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眼下,在玄天星的這一片天地之中,我們得牢牢記住,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玄天星上所有的生靈都在遵循這一自然法則。」

「哥哥,物競天擇是什麼意思?」趙月有些迷糊。

「物競,物,就是生物、生靈,競,就是競爭、爭奪。不同種群的生靈之間,相同種群的生靈之間,為了生存,為了活得更好,相互劫掠,相互殺戮,爭奪領地,爭奪資源,爭權奪利,弱肉強食,最終強者生存下去,而弱者被劫掠,被吃掉。」

「天擇,天就是生存的環境,擇就是選擇。天,可以是玄天星的天,可以是東震大陸的天,可以是百鍊宗的天,可以是北雲國的天,可以是盤龍鎮的天。」

「天擇,就是這個環境會選擇適應這個環境的生靈,讓它生存下來,而且越活越好。」

「月兒你以前差點被孟嬌打死,那是弱肉強食,而哥哥到龍脊岩尋找靈草,掉下懸崖差點死掉,那是我本領低微,不能適應龍脊岩的這一片天。」

「我們之所以都能活下來,是從我的幸運開始,我們都是倖存者。」

「現在,我們這些倖存者,都在修鍊之中進化了,可以御劍飛行,自如上下龍脊岩,自如進出玄空風雷陣,還可以和孟嬌、孔義等人對抗,我們已經開始適應這個環境。」

噢,原來這就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趙月完全聽明白了,大家也聽明白了。

「哥哥,這麼說,等到我們出了谷,進了百鍊宗,也要去適應百鍊宗的天嗎?」趙月眨了眨大眼睛,十分疑惑地看著趙明。

大家之所以要進入百鍊宗,一是為修鍊,二是為報仇,而報仇就必定要幹掉那個修真世家,那可是要捅破百鍊宗的天,這樣的天,還用得著適應嗎?

趙明向妹妹點點頭,明亮的目光掃過大家,「我正要說這個事兒,百鍊宗有百鍊宗的天,明月潭有明月潭的天,我們的天,是混元太極天!」

混元太極天?眾人眼前一亮,是啊,我們混元一心,當然自成一天。

「只不過,我們的天,現在十分弱小,所以我們出谷之後,就一定要去適應外面的天。可適應並不代表放棄本心,混元太極是變化之道,我們可以在形態上千變萬化,適應外面大大小小所有的天,但混元一心的本心,永恆不變。」

沒錯,就是這樣。大家都知道出去之後該怎麼做了,齊齊點頭。

「我們的混元太極天還很弱小,只能去適應嗎?」趙明抬頭望向明月洞外的天,「呵呵,象孟烈這種生靈,它適應了百鍊宗的天,適應了北雲國的天,被這一片天擇了出來,活得既滋潤又猖狂,但遇到了我們的混元太極天,就無法適應,無法生存,只有滅絕。」 「不錯,別的天可以選擇,混元太極天也可以選擇,擇其興衰生死。」王勁道。

「我們生在此地,是天擇我,但我在其中,又何嘗不是我擇天?」楊玉道。

「我聽懂啦,」趙月站了起來,兩手叉腰,眼中帶著興奮,「我們生在盤龍鎮,既是天擇我,也是我擇天,我們進百鍊宗,不是天擇我,而是我擇天!哼哼,以後我要吃了這個天,嘗嘗它的味道。嗯,小胖,你幹嘛這樣看著我,我是不是很狂?」

「嘿嘿,月兒,你一點兒都不狂,」王再興豎起大拇指,「按大哥的說法,生靈們亘古繁衍都難以長生,我們修鍊求長生,可比吃掉百鍊宗這麼大的天難多了。如果連一個百鍊宗二十萬里的小天都吃不掉,我們以後怎麼能修鍊出日升月落那種無敵的力量?」

「小胖,你果然是我的好弟弟。」趙月眼波流轉,對小胖的回答感到很滿意。

「月兒妹妹,我是哥哥。」王再興雖然很喜歡月兒看他的眼神,不過關於哥和妹的排位,他可一點兒也不想讓。

石冬梅看著大家,心中掀起了波瀾。她十分認同趙明所說的天,孟烈之死讓她已經成為了這個天的一部分,自趙明說出混元太極天的那一刻,她就明白眼前的少年心大如天。

大家這麼低的修為,有這樣的想法,這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嗎?

不,決對不是。石冬梅搖搖頭。

趙明所講的天,比她過往所知的一切都要廣闊,那是一個無邊無盡的自然。

與無邊無盡的自然相比,一個百鍊宗確實算不得什麼,就連玄天星也算不得什麼。

任何人有了這樣的眼界,他的心都會變得不一樣,他的做法,也會變得與眾不同。

她轉頭看了看坐在旁邊微笑的少年,他的目光堅毅而又深邃,鋒銳而又溫情,既有少年的激揚,還似乎有長者的平和,眸子里就象有無數的星辰在閃爍。

想到這一整天趙明所講的東西,從法武合一,無有意境,到追溯本源,仰觀天,俯看地,貫穿古今,探尋幽微,以至於生靈繁衍,生存之道,這哪裡是交流,這分明是在傳道。

可這樣的道,博大精深,豈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所能領悟?

但事實就是如此,所有這些,都是從少年的嘴裡講出來的。

「趙明,你,你怎麼會想到這些?」石冬梅回過神來,終於忍不住問出了口。

她無法想象趙明以十五歲的年齡,如何能感天悟地,講出如此多讓人震憾的道理。

趙明笑了笑,他還沒有說日月星辰也會有盛衰和生滅,玄天星外還有無數的星系,還有無數的星河,這些都是他靈魂穿越時空親身所歷,不過他已經不打算繼續說下去了。

他所說的這些,對於站在玄天星上抬頭只能見到日升月落的人來說,已經足夠多,無論對懵懂的月兒和小胖,對人生經驗豐富的王勁夫妻,還是思想單純的冬梅姐,都已經足夠用了,如果講得再多,也許會過猶不及。

「冬梅姐,這世上有一種天才,他們感悟出的道理,亘古不變,這種天才,既使過了千萬年,後人也難以超越,嗯,有時候這種天才會在某一個時期扎堆出現。」

「這種天才,未來或者天妒早夭,或者泯然眾人,或者成就非凡,什麼可能都有。」趙明調皮地笑了笑,看了看有些不適應他自吹自擂的石冬梅和王勁夫妻,道:「我就是那個天才嗎?我們大家是扎推出現的那一群人嗎?哈哈,我不說是或不是。」

我們是這樣的一群人嗎?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會心微笑。

不管是不是,大家至少也不差啊,真希望我們就是這樣的一群人啊!

「哈哈,嗯……我之所以會想到這些,會感悟到這些,是因為有恆前輩啊!」趙明笑了笑,「是恆前輩的無上經文讓我感悟到這些。」

哦,恆前輩說的,對啊,有傳授無上經文的恆前輩,趙明當然要比別人懂得更多,感悟得多,這再正常不過了。大家不約而同地想。

「冬梅姐,你想不想學——」趙明看著石冬梅,故意拉長了聲音,目光中帶著鼓勵。

「想學,」石冬梅點點頭,「我想學兩儀陰陽氣。」

先天本源虛無無極,她應該是修鍊不出來了,因為她已經修鍊過別的鍊氣功法,不能把混元太極功做為她修鍊的第一部功法了,不過她可以象王勁夫妻一樣,修習兩儀陰陽氣。

太極陰陽之氣和五行源氣,這兩種別的鍊氣功法甚至連築基和金丹功法都無法修鍊出來的後天本源之氣,王勁夫妻能夠修鍊得出來,她應該也能,這太令人嚮往。

石冬梅看得出來,趙明剛剛通過各種方式講解陰陽五行之氣的永恆變化與永恆不變,王勁、楊玉、王再興、趙月四個人因為修鍊出了本源之氣,所以理解起來比較輕鬆,但她因為沒有修鍊出這兩種本源之氣,也感應不到,所以只能在先認同的情況下去理解。

她知道,這種理解只是因為對趙明的信任和認同,並不是真正的理解和感悟。她只能以自己所能感應到的木系元氣和火系元氣來進行膚淺的理解。

她可以感應到王勁、楊玉、王再興、趙月身上拳功十大形以及鍊氣功法火元功和金元功的法力,但卻感應不到混元太極功和兩儀陰陽氣的陰陽五行本源之氣。

在蛇王洞的時候,她和趙明相互傳功,因為拳功十大形可以產生法力,而周天煉神訣可以修鍊意念力,所以她選學了鷹形拳功和周天煉神訣,但並沒有學混元太極功。

她原本以為混元太極功和這種功法派生出來的兩儀陰陽氣都只是後天武者的功法,而她不是武者,所以當初就沒學,但趙明此次回來,法武合一的元力讓她倍感震憾。

雖然她現在是鍊氣七層圓滿,在修為上和趙明的混元太極功七層圓滿一樣,但在昨天的對戰練習之中,她感到就算十幾個她也不是趙明的對手了,再加上趙明這一整天的傳道,讓她已經認識到混元太極功的不凡,這種功法,竟然和恆前輩的無上經文完美契合。

這樣的功法,她當然想學。

「沒問題,大家互學互教。」 腹黑城主的絕世嬌妻 趙明的火元功和隱靈訣就是學自石冬梅,現在已經融入了混元太極功,大家混元一心,一起變得更強就是他想要的。

「我現在就把歸一和衍化的秘訣傳給大家。」《憶秦娥婁山關》

西風烈,

長風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馬蹄聲碎,喇叭聲咽;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從頭越,

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

趙丙寅問:現在還有多少人知道,這首詞是誰寫的?

呵呵……

20190719 十日之後,明月潭聚元陣中。

趙明聚精會神,以無相感知觀察著大家的行功情況。

五個巨大的元氣漩渦包裹著眾人,大家遠遠地圍坐,正在行功的緊要關頭。

聚元陣里的天地元氣極其濃郁,就連石屋之外的玄空風雷陣都無法比擬,更不用說明月潭之外的天地元氣了,這裡的天地元氣,至少要比外界濃郁數百倍。

王勁、楊玉、王再興、趙月,四人已經突破先天,並且已經進入到先天六層,武者的內力修為已經與鍊氣功法的法力修為並駕齊驅。

王勁選擇了趙明得自孟烈的先天功法玄陰毒煞功,而楊玉、王再興、趙月則選擇了殺死天刀宗武者所得的天元功。

他們此刻正在按趙明所教,在混元太極功和兩儀陰陽氣的引領之下,通過混元歸一大周天和兩儀陰陽大周天,通過周天煉神訣,進行內力和法力的融合,向法武合一邁進。

看到幾人的進展暫時順利,趙明又把無相感知探向石冬梅。

石冬梅的武道修鍊在初期進境較慢,但現在已經後來居上,在聚元陣濃郁的天地元氣助力下,兩儀陰陽氣和天元功此刻已經突破到先天七層圓滿,她正在嘗試連通體內兩儀陰陽氣、天元功、火元功、隱靈訣以及鷹形拳功的諸般脈絡。

有了趙明以混元太極功為根,以混元歸一大周天為枝葉,以周天煉神訣為花朵,一體融合生長的經驗,有了歸一和衍化秘訣,大家這些天的進境還算順利,偶出意外也有驚無險。

因為眾人所修習的所有功法,除了拳功十大形當中還沒有打通脈絡的幾形,趙明對於混元太極功的奇經八脈、先天功法的經脈、鍊氣功法的脈絡,全部掌握,並且對這些功法在細小絡脈之處相互連通的所有關竅可以通過無相元神探查入微。

在這種情況下,當趙月和王再興進行混元歸一大周天的連通,王勁、楊玉、石冬梅進行兩儀陰陽大周天的連通之時,一旦出現細微的差錯,趙明便直接衍化元力協助通關。

石冬梅的身體忽然輕顫起來,身上熱氣蒸騰,臉上顯出焦急之色。

趙明的無相感知一直在探查關注之中,自然知道問題出在哪裡,見狀抬手一指點出,無形無相的混元太極之氣透體而入。

這是一處三脈相連的關竅,石冬梅剛一打通,天元功的內力,火元功的火系法力,鷹形拳功的藤蘿系甲法力,三種性質完全不同的元氣立刻衝突激蕩起來。

如果換做其他修士,這種情況一旦出現,必定穴竅崩潰,經脈破裂,身死道消。

石冬梅已經有了一些經驗,急運歸一之法吞噬融合,但三股不同的元氣衝突,與之前的兩股大為不同,威力數倍增長,關竅交匯之處,猶如小河容大江,似有決堤之勢。

糟了,石冬梅萬分緊張。

她修習兩儀陰陽氣的進境太過順利,以致於高估了自己對兩儀陰陽氣的掌控,也高估了經脈的承受力,在兩脈交匯還沒有全部打通的情況下,就過早地去打通三脈交匯的關竅了。

她沒想到服用過生脈丹和生靈丹,經脈的堅韌和寬大已經遠超尋常修士數十倍,但仍然禁不住三種不同元氣的衝突激蕩,如果關竅爆裂,經脈受損,這一身的修為就全都廢了。

正在此時,一道陰陽五行源氣透入到這處三叉交匯的關竅之處,和她的兩儀陰陽氣融合,隨後源源不斷地注入,而三叉交匯處正在激蕩的三種元氣,立刻如同江河入海,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連一絲漣漪都沒有泛起。

空間重生之曲亦 石冬梅剛要鬆口氣,耳邊就響起趙明的聲音,「幹掉孟烈,向前沖!」

隨後,在這道源遠流長的源氣引領之下,她的兩儀陰陽氣兵分三路,逆流突進,所過之處,不論是經脈中的急流險灘,還是穴竅中的壁壘雄關,皆被攻克。

兩儀陰陽氣一路迅疾前行,吞掉內力,殲掉法力,就象踩著敵人頭顱的士兵,蹬上如鐵雄關,一越而過。

暢快!無比的暢快!這種激揚奮進,讓石冬梅感到每破一處關隘,都似站到山峰之巔,俯看如海蒼山,如血殘陽。

無堅不摧!石冬梅精神大振。明月潭混元一心,無堅不摧!

爹地給錢,媽咪求帶走 丹田氣海之中,兩儀陰陽氣旋瘋狂加速,石冬梅身體周圍的元氣漩渦瞬間擴大了一倍。只用了幾個呼吸,她便一鼓作氣打通了全部經脈,貫通了兩儀陰陽大周天。

趙明見石冬梅兩儀陰陽大周天順利打通,諸般經脈已經連通一體,內力與法力已經全部被兩儀陰陽氣吞噬歸一,實現了法武合一,當即撤回源力,任由她自行運轉周天。

八十一個周天過後,石冬梅一聲清喝,睜開雙眼,揮手之間,元力連續衍化。

在連串的轟鳴聲中,聚元陣中心的空冥石柱上暴出烈烈火光。

武者的火系罡氣,修士的火系法力,法武合一的火元力,無形的火源力……

再一變換,帶著生機的木系元力,如參天大樹般的甲木元力,如藤蘿纏繞般的乙木元力,剛柔相濟似有春秋變換的藤蘿系甲元力……

趙明看著正沉浸在修鍊當中的石冬梅,感受到她衍化的諸般元力之中,除了帶著一股生機,帶著一股承天載地的包容,還帶著一股子奮進激揚,不由得抬手撓了撓頭,笑了。

說實在的,趙明內心有點小小的得意,因為他成功影響到了善良的冬梅姐。

冬梅姐也許沒意識到吧,她平和的性子被自己逆境之中綻放生機的武道意境影響了。

影響得好啊,趙明不由自主地點點頭,否則以冬梅姐「所有生靈都是魔鬼」的傻氣,沒準哪天舊病複發,厭世了,不想活了也說不定呢。

生機,承天載地,只靠平和哪行?必須要有激揚。

易之道,八卦衍化六十四卦,化生出的第一卦,就是乾,乾為天。

在趙明的記憶之中,「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就是乾卦的卦意,就是逆境之中綻放生機的武道意境,當然,更是自成一天的心。

只要有了這種激揚的心,冬梅姐就永遠不會冒傻氣。

咦?趙明發現石冬梅忽然安靜了下來。

這是,感悟到了什麼?

石冬梅一揮手。

趙明心頭巨震。

一瞬間,他彷彿看到,花開花落,草木榮枯。

「榮枯生死境。」石冬梅緩緩道。 無相感知之中,趙明發現石冬梅的藤蘿系甲元力在她揮手之間,發生了變異。

藤蘿系甲元力原本生機盎然,但現在,盎然的生氣之中交融著一股寂寥的死氣。

榮枯生死境,這就是冬梅姐法武合一的感悟嗎?

趙明細細探查。

這道還未消散的元力,生氣和死氣交融纏繞,榮枯生死消長變幻。

他很輕易就辨別出了生氣。盎然的生氣是由甲木、乙木兩種元力構成,甲木為陽,乙木為陰,這道生氣陰陽皆備,就是原來的藤蘿系甲元力。

不過,這死氣是什麼?趙明在這股死氣當中感受到了寂滅之意。

這股死氣似乎也是由兩種不同的元力構成,但這兩種元力極為奇特,以無相感知的玄妙,也只能感應到這兩種元力的存在,但卻探究不到其中的細微之處。

自然的無盡深微無比玄妙,看來自己的修為還是不夠啊,不過……

趙明腦中靈光一閃,一揮手,衍化出兩儀陰陽氣融了過去。

融到了,這兩股帶著寂滅之意的奇異死氣融進了本源陰陽之氣的陰氣當中。

趙明心中略有所悟。

甲、乙木元力雖然分屬陰陽,但當它們合為生氣之時,便一同歸屬於陽,而與之對立的死氣,就歸屬於陰,這兩種死氣,也分陰陽。

石冬梅衍化出的這兩種死氣,一種是甲木之死氣,一種是乙木之死氣,這兩種死氣,也是異五行元力的混合,也屬於藤蘿系甲元力。

如此一來,石冬梅現在藤蘿系甲元力的構成就變得極為複雜,本身榮枯生死陰陽已分,但榮分陰陽,枯分陰陽,生分陰陽,死分陰陽,陰之中分陰陽,陽之中也分陰陽。

榮枯生死境,果然玄妙。趙明心中慨嘆。

這種陰中含陰陽,陽中蘊陰陽的衍化,是他過去沒有領悟到的。

趙明忽然想到了什麼,想到就試,當下元神和法力不斷衍化,元神衍化出神識和意念力,法力衍化出木、火、土、金、水。

他要測試一下,在其他鍊氣修士或者築基修士的感應之中,這種死氣有何不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