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真的不見了,我所有房間都找了。我們提前回來的時候,我進行視頻會議,把一些事情都安排好了。」

羅斯說的沒錯,畢竟楊柏做了那麼大的事情,Y國皇室需要準備一下。聽著羅斯的話,眾人已經前往梅林的房間。

梅林的房間就在席琳娜的對面,能夠在這裡遠眺暹羅廣場。梅林的房間很整潔,梅林所帶的書籍還放在桌子上。

「梅林法師?」眾人四處尋找一下,梅林法師回來的時候就走進房間,酒店的攝像頭也沒有看梅林離開過房間,可是卻在房間內失蹤了。

「楊柏,怎麼辦?梅林法師怎麼會失蹤?」席琳娜著急的看著楊柏,或許只有楊柏能夠找到梅林法師。

「秀雲,跟隨席琳娜返回房間。羅斯,我要知道梅林法師回來的時候,發生了什麼?」楊柏讓席琳娜休息,畢竟明天有演唱會,而這麼多人都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用。

「這三層都封鎖了,無人能夠進來。梅林法師並沒有跟我說什麼?只是說老了,趕不上年輕人。」

眾人都退下,楊柏一個人朝著梅林法師的沙發坐了下去。沙發可是羅馬製造,相當沙發,靠在波斯靠墊上,楊柏的心神都放鬆下來。

「楊柏組長,梅林法師難道遇到事情了?」羅斯相當著急,法師失蹤,一定會有大事發生,皇室禁不起在損失。

「讓我靜一靜,你也出去吧!」楊柏輕輕揮了揮手,梅林的失蹤,楊柏也沒有任何頭緒。不過楊柏知道,梅林一定沒有離開這個屋子,這裡有秘密,楊柏需要單獨找到。

「拜託了!」羅斯恭敬無比,滿頭都是汗水,只能夠退下,整個房間當中,只能夠留下楊柏一個人。

「梅林,你沒有用離開這個房間,我知道。」楊柏坐在沙發上,望著梅林正在翻看的一本古典,慢慢的摸了摸下巴。

「這裡有魔法殘留的味道,你在看書的時候,發生某種詭異的事情?」楊柏瞳孔一縮,慢慢的朝著書桌而去。

楊柏來到書桌旁邊,拉動一下桌椅,慢慢的做了下去。楊柏的手,翻動一下古典,書頁抖動,楊柏的目光卻來回掃視。

「寫的什麼玩意?」楊柏看不懂這些羅馬字,不過就在楊柏抬頭的時候,楊柏猛的看到房間的玻璃上。 「秦語純?真的假的?你是說那個大明星秦語純住進了我們學校的附屬醫院!?」

「這有啥好大驚小怪的,我們學校的附屬醫院本就是全市是數一數二的綜合型大醫院,外科更是全國超一流,就算她是大明星來我們醫院也沒啥好奇怪的呀!」

「那秦語純因為什麼住進了醫院啊?居然還要拍X光?難道受了重傷?」

「我女神怎麼受傷了!?我得過去看看她!」

同學們早就把程安和許醉凝的事情拋諸腦後了,此刻都在激烈地討論著秦語純受傷住院的事,現場一片騷動。

也難怪他們對於這件事過分關注,主要是秦語純這個人物真的是太太太有名了!

秦語純,國際知名影星,影視界傳奇女星,收視票房最佳,更是國內電影界的標誌性人物。

她出道時年僅十六歲,出道作品就拿遍了全球各大主流電影獎項,電影所獲的各獎項提名更是不計其數,震驚國內外,更是被世界知名導演評價為天生的演員,影視界難得的天才少女。

自此之後,她片約不斷,今年她二十一歲了,然而已經連續拿到了五界影后,如今的她是各大導演爭相合作的對象,甚至能不能邀請到她拍攝電影,都成了衡量導演夠不夠有實力的標誌。

她可以說是娛樂圈的神話,真正的女神,何令儀、季青霖之類的流量小花和女演員,完全就沒法拿來和她比較。

這樣的一個傳奇式人物突然出現在自己學校的附屬醫院,那些普通的大學生們怎麼可能不激動萬分呢?

然而趙瑞德卻感到很是惶恐。

如今秦語純成為了他們醫院的患者,而且,是他們醫院最尊貴的患者!

可就偏偏在秦語純來他們醫院做檢查的今天,醫院的檢查設備和儀器出現了問題!

接到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他就立馬安排人去搶修了,然而以秦語純的身份地位,她的身價來計算的話分分鐘都上千萬,怎麼能讓人家在醫院白白耗著時間等著你修好設備呢?

如果秦語純因此對媒體說些什麼,他們醫院就會被她的粉絲謾罵,被路人唾棄,那時候他也一定會被醫院董事會的人撤銷掉職務的。

趙瑞德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直在原地不停地走來走去,眼角餘光不經意的撇到了一旁與程安說著話的許醉凝。

趙瑞德靈機一動,當下有了主意,小眼睛里閃過些狡猾的光芒。

「許醉凝,你過來!我有事和你說。」他抬手招呼許醉凝去他身邊。

許醉凝正在努力說服程安同意和自己單獨談一下美容口服液的合作,就聽到趙瑞德突然叫自己過去。

她不由得皺起眉頭來,「趙副院長,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心裡隱隱的有些不安,感覺這趙副院長找自己不會是什麼好事,果然就聽到趙瑞德說,「許醉凝,由你去給秦語純小姐做檢查。」

許醉凝立馬反問,「要我給她做檢查?什麼檢查?」

「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中醫能夠不依靠醫療設備也檢查人體傷情,今天我就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

「正好現在醫院的X光設備出現了故障暫時不能用,人家秦小姐又急著檢查骨頭的傷情,那就由你給她做檢查好了,你不是中醫醫術高明嗎?」

許醉凝聽著趙瑞德這一番明捧暗貶的話,眉頭皺的緊緊的。

他是明擺了是在給她難堪。

之前她確實說過中醫可以不依靠現代醫療設備就找到人體生病病因,可若是骨頭受傷,自然還是設備檢查更全面更可靠的。

她張口想要拒絕,然而站在她身邊的程安卻突然開口了。

「實在是沒想到呀!許同學你還有這等本事呢!?」

程安看著許醉凝,眼裡是饒有趣味的光芒。

之前他就只是以為許醉凝這小丫頭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一個絕密的美容藥方,也因此做出了效果奇佳的美容口服液。

如今聽這趙瑞德院長的意思,這姑娘小小年紀還真學到了一身中醫方面的好本事。

他作為一名商人,已經在商場上摸爬滾打好些年了,不以貌取人的道理他自然也是深諳於心的。

如果說面前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真的有非同凡響的中醫學方面的知識,把她聘請為公司正式的美容科研顧問,也是完全有利於自己和公司的。

許醉凝看到了程安眼中的頗感興趣,原本到嘴邊要拒絕的話不得不咽了下去。

她也明白,僅僅只是一個美容口服液配方的話,怕是很難讓程安這樣的老狐狸答應與自己合作,但是如果現在在他面前展現出自己更多的中醫實力,讓他同意單獨討論合作的可能性就會增大不少。

許醉凝在心裡斟酌一番,很快有了決定。

她看著明顯不懷好意的趙瑞德,說道,「我答應你,現在就去給秦小姐做檢查。」

趙瑞德本來還擔心許醉凝會拒絕自己,沒想到這麼簡單的許醉凝就答應了,他眼底的興奮幾乎毫不遮掩。

他嘴角露出一抹極其狠毒的笑,「這可是你答應了的啊!可別反悔!」

……

十分鐘之後。

許醉凝跟隨著一名護士來到了醫院的檢查室。

秦語純還沒過來呢,所以她只好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等候。

同時,檢查室隔壁的門被人打開。

為了方便學習和醫療完善,玄清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的每間檢查室旁邊都有一個觀察室。

兩間房間之間有一面大的單向玻璃,透過這塊玻璃,觀察室內的人可以清楚查看到檢查室里的情況,然而檢查室中的人卻是看不到聽不到觀察室里的動靜的。

此刻正是趙瑞德帶著程安和一群自己的學生們進入了許醉凝所在檢查室隔壁的服務觀察室。

學生們見趙瑞德居然帶著大家來了觀察室,都有些不解。

其中一個實在忍不住了開口提醒趙瑞德,「趙副院長,您這是打算帶我們大家一起觀看許醉凝給秦語純做檢查嗎?可是這應該算是侵-犯病人隱私了吧?」

要知道想要在觀察室觀看檢查過程,必須經過患者同意才行!

趙瑞德聽到學生這些話,回頭冷冷的瞪了那個學生一眼。

「這哪裡會算是侵-犯患者隱私呢?你們可都是玄清大學醫學院就讀學生,這就是一次研究學習而已,你們都記住了,出去了都不要亂說。」 楊柏望著那塊玻璃,格萊德酒店玻璃都是三層,外層鍍膜,只能夠從內向外觀看。楊柏凝視這塊玻璃,慢慢的站了起來。

「這是什麼符號?」楊柏掃向其他玻璃,除了這塊玻璃的左下角有一塊猶如蝙蝠的印記,其他的玻璃統統都沒有。

「蝙蝠,原先沒有!」楊柏已經站了起來,已經朝著玻璃而去。當楊柏來到這塊玻璃的時候,那個蝙蝠印記好像移動一下。

「活的?」楊柏也大吃一驚,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嚇住了。玻璃當中的蝙蝠印記,好像轉動一個方向,蝙蝠好像在注視楊柏。

「異能?魔法?」楊柏能夠確定這個蝙蝠有問題,楊柏甚至伸出手指,敲擊在玻璃上,那個蝙蝠好像就在玻璃裡頭。

「梅林,你搞什麼鬼?」楊柏蹲了下去,破妄金瞳全力激發。楊柏憑藉如今的神念,那股超強的波動,朝著蝙蝠而去。

一塊塊玻璃在震動,玻璃好像要碎裂,楊柏不惜毀掉這些玻璃,也要找到梅林的下落。

「別動,楊柏,千萬別動!」

「梅林老頭?」楊柏頓時反應過來,玻璃當中傳來梅林法師的聲音,在那蝙蝠的上空,玻璃之內突然浮現出梅林蒼老的容顏。

「什麼鬼?」楊柏也大吃一驚,梅林真的在玻璃當中,急速震動的玻璃,梅林發出驚恐的叫聲。

「別打破玻璃,老夫把爾森困在這塊玻璃當中。」梅林相當激動,玻璃當中的梅林臉色越來越白。

「爾森?這個蝙蝠?」楊柏看向蝙蝠,而此時那個蝙蝠真的在轉動,慢慢的看著楊柏,同時也看向梅林。

「他是墮天使王,楊柏,我動用鏡面魔法,可也被爾森的血魔法定住,就看我們誰先失敗了。」

梅林艱難的說著,簡單的把一些事情交代。梅林和羅斯返回酒店的時候,梅林就感覺不對,梅林房間當中隱藏一股魔法之力。

墮天使二王之一,爾森隱藏在酒店當中,想要憑藉血魔法,滅殺這裡所有人。

梅林不愧皇室法師,在最關鍵的時刻,保持冷靜,趁著爾森還沒有反應過來,先發制人,動用大魔法,把爾森封印鏡面當中。

可惜爾森不知道為何掌控特殊之力,也把梅林可抓了進來。爾森化為蝙蝠,想要在鏡面世界當中,吸收梅林的一切。

「老頭?你說這個蝙蝠就是爾森?血魔法?西方吸血鬼?」楊柏真的好奇起來,以前上學的時候,還真看到吸血鬼的電影。

「楊柏,保護好席琳娜。老夫就算拚命,也要把爾森留在這裡,剩下的一切,就交給你了。」梅林長嘆一聲,沒有想到爾森真的出現,幸虧席琳娜沒有回來。

「老頭,你還是出來,這隻蝙蝠還是交給我了。」楊柏笑了起來,什麼吸血鬼,在楊柏看來就是妖精,頂多斬妖符拍死就得了。

「蝙蝠?」可就在楊柏看著蝙蝠的時候,蝙蝠的符號慢慢的清晰起來,明明是透明的蝙蝠符號,卻化為血色。

「說話了?」楊柏更加好奇,而梅林已經咆哮起來,梅林的身影在鏡面當中消失不見,玻璃當中逐漸出現爾森的詭譎的笑容。

「你是楊柏?席琳娜找的保鏢?」爾森臉色也是蒼白的,不過鏡面當中,越來越血色。

「不是保鏢,是朋友!」楊柏敲了敲玻璃,完全無視爾森。這讓爾森就是一愣,眼前的楊柏居然一點都不畏懼自己。

「你不認識我?」爾森獰笑起來,在鏡面空間,爾森動用大部分魔法,要徹底壓制梅林法師。

「我需要認識你嗎?」

「你很囂張?」爾森猶如貴族,從二戰時期活下來,通過無數次的試驗,爾森改造出來一個魔法的身體。

「還行吧,有點本事!」楊柏目光變冷了,楊柏耳朵突然動了一下,好像聽到外面走廊當中傳來霍布怒吼的聲音。

「你以為就是我自己嗎?梅林太愚蠢了,以為封印了我,你們就都安全了?」爾森哈哈大笑起來,玻璃越來越紅,只有一角卻是藍色的,那是梅林法師的魔力。

當紅色吞噬了藍色,梅林就會永遠墜入鏡面空間當中。

楊柏已經站了起來,而此時的藍色鏡面當中,梅林也憤怒的出現,此時的梅林雙眸都要留下鮮血,朝著楊柏吼道。

「不是一個人,湯瑪斯也來了,混蛋,那個惡魔,他們真的要擊殺席琳娜。」

「爾森,你曾經也是貴族,為什麼?」梅林有點慌了,楊柏的確厲害,可是湯瑪斯和爾森,是從百戰當中而活,獻祭給魔鬼,獲得恐怖的戰力,哪怕是東方修真者也無法抗衡他們。

「梅林,戰爭之後,我們獲得什麼?在戰爭當中,我們看到力量。明明這世界上,有你們這些強者,可是你們卻在背後,操控一切。」

爾森嘴角扯動,血腥無比,本來是忠誠的戰士,結果看到世界的本質,徹底迷失在力量當中。

「如今的我們,才是最強的,無論是異能,還是東方修真者,都無法對抗我們,我們獲得是惡魔的力量。」

「湯瑪斯,率領墮天使,會徹底摧毀這裡。」爾森狂吼一聲,血色爆發,梅林顫抖舉起法杖,還想說什麼。

「時間不夠了,梅林,你後退一下!」楊柏已經著急起來,三十層那邊,已經傳來激烈的槍聲,而整個酒店好像一片死寂,有人用特殊的能量,把酒店的三層都隔離起來,這裡發生的任何事情都無法傳遞出去。

「楊柏,別動,你不是爾森的對手。他的血魔法,真的來自惡魔。」梅林已經絕望,世上最恐怖的戰兵化為魔鬼,除非神降臨,無法摧毀。

「哈哈,還敢讓我出來,我會把你們統統滅殺,把你們轉化血靈,讓你成為我的奴隸。」爾森笑的太張狂了,根本無視楊柏。

「怎麼這麼啰嗦,給我出來!」可就在這時候,楊柏一指點出,整塊玻璃爆碎開來,裡面傳來梅林驚恐的吼聲。

「楊柏,快走!」梅林從裡面跌落下來,白髮都是血色,身上一股股血魔法纏繞,梅林已經開始吟唱起來。

「哈哈,你們統統都要死!」爾森化為一隻巨大的蝙蝠,無數的血色瘋狂湧現,在蝙蝠當中纏繞,纏繞的同時,爾森已經走了出來。

爾森穿著燕尾服,雙眸都是血色,臉龐蒼白如紙,沖著楊柏獰笑起來。

「呼!」

可就在爾森剛剛走出來的時候,楊柏一抬手,一個耳光就抽了出去。耳光當中包括斬妖,斬妖龍符蘊含恐怖的威能,當場就把爾森抽的一個跟頭,血色消失大半。

「沃特?」梅林顫抖的看著,楊柏怎麼一伸手,就把爾森打了一個跟頭,那可是墮天使之王。

「我要殺了你!」爾森還想保持高貴,剛要重新撲過去,一隻手猛的抓住爾森的脖子,任由血魔法在楊柏的手中纏繞,楊柏的龍鱗甲已經穿在身上,一道道龍符轟在爾森。

「轟隆隆!」爾森彷彿被無數的炸彈攻擊,渾身都在顫抖,要知道爾森可是血魔法掌控者,肉身並不算太強大,只是憑藉血氣能夠活的久遠。

「你…你放開我!」爾森有點喘不上氣,血魔法被什麼的力量鎮壓,爾森血色瞳孔當中,彷彿看到一頭可怕生靈,在碾壓自己。

「東方龍?」爾森被轟的臉色越來越白,爾森所有的魔法根本施展不了,甚至化為蝙蝠都不可能。

「就這還王?」楊柏打的都沒有意思,猛的把爾森抓在手中,瘋狂的在地面上砸了下去。

「轟!」地磚都裂開了,爾森骨頭都碎了,強大的血魔法直接被龍符鎮壓,血色逐漸燃燒波斯地毯。

「老頭?他這麼弱,你怎麼絕望成這個樣子?」楊柏已經把爾森轟成渣子了,白骨森森,裡面好像的確有血色的能量,在這能量當中,想要把爾森重新恢復過來。

「不是?你,你動用了什麼?」梅森也傻眼了,楊柏到底怎麼回事?明明兇悍無比,從來沒有失敗過的爾森,在楊柏的手中簡直就是弱雞。

「東方的力量而已!」楊柏一腳踩了下去,爾森剛剛恢復的一個頭顱,又一次被碾碎,楊柏的目光已經注視下方。

「這裡交給你了,這一堆渣子,你應該沒啥問題吧?」楊柏現在擔心霍布,如今霍布等人已經全部潰退,最下面一層,已經被恐怖之人佔據。

「沒問題!」梅林已經無法思考了,認識當中的東方修真者,絕對沒有楊柏這樣可怕的。

「那就好!」楊柏點了點頭,燦爛而笑,身形一晃,直接走出房間,此時整個走廊已經有SAS隊員退了回來。

「全部退回房間,保護席琳娜!」楊柏臉色冷酷下來,同時一步走進席琳娜房間,此時房間當中羅斯瘋狂的打電話,可是這裡已經被隔離,根本沒有任何的信號出現。

「楊柏,怎麼辦?是墮天使來了,湯瑪斯親自來了,我們完蛋了。」羅斯趕緊跑了過來,段秀雲鎮定的守護在席琳娜旁邊,一步未退。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