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算識相。」幽冥將飛升令收起來,然後問葉雄:「準備怎麼處置他?」

葉雄目光望著道真,朗聲道:「道真,自盡吧!」

道真突然嗖的一聲,朝遠處遁去。

自儘是不可能的,哪怕有一絲的機會,也不可能自盡。

「想逃,不自量力。」

葉雄變身青龍,化成一道綠光,追了上去。

不到十分鐘,他回來了,手中提著一物,正是道真的腦袋。

「道真已死,此頭為證。」葉雄將頭扔落地上。

周圍的人全都看著那個腦袋,現場一片寂靜。

原本只是一場普通的飛升台挑戰賽,最後卻變成了這種情況。

三名飛升台前十的強者,殞落。

02

最後沒有人再挑戰了,就連主持人道真也死了,也沒人說話。

「葉施主,飛升台挑戰賽是有兩項義程的,第一項是挑戰,第二項是傳道。原本傳道的有兩人,分別是桃源仙子跟陸晨施主,現在桃源仙子已經殞落,又得到她的飛升令,這傳道之事由代替他,如何?」無心和尚問。

「我何得何能,又怎麼能擔此大任,還是由大師來吧!」葉雄謙遜地說道。

「老衲是佛修,看看這場下,有幾名佛修,我說了他們也體會不了,倒是佛道魔三道同修,哪怕是元氣被毀,也能修妖道,說的話更多人喜歡聽。」無心和尚說道。

「大師說得極是,這次上演王者歸來的好戲,我想場下的修士都想知道,是如何在短短兩百年之中,成功完成逆襲的。」陸晨一直都沒說話,這時候站出來說道。

「這怎麼行?」

「葉雄,傳道。」場外,不知道誰喊了一句。

然後,聲音就像會傳染的瘟疫一樣,場外如同浪潮一樣,全都是這種聲音。

王者歸來的故事,本來就讓人熱血沸騰。

「既然大家都這麼激烈要求,那我就盛情難卻,只好說上一說了。」

葉雄揮了揮衣袖,朝四下拱了手,一副宗師模樣。

「又開始了。」看著他那裝模作樣的模樣,幽冥不忍直視了。

她不喜歡出風頭,當下離開葉雄身邊,走到一個角落之中,然後將金伊,火炎跟北虛小和尚從手鐲空間放出來。

三人出來之後,一眼就看到人族之中,正在演昂演講的葉雄。

講到激昂的時候,周圍那些修士全都喧嘩起來,個個激動無比,恨不得立刻就回去修鍊。

「師娘,老師在幹什麼?」金伊奇怪地問。

「還能幹什麼,裝逼唄。」幽冥都懶得看了。

這樣的情景她不是第一次見,見得多也麻木了。

接下來,三人問明戰況,得知葉雄將桃源仙子幹掉了,三人都非常激動。

三人沒見過葉雄演講,反而饒有興趣地聽了起來,片刻之後,他們就跟那些圍觀的修士一樣,全都激動無比。

「師娘,我太佩服老師了,為了修鍊肉身,他居然在火山地獄呆了一百年,不吃不喝。」

「他還寫大字豎在自己床前,上面寫著報仇兩個字,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忘報仇。」北虛小和尚道。

「老師這種精神,真讓我們佩服。」金伊感嘆。

幽冥嘆了口氣,心想要是他們知道,葉雄壓根就沒有去過火山,壓根就沒有寫個字,不知道作何感想。

他最好命的地方,就是他拜了一個好師傅。

「我就知道,他不會有事的。」火炎目光之中,滿是火熱。

幽冥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發現這個真鳳族的姑娘,挺漂亮的。

火炎見他盯著自己看,連忙說道:「嫂子,別誤會,我跟雄哥之間,只是普通朋友關係。」

她不說還好,一說幽冥更懷疑了。

不過,這姑娘挺懂事的,她心裡就沒把她當情敵來看。

場上,葉雄口沫紛飛地說了大半個小時,這才停了下來,場下頓時掌聲如潮。

接下來,輪到陸晨演講,不過相比起葉雄,陸晨的演講就遜色得多了,沒有葉雄那種激昂的感覺。

兩個小時之後,大會終於結束了,周圍的修士各自散去。

葉雄走到無心大師身邊,拱了手拱:「大師,多謝當年的相救之恩,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舉手之勞而已,還是要靠自己的。」無心和尚笑道。

「如果大師不嫌棄的話,多逗留兩天,咱們論一下佛如何?」葉雄問。

「如此甚好。」無心和尚點了點頭,又面向陸晨,問:「陸施主一起留下來,論道一番如何。」

「我是沒問題的,就是不知道,葉道友方不方便?」陸晨笑道。

「方便,怎麼可能不方便,請。」葉雄將兩人請進道門山大殿。 一行人進入大殿,道真已死,道門山弟子躲的躲,逃的逃,沒有一個敢膽留下來,怕被無辜殺掉。

葉雄,無心和尚,陸晨,幽冥,金伊,北虛和尚,火炎,七人正站在大殿之上。

突然,外面走進一道熟悉的人影,卻是葉雄曾經見過的庄羽,飛升壇論壇的人。

庄羽身邊跟著一名四十多歲的大漢。

「葉道友,打擾了。」庄羽上前兩步,然後指著自己身邊的人介紹:「這位是咱們壇的肖壇主,飛升台實力排行榜就是由他提名,然後經過眾多飛升壇弟社員投票的,公開公正公平。」

「在下肖國龍,見過幾名前輩高人。」那大漢恭敬道。

「肖壇主,這架剛打完就找上門來,就不能讓葉兄弟休息幾天?」陸晨笑道。

「職責所在,幾位高手見諒。」肖壇一本正經道。

「找我有事嗎?」葉雄問。

「飛升台實力排行榜之上,桃源仙子,道真,妖帝孟迦,都殞落了,現在這排名太亂,我上來是想跟幾位商量一下,見證一下。」肖國龍道。

「隨便排了,喜歡怎麼排都行。」葉雄道。

重生日本當神官 肖國龍雙手凌空在面前劃了一道水幕,上面寫著名字。

上面的排名是:第一,無名;第二,葉雄;第三,幽冥;第四,陸晨;第五,無心和尚;第六,任縱橫。

「由於葉雄跟幽冥兩人聯手將桃源仙子殺掉,按照以往規則,殺其人者占其位,們兩個分別佔了二三之名。如果陸晨覺得不滿意的話,可以挑戰他們兩個,只要挑戰成功,有記錄為證,就能佔據他們的位置。」

肖國龍說話的時候,非常嚴肅,一板一眼,彷彿在做一件不容有失的事情一樣。

葉雄原本想開開玩笑,見他這副模樣,也不開了。

「我何德何能,怎麼敢擔此虛名,無心大師、陸劍神比我們強多了,這萬萬使不得。」葉雄連忙說道。

「阿雄說得沒錯,我們打不過無心大師跟陸晨。」幽冥點了點頭。

她剛突破到半步合體,葉雄元氣被毀,若論一打一的話,他們兩個未必是無心大師跟陸晨的對手。

「排名規矩就是這樣,哪怕是一名無名小卒打贏了桃源仙子,他依然能升到第二位。」肖國龍道。

「那我們不上排行榜行不行?」葉雄問。

「這排行榜本來就不是什麼官方的,就是我們閑著沒事情做才排的,不是們不上就不上了。」肖國龍道。

「肖壇主這排行榜含金量還是很足的,雖然不是官方,但是也有七八成修士認可的。」劍神陸晨站出來,為肖國龍說話,然後又道:「這排名就這麼排吧,我也不挑戰葉雄了,贏了也坐不了多久。萬一我贏了,他能在兩百年之間王者歸來將桃源仙子殺了,興許也能在幾十年之內,將我打敗了,這屁股還沒坐熱呢!」

聽他一說,周圍的人都笑了起來,貌似他說這話也有道理。

葉雄的修鍊速度變態,那是眾所周知的。

「既然這樣,那這排名就這麼定了。」肖國龍說完,就要離開。

「等一下。」葉雄喊住了他,問道:「肖壇主,能不能跟我們說說無名的事情?」

無名其人,葉雄自從得知飛升台實力排行榜之後,一直都在傳聞,不知道是何方神聖。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人絕對是絕世強者,強沒有任何人懷疑他的實力。

我的皮膚強無敵 幽冥,火炎,還有北虛他們一行,也都望著肖國龍,對這個無名非常好奇。

大家都想知道,這個飛升台排行榜不可撼到的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還是由無心和尚來說吧,他比較清楚。」肖國龍目光落到無心和尚身上。

無心和尚抬起頭,就像回憶往事一樣,半晌才說道:「無名是老衲這輩子見過最強大的修士。三千年前的一次飛令挑戰賽,他出現過一次,以一已之力,打敗排行榜前十剩下的九大強者,最後還贏了。」

「以一打九。」葉雄驚呼。

「這太可怕了吧!」

「我的天,這傢伙還是人嗎?」

聽者驚呼,這是何等逆天的實力啊!

「那一場大戰,桃源仙子跟我都參與了,陸晨那時候還在前十之外,還沒崛起。那一戰被記載入了史冊,還有水鏡記錄,如果想看的話,肖國龍身上應該帶著吧?」

「我身上確實帶著,如果們想看,我播放給們看。」

肖國龍一邊說,一邊在面前半空劃了一道水幕,然後從身上將一個魂簡拿出來,拋落到那水幕之上。

「無名從來不以真面目示人,那一戰很多人都用水鏡記錄,但是沒有一個能記得清楚。最清楚的就是這一個水鏡版本,們請看。」肖國龍一邊說,一邊播放。

片刻之間,水鏡之上就開始播放出來。

只見一望無際的天空之中,懸浮著六名修士,這六名修士其中就有桃源仙子,無心和尚由於角度問題,沒有出現水幕影像之上。

六人以六角之位站立。

突然,一道流光,瞬間划落,不到半秒鐘的時候,現場六人部倒地。

「一招?」

葉雄眼睛睜得老大,嘴巴都合不攏。

「那是什麼法寶,是劍嗎?」

「是劍還是矛,看得不太清楚。」

眾人紛紛議論起來,但是都無法看清楚。

「根據我們的討論,這應該是劍,整個過程他只出了一劍,然後,所有人都敗了。」肖國龍說道。

葉雄,幽冥,還有火炎,幾人都呆住了。

一劍敗九大高手,這宇宙之中,還有如此厲害的強者嗎?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葉雄幾乎不敢相信。

肖國龍似乎早就猜測到他們的反應一樣,笑道:「一般人第一次見,都是們這種表情,這就是無名。」

葉雄腦補著那種場面。

九大高手把無名包圍在中間。

無名只出了一劍,然後,九人敗了。

這是何等卧草的牛逼!

「無名如此牛逼,理應早就飛升神界了,為何還逗留在此?」葉雄問。

「無名出手之後,留下一句話,他說:我在等一個人,此人不來,我不飛升。拋下這句話,他就離開了。大家都在猜測,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他要等的人是什麼人?」肖國龍繼續道。

「老師,猜他在等的人,會不會是?」金伊突然問。

「別開玩笑了,我何德何能,能讓他等,連桃源仙子我都打不過。」葉雄說完,暗暗嘆了口氣。 若是元氣未毀,他或許有朝一日,能有資格挑戰他。

現在元氣被毀,這輩子都不可能了。

至少按照目前來看,《五靈變》完沒有發揮出他所希望的那種實力。

「這次人這次齊,不如咱們今晚就在此設宴,好好相聚一番?」幽冥問。

「如此甚好,老婆,那就麻煩去準備了。」

葉雄還從來沒見過幽冥主動提出宴會的,當下說道。

無心和尚跟劍晨都同意了,下去準備。

等他們離開之後,葉雄這才有空跟北虛,金伊,他們聊天。

「火姑娘,沒事吧?」葉雄關心地問。

「我沒事。」火炎搖了搖頭:「就是被困了兩百年,浪費了一點修鍊的時間。」

「兩百年而已,對於咱們來說不是事兒。」金伊說道。

「們下去好好準備,咱們今晚不醉不歸。」葉雄笑道。

……

半個小時之後,廂房。

葉雄倒在床上,獃獃地看著天花板。

腦海之中,無名那逆天一劍,就像陰魂不散一樣,在他的腦海揮之不去。

誰不想成為絕世強者,誰不想跟絕世強者過招。

如果自己元氣沒有被毀,獲許還真的機會跟他一戰。

「無名說他在等一個人,這個人到底是誰?」葉雄喃喃自語。

門吱的一下被推開,幽冥走了進來。

看著他躺在床上無精打彩的模樣,幽冥能讀懂他的心情,說道:「才七百歲骨齡,就有今時今日這種修為,還想要怎麼樣,別多想了。」

「我哪有多想,有失有得,如果不是失去了元氣,我還無法修鍊五靈變呢!」葉雄笑道。

他從身上將一株小桃樹狀的東西拿出來,正是桃源仙子的法寶。

「老婆,這東西送給,好好修鍊,以後實力可能會更上一層樓。」

這法寶的威力,兩人都見識過,比起他們的身上的神器一點都不弱。

幽冥將法寶拿過來,用靈識進入法寶之內。

福運寶珠 每一件法寶都有自己的內世界,她想用靈識進入法寶之中,看看這法寶到底是何方神聖。

葉雄站在旁邊,靜靜地等著。

幽冥獃獃地坐著,彷彿失去了魂魄一樣。

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

葉雄開始覺得不對勁了,再厲害的法寶,半小時也完足夠探測其內世界了。

「幽冥,醒醒,快醒醒。」

「幽冥,快將靈識從裡面出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