我管不了,我只要拚命向前走就行。」秦毅淡淡說道。

「有這種決心是好事。」黑大帥點頭。

兩人在用神念交談,可在外人眼中,卻變成了一人一狗深情對視良久,含情脈脈。

「咳咳……威猛大帥跟他小弟不會是有一腿吧?」

後面異能人首領惡趣味說道。

「噓!」旁邊人驚嚇的連忙在嘴邊豎了個手指。

這個時候秦毅轉頭,朝著西北方望去。

「死狗,扯淡了這麼久,你貌似還是沒說我們應該怎麼進入那條路?」秦毅有些無語,這傢伙扯話題真是一級棒,要不是他猛然回過神來,都要被他給帶偏了。

「咳咳,這個……我也有了發現,所以我們要攻打這米藍星聯盟人的總部,他們哪裡有幫助我們進入那條路的法子。」

秦毅眼睛一亮,他就知道這黑大帥沒有這麼好心,這死狗怎麼會無緣無故幫助異能人打天下?敢情最後還是為了幫助自己,這傢伙從來就不會大發善心,更不要說免費助人為樂了。

兩人溝通完之後秦毅轉頭看向那些異能人首領級人物。

「我事先跟你們通知一下,我幫助你們攻打聯盟人沒問題,我甚至可以保證聯盟人必敗無疑,不過我的目的可不是幫助你們異能人佔領南方疆土,我只是為了實現一個女孩的願望,雖然我這種做法可能讓她自責甚至遭受很大壓力,不過這是最快最有效的途徑,最後的結果只能是你們異能人跟聯盟人公平的在南方領域劃分疆土,若是讓我知道你們中有誰沒有遵循我立下的規矩,我會親自回來將你們趕回北方去,那個時候就不是死多少人能夠解決的事情了。」

秦毅說這番話霸氣側漏,雖然這些首領中有人氣憤,卻無可奈何,他們確實依靠秦毅。

「這位大人放心……我們知道怎麼做,我們的願望也只是在這裡生存罷了,並非想對聯盟人趕盡殺絕,我們一路過來此處,早就命令了士兵不準殺害聯盟人中的普通人。」一名有些年邁的首領站出來俯首說道。

「很好。」秦毅點頭。

「跟我走吧,我親自帶你們去跟聯盟談判。」

隨即秦毅神念傳音給月靈,讓她帶著露絲先去安全的地方,而七十八號身體中秦毅賦予的力量慢慢消失,他也滿滿變成了普通異能人之中的一員,變得耗不起眼。

不過他使用過秦毅的力量,這對他的成長幫助太大了,以後的成就被拉伸了無數。

一行人浩浩蕩蕩朝著西北方掠去,聯盟總部也就在莫卡西主城之中,只不過位於西北核心位置,被十大議員家族拱衛著,周圍有著類似地球軍區的那種軍事基地,大概有十多個,沿途全都是重裝機甲。

秦毅他們在很遠的地方的時候,聯盟的人便發現了他們所有人,重兵武器早就等候在外面,天空升起了幾十艘天空戰艦十分壯觀。

五顏六色的重裝機甲一百多尊,在天空之上密密麻麻,這是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力量,只是在秦毅眼中卻絲毫算不上威脅。

「所有的異能人聽著,我們的星艦已經降臨到你們北方天空的大氣層之上,一發主炮便能夠讓你們家園毀滅,成為廢墟,你們的妻兒老小都將因為你們的愚蠢行為葬身寒川冰雪之中。」

一道略顯粗狂的聲音傳了出來。

聽到這話後方無數異能者面色猛然變了。

星艦是什麼他們肯定知道,這是聯盟最強兵器,星艦的一發副炮就足夠推平一個市區,主炮一般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動用,因為即便是聯盟本身都用不起,那是一年的能量儲備。

「星艦?威脅很大嗎?」秦毅感受到後面劇烈波動起來的情緒,皺著眉頭看了看旁邊的黑大帥。

黑大帥翻了個白眼,像是再說本帥怎麼知道?

「呵呵,一群愚蠢的傢伙,現在知道後悔了?」那粗狂的聲音略帶嘲笑。 那些異能人聽到這話確實震驚、同時臉上露出擔憂懼怕的表情。

可能他們本人並不懼怕星艦,大不了就是一死,可留在北方寒地的幾乎都是異能人一族比較弱小的存在,其中老人孩子佔多,他們若是被星艦攻擊,必然是死路一條,若是那些老婆、老人、孩子死光了,他們這些戰士即便是攻佔了南方大陸又能怎樣?

「要怪就怪這個囂張狂妄的小子,他犯了下彌天大錯,而這大錯的後果,則由你們異能人全部族員來承擔。」那聲音粗狂的男人越發囂張得意了起來。

似乎他們已經佔據了主導權。

「如果你們不想我命令星艦攻擊也很簡單,馬上幹掉這個小子,我可以原諒你們其他異能人的無知,也會馬上讓星艦撤離出來。」

那聲音再次傳了出來。

這是總指揮的聲音,他對秦毅恨之入骨。

聽到這話秦毅也沒回聲,只是略帶的玩味的站在那裡,想看看這群異能人到底腦子夠不夠用,或者說值不值得他去幫。

如果這種程度便讓他們瞬間倒戈,兵刃相向,說明秦毅的無私幫忙是並不值當的。

不過幸好秦毅沒有失望,這些異能人也不是傻子,當他們出現在這裡的時候,聯盟總部的人肯定知道他們已經有進行戰爭的決心,這個時候即便是他們把秦毅給殺了或者是徹底孤立起來,後面聯盟人為了永絕後患也會徹底絕滅他們異能人。

而……能不能打的過秦毅還是個問題,這青年的威猛,他們可是在視頻中親眼見證過的,更何況還有威猛大帥?

威猛大帥在北方異能者部落中作威作福可不是依靠一張嘴,而是將他們全部都征服的強大力量。

「呵呵,聯盟的伎倆果然到現在還未變過,等我們跟這兩位大人反目成仇,恐怕你們就會瞬間讓星艦攻擊將我們給永絕後患了吧?」

「更何況我們異能人本就是知恩圖報的種族,這兩位大人願意幫助我們,那就是我們的恩人,即便是你命令星艦攻擊,我們也唯有玉石俱焚,而不可能背叛戰友。」

一名異能人中年首領站出來冷笑著說道。

聯盟人特別是聯盟軍官有何等的卑鄙無恥他們這些異能人首領深有體會,先不說那些不現實的問題,即便是他們能夠取走秦毅的性命以博得聯盟人的歡心,他們也不會去做,這是異能人一貫秉承的優良傳統,也是他們團結一心的重要保證。

「既然這樣,看來是沒得談了,那你們所有人便下地獄去跟你們那些妻兒老小做伴吧!」忽然不知何處的通訊器中傳來總指揮陰冷的聲音。

只是他話剛說完,忽然一名異能人沖了上來。

「諸位不要擔心,家老已經出關了,我剛剛已經聯繫過他老人家並且將這裡的事情簡單彙報了過去,家老表示他會拚死擋住星艦一次攻擊,讓我們加快進攻節奏,是生是死只此一搏。」

這名衝上來的青年並沒有多麼強橫的實力,可卻能夠緊緊跟在眾多皇級首領高手後面,顯然地位不一樣。

而聽到他的話眾人一陣振奮,不過又是一陣沉默。

「墨竹老人大義,我們異能人若是此番革命勝利,定然會立下神碑,供奉墨竹老人。」眾人首領點頭。

「爺爺早就做好了為我們異能人一族犧牲的決心,我們墨家所有人都知道,也沒有人有可能改變他的意思。」

「不過抵擋一次攻擊已經是爺爺的極限,諸位首領還有兩位大人還請加快進攻節奏,不要讓爺爺的犧牲白費了。」

很明顯,抗住星艦一次攻擊,這青年的爺爺也要喪命。

經過簡單的了解,秦毅也算是知道了,那所謂的墨竹老人,便是他們異能人之中寥寥無幾的帝級強者之一,當然這個帝級乃是按照他們米藍星球異能人等級來排的,並非是修真界中的等級排序,帝級也就比皇級高上一個層次而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