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等等。」這一次換墨玉阻止。

水月然揚眉,不明白這又是哪一出。

「瞧我心急的,外面天寒地凍,你又有身孕在身,不宜久待,外面還是到屋內說話吧!」

說著,挽著水月然的手臂進房間。

與之前冷星辰的陽剛之氣的房間不一樣。

輕紗帷幔,以粉色為基調的房中,處處有著女兒家的小心思。

綉好的山水,動物掛滿牆壁。屋內花瓶之中,全都插滿臘梅,香氣充盈著整個房間。

在床榻旁邊還有一副綉架,上面還有一副未綉完的鴛鴦戲水枕巾。

墨玉關上房門,看到水月然看著枕巾,趕緊上前一步擋住她的視線。

「小-姐,真是的,本來是準備綉好賀你繼承聖女之位,這下可好,一時的大意,讓你看到了,到時,哪有驚喜可言。」撇著嘴,懊惱做事沒有想得周全。

「你的心意我已收到,無礙。」

「真的?可不許騙我。來這張凳子最為柔軟,最適合你坐。」墨玉指著一張椅等說道。

她做了一張軟墊墊在其上,坐下舒適,還能隔絕寒冷所帶來的冰涼觸感。絕對是佳品。

水月然依言坐下,招招手,墨玉來到了她的跟前。

兩人對面而坐,水月然這才把與她分開之後的事情都大體說了一遍。

但是從兩兄弟口中得到卜修竹暗地結合兩大派合謀準備攻打天一閣之事,與抓老鼠這兩件事並未說。

墨玉聽著這些傳奇的經歷,眼睛也越睜越大。

直到聽她說完,墨玉這才敢大口的喘氣。「小-姐,你有這些奇事出現一點也不應該覺得奇怪。」

「為什麼?」這一番話讓水月然好奇不已,難不成她知曉?

「你想,憑你一人之力,能集聚四聖物這樣的壯舉,這些小事也不足掛齒。你天生就有吸引的一種特質。」

來回摸著下巴,水月然應和著她說道:「似乎有點道理。」

「這是肯定的,小-姐就是這樣的特別。」墨玉討好一笑。「四聖物能否借來一看?」

水月然自然不會否決,將東西齊齊掏出,放在了墨玉的跟前。

「就是這些。」

「哇啊!真是好精緻。」拿著龍環鐲反覆的觀看,不由的感嘆到。

只到她將四件全部觀察完畢,它們才齊齊消失。

與在會議廳一樣,它們又重新回到了水月然的身邊,佔據四方,守衛著水月然。

「昨夜天一閣山中流傳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墨玉興奮的來回搓著手掌。 只要四聖物歸位,這天一閣將成為堅不可摧的天險。

水月然含笑不語,墨玉自然將其認定為默認。

美眸流轉間,一抹糾結閃過。

「在想什麼?」水月然自然不會看漏。

墨玉尷尬一笑道:「我聽聞原本小-姐準備七日後參加測試,怎麼會突然提前,甚至連測試都不用?直接繼承呢?」

「你……在擔心什麼?」水月然先揚后抑,話鋒有了幾分尖銳,話中有話,試探道。

墨玉見她態度又變,趕忙擺擺手,說道:「小-姐莫要誤會,我並不是貪戀聖女稱謂。

當初也只是想助小-姐脫身,不受牽連才冒名,真沒有想到你與閣主之後發生的一切!

您要,我定然雙手奉上,絕不可能有私心的。」急急的表明初衷。

「我何曾說過不信你!」頓了一下,水月然才道。

這一句讓墨玉輕鬆些。

「我之前找你,一來敘舊,二來,想要告訴你聖女的測試內容。

不一定完全一樣,但總能參考些,心裡有個準備。

可直到剛才得知不必測試,真是瞎操心。」

墨玉尷尬的東瞄西看,她太多事了!

水月然搖搖頭:「對也不全對。」

墨玉投去疑惑之色。

「七日提到三日是冷星辰的決定,不用測試也是他堅持。」睜著眼睛說瞎話,明明是長老的請願到成了冷星辰的強勢壓迫。

「這是閣主對你的愛護,竟敢明著對抗三位長老。天一閣可不是閣主說的算的。這可是冒著被廢的風險。」

墨玉羨慕至極,得一如斯愛人,真是羨煞旁人。她的愛人若能對她如此愛護,她願付出生命!

「我知道,為免他人口舌,以及與長老之間的嫌隙,我決定明日去聖女測試。」水月然壓低聲音小聲的說道。

「可你的身體……」墨玉看著她隆起的小肚,擔憂到。

「你可不許告訴冷星辰,這是我的決定,通過了算給他一個驚喜。」將食指放與唇瓣之間,眨眨眼,做保密姿態。

她參加這測試另有所圖。

其中一個是冷星辰初會天一閣,事情繁忙,加之她的聖女之位繼承大典與對抗外敵的部署,定然讓他分身無暇。

既然沒空陪她,當然要找一些事來玩一玩。

「真的可以嗎?我還是透露一點……」墨玉始終不放心。

「不需要,我想在公平的狀態之下參加。

我相信我絕對有這個能力。」水月然對此充滿信心。

「可……」

「如果勸阻就不要再說,我意已決。」

「我不放心,可否陪同?」墨玉只能退而求其次。

「可以!」

日月輪轉,眨眼又是一天的更替。

水月然睜眼,一切都似平常,可她知道,冷星辰必然來過。

問詢侍婢,果然如此。

昨夜她熟睡之後,冷星辰便悄悄來過。

為她蓋好被子,在炭爐里添了幾塊上好的銀絲碳,又不忘添一盆水,防止屋內的乾燥。

這些小事,吩咐一句就能他人替代的事,他卻親力親為,不借他人手。 只要四聖物歸位,這天一閣將成為堅不可摧的天險。

水月然含笑不語,墨玉自然將其認定為默認。

美眸流轉間,一抹糾結閃過。

「在想什麼?」水月然自然不會看漏。

墨玉尷尬一笑道:「我聽聞原本小-姐準備七日後參加測試,怎麼會突然提前,甚至連測試都不用?直接繼承呢?」

「你……在擔心什麼?」水月然先揚后抑,話鋒有了幾分尖銳,話中有話,試探道。

墨玉見她態度又變,趕忙擺擺手,說道:「小-姐莫要誤會,我並不是貪戀聖女稱謂。

當初也只是想助小-姐脫身,不受牽連才冒名,真沒有想到你與閣主之後發生的一切!

您要,我定然雙手奉上,絕不可能有私心的。」急急的表明初衷。

「我何曾說過不信你!」頓了一下,水月然才道。

這一句讓墨玉輕鬆些。

「我之前找你,一來敘舊,二來,想要告訴你聖女的測試內容。

不一定完全一樣,但總能參考些,心裡有個準備。

可直到剛才得知不必測試,真是瞎操心。」

墨玉尷尬的東瞄西看,她太多事了!

水月然搖搖頭:「對也不全對。」

墨玉投去疑惑之色。

「七日提到三日是冷星辰的決定,不用測試也是他堅持。」睜著眼睛說瞎話,明明是長老的請願到成了冷星辰的強勢壓迫。

「這是閣主對你的愛護,竟敢明著對抗三位長老。 緝捕落跑小甜心 天一閣可不是閣主說的算的。這可是冒著被廢的風險。」

墨玉羨慕至極,得一如斯愛人,真是羨煞旁人。她的愛人若能對她如此愛護,她願付出生命!

「我知道,為免他人口舌,以及與長老之間的嫌隙,我決定明日去聖女測試。」水月然壓低聲音小聲的說道。

「可你的身體……」墨玉看著她隆起的小肚,擔憂到。

「你可不許告訴冷星辰,這是我的決定,通過了算給他一個驚喜。」將食指放與唇瓣之間,眨眨眼,做保密姿態。

她參加這測試另有所圖。

其中一個是冷星辰初會天一閣,事情繁忙,加之她的聖女之位繼承大典與對抗外敵的部署,定然讓他分身無暇。

既然沒空陪她,當然要找一些事來玩一玩。

「真的可以嗎?我還是透露一點……」墨玉始終不放心。

「不需要,我想在公平的狀態之下參加。

我相信我絕對有這個能力。」水月然對此充滿信心。

「可……」

「如果勸阻就不要再說,我意已決。」

「我不放心,可否陪同?」墨玉只能退而求其次。

「可以!」

日月輪轉,眨眼又是一天的更替。

水月然睜眼,一切都似平常,可她知道,冷星辰必然來過。

問詢侍婢,果然如此。

昨夜她熟睡之後,冷星辰便悄悄來過。

為她蓋好被子,在炭爐里添了幾塊上好的銀絲碳,又不忘添一盆水,防止屋內的乾燥。

這些小事,吩咐一句就能他人替代的事,他卻親力親為,不借他人手。 即便可能被人忽略,他卻依舊選擇如此。

水月然眼眸含笑的抱起杯子,將它緊緊摟住,感受著屬於他的淡淡氣息。

即使這兩日沒有說話的機會,連見上一面都很難,可水月然覺得,他們從來都是在一起,沒有分開過。

起床,洗漱,吃早餐,水月然感受到他的無微不至。

水是溫熱的,伸入比體溫高出一些,最為適宜。一直要保持這個溫度,著實困難。

早晨清單卻營養全面,燕窩粥,葡萄酥,竟然還有幾顆蘋果。這個時節的水果可比黃金。

拿起蘋果咬下一口,朝著侍婢問道:「昨夜讓你告知風長老的事可有回信?」

侍婢欠身答到。「風長老一開始並不同意,說這個是浪費時間。可我表達了夫人的強烈意願后,她才勉強同意。時間約在今日午時,後山禁地。」

「你可曾通報閣主知曉?」她沒與冷星辰商量,但這個丫頭沒有這麼大的膽子敢知情不報。

「回夫人,報告了!」侍婢也不隱瞞從實說道。

「他有何反應?」又咬了一口,多汁的果肉充滿口腔,真是香甜。她只是隨口一問,冷星辰定然不會反對她的抉擇。

「閣主說,隨夫人高興,只是……」侍婢猶豫著,不知該不該如實說。

「只是什麼?」水月然想不到冷星辰還有什麼后話。

「只是別玩哭了風長老。」

水月然咬蘋果的動作明顯一頓,嘴角的弧度明顯上揚,最後制止不住伏在桌面,邊捶打邊哈哈大笑起來!

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