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砰…」

兩者相撞,頓時發出驚天巨響,一股無形氣浪狠狠的向蔚藍玉舟席捲而來。

凝月仙子神情絲毫不變,身影飄飄而起,雙手結印,一絲絲湛藍色的光絲在她身前聚集,最後形成了一面湛藍色的冰盾。

那些無形氣浪撞上湛藍色的冰盾,瞬間結冰。而且冰封之勢還在不斷的向前蔓延,一副想要冰封千里之勢。

「怎麼?凝月仙子現在就想與千獸宗分出勝負嗎?不過這恐怕就便宜了紫霞宗與太昊真人吧。」

看著那冰封之勢不斷蔓延,先前嘶啞的聲音再次響起。雖然說得很漂亮,但示弱之意還是不言而喻的。

當然面對如此瘋狂的攻勢,他的攻擊絲毫沒有停下,只見一對巨大的青褐色羽翼出現,雙翼一震,青褐色的龍捲風滾滾而出。

寒冰與青褐色的龍捲風相互交織,一時間很難分出勝負。

聽到那嘶啞的生意,凝月仙子柳眉微微一皺,手上的攻勢也弱了幾分,顯然對方的話影響了她。

感受到冰封之勢有所減弱,那青褐色的龍捲風也微微一頓,顯然也有收手之意。

「太昊本仙子還沒放在眼中,倒是你鬼鬼祟祟真因為如此簡單一句話就讓本仙子罷手嗎?」

就在雙方將要偃旗息鼓之時,凝月仙子冷冷的聲音再次傳出。原本減弱的攻勢再次暴漲,一道道冰刃從湛藍是冰盾中飛出。

青褐色龍捲風在冰刃的瘋狂攻之下,瞬間被擊散,露出了一個巨大的青褐色巨鳥。

看著那些冰刃瘋狂襲來,青褐色巨鳥龐的身軀猛然動了起來,一道道青褐色風刃迎了上去。

與冰刃相比,風刃數量上少了不少,不少冰刃站在青褐色巨鳥的身上。

不過那青褐色巨鳥的實力顯然不遜於一般丹靈期真人的實力、防禦力驚人的恐怖。在冰刃的瘋狂襲擊下,只留下了淡淡的白痕。

「青雲雙仙果然名不虛傳,老夫領教了。」

冰刃消失后,一個身材矮小的老者出現在青褐色巨鳥的頭頂上,小小的目光看向蔚藍玉舟之上的凝月仙子,充滿了忌憚之色。雖然同為丹靈中期,但對方已經是丹靈中期頂峰,即便是加上腳下的鐵翼雕,恐怕也不是對方的對手。

「原來是千獸宗鐵翼真人,先前不知道友身份多有得罪,還望見諒。」看到對方現身,凝月仙子一改先前殺意凜然,口中淡淡的說道。

聽到對方的話,鐵翼真人頓時感覺一口老血要噴出了。自己的鐵翼雕雖不是什麼上古異種,但也是變異妖獸,整個乾西帝國絕沒有第二隻。她居然說沒認出來,打死他也不會相信的。

當然這些話他也只能想想,略一拱手道:「無妨,前面便是萬攬山了,仙子請。」說話之時,小小的目光打量著凝月仙子身後的眾人。

當他看到衛若風時,目光不由得微微一愣。蔚藍玉舟之上只有衛若風一人是站在那裡的,格外的醒目。

不過凝月仙子沒有給他繼續觀察的機會,腳下輕輕一點,蔚藍玉舟再次化為一道藍光消失。

「那人便是青雲宗的雲逸公子嗎?」

看到凝月仙子離開之後,鐵翼真人低聲問道,臉上更是一改先前鬱悶之色,。

「回師叔祖,那人便會雲逸公子衛若風。」在他身後,身材壯碩的男子回答道。由於先前鐵翼雕仰起頭擋住了男子,即便是凝月仙子也沒有發現在鐵翼真人身後還有一人。

「呵呵,看來傳言不假,青雲宗雲逸公子已經突破築靈期了。」得到了肯定回答,鐵翼真人狂笑著。沒有了衛若風,青雲宗此次實力必定大減,此次就是他們千獸宗翻身的最佳時期。

「我們也走吧。」 蜜糖婚寵:權少的獨家新娘 隨即鐵翼真人笑著說道,腳下巨大的鐵翼雕雙翼一震,追著先前凝月仙子立刻去的方向飛去。<

。 「這裡便是萬攬山嗎?」當蔚藍玉舟停下,林敬修打量著四周,口中喃喃的說著。

在他們面前是一個數萬丈高的懸崖峭壁,整個崖壁光滑如鏡,蔚藍玉舟和眾人的樣子都能清晰的呈現出來。看其光滑程度,就算是一隻螞蟻也很難爬上去吧。

「我們要下去了。」就在林敬修驚訝之時,凝月仙子冷冷的聲音傳出,隨即整個蔚藍玉舟直線下降。

「蔚藍玉舟,青雲宗來的果然是凝月師妹。」當蔚藍玉舟快要落地的瞬間,一個頗具磁性的聲音傳出,聲音之中更是透露著幾分喜悅。

而在聲音響起的同時,一道紫色光華騰空而來,最後停在與蔚藍玉舟相持平的位置。

隨著紫光慢慢散去,一個紫袍男子出現在眾人面前。嘴角掛著一絲燦爛無比的笑容,使其全身散發著一股溫暖的氣息,讓人看上去頓時心生好感。

看到這紫袍男子出現,凝月仙子身上的冷意更盛,腳下的蔚藍玉舟速度不減反增,狠狠地向紫袍男子撞去,讓蔚藍玉舟上的其他人大吃一驚。

紫袍男子先是一愣,隨即身影一晃,便躲開了直面而來的蔚藍玉舟。

沒有了紫袍男子的阻攔,蔚藍玉舟穩穩的落在地上,掀起一陣塵土飛揚。

凝月仙子手中法決一收,蔚藍玉舟光芒一閃縮小成巴掌大小,飛入凝月仙子的袖中。而表情卻是絲毫異樣也無,彷彿剛才差點撞人的不是她。

「呵呵,看來太昊真人有點自作多情了。」一陣銀鈴般清脆的笑聲傳出,頓時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首先映入他們眼帘的是一片奼紫嫣紅,芳香四溢。

在他們左側站著一群女子,有媚眼如絲、有冷傲如梅、有溫柔如水…但沒一個都是千嬌百媚,讓人慾罷不能。

為首的是一個紫衫女子,艷麗無比。看起來猶如二十歲的樣子,但眼角不時閃現的魚尾紋證明她的年齡不小了。而且五宗帶隊之人都是丹靈期真人的存在,所以對方的年齡恐怕都能做他們奶奶了。

很快,林敬修便在那群女子中發現了熟人,正是一臉笑容的蘇飄飄。

不過很快,林敬修就察覺到不對勁了,一股異樣的香味環繞在他的鼻尖,讓他大腦頓時有種昏昏欲睡之感。

目光一掃四周,發現除了衛若風還能保持正常,其餘男子都是一臉迷醉之色。

超強兵王 「哼」

察覺到背後弟子的不對勁,凝月仙子立刻一聲冷哼。冰冷的氣息瞬間瀰漫開來,讓青雲宗弟子頓時清醒過來。

與此同時,空中一塊塊寒冰凝結,仔細看就會發現在這些寒冰之中,一點點紫色的熒光閃爍,看起來格外妖異。

「凝月師妹」就在兩人再欲動手之際,先前磁性的聲音再次響起。

看著突然出現在面前的紫袍男子,凝月仙子柳眉一皺並沒有說話。而此次在紫袍男子身後,還多出了一群人,顯然也是參加五宗奪靈戰的人選。

「我去過青雲宗幾次,不過師妹都在閉關沒能見上面。」見凝月仙子沒說話,紫袍男子臉上的笑容依舊絲毫不減。

「見過太昊師叔,見過雨蝶師叔。」看凝月仙子沒有再說話的打算,衛若風連忙上前請安說道。

聽到衛若風的話,太昊真人扭頭道:「本來因為若風師侄突破只是謠言,沒想到居然是真的。不過你已突破築靈期,怎麼又來這萬攬山。」說到最後話鋒一轉,語氣變得嚴厲了許多。

感受到太昊真人的氣息,衛若風臉色頓時一變。

「我青雲宗弟子去哪裡難道還要向太昊真人報備不成。」關鍵時刻,凝月仙子向前一步冷冷的說道。

「呵呵,他可沒有這個意思。他只是在想,沒有了雲逸公子你還能讓誰出手。」一旁的雨蝶再次嬌笑道,不過這次並沒有在施展任何手段。但婀娜的身姿、曼妙的身軀,依舊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雨蝶仙子說笑了。」太昊真人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張嘴說道。「對了,玄昊來見過兩位仙子。」

太昊真人話剛落音,一個年輕男子出現。一身暗紫色長衫,劍眉、黑眸,高挺的鼻樑,俊朗非凡,眉宇之間滿是驕傲之態。

看到對方的出現,林敬修眼中精光一閃。此人便是紫玄昊嗎?果然名不虛傳。

「玄昊見過兩位仙子。」男子上前一步,神情絲毫不變。

「反正也是要打的,不如現在就開始吧。」雨蝶真人一副唯恐天下不亂,依舊嬌笑著開口道。

「上次一別,沒想到衛師兄已然突破,讓紫某心有遺憾。」紫玄昊目光一掃青雲宗眾人,隨即目光落在衛若風的身上。口中話語雖然說得漂亮,但言語之中對於衛若風的諷刺,對其他弟子的輕視卻是絲毫不掩飾的。

「紫師弟說笑了,衛某雖然已經突破,但青雲宗弟子人才濟濟定然不會讓紫師弟失望的。」衛若風溫和一笑的說著。

聽到衛若風的話,紫玄昊卻是臉色一變。衛若風看似客氣,實則嘲諷他沒有資格做自己的對手。不過衛若風已經是築靈期弟子,已經不是現在的他可以對付的,隨即話風一轉目光看向其他人:「是嗎?不知青雲宗哪位弟子出來一試呢?」

雖然如此,但目光卻是在金天明和楊書俊身上掃視,在他看來如今青雲宗配做他對手的也只有他們兩人了。

「放肆」

看到紫玄昊如此肆無忌憚,凝月仙子口中暴喝一聲。紫玄昊只覺得全身一涼,薄薄的寒冰開始從他的腳下升起。就連號稱絲毫不遜於先天之火的玄昊火焰,在寒氣之下,也沒有絲毫作用。

「小輩之間,凝月師妹何必動怒呢?」見自己弟子受傷,太昊真人自然不會無動於衷。身影一閃便擋在紫玄昊身前,深紫色的火焰悄然瀰漫開來,瞬間驅散了紫玄昊腳下的寒冰。

「小輩?難道他師傅沒教他禮節二字嗎?若風已然是築靈期靈者,「師兄」二字豈是他可以再稱呼的。」凝月仙子冷冷的說道。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臉色頓時精彩極了。

眾所周知,紫玄昊乃是太昊真人的弟子,凝月仙子的話指向性已經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至於衛若風稱呼之事,他自己都沒有說什麼,凝月仙子明顯是在找茬。

「哈哈,也有可能。」在場之中敢笑出聲的也只有同階的雨蝶仙子了,其他人只能強忍著。

太昊真人就算忍耐力再好,此刻也瞬間蕩然無存,臉色那叫一個精彩。

「咳咳,見過諸位道友。」就在全場尷尬之時,一道嘶啞的聲音突然響起,伴隨著一聲尖銳的雕鳴,鐵翼雕轟然落地。

看到巨大的鐵翼雕,除了已經見過的青雲宗弟子外,其餘兩宗弟子都是一臉驚訝。五階妖獸對於他們這些聚靈期弟子來說還太過遙遠,畢竟他們不像千獸宗。

「見過鐵翼道友。」太昊真人臉色變了幾次,最終才恢復了正常,沖著剛剛出現的鐵翼真人一拱手說道。

「幾位道友來得好早。」

兩人還未寒暄幾句,一道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只見半空中出現一柄黑色巨劍。

看著黑色巨劍,在場四位丹靈期真人臉色皆是一變。

黑色巨劍緩緩降落,首先出現的是一個駝背老者,一臉笑眯眯的看著其他人。隨著他的出手,十幾人一一從黑色巨劍上飛下。

駝背老者反手一抓,那黑色巨劍恢復到筷子大小,插到其亂蓬蓬的頭髮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象那看起來黑不溜秋的簪子是一件威力極大的法寶。

「沒想到天劍宗派出的居然是枯奕前輩。」太昊真人目光中紫色火焰微微閃爍,隨即才緩緩的說道。

「呵呵,老朽一把年紀了再不活動活動就沒就會了。」聽到太昊真人的話,被稱為枯奕的駝背老者笑著說道,不過對於太昊真人前輩的稱呼並沒有多說什麼。要知道太昊真人已經是丹靈後期的存在,被他稱為前輩,難道面前這個駝背老者還是靈嬰道君不成。

「見過枯奕前輩。」另外三位丹靈真人也同時說道。他們四人之中,以太昊真人實力最強,連他都稱對方為前輩,他們自然也不例外。

「好了,不要關注我這一把老骨頭了,差不多是時候了吧。」

「還有半個時辰。」太昊真人看了一眼天空說著。

「既然如此,那就找點活動吧,不是說你與青雲宗凝月丫頭有個賭約嗎?」枯奕臉色不變,說出一句讓太昊真人和凝月仙子臉色一變的話。

「枯奕前輩說笑了,這種小事怎敢耽擱你老的時間。」太昊真人一臉微笑地說著。

「無妨,人老了就喜歡熱鬧點。如果你們門下弟子不願意動手,那你們誰陪我這把老骨頭活動活動。」說到最後一句時,一股磅礴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那衝天而起的劍意,讓在場所有人都為之震撼。<

。 「前輩既然有此雅興,太昊自然不敢不從。」感受到駝背老者驚人的氣勢,太昊真人臉色頓時一變,隨即口中緩緩的說道。

心中更是暗道,盛名之下果然無弱者,對方成名如此之久,實力果然非同凡響。即便他已經是丹靈後期,卻依舊沒有挑戰對方的把握。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枯奕的要求與他目的本就相同。只是為了在凝月仙子面前保持形象不能主動張嘴,此刻枯奕替他說了他豈有拒絕的道理,自然理解順水推舟的答應了下來。

說完之後,目光看向凝月仙子,其意思不言而喻。彷彿在告訴凝月仙子我也是被迫無奈,此舉並非我的本意。

「凝月還是築靈期時,枯奕前輩便已被譽為靈嬰道君下第一人,凝月心中滿是敬佩之意。如今凝月雖已突破丹靈,自知仍不是前輩對手,但今天依舊想要一試。」

凝月仙子完全無視太昊真人的目光,口中冷冷的說道。每說一句,腳步向前一步,走到最後磅礴的氣勢從她身上爆發出來。玉手一伸,一柄白玉般的長劍握在手中,一絲絲燃燒的白色火焰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面對枯奕真人,凝月仙子自然絲毫不敢藏拙,一上來便將本命法寶冰焰鎏玉劍祭出。不僅如此,披肩的長發也無風自揚,猶如真真飄飄欲落、落下凡塵的仙子一般。

看到凝月仙子的動作,包括枯奕在內的所有丹靈期真人都是一愣,顯然沒有想到凝月仙子居然選擇挑戰枯奕真人。

眾所周知,枯奕真人三百年前便已經是丹靈期真人,挑戰過乾西帝國許多成名已久的丹靈期真人,無一敗北,那時候的枯奕真人可謂是耀眼之極,甚至可能成為下一任天劍宗的宗主。

只是後來不知為何,枯奕真人消失了數十年,再次出現時已經變成了現在這般模樣。當年風度翩翩的年輕強者,卻變成了駝背老者,這樣的變化不可謂不驚人。

只是對於消失的那段時間,枯奕真人隻字未提,但再次出現的他的修為卻是突飛猛進,一舉成為丹靈頂峰的存在。如此迅速的進步甚至震懾了當時整個乾西帝國,最後他更是被譽為靈嬰道君下第一人。

可以說,枯奕真人霸佔了靈嬰道君之下第一人的名聲數百年之久,此刻居然有人要挑戰他,而且還是一個僅僅丹靈中期的靈者,如果說出去肯定沒有人敢相信。

「凝月師妹,你…」

聽到凝月仙子的話,太昊真人臉色頓時一變。如果說剛才凝月仙子的行為讓他有種熱臉貼上冷屁股的噶虐,那麼現在凝月仙子挑戰枯奕真人就是給他了一個巴掌,而且還是格外響亮的巴掌。

「哈哈,丫頭的個性我喜歡,既然如此那我這把老骨頭也該好好活動活動了。」聽到凝月仙子的話,枯奕真人不怒反笑、臉色更是露出一絲欣賞之色,所以直接打斷了太昊真人的話。

「師傅,五宗奪靈戰開始在即,你與前輩動手一時間必定難分勝負,不如就讓徒兒與紫師兄切磋一下。」就在枯奕真人剛欲動手之際,淡淡的聲音突然傳入眾人的耳中。

只見一個年輕男子從青雲宗眾弟子的人群中走去,男子俊朗的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此人正是林敬修。

以凝月仙子的性格,即便是敗於枯奕真人手中恐怕也不會主動讓他出戰。但凝月仙子卻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不能視若無睹。

「林師弟…」

站在青雲宗弟子身前的衛若風看到林敬修的舉動一臉驚愕之色,隨即彷彿想到了什麼一樣,並沒有再出言阻止。

「就憑你也配和我動手。」林敬修的話剛落音,紫玄昊一臉不屑的嘲諷道。

先前被凝月仙子氣勢所震,使他丟盡顏面,只是他自然不敢找凝月仙子的麻煩。而此刻林敬修走出,正好給他他發泄的對象。

「紫師兄這話是何意?你代表你師傅太昊真人,我代表我師傅凝月仙子,所以我可以將你剛才之言視作對我師傅的侮辱嗎?」聽到紫玄昊的話,林敬修臉色一冷。

林敬修的話讓紫玄昊頓時臉色大變,他雖然狂傲,但並不傻,侮辱一位丹靈期真人就算是他有十條命也不夠活的。

「胡說,我沒有這意思。」

「既然沒有這意思,那就請紫師兄賜教了。」

說完之後,目光看向枯奕真人和凝月仙子恭敬道:「還請前輩、師傅准許。」

「不錯,師傅不錯、徒弟也不錯。」枯奕真人目光一凝落在林敬修的身上,隨即開口大笑道。

看到枯奕真人的回答,紫玄昊要是再不明白就真的是傻子了,從一開始就林敬修就在設計引他上鉤,以此來轉移枯奕真人的注意力。

想到這裡,紫玄昊眼中閃過一絲冷光。身為紫霞宗的天之驕子,什麼時候被人如此戲耍過。不過一會就要與林敬修「切磋」,定要讓對方明白得罪自己的下場。

林敬修的自薦讓凝月仙子微微一愣,顯然沒有想到此刻他居然站出來了,目光一沉隨即才緩緩的點點頭:「自己小心。」

不僅是他,就連其他幾宗之人也是面露驚愕的看著林敬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