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看來今天是走不出去了。」張寅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

「嘿嘿!其實你們想活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交出你們的身上的財物就可以保命。」黑衣人陰險地說道,不難從他眼中看出那貪婪之色。

想要李翊凡的錢,那李翊凡自然是不會答應的。

「我的就是我的,誰也別想搶走。」

為了錢,李翊凡寧願死也不交出來。

「來吧!我還要跟你斗。」

李翊凡站起來再次與黑衣人攻擊,不過結果還是一樣,李翊凡又一次被擊飛回來。

「現在,你還能跟我斗嗎?」黑衣人笑道。

李翊凡想要再一次站起來,不過這一次確實他傷的太重了,起不來了。

「他不行了,還有我呢!」

張寅嗖的一下從地上站起來,跟黑衣人打鬥,不過結果還是一樣。

「兄弟,看來咱們今天要命喪於此了。」

「是啊!」

兩人似乎是認命了,閉上了雙眼。

只聽旁邊傳來「轟隆」一聲。

「你們兩個孬種,是男人的就起來。」

聽到這聲音,兩人睜開眼睛,說這話的正是王熙,只見一股強大的氣勢從王熙的身體裡面迸發出來。

這個氣勢,這個時候,李翊凡驚訝道:「這,這不是突破黃境嘛!」

「沒錯,就是突破黃境,我自己都沒想到,一直卡在門內境的我,此時竟然被你們打得突破了黃境。」

王熙現在看起來是風光無限好啊,跟李翊凡他們這慘樣看起來,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有句話說的好,出來混的,遲早是都要還的。

「他們打我可以,我原諒他們,那是因為他們是我的兄弟。但是你打我不可以,所以拿你的命來償還吧!」

王熙的樣子極其威武,絲毫沒有將黑衣人黃境中期的實力看在眼中,此時此刻,李翊凡和張寅竟然對他產生了一種崇拜之情。

「熙哥加油,熙哥最牛!!!」

王熙朝著他倆做出一個自認為很酷的動作,說道:「放心吧!此戰之後,你們便會對你們的熙哥佩服的五體投地的。」

「小心啊!」兩人急急忙忙地說道。

王熙一皺眉,什麼?

「裝什麼b,不過是黃境初期而已。」

話落,黑衣人的拳頭已經印在了王熙的臉上,王熙被轟飛出去,還好沒什麼大問題。

甩了甩腦袋,王熙眼冒怒火,但嘴上還是說道:「謝謝你!」

黑衣人疑問道:「你小子不會是傻了吧?哈哈!」

「謝謝你,把我成功的激怒了,地隱訣。」

王熙消失了!!!

「怎麼回事?這小子怎麼不見了。」

突然黑衣人的身後傳來一擊,那是一把匕首,措不及防,黑衣人被擊中了。

看到這裡,張寅笑了。

「哈哈,我知道了,王熙這小子拿出他家的地隱訣和隱匕了。」

「地隱訣和隱匕?」李翊凡疑問道。

「就是他家的鎮家之寶。」

「那我們快恢復,待會兒去助他一臂之力。」

「是我恢復,你快去幫忙。」張寅沒好氣地說道。

「什麼?」李翊凡這就不懂他的意思了。

「你還逗我,第一次你與我打鬥的時候,突然就恢復了傷勢,好意思在這裡畏首畏尾的。」

此話一出,把李翊凡給敲醒了,他拍了拍腦袋道:「對啊,我怎麼把這茬給忘記了。」

「轉換英雄,無極劍聖。」

「叮!在同一時間內,不允許切換英雄。」

腦中傳來系統的聲音,李翊凡聽了之後呆住了。

「你快恢復啊!」張寅推了他一把。

李翊凡反應過來,只是憤怒地說了一句,「我日你個鬼額。」

便立馬盤坐在地上,恢復起來。

張寅是一臉茫然啊!不是說好的恢復嘛!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他也不知道王熙在哪裡,隨便往一個地方說道:「熙哥,你自己好好打哈,等我們恢復了就來幫你。」

說完他也盤坐在地上恢復起來。

時局已經很明顯了,黑衣人處於下風,他根本找不到王熙,更別說打到他了。

「小子,有種你出來啊,躲躲藏藏的算什麼英雄好漢。」

此時黑衣人的身體上已經多了大大小小的十幾條傷口,不能再這樣拖下去了,所以他決定試試激將法,看看王熙上不上當。

不過王熙肯定是不會上當的了,他還沒這麼傻呢!

「你當爸爸是傻的啊!我才不會出來,有本事你就把爸爸找出來啊!再說爸爸我本來就不是什麼英雄好漢。」 王熙的聲音在空氣中亂竄,好像到處都有他的聲音一樣,根本找不出他的位置來。

「該死!!!」黑衣人暗罵一聲。

說時他的身上又多了一道傷口。

黑衣人已經忍不住了,再這樣下去,他遲早會死在這裡,他發狂了,管他三七二十一,揮起大刀便是亂砍。

不過一切都是無用功,他不僅沒將王熙砍到,而且體力已經耗費了七七八八。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死在這裡的,沒想到這次的新人竟然是如此的棘手,看來我只有耍耍陰招了。」

黑衣人心中想著計策。

「嘿嘿!現在的你一定沒把守住門口,恭喜你,我要逃了。」

黑衣人的身子往門口輕輕一偏,造成一個他要往那邊跑的假象。

「想跑,我說了你是跑不掉的。」

聽到這話,黑衣人笑了,他往門口衝去,可才剛剛前進一兩步,他便猛然調頭,沖向李翊凡他們。

「不好!上當了。」王熙大叫一聲。

看到黑衣人的動作,他這才知道這是黑衣人的計謀,聲東擊西。

眼看著黑衣人手持大刀,便要接近李翊凡他們了。

突然地上盤坐的兩人睜開了雙眼,手中的武器快速地出擊,打了黑衣人一個措手不及。

大刀一橫,擋住兩人的攻擊,可是他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了。

只見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此時架在了黑衣人的脖子上,王熙故作思考了一番,「我想你似乎是忘了,這裡還有我呢!」

李翊凡和張寅兩人立馬歡呼道:「好樣的!」

感覺到黑衣人似乎是想要反抗,王熙的匕首貼近了幾分,「我想你最好還是不要躁動,我怕我的匕首一不小心愛上了你,那可就麻煩了。」

此話一出,黑衣人確實有些安分了。

只見李翊凡很風騷地走到黑衣人的面前,一把搶過他手中的大刀,你還別說,這刀跟無極劍還有幾分相像,用來作為無極劍的載體剛剛好。

李翊凡摸了摸這刀,臉上露出讚美之色,「不錯!這刀我要了。」

這個時候,王熙不爽了,什麼叫這刀你要了,明明是我辛辛苦苦打下來,你竟然奪了去。

「哎哎哎,這刀憑什麼給你,明明應該是我的。」

「我問你,這刀現在在誰手中?」李翊凡問道。

「你手中啊!」王熙很天真地回答道。

「那不就對了嘛!」李翊凡一點兒也不客氣地便將大刀放入了自己的儲存戒指當中。

「不對啊!你忽悠我呢?」

暗夜藏嬌:總裁的祕密愛人 「你想多了,我怎麼可能忽悠你,你可是熙哥啊!你說是吧?」

「那倒是,不過我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唉!你別多想了,哪裡有什麼不對勁啊,是你想的太多了,先把這個黑衣人解決掉才是上策。」

在一旁的張寅,聽到兩人的對話那是捧腹大笑。

李翊凡看著眼前的黑衣人,問道:「你是什麼人?」

「切,一個小屁孩而已,你問我我就要回答你?搞笑!」黑衣人不屑地看了李翊凡一眼說道。

李翊凡頓時火冒三丈,將雙手的袖子一卷,「嘿,我這個暴脾氣。」

跳起來便是給了黑衣人一鞭腿,要不是王熙將黑衣人抓得穩,估計這黑衣人早就已經倒在地上了。

鞭腿之後,李翊凡再問道:「這下你知道你凡哥的厲害之處了吧!快說,你是什麼人?」

只見黑衣人笑了笑,挑釁地說道:「你這傷害還弱了點,我一點兒感覺也沒有,來來,再打的重一些。」

這毫無疑問是在李翊凡的底線了,「嘿!我今天就不信了,我不把你打成變形金剛,打得你媽都認不到,我今天就不信李。」

「變形金剛是啥玩意兒?」王熙一向對這些神秘的事物感到好奇。

「遭了忘記他們不知道變形金剛這個詞語了。」李翊凡心中暗道。

然後他說道:「變形金剛就是把你打得你媽都不認識。」

王熙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原來變形金剛就是把你打得你媽都不認識啊!那你快把他打成變形金剛吧,我的小心臟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好勒!」李翊凡應了一聲。

說完便是一記勾拳過去,隨後一陣狂轟濫炸,打得黑衣人那是七葷八素的,都找不到北了。

李翊凡也只是最開始的時候用了一下拳頭,之後用的便是胳膊肘和膝蓋,要知道被這些地方撞一下,那可不就是痛一痛這麼簡單了。

過了一會兒,王熙也不抓著黑衣人了,可以說這個時候的黑衣人算一個變形金剛了,因為如果他媽見到了他,是真的不認識他。

此時此刻的黑衣人,儘管沒有殘疾,但他的樣子看起來,極其嚇人,他的蒙面也已經被撕碎了,這下倒好,撕碎了也不看不到這人的真面目。

一開始還只是李翊凡一人在打,打著打著,王熙發現自己竟然可以不用抓住這黑衣人了,於是也加入了李翊凡行列之中,跟著他一起打。

最後,另一邊的張寅似乎也發現了這件有意思的事情,二話不說,也加入了進去,三人組成一個團隊,將黑衣人是虐的體無完膚。

這慘叫聲可以說是他們三人此生聽到過的最大聲的。可以說是真正的殺豬般的聲音了。就是不知道屋外的人有沒有聽見這裡面的慘叫。

「我再問你一遍,你到底是誰?來我們這裡幹嘛?」李翊凡對黑衣人說道。

三人將黑衣人圍在一個角落之中,一點兒空隙也不給他留出來。

不過看著黑衣人那腫得像兩根臘腸一樣的嘴唇,上面有著不斷往外冒的混合在一起的血跡和口水。

李翊凡知道了,這黑衣人貌似是不能說話了,李翊凡搖了搖腦袋,他的神色有些內疚,「都是我的錯,我還是太兇狠了,這個壞習慣一定要改,為什麼我要把他打得,話都說不了,真是罪過。」

「哈哈!你的傷害不夠,我還能說話。」

沒想到那如同兩根臘腸般的嘴唇,一張一合地說出那麼一句話來。 黑衣人說出這句話,無疑是當著眾人打了他的臉,李翊凡的笑容在嘴角上靜止。

嗖地一下,李翊凡呼起巴掌就是向黑衣人扇過去。

「哈!!!」

雙手並用,扇一次,李翊凡便發出一次怒吼。

看的旁邊的二人是心驚膽戰的,這還是嘴唇嗎?這就像是給炸藥炸出來的一樣,可能還不夠像,隨後又吃了萬噸辣椒。

這一下,變形金剛這一頭銜,黑衣人是當之無愧了。

咯吱一聲,門被打開了。

「你夠了,你可別把這些新手給弄廢了,不過關的送走就是了,這麼虐他們幹嘛,我在外面就聽這件屋子裡面叫的聲音最嚇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