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真是紫龍鬚!」

「清河郡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居然有紫龍鬚!」

紫龍鬚是提煉歸元丹的主要材料,也是所有丹藥中,需求量最大的。每年各地都有大量的商販收購紫龍鬚。

「起碼有二十畝的範圍,全是紫龍鬚!」

此言一出,觀賞神像的修士,全部轉移了注意力。

少量紫龍鬚或許沒人關注,但是二十畝,就不得不讓人感到驚訝了。

「白楠。」徐夜皺着眉頭道。

「徐兄,啥事?」白楠說道。

「你來清河郡作甚?」徐夜問道。

「劍仙前輩一劍斬殺了妖皇,祖師爺令我來清河郡向前輩道謝。」白楠諂媚地道,「徐兄,幫個忙唄。」

徐夜指著那幫修士說道:「輦走他們。」

「懂了。」

白楠清了下嗓子,腳尖一點,來到了良田上方,沉聲道,「誰若再靠近紫龍鬚,我廢了他。」

「……」

眾修士紛紛抬頭,有些忌憚地看着凌空而起的白楠。

那幫修士不敢惹事,後退到良田之外。

「敢問兄台怎麼稱呼?」有人拱手道。

白楠冷聲道:「白楠。」

人群中有人顯得很驚訝。

「這人就是來自混元山的修行天才,統考前五十,巡天監判官。」

「是他?安陽第一劍?」

白楠說道:「你,還有你,這地,是你們踩的嗎?」

「抱歉,是我有眼無珠。」那名修行者自掌嘴巴。

徐夜:「……」

這有名頭在外,做事情就是方便。

改天自己也闖出個名號,嚇唬人很好用。

徐夜這時開口道:「此地是我徐家所有,你們都是有見識的修士,清河郡旱災這半年不見你們來殺妖。這會兒卻想起與民爭紫龍鬚了?」

這話說得那幫修士面紅耳赤。

為官者不與民爭利。

修行者不與民爭鬥。

白楠點頭道:「說得好。我都替你們害臊。」

那些修行者離開了田地,其實這會兒紫龍鬚遠沒有成熟,就算想采,也沒用。

白楠落在徐夜的身邊。

「徐兄,怎麼樣?」白楠笑道。

徐夜說道:「要不,你給我家看看地?」

白楠:?

白楠本是巡天監中人,又是八境的高手,這樣的身份和地位,在安陽躺着享福。

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徐夜又補充道:「紫龍鬚是歸元丹的主材料,同時也是天魂定虛丹的材料之一。二十畝,整個安陽……你找得到嗎?」

「徐家不會虧待你的,事成之後,紫龍鬚有你一份,到時候你隨時可以走。」

見其猶豫,再下猛葯:「劍仙前輩,會一直坐鎮清河郡!」

「成交!」白楠一口應下。

什麼工種已經不在乎了,若是有機會見到劍仙前輩,在清河郡待一年他都願意。

再者,紫龍鬚的確有吸引力。

「少爺!少爺……」

徐來財一路小跑,看到地頭的徐夜,又道,「寧姑娘要見您!」

寧姑娘?

徐夜抬頭,看到了一身白衣的寧素,緩緩飛來,在寧素的身邊,還有一個個頭不高的丫頭,一同飛來。

「寧小心?」徐夜疑惑,這丫頭怎麼也來了。

PS1:前面修改前面一些細節,不影響已經看過:1,改掉了寧素初見徐夜的傲慢態度,月華劍細節問題;2,改掉了出手擊殺九首靈蛇;

深夜無眠,想了一下,加一更以表心情,求推薦票。 如今路棉心承諾她,一定會把她捧上一線女明星的地位。

姚娜倒是乖乖聽話,她跟路棉心的關係說不上多好,平時也就只是老闆跟員工的關係,很少會在私底下有任何接觸,就算有接觸也大多數都是因為工作的關係。

楚恆顯然也沒想到會在公司里遇到姚娜。

那從看清楚思甜的真面目開始,他心裡就越發覺得愧疚,覺得對不起姚娜。

當初結婚的時候承諾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

可是到頭來他卻先背叛了他們這段婚姻,只不過因為生活上的一些瑣碎事覺得煩躁了,就想要拋棄她了,他覺得自己做的事情,簡直不是人做的。

他們兩個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離婚,但是已經分居了。

姚娜從楚恆的房子里搬了出來。

之前楚恆為了跟思甜在一起,在外面又買了一棟別墅。

並且為了表示自己的真心,還把別墅過戶到思甜的名下。

如今他跟思甜分手了,打算把別墅收回來,然後重新搬回他跟姚娜的那個家。

只不過當他回來的時候,才發現房子里早就落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看上去已經很久沒有住過人了,他去樓上的卧室打開衣櫃的時候才發現,無論是衣櫃還是衣帽間,屬於姚娜的東西一樣不剩地被帶走了。

之後楚恆也找過姚娜幾次,可是每一次都被他拒之門外,電話也被她拉黑了,好像想要徹底的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一樣。

楚恆的心裡滿是愧疚,其實回想起來他對姚娜也不是真的一點感情都沒有。

冷靜下來想一想他們曾經幸福甜蜜的回憶,楚恆覺得他還是喜歡姚娜的。

他很想挽回這種婚姻,畢竟他們兩個還沒有簽字離婚,就還有這種可能和希望。

只不過,讓他收到從律師行寄來的離婚協議時,就感覺一盆涼水從頭頂上潑了下來,讓他長得徹心徹骨。

姚娜主動提出離婚,以前他跟思甜在一起的時候,她無論如何都不肯離婚,可是如今他跟思甜分手了,她倒是主動提離婚了。

離婚的內容其實也簡潔明了,除了財產對分之外沒有其他要求。

他們兩個沒有孩子,除了財產之外,似乎也沒有什麼可以分割的了。

楚恆沒有錢字,他不是在乎那點財產,這一次他是真的在懺悔,希望可以重新追回姚娜。

只可惜姚娜一直不肯見他,到現在他們兩個都沒有碰過面。

沒想到今天會在公司里偶遇她。

差不多兩個月沒見了,姚娜似乎比以前還要漂亮了。

這段時間,路棉心要求她塑身,去健身鍛煉自己的形體,也改變了她的造型。

以前姚娜是走的性感路線,但是現在路棉心突然讓她走幹練女強人的路線。

畢竟當初在鏡頭前哭訴過自己到底有多慘。

那就趁機炒一下熱度,讓所有人都覺得她傷心欲絕之後會有一個新的開始,所以就把她的長發給剪了,所有的造型都換了。

路棉心還給她報了一個訓練營的綜藝節目。

這個節目是邊錄邊播的,一經播出就受到了無數的好評。

姚娜畢竟是在國外留過學的,所以在生活方面會比很多同齡人要好得多。

鏡頭下雖然有的時候是人設打造的,但是也能體現出來一個人平時的生活狀態。

紫筆文學 「總管,您倒是拿個主意啊!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再等下去了,好不容易鼓舞的士氣,要是不馬上行動,我們就只有等死了。」

張論在得知大軍不知去向後,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們現在就在頡力老巢附近,現在大雪連天還好,要是大雪停止,他們早晚會被發現的。

不管怎麼樣,先拿個主意,不管是對是錯,總比沒有的好。

姬松面沉如水,沒有搭理張論的叫囂。

他轉頭對蘇烈道:「蘇校尉以為呢?」

蘇烈一愣,沒想到總管會問道自己,自己只是個校尉,哪有什麼發言權?

但既然問道,他沉吟一會兒,說道:「現在我們已經時騎虎難下,大總管的去向不明,我們短時間也沒辦法聯繫到他們。

所以,現在只能靠我們自己了。」

姬松不耐地打斷他的話:「可有辦法?」

「沒有。」

姬松臉色難看,他知道,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能幫到自己了,一切都需要自己抗著。

他苦笑一聲,沒想到自己也有進退兩難的時候,之前那次不是留有後路?

但這次不行了啊!

開工沒有回頭箭,現在想退縮都沒有可能了。將士們已經到了最後一口氣的時候了,要是撤退,這口氣一散…………….

姬松實在不敢想下去了,他咬牙狠狠地錘了下山洞的牆壁,轉頭說道:「他奶奶的,人是卵朝天,不死萬萬年,干他娘的。」

「這次要是老子死了還好,要是活著回去,非得揍李靖狗日的不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