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老大,我還想問你要幹嗎呢?你是不是在哪裡受了什麼刺激,心情不好?」虎躍張口道。

「你為什麼這麼問?」萬東怔道。

虎躍連聲的神色直能擠出二斤膽汁來了,嗓音也跟著發苦的道「要不是這樣,您怎麼會送上門兒來找抽?」

「找抽?!」萬東直瞪圓了眼睛。

「老大,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都能想辦法解決,您實在沒必要這樣想不開。快,趁著我爹還沒發現,趕緊走!」

萬東不禁發出了一聲苦笑,明白了虎躍的心思。也難怪,以往徐耀庭幾次到虎家來,每一次都沒能落個好下場,全都被虎敬奇給生生的打了出去,虎躍有這樣的反應,實在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小虎,你誤會了,我今天來見伯父,是有正經事的。」

「找抽也算是正經事?」

「滾你大爺!」

…… 外面萬東和虎躍叫叫嚷嚷,裡面虎敬奇焉想聽不到動靜都難。正當巴玲兒意識到不妙,想要阻止兩人的時候,虎敬奇已經虎著一張臉,一步從後堂跨了出來。

虎躍與巴玲兒的心咯噔的一下便沉到了谷底。

「爹,這個……」虎敬奇雖然不通武道,只是個文官,卻十分的清正廉明。正所謂無欲則剛,廉則生威!虎敬奇身上的那股子威嚴勁兒,有時候連徐文川都頗感頭痛,虎躍作為虎敬奇的兒子,更是畏之如虎,在虎敬奇的面前,是從來也不敢胡鬧的。此時見虎敬奇走了出來,臉上掛滿了緊張。想要為萬東說點兒好話,都囁嚅著說不出來。

「伯父啊,今天老大來找您,是有正經事,您……您心別急著凶他……」見虎躍如此『沒用』,巴玲兒只得仰仗著虎敬奇對她的喜愛,張口說道。

不料這一次,似乎連巴玲兒的面子也不好使了,她的話還沒說完,虎敬奇的眼睛便猛的一瞪,嗓音透著幾分嚴厲的道「這裡沒你們兩個的事兒,你們不要插嘴。」

巴玲兒碰了釘子,急忙轉頭向虎躍連使眼色。虎躍硬著頭皮,正要開口,虎敬奇銳利如刀的目光便已落在了他的身上,虎躍到了嘴邊兒的話,登時便又咽了回去。這一次,哪怕巴玲兒瞪他瞪得眼珠子都調出來了,虎躍卻也只當做沒看見。倒是幽幽的看了萬東一眼,那神情彷彿在說「老大,你可別怪我,我已經提醒過你了。」

「哎呀,這不是徐少爺嘛!」

就在虎躍和巴玲兒惴惴不安之時,老楊頭兒夫婦攜手也走了出來,一見到徐耀庭,老兩口兒的臉上立時便流露出了驚喜感激的神色,好不熱情。

巴玲兒與虎躍顯然是吃了一驚,面面相覷,猜不透萬東怎麼會和這兩位老人家認識。

見到老楊頭兒夫婦,萬東也是十分高興。顯然,老兩口兒在虎家過的不錯,衣著整齊整潔,人也十分精神,面龐紅暈,眉宇間彷彿注滿了喜悅與愜意。看來當日虎敬奇說要將他們老兩口兒當做親爹親娘看待,絕不是做作。

「兩位老人家,一切安好吧!」萬東向著老楊頭兒夫婦迎了上去,神情很是熱絡親近。

老楊頭兒夫婦於是更是笑的合不攏嘴,連連點頭,對萬東感激的話,如綿延江河,怎麼也說不完。

對這一切,虎敬奇並沒有流露出絲毫的不悅,也不打擾,只是靜靜的在一旁看著,更沒有要將萬東趕走的意思,這對虎躍而言,就猶如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好不驚奇。

「難道老大今天來,是真的有正經事?」虎躍心中嘀咕了一句,越發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虎敬奇竟然能接納徐耀庭?這要是擱在今天之前,就算是打死虎躍,他也絕不會相信。

「臭小子,你答應我的事,做到了沒有?要是沒有,哼哼,我現在就將你趕出去!」就在虎躍和巴玲兒發獃怔愣之時,虎敬奇突然冷冷的問了一句。

萬東哈哈的笑了起來「當然做到了!要不然,我哪兒敢來見鐵面無私的虎御史?」

「咦?你真的做到了?」萬東的回答,立時讓虎敬奇吃了一驚,更讓他的臉上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一抹興奮。別人不知道,虎敬奇卻是清楚的很,想要說服國師,首先絕不是容易與否,而是可不可能。

萬東苦笑了一聲,道「伯父,您這樣說,讓我有一種自己好像是騙子的感覺,很不爽耶!」

虎敬奇冷哼了一聲,道:「你少在我面前賣乖!在我的眼中,你比那騙子更要可惡百倍。」

「呵呵……」萬東不做聲,只是搔頭傻笑。

不知怎的,虎敬奇的面色也緩和了下來,嘴角兒更是微微上翹,好像露出了一抹笑容。

虎躍不禁一陣頭暈,他直感覺到,自己的世界觀,好像正在慢慢坍塌。

巴玲兒不像虎躍那樣複雜,只是純粹的覺得高興,更有一種自豪「老大就是牛!什麼都能搞定!絕對的牛C升級版!」

「兩位老人家,茶鋪已經恢復原樣了!我今天來,就是送你們回家的。」

萬東此話一出,老楊頭兒夫婦,直忍不住要流下了眼淚來。雖說虎敬奇待他們很好,而且虎家的條件也十分優越,可正所謂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老兩口兒的心裡,是不可能割捨下生活了一輩子的茶鋪的。此時聽說萬東已經將茶鋪收了回來,而且要送他們回家,老兩口兒豈能不激動,豈能不感動?

虎敬奇並沒有說太多挽留的話,老兩口兒的心思,他當然也明白。說多了,只會讓老兩口兒為難。當下立即命人,為老兩口兒收拾了東西,更順便備下了一份厚禮,然後決定與萬東一起將老兩口兒送回茶鋪。

聽到虎敬奇也要去,萬東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伯父,您這還是不相信我啊。」

虎敬奇眼睛一瞪「怎麼,有問題嗎?」

「沒有,當然沒有!呵呵……」萬東乾笑著道。

虎敬奇哼了一聲,道「你小子別多想,我沒你想的那麼猥瑣。我送我爹娘回家,這是理所應當的。」

對萬東來說,重點不在於虎敬奇的解釋內容,而在於虎敬奇竟然會為了照顧他的感受,做出解釋的舉動。這無疑說明,虎敬奇對徐耀庭的感觀,在這一刻,已然發生了改變,而且改變很大。

就連虎躍都意識到了這一點,神情一下顯得十分興奮激動。

萬東,虎躍,巴玲兒,再加上虎敬奇,四人決定,一起送老楊頭兒夫婦回家,讓老楊頭兒夫婦大感不好意思,連連稱謝不迭。

然而這一行人,才剛走出後堂,便陡然聽到一聲慘呼,從前庭傳來。四人的面色齊齊一變,尤其是虎敬奇,眉宇間更是充滿怒意。是誰這麼大膽,敢到他這當朝御史的府上搗亂?

「大人!不好了大人!」虎躍本待上前查看,虎家的一個護衛,突然神態惶急的沖前庭沖了過來,隔著老遠,便大聲呼喚不輟。

「虎六,發生什麼事了?」虎躍急忙迎了上去,急聲問道。

虎六嗓音顫抖著道「前庭來了兩個高手,身份不明,來者不善,出手便傷人。兄弟們正拚死抵擋,可眼看著就要抵擋不住了!大人,您和少爺他們趕快從後門走吧。」 「混賬!你是想讓老爺我逃走?」虎敬奇怒喝了一聲,面色一派嚴厲。

虎敬奇一個文人,卻是鐵骨錚錚,這在整個青雲帝國,都是赫赫有名的。如若不是這樣,很難想象,一個御史諫官,品秩並不是很高,卻能在青雲帝國的高層中享有如此隆盛的名望。

「可是……」

虎六正要再勸,萬東搖了搖頭,道「現在就算是想逃,也來不及了。」

萬東話音才剛一落,虎家的十幾個護衛,就像是被狂風卷裹著的枯葉,猛的飛了進來。

虎六的面色登時變了,一臉的駭然「怎麼這麼快!?」

虎躍也是倍感驚異!虎家的這些個護衛,雖然不是那種頂尖兒的高手,可也能入得了一流之列,其中更有兩位真氣七重的高手,絕不是那麼容易就倒下的。像這樣被人摧枯拉朽似的橫掃,絕對超出虎躍的想象。

虎敬奇的臉上卻全無畏懼,依舊的剛正威嚴,冷哼了一聲,道「本官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人,竟有這樣的好膽!」

萬東聽了,心中大汗,虎敬奇這般脾xing,能活到現在,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迹!

對方的身形還沒有出現,一股駭人的殺機,便已如驚濤駭浪般的噴涌而至,那感覺,就好像兩頭洪荒凶獸,衝破了牢籠,即將在人世間展開一場血腥殺戮一般。

「是高手!真正的高手!」虎躍的面色再變,凝眉道。

萬東微微點了點頭,兩個真氣八重的高手。也不知道是什麼人,竟然有這麼大的手筆,八重的高手,一次就派出了兩個,而且竟然是為了對付一個文官。

「哈哈哈……」伴隨著一道狂笑,一粗壯,一瘦削,兩道身形,同時破空而至,猶如兩尊煞神,出現在眾人眼前。

一見到兩人,萬東的瞳孔登時猛的一縮,倒不是因為兩人相貌『出眾』,而是兩人的手裡,竟一人提著一隻血淋淋的胳膊,也不知道是哪個護衛身上撕扯下來的,揮舞間,鮮血橫飛,令人毛骨悚然。

巴玲兒終歸是女生,膽子小,又見不得血腥場面,當即便發出了一聲尖叫,俏臉唰的一下便已是一片蒼白。那老楊頭兒的老伴兒更是不濟,登時便被駭的昏死了過去。

虎敬奇原本一直都保持著沉靜沉穩的姿態,此時的臉上卻是不受控制般的湧起一片山呼海嘯般的憤怒。

虎敬奇為官雖然嚴厲,可是對待自己的下屬,部下,卻是異常的好。就說這府中的護衛,每一個他都能叫出名字來。就拿這兩人手裡提著的斷臂,光是從斷臂上殘留的衣物,虎敬奇也能認出,它們原本屬於誰。眼見自己的家人如此慘死,虎敬奇豈能不怒?

「你們這兩個殘暴不仁的賊子,是誰給你們的膽子,敢到我虎敬奇的府上殺人?!」

聽到虎敬奇的怒斥聲,兩個殺手對視了一眼,臉上同時流露出一抹殘酷猙獰的冷笑。

那身形粗壯之人,驀然向前踏出一步,揮舞著斷臂,遙指虎敬奇,道「看來你就是御史虎敬奇嘍!」

虎敬奇當然不會否認自己的身份,哪怕是面臨無窮殺機,重重一頓首,喝道「正是本官!你們又是何方賊子?」

「嘿嘿……好說!我叫鐵虎,他叫銀狼!」這兩個殺手,倒是坦白,很是爽脆的便給了虎敬奇回答。看的出來,在鐵虎和銀狼的眼中,在場的這些人,已經全都是死人了,對死人,自然不需要隱藏身份。

萬東冷笑了一聲,轉頭沖虎躍低聲道「看到了吧,這才是真正上門來找抽的人!」

虎躍卻是搖了搖頭,嗓音發苦的道「就算人家是來找抽的,可咱也得有抽人的本事啊。這兩個傢伙不好對付,老大,一會兒還要麻煩你,帶我爹和玲兒他們離開!」

萬東一怔「那你呢?」

虎躍神色一振,傲然道「我自然是要留下來拖住他們,為你們爭取時間!」

萬東不禁發出了一聲苦笑,心中暗忖「這虎躍還真沒有愧對他的這個姓,絕地不是一般的虎!就憑他真氣三重的境界,想要拖住兩個真氣八重高手,他的膽子至少也是論噸算的!」

「鐵虎銀狼?」虎敬奇思索了片刻,搖搖頭道「沒聽說過!你們兩個最好自己束手就縛,服罪認法,否則縱算天地再大,也絕無你們兩人的容身之所!」

「哈哈哈……你們青雲帝國的官,都像你們這麼傻嗎?要是這樣的話,我看你們還是主動向我們鐵戰王朝俯首稱臣算了,免得大家浪費時間。」鐵虎嗓門兒極大,笑起來,就像是打雷一樣。

「你們是鐵戰王朝的人?」虎敬奇微微一愣。

一旁的萬東,一雙眼睛立時便眯成了一條縫兒,絲絲森冷的殺機,在其中連連閃爍。

「不錯!今日我們來,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取你的項上人頭。虎敬奇,你要是不想多遭罪,我勸你還是自己了斷為好。」

「豈有此理!我早說過,你們鐵戰王朝是狼子野心,早晚要對我青雲帝國動手。可惜啊,那些個大臣,就是不信!經此一遭,他們或許該醒醒了吧!」

虎敬奇仰天長嘆,嗓音中充滿悲憤與無奈。

「少廢話!到底是你自己動手,還是由我們來動手,給個痛快話!」

「去你大爺!想要殺我爹,你得先過小爺這一關!」虎躍爆喝一聲,挺身而出。

巴玲兒自然也不甘落後,與虎躍並肩而立,擋在了虎敬奇的身前。

鐵虎銀狼不理會虎躍,目光卻是滴溜溜的在巴玲兒的身上打起轉來。銀狼笑眯眯的問道:「你就是西厥八部可汗的女人吧?」

巴玲兒娥眉一揚,脆聲道「不錯!你待怎樣?」

「嘿嘿……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小丫頭,你運氣好,可以活命。站到一旁去,一會兒乖乖的跟我們走便是。」銀狼臉上的笑容更見邪惡。

「豈有此理!你們鐵戰王朝未免欺人太甚!」虎敬奇平生第一次痛恨自己當年沒有修過武道,否則此時非一掌一個活劈了鐵虎銀狼,方能消解心頭之恨。

「保護大人!」虎六振臂發出了一聲狂呼,幾個還勉強能夠站起來的護衛,立時在虎躍和巴玲兒的身前,又構築起了一道人肉防線。只見他們一個個雙目圓瞪,神態決絕堅定,顯然已是抱了必死的信念。 若不是他們從內心深處尊重虎敬奇,又如何會在這樣的關頭,表現出這樣氣概?不要說旁人,就連萬東此時都不禁有些動容。可惜虎敬奇不是帶軍的將領,否則,他帶出來的必定是一支驚人的英勇之師,威武之師!

「就憑你們這幾隻缺胳膊斷腿兒的阿貓阿狗,還想擋住我們?我看你們真的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冷冷的說完,鐵虎的身形猛然重重一頓,一股凌厲駭人的威壓,登時席捲開來,瞬間便將虎六等幾個護衛給罩了住。

鐵虎不是普通的真氣八重高手,他手上沾染了太多的血腥。子綱令中的殺手,哪一個的身上不是血債累累?其釋放出的威壓,不光強悍迫人,更因為凝聚了太多的殺氣,而令人驚心動魄,一定程度上,具備了精神層面的攻擊能力,絕對非同一般。

鐵虎的威壓幾乎才剛一鋪展開來,虎六身旁的一名本就受傷的護衛,便支撐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虎六根本就無暇去理會,鐵虎的威壓,無孔不入,而且一刻比一刻霸道沉重。

雖然虎敬奇不通武道,也不知道鐵虎做了什麼,可是看到虎六等人痛苦的表情,足以讓他意識到,這兩個賊子絕對比他想象中的要厲害的多,而且虎六也沒有說錯,他們來者不善!

「虎躍,你和玲兒,耀庭,還有你楊爺爺,楊奶奶馬上就走,快,不要耽擱!」虎敬奇低聲喝道。他也不知道虎六等人能抵擋多久,嗓音中多了幾分焦急。

「爹,那您怎麼辦?」虎躍張口問道。

虎敬奇眉頭緊皺的道「我當然不能走!作為青雲帝國的官員,我豈能在鐵戰王朝的賊子面前,狼狽逃竄?我虎敬奇的名譽算不上什麼,可是國家的榮耀,絕不能因為我而蒙羞。」

「爹不走,我們也不走!」虎躍搖頭道。

「胡說!你是咱們虎家的獨苗兒,你要是沒了,那咱們虎家的香火就完全斷了。你讓我有何面目去見列祖列宗?」

「那爹您和我們一起走!如果我們全力一戰,未嘗沒有脫身的機會。」

「嘿嘿……想逃?別做夢了!有我二人在此,你們誰也別想活著離開!」鐵虎怒喝了一聲,身上威勢更盛,虎六等一干護衛的表情,頓時又痛苦了幾分。

「沒時間再廢話了!小子,你非要bi我把話講的太直白,就是不肯給你老子一個名垂千古的機會是吧?那好,我就實話實說,他們是沖著我來了,我要是與你們一起逃,是不可能逃得掉的!所以,你給老子……」

「既然逃不掉,那就不要逃了!而且兩個找上門兒來找抽的跳樑小丑而已,有什麼必要逃走?」虎敬奇的話還沒說完,萬東冷不丁的cha了一句嘴,隨後舉步向鐵虎銀狼走去。

「老大就是老大!牛C又升級了!」巴玲兒兩眼放光,眸子里跳動著的全都是難掩的興奮。

「徐耀庭,你搞什麼鬼,快給我滾回來!」虎敬奇先是愣了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連忙厲聲吼道。心中暗忖,以前他怎麼就沒發現,原來徐耀庭這小子,竟如此帶種!

聽到虎敬奇的吼聲,鐵虎和銀狼二人的神色又是一振,目光齊齊的投向了萬東,眼神中透著狂喜的問道「你就是徐耀庭?那個將我們兩位少爺打成廢人的徐耀庭?」

萬東聞言,眉毛頓時揚起,嘴角兒帶著一抹冷笑的道「原來,您們是鐵戰王朝靳家的人!不錯,我就是徐耀庭,你們準備拿我怎麼樣?」

「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竟然讓你落到我們兄弟的手中。若是將你的首級取下,回去免不了又是大功一件!小子,你也足夠自傲了,你的人頭,現在可是值不少錢咧!」

鐵虎和銀狼,一同放聲大笑了起來,那樣子,就好像萬東已經是個死人了一般!

虎敬奇的一顆心,立時掀起了滔天的波瀾,他萬萬沒有想到,竟然連徐耀庭都成為了鐵戰王朝的目標,難道他們不知道,徐耀庭是徐文川的孫子,殺了他,將意味著一場軒然大波嗎?或者說,這正是鐵戰王朝想要的?

虎敬奇的心中驀然升騰起一股讓之悚然的警兆,鐵戰王朝到底想要幹什麼?

「虎六,全力保護徐耀庭!」不管鐵戰王朝有什麼陰謀,既然讓虎敬奇碰上了,就沒有讓他們順利得逞的道理。虎敬奇毫不猶豫的對虎六等人下了命令。

只可惜,虎六等人,此時已是完全身不由己。別說是保護徐耀庭,就連他們自己此時都已經成了過江的泥菩薩。聽到虎敬奇的命令,臉色一個比一個苦。

「用不著,你們退到一旁去吧!」萬東隨口道了一句,右手不經意的橫空一掃,剎那間,虎六等人便感覺到壓在自己肩膀上的大山,完全消失了。久違的輕鬆,讓他們直舒服的差點兒要shenyin了出來。

沒有任何猶豫,虎六一揮手,直接帶著弟兄們,便退到了虎敬奇的身旁。

虎敬奇見狀微怒,喝道「怎麼搞得,我不是讓你們保護徐耀庭嗎,你們難道沒聽到?」

虎六苦笑了一聲,道「大人,您莫小瞧了徐少爺,他的修為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根本就用不著咱們保護,他保護咱們,還差不多。」

「你說什麼!?」虎敬奇一臉的不信。外面傳的都是徐耀庭何等何等的混賬,如何如何的仗勢欺人,什麼時候傳過他的修為了得了?

虎六搖了搖頭,也是倍感不解,可那樣強大駭人的威壓,人家只是揮揮手便解除了,別的不說,光這一點,便足以說明人家的修為,絕對不俗!

實際上,當萬東為虎六等人解除威壓的那一剎那,原本幾乎已經絕望了的虎六,瞬間便又重新看到了希望。就如同走了一整夜夜路的行人,終於迎來了東方的曙光。那種振奮,是言語難以形容的。

「小子,怎麼回事?」虎敬奇直接便將詢問的目光投向了虎躍。

虎躍搔了搔頭,不知道該怎麼說。萬東既然能以一人之力,挑了青雲榜上二十位鐵戰王朝的武者,他的修為自然很高。可虎躍也不相信,萬東竟有能力,以一敵二,同時迎戰兩位真氣八重的高手,這未免也太……瘋狂了! 「老大,我和玲兒助你一臂之力,幫你纏住一個。」虎躍的頭腦倒是清醒,知道他和巴玲兒的能量,頂多能纏住其中一個片刻,而想要殺死對方,是絕無可能的。

「哼!」鐵虎與銀狼同時發出了一聲冷哼,臉上滿是不屑。

萬東擺了擺手,笑道「用不著,你們兩個保護好伯父即可!」

「可是……」

不等虎躍將話說完,萬東便驀然指向了鐵虎,銀狼,冷笑著道「如果東玄大陸今年要評選年度悲劇人物,我看你倆兒必高居榜首。」

「是嗎?我看要是有年度找死榜的話,定然也無人能出你之右!」

銀狼幽幽的回了一句,讓萬東忍不住失笑,這傢伙,雖說外表兇惡,可骨子裡還有那麼點兒幽默細胞嘛!

「你們兩個是一起上呢,還是一個個來送死?」

「呸!就你這ru臭未乾的小子,也值得我們二人聯手?老子一巴掌就能將你拍死!」鐵虎氣勢洶洶的跨步上前,蒲扇大的手掌,連連揮動,顯得好不兇悍。

銀狼嘿嘿的邪笑道:「好吧,這麼有趣的小子,我就讓給你了。不過記住,你欠我一頓酒!」

「哈哈哈……正好!等我宰了這小子,就用他的頭骨來做酒器,你我無醉不歸!」鐵虎一邊狂笑著回銀狼的話,一邊大搖大擺的向著萬東走了過去,那神情輕鬆的好像正在散布,顯然是一絲一毫也未將萬東放在眼裡。

「你們這些鐵戰王朝的蠢豬,什麼時候能不要這麼自大?」

萬東怒喝了一聲,不等鐵虎靠近,便主動發起了攻勢。掌勢雖不張揚,卻暗蘊乾坤,可笑鐵虎竟然絲毫沒有看出來,腳步不停,臉上的笑聲也分毫不減。直到萬東的掌鋒,距離他的胸口只剩下了一臂之遙,鐵虎這才掄圓了胳膊,大咧咧的劈出一掌,向著萬東的掌鋒撞了上去,不是一般的託大。

萬東劍眉驀的一揚,臉上掠過一抹冷酷,原本內斂的掌勁,驟然爆發,剎那間,金光衝天,刺人雙目,同時一股威懾天地的絕大氣勢,也在一瞬間,席捲四方。

原本好整以暇,以為抬抬手就能將萬東斃掉的鐵虎,顯然沒料到事情會發生這樣的變化,當萬東的氣機完全迸發開來的時候,鐵虎直駭的一雙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跳了出來。

「真……真氣八重巔峰!?」總算鐵虎還有點兒見識,立時便判斷出了萬東的修為,只是過於驚懼,此時的鐵虎,說話的嗓音,早已失去了正常的腔調。

「不好!」一旁樂呵呵觀戰的銀狼,也不禁瞬時色變,張口發出了一聲驚呼。

然而此時,他除了發一聲驚呼之外,再也做不了什麼,更阻止不了什麼。萬東的掌勢,驟然快了數倍,快的讓他窒息。

「怎麼可能!?」鐵虎夢囈似的發出了一聲低喃,也就在這時,他的掌鋒與萬東的掌鋒,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一起。

一股劇烈的痛楚,瞬間便席捲了鐵虎的整個身心。一條胳膊,就好像被人用鐵鎚狠狠砸中了一般,呼吸間的工夫,鐵虎便已經完全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巨大的力量,瘋狂噴涌,鐵虎粗壯的身體,此時就像是浪中的浮萍,風中的柳絮,完全不受他的控制,直接橫空倒飛了出去。

喉嚨一甜,接連三道血箭,先後噴出,而鐵虎的面色,也以驚人的速度,迅速黯淡了下去。

「阿躍,是……是我眼花了嗎?」巴玲兒緊緊的依偎著虎躍,怔愣了半晌,方才獃獃的問了一句。

虎躍苦笑著摸了摸鼻子,吶吶的道:「我還想問你呢。」

「小子,那兩個傢伙真的是真氣八重的高手嗎?」虎敬奇此時也獃獃的問了一句。

虎躍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道「虎六他們連還手之力都沒有,足以證明,那兩個傢伙,不但是真氣八重,而且至少已經達到了真氣八重中階」

「可是我怎麼覺得,他們好像……好像也沒有多強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