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老婆,我沒事,你放心吧!讓我先檢查一下修為,隨後我來告訴你們一次吃多少!」

秦思雨急忙起身。

顧銘再次閉上眼睛,神識內視。

只見丹田處,竟然有一顆五彩斑斕的丹丸懸浮著。

我的天呀,僅僅一口,就進入了金丹初期,而且還是被先天神珠吸收三分之二的靈氣情況下。

顧銘不由震驚無比。

「來,我告訴你們吃多少!」

顧銘根本靈氣果的大小,以及自己剛所吃掉的大小,按照比例,快速的計算起來。

他剛的那一口,咬掉了靈氣果的五分之一,而這五分之一靈氣又被先天神珠吸收了三分之二。

也就是說,顧銘在築基期大圓滿的境界,只能服用整個靈氣果的十五分之一。

秦思雨是築基初期,比他差了三個等級,那麼最多只能服用四十五分之一。

為了保險一些,顧銘給他按照五十分之一的比例服用。

至於羅伊彼得斯,他現在也算是修者,在夜尊的幫助,他已經達到了鍊氣九級。

每個大境界之間的實力,相差是很大的,所以顧銘只好按照百分之一的比例讓他服用。

如果靈力不夠的話,讓他自己慢慢調整。

至於夜尊,直接按照二十分之一的比例服用。

同樣,如果感覺靈氣不足以提升的話,那就自己適當調整。

按照顧銘所給的比例,秦思雨三人開始嘗試起來。

當他們煉化掉那些靈氣時,三人的實力都有升了一級。

夜尊提升到了金丹中期,秦思雨也進入築基中期。

令人更為震驚的是,羅伊彼得斯竟然一舉突破到了築基初期。

夜尊將地上的靈氣果全部收進了空間納戒內。

四人開始鞏固修為。

三天過去了,四人紛紛醒來。

當他們再次服用靈氣果,令他們很無語的問題來了。

靈氣果的靈氣竟然沒了。

「這是怎麼回事。」

顧銘十分困惑。

難道是自己遺漏了什麼信息嗎?

果然,再次查看靈氣果的信息后,顧銘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竟然還有一條信息,他沒有看。

原來,每個人一個月最多只能服用一次,而且沒一顆靈氣果有服用時間還是有規定的,如果不用在一個小時內全部服用完,那麼靈氣果中的靈氣就會消失不見。

知道原因后,顧銘告訴了夜尊。

三天前顧銘把這裡的靈氣果樹收走以後,這座海島的靈氣也散了,那些花朵也枯萎了。

「咱們走吧!看看怎麼離開這裡!」

正當四人準備離開時,下一刻,狂風驟雨與驚濤駭浪。

海島四周的海域發生了十分詭異的變化,明亮的白天瞬間變得漆黑。

同時,天空電閃雷鳴,狂風驟雨呼嘯而來,就好像世界未日到來一樣,地動山搖。

四人在海島之上,根本無法立足,瞬間全部摔倒在地。

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驚恐之色。

然而就在這時,先天神珠從顧銘的識海中破體而出。

一條條巨形火龍,仰天龍鳴,照亮了漆黑的天空。

九龍神鼎也從小天地之中飛了出來。

鼎口朝下,釋放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照射在海島最中央的位置。

海島的抖動更加強烈,甚至比海嘯還要嚴重。

顧銘等人躺在地上,都能顛飛起來,落下后再次飛起。

秦思雨被顧銘緊緊的護在懷裡,所承受的疼痛要小了很多。

但是她的疼痛卻加倍的施加在了顧銘身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一道驚雷,劃破天際,而此時,海島中央的位置,一雙紫紅的雙眼,憤怒的盯著天空中的先天神珠。

吼!

一聲龍鳴響徹天地。

震得顧銘四人,頓時失聰。

顧銘可以肯定,剛才那聲龍鳴不是先天神珠發出來的。

利用被海底顛起的時候,扭頭看去。

只見一條紫紅的巨龍從海島中鑽了出來。

竟然足有數十丈之長。

巨龍完全是由顧銘不知道的

而九龍神鼎所釋放出的光芒,卻將它籠罩在內。

這條紫紅的長龍,在虛空中不停的扭動著龍體,看上去十分疼痛,好像是要掙脫九龍神鼎的束縛。

「我的天呀,竟然是極品靈脈!顧銘,天空中的那棵珠子和那個大鼎是你的嗎?這下我們有救了,你快讓那個大鼎將極品靈脈收了。」

夜尊大聲疼痛的問道。

「我現在怎麼能控制住他!」顧銘回了一句。

「神識,用你的神識。快點,如果讓它衝破大鼎的束縛,不僅我們會死,恐怕這片海域的生靈全部會死。」夜尊大聲吼道。 別後再愛 祖識控制?

顧銘很是無語,自從得到九龍神鼎以來,他根本就控制不了。

所有煉丹都是它自己完全的。

而對於這個九龍神鼎的信息,他也知道不多。

不對,九龍神鼎控制不了,我可以試著與先天神珠溝通呀。

想到這裡,顧銘釋放神識,與先天神珠進行溝通。

此時的先天神珠懸浮在虛空之中,不停的旋轉著,且速度十分快。

枕上慕先生 當顧銘的神識過去時,直接被彈了回來了。

「奶奶的,你想幹什麼?大哥,現在可是要命的時候呀!」

顧銘不免心急,頓時加大神識。

直接將先天神珠包裹住。

終於,先天神珠感應到了顧銘的神識,並且接納。

但是意外卻發生了。

顧銘感覺自己的體內的靈力正在快速消失。

雖然靈力消失很快,但是九龍神鼎所釋放的光芒卻強盛了許多。

那條紫紅巨龍,翻滾的節奏也大了許多。

而且正在慢慢的向九龍神鼎靠近。

當它的龍尾離開海島后,整個海島終於恢復了平靜。

落地后,顧銘的臉色十分蒼白,體內的靈力幾近乾枯。

「老公,你怎麼了?」

秦思雨率先發現顧銘不對,急忙大聲喊了起來。

夜尊也趴了過來,「不好,他的靈力要快速流失。」

「那怎麼辦?」秦思雨驚慌的問道。

夜尊緊皺眉頭,看著已經昏厥的顧銘,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噗!」

顧銘突然口吐鮮血,而九龍神鼎的的光芒也暗淡了許多。

海島又開始輕微的顫抖起來。

「靈力,靈力,給他補充靈力!」

夜尊忽然想到了什麼,大聲叫喊起來。

直接伸手,按在顧銘身上,將自己的靈力渡了過去。

當靈力一進入顧銘的體內,夜尊便發現自己的靈力正被快速吞噬著。

如果這樣下去,他根本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不過,此時大地恢復了平靜,九龍神鼎的光芒也強盛起來。

靈脈幻化的紫紅巨龍,已經被吸到了半空之中,離九龍神鼎只有十幾米的距離。

「我不行了,體內的靈力也快沒了。」

夜尊大喊一聲。

忽然,他想到了靈氣果。

瞬間,將空間納戒中的靈氣果全部取了出來,抓起一個,直接塞進嘴裡。

「我老公不是說,靈氣果一個月只能服用一次嗎?」秦思雨焦急的問道。

「不管了,死馬當活馬醫吧!」

夜尊現在也沒有辦法。

當靈氣果入嘴后,瞬間化成靈力。

夜尊感覺到一股十分龐大的靈力襲卷全身。

如果不是顧銘那頭吸收的速度過快的話,恐怕此時的他,已經暴體而亡了。

有了靈力的補充,顧銘也蘇醒過來。

「謝謝你,接下來交給我吧!」

就在他剛才昏迷的時候,先天神珠傳來了信息,讓他出手將靈脈斬殺。

得到夜尊的靈力補充后,顧銘如今的實力已經恢復到了頂峰,而且隱隱有著衝破的跡象。

但是現在他可不敢衝破,誰知道衝破後會發生什麼。

夜尊在羅伊彼得斯的攙扶下,帶著秦思雨快速向遠處跑去。

顧銘起身後,取出九龍劍。

一道金茫從顧銘雙眼之中射出,直衝靈脈面去,落在了它的身上。

「看你厲害還是我的龍火金瞳的毀滅厲害!」

「斬!」

一念間,一股強大的毀滅氣息將紫紅巨龍籠罩,它的身上燃燒起了熊熊烈火。

頓時,九龍神鼎金光四射,光芒比之剛才又強盛了一倍。

紫紅巨龍不停的翻滾掙扎,龍鳴聲長鳴不斷,聽上去十分痛苦。

顧銘不敢耽擱,雙手握劍,高高舉過頭頂,對著紫紅巨龍大喝:「龍吟劍法第一式,狂龍吟吼!」

頓時,一聲更加震耳的龍吟聲響徹天地,將紫紅巨龍的慘叫聲掩蓋。

突然,紫紅巨龍的龍吟聲停了下來,龍身也不動了。

顧銘知道,這是狂龍吟吼的龍吟聲起到了作用。

沒想到這麻痹敵人的效果,對紫紅巨龍也十分管用。

忽然,紫紅巨龍又動了起來。

而且這次的他活動的程度比之快才大了許多。

海島也跟著顫抖起來。

顧銘緊皺眉頭。

腦海中浮現出龍吟劍法第二式枯禪龍刀的招式。

這一招對靈力的要求十分苛刻,需求量也是非常強大的,如果不到元嬰期的話,是根本無法使用的。

可現在不允許顧銘多想,九龍神鼎的光芒已經暗淡下,紫紅巨龍的活動範圍又大了許多,而且虛空中的先天神珠竟然開始顫抖起來,又要快束吸收顧銘體內的靈力了。

「媽的,拼了!」

顧銘伸手抓起兩顆靈力果,直接塞進嘴裡。

頓時強大的靈力在體內四處破壞。

而顧銘的身體變氣個氣球一樣,正在快速的膨脹,身上的衣服正在慢慢的撐殘裂。

「不夠,靈力還是不夠!」

顧銘隨手又抓起兩顆靈氣果塞進了口中。

「這次應該可以了吧!」

顧銘目光冰冷,赤果果的站在那裡。

不,應該說是一個球。

舉起手中的劍,將體內的靈力全部引向九龍劍。

「龍吟劍法第二式枯禪龍刀。」

顧銘高聲大喝。

一道龍形火焰衝天而起,凝聚在顧銘的頭頂,化為一把百丈之長的龍形神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