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砰砰!」

五六箱啤酒快速的在馬路上摔成了粉碎,形成了一條玻璃地帶。

周瘋子看著林逸咧嘴笑道:「林少,跪著過來吧!」

「什麼?」

一直低頭的周雅一聽,猛的抬頭,用力的掙扎著,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里也充滿了焦急之色,奈何,她的嘴巴早就被堵住了,根本無法開口。

婚深意動,首席老公別太兇 「放了她,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林逸咬著槽牙,沉聲說道。

「嘖嘖,林少,你這樣就沒有意思了啊!現在的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廢話呢?跪下,然後慢慢的把這些啤酒喝乾凈。」

周瘋子說完,似乎想到了什麼極為好玩的事情,直接把塞在周雅口中的襪子拿了出來。

「林逸,林逸你走,你趕緊走啊!我們只是萍水相逢,不值得你這麼做!」

周雅用力的掙扎著,看著林逸歇斯底里的吼道。

「嘖嘖,情深義重,不錯,不錯,現在是你們表演的時間,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哦。」

周瘋子獰笑道。

「林逸,我求求你了,千萬不要,千萬不要跪啊!」

周雅眼淚汪汪,盯著林逸哀嚎道,男兒膝下有黃金,林逸為人是怎樣的高傲她更是非常清楚,所以哪怕是死,她也不願意林逸跪下。

而且她也非常清楚周家人的恐怖,一旦林逸跪下,受傷了,今天不但她難逃一死,連林逸也會跟著搭上性命,既然她橫豎都要死,自然不想林逸跟著一起倒霉啊!

「周瘋子,你個混蛋,我可是你小姨,有本事你殺了我啊?」周雅怒吼一聲,鳳眸之中充滿了決然的殺機,隨後整個人竟然猛的朝著匕首上面撞了過去,她想要用自己的死給林逸打開一條生路。

「嘿嘿,小姨?那這麼說,我還要找機會試試咯?看看你是否繼承了我們周家的優良傳統,哈哈!」

周瘋子眼神銀盪的盯著周雅大笑了起來。

「砰!」

林逸直接跪在了地上,那比刀刃都要鋒利的玻璃碴子,瞬間就刺破了他的膝蓋,一股鑽心的劇痛驟然從膝蓋上傳來,使得林逸的面部都扭曲了起來。

男兒膝下有黃金,可那也要看什麼事兒。

周雅對他林逸不錯,現在又是因為他林逸而倒霉的,林逸如何能夠看到這麼一個絕代佳人死在他的面前呢?

「哈哈,好,好,林少果然是痴情種子啊!竟然願意為了這麼一個破鞋跪下,實在讓我吃驚啊!你放心,只要你喝了啤酒,吃了我給你準備的烤串,我保證,這個女人會活著還給你的。」

周瘋子看著林逸那痛苦的樣子,似乎非常享受,哈哈大笑了起來。

「喝吧!」

林逸低頭,慢慢的對著地上的啤酒湊了過去。

「林逸,林逸,你忘記當日你是何等的高傲?如何能給他跪下啊?」周雅哭的如同淚人一般,痴痴的盯著林逸吼道。

「就是現在!」

慢慢俯下去的林逸,突然開口小聲的說道。

「殺!」

一聲怒吼,驟然響起。

裂魂手張濤宛如從天而降的魔神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朝著周瘋子的腦袋上劈了過去。

正得意洋洋的周瘋子一看,頓時面色大變,本能的就準備會揮動手中的匕首去擋住張濤的那一刀,對方那種濃郁到實質的殺機,簡直讓他亡魂俱冒,如果擋不住的話,他肯定會死在張濤這一刀之下。

正如他之前所說,他只是有點瘋,又不是傻子。

「嗖!」

跪在地上的林逸動了,速度快的簡直就像是飆出去的一道利箭,快的在空氣中都留下了一連串的幻影。

「砰!」

張濤的大刀還沒有砍在周瘋子的腦袋上,林逸那恐怖的一掌已經把他整個人打的飛了出去。

「嘩啦!」

遠處的山體直接被周瘋子撞的碎,有不少的碎石跌落在地上,周瘋子瞳孔渙散,氣若遊絲,哪怕他已經是宗師後期的可怕實力,可在林逸面前,依舊不堪一擊。

「呵呵……」周瘋子喉結蠕動,似乎想要說什麼,只是剛一動,一股濃濃的鮮血便他的口中噴出,整個人掙扎了兩下之後,這在周家內部,地位比周聖還要恐怖的瘋子,竟然當場身死。

「周姐,沒事兒了。」

林逸解開周雅身上的繩子,鬆了一口氣說道。

「你的膝蓋怎麼樣?」

周雅幾乎本能的跪在了林逸面前,去查看林逸的傷勢,鮮血已經把他褲子都染紅了。 「沒事兒,你快起來吧!」

林逸急忙彎腰去扶她,只是這一動,膝蓋頓時一軟,那個東西竟然直接抵在了周雅的臉上。

空氣瞬間凝固。

正拿著大刀,殺氣騰騰走過來的張濤一看,頓時嘴巴一咧,轉身就撒丫子狂奔,開玩笑,這要是耽誤了主人的好事兒,他也別想有好日子過了。

這次林逸又一次用他那可怕的戰鬥力,讓張濤這桀驁不馴宛如魔鬼一般的存在震驚了。

煉骨境後期修為,竟然殺了四名總宗師之境的強者,簡直逆天了。

所以在得知林逸要天齊山的時候,他便緊緊的在暗中跟隨,對於自己這個主人,那真是打心眼裡佩服啊!

「咳咳,那個不是故意的。」

林逸不自然的笑道。

「不是故意的你倒是拿走啊?」周雅眼睛一翻無語的白了林逸一眼,隨後抬手就拍了一下。

「哎呀!」

林逸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臉痛哭之色的慘叫了起來。

周雅一看頓時慌了神兒了,急忙起身沖了過去,「怎麼了?是不是打疼了啊?要不我看看?」

「不是,周姐你確定你方便看嘛?」林逸抬頭,一臉痛苦的盯著周雅問道。

「唰!」

周雅的一張臉頓時紅的就像是豬血一般。

「那個,那個,你還是自己看看吧!」周雅扭頭看向了一旁的懸崖峭壁,心頭亂跳,慌張的說道。

看著那杏乾的背影,林逸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這周雅年紀不小了,可架不住人家會養生啊!現在看起來簡直就跟三十齣頭的女人一樣美。

墨跡了五分鐘后,林逸也把自己傷勢清理完畢,有靈氣這種堪比神丹妙藥的東西,這點皮外傷還真不算什麼。

「那個周姐,你去我車上坐著吧!我把這裡的垃圾清理一下。」

林逸看著地上的碎玻璃,抿嘴無奈的笑道,這整整一條路上都是玻璃碴子,別的車如果在這裡拋錨的話,可是非常危險的。

「你剛剛才受傷,還是我來清理吧!」

周雅不愧是生有七竅玲瓏心之人,馬上就明白了林逸的想法,急忙說道。

「呵呵,不用,對我來說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你去車上吧!」

林逸推著周雅的肩膀,直接把對方摁在了副駕駛上,而後,星眸中閃過一道凌厲之色。

「吼!」

一聲怒吼,宛如虎嘯山林一般,夾雜著一股可怕的狂風驟然吹起。

「嘩啦啦!」

馬路上的碎玻璃在這一刻就像是閃爍著光芒的銀沙,直接朝著遠處的懸崖,洋洋洒洒的飛了出去。

坐在車裡的周雅,整個人都愣住了。

恐怖!

實在太恐怖了!

她作為周家的子弟,自然是見過世面的人。

林逸這一招兒,周家無一人能夠辦到。

一時間,周雅的心情有些複雜了,如果周家無人能夠做到林逸這般恐怖,那麼今天周家將會迎來一場浩劫,一場隨時都可能滅門的浩劫。

「走吧!去天齊山,我倒要看看這周家有什麼了不起之處,竟然敢對我林逸動手!」

林逸傲慢冷哼一聲,便開著布加迪威龍朝著天齊山而去,雖然一路上都是盤山公路,不過因為周家的存在,這處工程倒是一點偷工減料的意思都沒有。

馬路上非常的乾淨整潔,僅僅只是用了三個小時,一片莊園便出現在了林逸的眼前。

莊園宛如一隻猙獰的猛虎,匍匐在半山腰之上,一眼望去,只有富麗堂皇四個字能夠形容。

而且那山勢平緩,大氣,也是一處不可多得的風水寶地。

「難怪周家能這麼牛,看來的確是有高人在暗中指點啊!」林逸咧嘴冷冷的笑了起來,這山勢雖然平緩大氣,可是想要準確找到陽宅的府邸,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兒,最少,如龍三道人這等境界的人,是無法找到的。

「怎麼?難道這房子有什麼問題嘛?」

周雅一聽,歪著腦袋,好奇的問道。

「呵呵,沒有什麼問題,風水異常的好,只是卻不懂得變通罷了!」林逸淡淡的笑道,風水輪流轉,不管那個地方,他能夠提供庇護的時間都有固定的,一旦過了那個時間,如果還不搬走,便會遭到反噬。

很多大戶人家,經常會搬家,遷墳,就是這麼一個道理,否則的話,祖宗仙人一直葬在龍脈是上,這天下豈不是永遠都不會換主了?

「我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家族才突然做出決定,搬到這裡來的。」

周雅歪著腦袋說道,不過眉頭卻緊緊的皺在一起,似乎在想些什麼。

「不重要了,等會兒如果你心裡不好接受的話,在山腳下等我就行了。」林逸撇嘴無奈的說道。

「沒事兒。」

周雅抿嘴牽強的笑道,這裡畢竟是她的家族,心理上怎麼可能一點負擔都沒有呢?

此時,在周家視線最好的一棟別墅大廳里,周家當代家主,周龍飛看著坐在他對面一名穿著華服,手握長劍,氣度不凡的老者討好的笑道:「正陽兄,我看你現在光芒內斂,宛如繁星一般閃爍,可是那七十二路正陽劍法已經練至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呵呵,周老家主果然慧眼如炬,我恩師在半個月前就把七十二路正陽劍法練的爐火純青了,而且,還突破了境界。」

站在老者背後,一名面白無須的年輕人,一臉倨傲的大笑道。

周龍飛一聽,那渾濁蒼老的眸子里頓時閃過一絲驚喜之色,急忙起身,抱拳激動的笑道:「哎呀,實在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突破宗師之境,那正陽兄可就是陸地神仙之流了啊?」

吳正陽一聽,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龍飛兄客氣了,也只是僥倖,平添了三十載的壽元而已。」

「哎呀,平添三十載壽元,那不是神仙是什麼?今天,是正陽兄的喜事兒,也同樣是我周家的喜事兒,若是我周家能夠渡過這一劫,定當為正陽兄接風洗塵,大肆慶祝一翻!」

周龍飛搖頭,神情很是苦惱的說道。

「呵呵,龍飛兄,你我相交多年,有何煩心之事,說出來,我也好幫你解決了啊!」

吳正陽淡淡笑道,可眉宇間卻充斥著強大的自信。 強大的實力,讓他現在可以無視華夏百分之九十的人。

以前他吳正陽跟周龍飛之間可以稱得上是平起平坐,可當他把七十二路正陽劍法練至大圓滿的時候,他便已經在周龍飛之上了,更不用說,他現在連境界都突破了。

縱觀整個華夏,還真沒有幾人能夠進入他的法眼。

「唉,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瞞正陽兄了,這次叫正陽兄前來,乃是有人想要滅我周家,龍飛懇請正陽兄能夠出手相助。」

周龍飛說著,便起身,猛的朝著吳正陽跪了下去,一臉悲戚之色。

「哎,龍飛兄,你這可就過了啊!咱們可是兄弟,如何使得這樣的大禮,快快起來,快快起來啊!」吳正陽見狀急忙沖了上去,雙手緊緊的托住了周龍飛的胳膊,阻止對方繼續下跪。

兩人畢竟是相交多年的好友,雖然吳正陽現在實力大增,不過到也不好做的太過了。

「正陽兄,我已經幾十歲了,死不足惜,可我周家還有不少年輕子弟,今天,我周龍飛就厚著臉皮,懇請正陽兄出手,幫我周家渡過這一劫啊!」

周龍飛淚光閃爍,一臉不堪的哀求道。

「呵呵,好說,好說,起來吧!我答應了,我答應了啊!」吳正陽看著周龍飛呵呵的笑道,殺人,殺一個人,他還真沒有當回事兒。

周龍飛一聽,頓時面色大喜,猛的抬頭,一臉激動的看向了吳正陽,「正陽兄多謝了,此後,我周家的利潤,每年給正陽兄三成!」

吳正陽一聽,頓時眼睛微微一眯,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有錢能使鬼推磨,他們這些世外高人,自然也需要錢財的,否則,如何會出入王侯將相的府邸呢?

周家的勢力吳正陽多少還是了解一些的,三成的利潤堪稱是十分驚人的一個數字了。

「龍飛兄,不知道那前來鬧事之人,姓甚名誰呢?難道周聖那小子還擋不住對方?」

吳正陽托著周龍飛起身之後,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笑問道。

「哎,聖兒一死,跟他一起死的還有另外四位宗師之境的強者,包括我周家的周瘋子!」周龍飛咬著槽牙,無奈的嘆息道。

如果不是周家一舉死了這麼多的宗師之境強者,他哪裡需要跪下求人呢?

「什麼?」

吳正陽一聽,頓時瞳孔猛的一縮,臉上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每高出一個境界,戰鬥力差不多相差是十倍,周龍飛所說的這幾人可都是實打實的宗師之境。

「難道那人也突破了宗師之境?」吳正陽焦急的問道,若真是如此的話,他倒是不好插手了,畢竟他才剛剛突破,若對方是老前輩的話,他還是退回去為妙啊!

「不是,根據我周家的資料顯示,他應該是煉骨境後期的修為,只是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竟然一連斬殺了我周家如此多的宗師。」

周龍飛不解的說道,這一點,他也很納悶兒,林逸的年紀境界,實力都擺在哪裡,這次他之所以安排這麼多人過去,為的便是給中江市,乃是給這江南六省一個信號,他周家,依舊強悍如斯。

可現在,玩笑開大發了,周家的王牌全部都折在了外面,他才不得不去請吳正陽前來。

吳正陽一聽,頓時樂呵了起來,心想看來周家的宗師之境強者,都是酒囊飯袋啊!否則,如何會被一個煉骨境的武者,殺了四五人呢?

「呵呵,如果只是煉骨境的螻蟻,龍飛兄完全不用擔心,一起交給我就行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