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砰。」

兩道聲音一同響起。

第一道是煙灰缸砸在隋諾太陽穴上的聲音,第二道則是隋諾暈倒在地的聲音。

「這種雜碎也敢染指幼儀小姐,我呸!」

副官進來一口唾沫吐在隋諾身上。

秦凌予沒心思再對隋諾做些什麼,他一把掀開被子,看到容幼儀臉色酡紅,意識不清的樣子。

「立刻去醫院。」

秦凌予發布指令后,一把抱起容幼儀往外走。

容幼儀的藥效已經抵達頂峰,自從手被秦凌予解開后,她就不安分的觸碰男人微涼的肌膚。

後排香艷的一幕,讓副官看了都有些臉熱,他將後視鏡移了移位置。

「少帥,不如送幼儀小姐去酒店吧,她中的烈性葯,需要男人。」

「一旦進入醫院,恐怕名聲盡毀。」

秦凌予何嘗不知這種情況最好的辦法是男人。

「去錦都酒店。」

猶豫再三,秦凌予最終還是妥協了。

錦都酒店頂樓套房內,秦凌予將容幼儀放入浴室后,轉身出來。

「少帥,您不幫幫幼儀小姐嗎?」

「胡鬧,我是她叔叔,這種事情怎麼幫她?」

秦凌予臉頰微微帶上些許紅說。

「可如果沒有男人,我聽說會造成身體永久性的傷害。」

「要去你去。」

「我?」

「好吧,那我進去了,少帥,你可不要後悔。」

副官幽幽的說,他鬆了松領帶,轉身往裡面走去。

秦凌予靜靜站在門外,為什麼心臟突然傳來一股痛意。

他一直都想徹底和容幼儀劃清界限,但當這一天真正來臨的時候,秦凌予卻覺得不是滋味。

他的大腦還沒有做出一個決定,但身體已經率先行動。

「咔擦。」

房門被打開,副官沒有進入浴室,而是一直都在客廳等著。

他跟在少帥身邊整整六年,兩人並肩作戰,雖說是上下級,但從感情來看更像是兄弟。

「我就知道少帥您會進來。」

「當年老爺的死是一場意外,您不能因為這樣不娶妻生子,將自己困住。」副官勸說道。

沒錯,當年秦凌予的父親,也就是秦老先生死於戰場,幾年後老夫人鬱鬱而終。

秦凌予繼承父親遺志,精忠報國,但同時他開始害怕婚姻。

身為一名軍人,他可以做到無愧國家,無愧人民,卻做不到不忽略妻子,所以他強迫自己從不動心,從不許諾任何人。

「就你機靈,趕緊滾出去。」

副官輕笑一聲,離開房間還順手鎖死房門。

明明是冬天了,明明房間內沒有打開暖氣,但秦凌予仍舊是熱出一身汗。

從他打開浴室的門,從他將濕淋淋的容幼儀從浴缸抱出來的時候,從前的一切都回不去了。

容幼儀白如雪的肌膚泛著粉紅色,她目光迷離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她很想摟住他,纏繞著他,但心中始終存著一絲清明,如果不是秦凌予,她不要任何人碰她。

「給我滾,你給我滾下去。」

容幼儀小聲的哼著,原本應該氣勢十足的話語,聽起來像是撒嬌。

秦凌予懶得與她多廢話,直接將一雙手高高舉過頭頂,薄唇準確無誤的壓了上去。

…… 與此同時,樓下小花園。

戰國棟站在裏面,偷偷摸摸的打着電話。

“喂,強哥~”

“怎麼了?戰?”

“呵呵,強哥,今晚能賞臉出來吃個飯嗎?”

“飯就算了,今晚沒時間。說吧,又遇到什麼事兒了?!”

“哦,是這樣….”

….

教室裏已經開始上課了,蘇夢妍在認認真真的記錄着筆記,而小八則是有一耳朵每一耳朵的聽着。

他發現,好像上課好像並不能教到他什麼。老師講的都是些晦澀無用的唯心主義知識,小八聽着都快要睡着了。

“哎!別睡啊~這個老師喜歡到導員那裏打小報告!在這兒睡,小心掛科!”

“哦~”

聽到蘇夢妍壓低嗓子的聲音,小八朦朦朧朧的坐了起來。

“砰!”

暮然,門那邊傳來一聲巨響,門被人一腳給踹開了。

班裏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連同講臺上那個老師也瞠目結舌的朝門口看去。

“我曹!不是自習嗎?!”

戰國棟發現了講臺上的老師,驚愕的說道。

那個老師先是一愣,然後回過神來罵道:“戰國棟你瘋啦?!”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剛跑的有點快,撞到門了!呵呵呵…”戰國棟裝出滿臉歉意的解釋道。

“滾進來!”

那老師冷喝一聲,戰國棟笑眯眯的走了進來。

走到小八和蘇夢妍身邊,臉色突然大變,瞬間拉了下來,狠狠地看着小八:“你特麼給我等着啊!”,戰國棟咬牙切齒的說完,又笑呵呵的坐回到了最後一排。

“哼!”小八見了冷哼一聲,趴下就睡了。



“叮鈴鈴鈴…丁鈴鈴鈴….”

放學的鈴聲敲響。

“小八,今天姐姐高興,再陪姐姐喝兩杯!”蘇夢妍收拾着自己的小包說道。

小八聽後,看了看教室的四周,發現班裏的人早已經走光了,笑說:“嘿嘿,還去你家嗎?”

“想得美!去酒吧,我想喝Whiskey了。”蘇夢妍笑罵道。

“酒,酒吧?酒吧是什麼?”小茫然地問。

“就是小酒館~”

“噢~”那喂死雞呢?”

“噗~”蘇夢妍瞬間笑了,道:“是Whiskey,你可以理解爲外國酒!”。

“哦~~”小八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在路上。

“上次你都請我吃麪了,這次該我請你了!”

“噗”蘇夢妍強忍着笑容,看了看小八說道:“還是算了!那種酒啊,可不便宜!等你哪天發達了,再請我喝吧!”

“咳~一杯酒能幾個錢!”小八大手一揮,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在小八印象裏,在他們那一瓶白酒只要三塊!

“一百八一杯!”

“我…”小八一下子哽咽了。轉瞬間小八又想起了江樹林給她的那張五十萬的銀行卡,底氣不足的說道:“我,我有錢~!”。

“哦?是嗎?”蘇夢妍調戲的看着他。

“我,我真的有錢!那個,劍什麼銀行在哪?我不能總是吃你的喝你的!”

“建設銀行?”蘇夢妍笑問。

小八想了想:“啊,好像就是了!我還是不太會提錢,你過去幫我提出來,然後咱就去酒吧!!”

“哼~”蘇夢妍偷笑一聲,還是不太相信小八有幾個錢,笑說道“好~這次就讓你請了~但是咱事先說好了,你卡里要是沒有五萬,還得是我來!”。

“沒問題~!”小八一副自信慢慢的樣子。

這時,蘇夢妍心裏倒是泛起了嘀咕,“難道,這小子真的有那麼多?”,“呵呵”,想着,蘇夢妍搖了搖頭,還是不太敢相信。

“好!跟我來吧~!”蘇夢妍說着,就拉着小八的胳膊,向學校南門走去。

….

“這樣插進去,你輸入密碼!”

建設提款機前。

蘇夢妍教着小八,打開了提款機的操作頁面。

點擊查詢,看到眼前的這一幕,蘇夢妍頓時驚愕住了。

“五,五十萬?!”蘇夢妍驚叫道。

見到這小八一臉得意的說道:“怎麼樣?!我說我有錢吧~”。

“你哪來的這麼多錢?!”蘇夢妍擔心的說道。

聽到這話,小八頓了一下,心想,“我去,不能告訴他素素的事兒!”,於是說道:“額,是,是一個朋友給我的!他家顧我當什麼顧問來着!”,小八打着馬虎眼說道。

“顧問?”蘇夢妍疑惑的看了小八一眼。

仔細想了想,也是點了點頭。憑着小八的能力,被哪個大老闆看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既然你這麼有錢,這次就算你請我好啦~!”

蘇夢妍開朗的拍了拍小八的肩膀,然後兩人直奔酒吧而去。

天色已經逐漸暗沉,兩人走進那家夜店。

“動次打次…動次打次…”

五彩繽紛的聚光燈束、激情奔放的音樂,將剛進去的兩人視覺和聽覺霸佔。

“舞池”內,激情的年輕人踏着奔放的音樂節奏,肆意的扭動着自己的身體。

宣泄,放縱,在這裏展現的淋漓盡致。裏面正舉行着狂歡。

小八進門後,就徹底傻眼了。

“我曹,那個女的怎麼就穿了一件肚兜就出來了….”小八直愣愣的看着那邊的舞池,眼珠子都要看飛出去了。

“啪!”蘇夢妍一巴掌拍到了小八的肩膀上,對他意蘊深長的笑着道:“怎麼樣?想去和他們玩玩嗎?”

空降萌寶:總裁爹地,超強勢 小八呆愣愣的,點了點頭又連忙搖了搖頭,說道:“不了,不了!這,這我學不來!”,小八連連搖手道。

“噗~哼哼~”蘇夢妍嬌聲一笑,說道:“那好!來陪我喝酒!”。

說着,兩人就坐到了櫃檯前。

“帥哥~兩杯Johnnie Walker~”

“叫你我渴?”小八嘟囔着疑惑不解。

沒多久,兩杯金黃色的威士忌,推到了兩人面前。

“兩位,請慢用~”

“謝謝~!”

蘇夢妍謝完,就將酒杯端了起來。

“來!”

說話間已經將酒杯遞到了小八的面前。

小八疑惑的看着那金黃色的酒,接了過來,碰杯之後學着蘇夢妍的樣子抿了一口。

“嗚哇~”小八伸着舌頭,怪叫一聲。

“呵呵~”蘇夢妍輕笑一聲,說道:“怎麼?這個也喝不習慣嗎?”

門·歌 “沒有~就是感覺像是喝了一口辣油似得,不過還挺好喝的~”

…. 第454章我會負責,你老老實實的躲在後面

這一夜唯有地上散落的衣服,可以看出兩人多瘋狂。

翌日清晨,容幼儀想要動一動身體,只覺得渾身酸痛,簡直比吊一天威亞還難受。

怎麼會痛成這樣,昨晚發生了什麼?

這麼想法一冒出來,容幼儀臉色瞬間慘白,她被灌了迷藥,烈性葯,導致意識迷糊,只知道是隋諾策劃了綁架。

難道昨晚和他——

容幼儀的手指被握的咯吱咯吱作響,這時身後一雙大手突然襲來,摟住她的腰,將她抱的更緊一些,隨後還貪戀的摸了摸。

「隋諾,我和你拼了!」

容幼儀蹭的從床上起來,入目是男人極好看的劍眉星目。

「秦——秦——」

容幼儀被驚的連話都說不利索。

「好好說話。」

「叔叔,我們——」

「容幼儀,看清楚場合,這時候叫我叔叔,你覺得合適嗎?」

秦凌予板著一張臉詢問道。

「啊!秦凌予,昨天謝謝你!」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