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看來蘇小姐真的失憶了。好吧!那我也不多做糾纏。蘇小姐自己保重。」小二鬆開蘇雯瀾,從那裡跳下去。

蘇雯瀾看著小二從窗口跳下去,再拔出腰間的劍刺向正在和刺客打鬥的秦黎辰。

秦黎辰與小二打鬥起來。

蘇雯瀾發現小二的身手非常不錯。

而且還非常熟悉。

這不是跟秦黎辰訓練的那些血衛差不多嗎?

「真是小瞧你了。」蘇雯瀾看著秦黎辰的身影自言自語。「可是你做夢也沒有想到我會這樣小心。」

刺客來得快也消失得快。

秦黎辰沒有受傷,但是衣服有些凌亂。

他帶著醜陋的小糖人回到她的面前:「幸好你沒有受連累,要不然我豈不是作惱?來,嘗嘗我做的小糖人。」

蘇雯瀾接過來,卻沒有吃它。

小糖人畫得真丑,完全看不出秦黎辰的樣子。

想他大小也是個才子,也有畫得這麼丑的時候。瞧見那個成形的糖人時,秦黎辰差點想把它扔了。

最後想著是自己親手做的,還是第一次做的,終究捨不得扔,把它留了下來。

「剛才那個刺殺你的小二和我說話了。他說蘇大人在找我。 帝寵之公主難為 蘇大人是誰呀?」蘇雯瀾看向秦黎辰。「他也姓蘇,莫不是我大哥?」

「那刺客是想利用你對付我,你不用理會這些。」秦黎辰說道:「既然小二是刺客,那這裡非常不安全。我們離開這裡。」

蘇雯瀾跟著秦黎辰下了樓。

暗衛出現在秦黎辰的面前,跪在那裡說道:「皇上,真正的酒樓掌柜和小二已經死了。屍體在地窖里。」

「既然已經死了,那就處理了吧!」秦黎辰說道:「這裡的事情不要張揚。」

「是。」

原本蘇雯瀾還不確定這場戲是秦黎辰安排的。當他的人彙報說掌柜和小二死在地窖里時,她就一百個肯定了。畢竟蘇榮華就算再兇殘,也不會要這些無辜之人的性命。在她的認知中,只有秦黎辰有這樣手段和魄力。

「接下來我們是不是應該回去了?」蘇雯瀾甩開秦黎辰的手臂。「我累了,不想再走了。」

「生氣了?是不是今天的事情讓你很失望?」秦黎辰拉著她的手不放。「好好好,是我的錯。那就給機會讓我彌補吧?」

蘇雯瀾看著秦黎辰:「你雖沒有受傷,但是剛才的事情總歸讓你累了,受了些驚嚇。我是不想你再奔波了。還是早些回去的好。」

「心疼我了?」秦黎辰打趣她。

「嗯。」蘇雯瀾點頭。「所以,可以回去了嗎?」

「行。」秦黎辰指著不遠處。「只要你陪我看完星星,我們就回去。」

「看星星?」蘇雯瀾挑眉。「現在才什麼時辰啊,要是看星星的話,豈不是還要在外面呆幾個時辰?」

「走吧!」

秦黎辰二話不說帶著蘇雯瀾遊玩。

剛才的混亂讓這條街上的行人受了驚嚇。按理說這裡應該變得空蕩蕩才對。可是事實上,打鬥結束之後,這條街再次熱鬧起來。

「我想吃這個。」蘇雯瀾指著小攤位上的餃子。

秦黎辰看了一眼,皺眉說道:「后廚里倒是有個做餃子好吃的大廚。你要是喜歡,我讓他每天換著法兒的給你做。」

「我想要的是這個。」蘇雯瀾指著小難子上的牌匾。「何記餃子。」

秦黎辰拿她沒有辦法,又坐在旁邊看她吃完了兩人份的餃子。

時間緩緩流失。

天色慚慚轉黑。

秦黎辰突然摟腰抱起蘇雯瀾。

「做什麼?」蘇雯瀾說道。

「不是說好了嗎?我今天帶你去看星星。」秦黎辰說完,帶著蘇雯瀾以極快的速度朝前面躍去。

眼瞧著越來越遠,而且夜風吹在她的身上,打在她的臉上,讓她原本有點睡意的精神再次恢復過來。

「這裡是什麼地方?」蘇雯瀾站在高頂上,看著熱鬧的肅城。「這裡好美啊!我倒覺得萬家燈火比天上的星星更美。」

「瀾兒喜歡就好。也不枉我特意免了他們的夜禁。」秦黎辰溫柔地看著她。「再過些時日,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陪在你的身邊,與你一起欣賞每一天晚上的景色。」 離開城北別墅區後。

白小鳳攔了一輛出租車,帶着豆豆坐了上去。

一上車,出租車司機就笑道:“喲,哥們,你這一上車,車裏的溫度都降低了,人體空調呢,舒坦,舒坦。”

白小鳳扭頭看了看旁邊的豆豆,嗯,確實是人體空調。

豆豆雖然現在很虛弱,但終究是鬼,身體依舊會散發出陰氣,這出租車司機能感到涼快,其實感受到的是豆豆的陰氣。

“司機大哥,那必須的啊,以前在村裏的時候,村花小翠一見到我,都說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樂得都合不攏腿了。”白小鳳神侃了一句。

一路上和出租車司機神侃着,很快就到了城區。

向司機打聽了一下,哪一片有房子外租,他就讓司機開了過去。

一下車,白小鳳掃了一眼這條街道,果然有好幾家房屋中介。

他在濱海人生地不熟的,想找房子,就只能找中介了。

他走進了其中一家門面最大的中介。

而豆豆則留在了門口,滿臉享受的曬着……日光浴。

這店面估計得有個一百多平,門口的落地玻璃上還貼着一張張對外租售的房屋信息。

店裏的裝修很時尚,錯落的辦公桌椅,牆面上同樣掛着一張張房屋信息。

而此時,正有三個西裝革履的男中介在店裏,顯得有些冷清。

見白小鳳進店,其中一個男的迎了上來:“你好先生,有什麼事嗎?”

白小鳳說:“我是來租房的。”

“租房?”這男中介上下打量了一番白小鳳,眼中閃過一抹鄙夷之色。

白小鳳的穿着實在太過土氣,儼然就是一個剛從村裏出來的鄉巴佬了。

這樣的打扮,都是去租那些城中村的廉價房,一室帶個廁所的那種。

況且白小鳳的年紀實在太小,估計是那種輟學出來的打工仔。

呵!鄉巴佬打工仔,也敢跑到我們這來租房?

想着,他笑了笑,說:“先生,我們這都是公寓樓或者對外租住別墅的,您確定要租嗎?房租可不便宜。”

白小鳳點點頭:“到你們這來,不租房難道是來玩的嗎?”

中介的嘴角不着痕跡的癟了一下,心道:鄉巴佬,口氣還挺狂的。

他帶着一抹微笑,繼續說道:“先生,或許我們這裏的房子並不適合你,你可以到隔壁的那些小中介去看看,他們那應該有適合你的房子。”

對這種鄉巴佬打工仔他可是清楚得很。

真帶着他們看了房子後,不,是看了房租價格後,一個個掉頭就灰溜溜走掉了。

他們白白跟着晃悠了一大圈,結果什麼也沒撈着。

忠犬受的養成攻略 這種事情,他見過不少,甚至也親身經歷過。

所以也沒有耐心繼續和白小鳳說下去,純粹就是浪費時間。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你不帶我看看,怎麼知道沒有適合我的房子?”

男中介的眉頭皺了皺,這鄉巴佬是傻子嗎?

話都說這麼明白了,還聽不懂?

他因爲工作,是沒辦法直接拒絕客戶的,但他說的話的意思,只要是個正常人一聽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這鄉巴佬竟然還敢看房?

想着,男中介眼珠子一轉,心道:臭小子不自量力,真以爲這裏的房子是你租得起的嗎?

他決定帶白小鳳看看租房價格,徹底把這個鄉巴佬租房的心思給打消掉。

“既然這樣,先生請跟我來。”男中介笑了笑,轉身就往一面掛滿了租房信息的牆壁走去。

白小鳳大搖大擺的跟在後邊,開玩笑,兜裏好歹揣着幾十萬,還租不起房子了?

他當然聽得出男中介話的意思,但總不能因爲幾句話,就不租房了吧?

在濱海市人生地不熟的,不找中介,光靠他自個去找,得跑斷腿不可。

看着男中介的背影,他摸着鼻子笑着嘀咕道:“唉……還是師父說得對,裝比如風,常伴吾身,這輩子都不可能不裝比的,只有裝裝比才能維持生活這樣子。”

男中介帶着白小鳳走到牆壁下,笑着指了指牆壁上的租房信息:“先生,這是我們公司的一部分租房信息,你可以看看上邊有沒有你需要的房子,當然,這上邊的房子信息,也絕對是我們公司最便宜的。”

說完,他微微揚起下巴,露出一抹不屑之意。

最後一句話他故意加重了語氣,就是想提醒白小鳳,要是連公司裏最便宜的租房你都租不起,那就別浪費時間了。

白小鳳也沒理會這中介的話,仔細打量了一下牆壁上的租房信息。

還真挺多的。

不過,價格也確實挺貴的。

一眼掃過去,大都是一個月兩千塊的房租。

白小鳳眉頭緊皺着,沒料到濱海市的房租竟然這麼貴。

他以前也沒租過房,要麼是在山裏的寺廟裏,要麼就是跟師父外出辦事,不過外出的時候,都有那些主家人負責食宿。

一想到每個月兩千塊紅通通的鈔票給別人,這可是平時他抓鬼驅邪好幾次的酬勞了,白小鳳心裏那叫一個肉痛啊。

這麼多軟妹幣,要是拿去泡妞,不是更美滋滋嗎?

“哼!被嚇到了嗎?鄉巴佬,連我們店裏最便宜的房租都嚇成這樣了,還敢跑我們這來租房?”

見白小鳳皺眉,男中介當然知道白小鳳的心思,心中更是不屑。

同時他也不耐煩的扯了扯領帶,無聊得四下張望起來。

按他的估計,這傢伙估計再有一分鐘,就得掉頭灰溜溜的走掉了。

然而。

下一秒。

白小鳳忽然指着牆角里的一張租房信息,驚喜道:“哎喲我去,一個月房租八百,這房子真便宜啊,我就要它了!”

八百?

男中介猛地一怔,奇怪,店裏最低的房租租金都是兩千的,怎麼會冒出個八百塊的?

想到這,他疑惑的順着白小鳳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登時,他就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牆角最下排確實是一張租金八百的房屋租賃信息,而且房源很不錯,兩室兩廳,還帶一個大陽臺,更關鍵的是這地方還在城中心寸土寸金的位置。

如果按照正常租賃的價格,這套房子一月的房租少說也在五千左右了。

但,世界上可沒有免費的午餐呢!

“先生,你確定要租這套房?”他玩味的看着白小鳳,這套房子在整個濱海市可都是出了名的,甚至比那些昂貴豪奢的別墅都出名。

原因很簡單,這房子,不乾淨!

甚至,曾經還發生過兩起死人案,租住在裏邊的住戶都莫名其妙的死掉了,連警方都查不出結果來。

兩起命案,還上過濱海市的新聞頭版呢!

然後,慢慢的這套房鬧鬼的名聲就傳開了。

想要租出去,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爲此,房主人這纔將房價一降再降,愣是把市中心寸土寸金的房子給降成了白菜價。

而且,房主人爲了能將房子租出去或者賣出去,給他們中介的提成點數,都要比正常的房子額外高十個點!

“怎麼?這麼便宜的房子,不能租嗎?”白小鳳一臉疑惑的看着男中介。

男中介忙搖搖頭,笑道:“不不不,當然能租了,不過這套房子鬧鬼呢,而且,如果租這套房的話,你還得和我們公司簽訂一份免責聲明書,就是你租了這套房後,後邊發生了任何事,都和我們公司無關。”

這套房雖然租金便宜,但勝在提成點數高,一旦租出去了,他也能得到一筆還不錯的收入。

且,要是能把這房子租出去,那他還能在整個濱海中介圈裏威風一把呢,名氣都會提升不少!

但,爲了公司規定的簽訂免責聲明書,他還是把詳細情況告訴給了白小鳳。

“鬧鬼?”白小鳳驚訝道,然後,扭頭看向正在門口曬日光浴的豆豆。

這一幕,看得男中介無奈地搖搖頭,這套房因爲房租便宜,所以在整個濱海市的中介圈子裏的詢問率都格外的高。

但,無一例外,租戶一聽到“鬧鬼”兩個字,立馬就果斷搖頭了。

現在這鄉巴佬這反應,估計也是嚇到了。

可就在這時,白小鳳轉身激動地搓搓手,笑道:“鬧鬼好啊,我就怕寂寞,這屋子鬧鬼,一到晚上牀底是鬼,廁所裏是鬼,到處都是鬼,那可就熱鬧了,我很滿意啊!”

男中介當場就呆了。

這個鄉巴佬,怕是個瘋子吧?

鬧鬼的房子都這麼激動,裝比不帶這麼裝的吧?

求推薦票,求推薦票,求推薦票……(迴音了一百遍)

老鐵們,推薦票走起來,帶白小鳳……飛! 京城,皇宮。

大太監步伐匆匆的推門走進宮殿,將手裡的信函遞到皇帝的桌案上。

「皇上,這是蘇侯爺送來的八百里加急。」

皇帝放下手裡的摺子,嘩啦一下撕開信函的封口,展開信紙看著。

見大太監還在那裡站著,回頭看他一眼:「還站在這裡做什麼?」

「是。 總裁你丫是惡魔 老奴告退。」大太監退出去。

皇帝看了信函上的內容,臉色難看:「怎麼可能?平陽王世子斷不會這麼輕易的死在秦黎辰的手裡。 老婆,下手輕點兒 沒有見到屍體,朕不相信。」

信函上寫著秦驍被秦黎辰殺死。蘇雯瀾為了獲取更多的情報,已經答應秦黎辰嫁給他。另外靖元國想與肅國聯姻的事情。

皇帝將信紙揉成團。

這個消息對他來說是極大的打擊。

文有蘇榮華,武得有秦驍。倒不是說他沒有其他的武將,只是秦驍的英勇是邊境最大的依仗。其他的武將沒有這樣大的威攝。

皇帝坐不住了。他推開桌案,推著輪椅出去。

「皇上,可是去貴妃的宮殿?」大太監走過來。

「朕現在只想清凈清凈。你不要跟著了。」皇帝不耐煩地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