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老婆,既然我們結婚三年了,我們應該要個孩子了。不對,要兩個孩子。」

他想要嘯卿和喬喬,等這兩個孩子也出生了,他的人生就徹底完美了。

童阮阮害羞的點點頭,「好啊,只要你想,給你生多少個孩子都行。」

「不要太多,兩個就行了,名字我都取好了,女孩子叫童蘇喬,男孩子叫童嘯卿。」

「童蘇喬,童嘯卿?」童阮阮疑惑,「難道跟我姓嗎?」

「是呀,跟你姓,你是他們的媽咪,那麼辛苦的把他們生下來,他們跟你姓應該的。」

「老公你真好,我會給你生一對龍鳳胎的。」

畫面又是急劇轉動。

慕淵臨的眼前忽然變得影影綽綽,等再次清晰的時候,他站在草坪上,而草坪上傳來一陣陣孩子嬉笑的聲音。

「媽咪,我在這裡,快來抓我。」喬喬舉起了自己的兩隻小手,在空中揮舞著。

童嘯卿站在童蘇喬的身後,也在張牙五爪。

童阮阮掐著腰,「你們兩個小傢伙,跑得這麼快,媽咪抓到你們之後,看我不打你們屁股。」

童阮阮撲了上去,就像一個大壞人一樣。

慕淵臨站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幕,吃驚不已。

孩子這就出生了,都已經這麼大了?

明明他在幾秒之前才決定要孩子的。

「慕淵臨,我求你了,醒來好不好?」

「爹地,你真的好懶呀,為什麼還在睡覺?你應該醒過來了,我們都叫你爹地了,你不是很喜歡我們這麼叫嗎?快點醒醒好不好?你要是不醒,我們就沒有爹地了……」

這聲音,再一次灌入自己的腦海之中。

「喬喬,嘯卿,阮阮?」這一次,他徹底知道耳邊神秘的聲音到底是誰的。

這分明就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的聲音。

怎麼會這樣?

慕淵臨在原地轉了一圈,可是他的妻子和孩子們就在自己眼前呀,他們那麼開心的在玩耍,自己耳邊的聲音又是什麼?

難道是自己出現幻覺了嗎?

突然間,慕淵臨的頭很痛。

正在這時,童蘇喬跟童嘯卿跑到他面前,「爹地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呀?」

兩個小傢伙手裡拿著兩支藍色的氣球,正好奇的望著慕淵臨。

看到兩個小東西,慕淵臨的心情似乎放鬆了很多,他立刻將他們抱在懷裡,「爹地沒事,剛剛只是有點頭暈而已。」

股神重生之軍少溺寵狂妻 「爹地,媽咪說你要好好休息,不要太累嘍。」童蘇喬像個小天使一樣。

「我知道了,寶貝們。」

這才是真實的,他的妻子和孩子就在他身邊,他們那麼的幸福,沒有什麼可以打破這種這份幸福。

其他的都是假的,只有眼前的才是真的。

似乎要證明什麼,他將兩個小傢伙緊緊的摟在懷裡。

「寶貝們,去跟你媽咪說,我們該回家吃午飯了。」

慕淵臨現在只想回家。

兩個小傢伙點點頭,然後邁著小短腿,跑到了童阮阮的身邊。

慕淵臨已經做好所有準備,閉上了眼睛。

果然,等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們已經回到了家裡,並且坐在了餐桌上,餐桌上已經擺滿了食物,是他們的午餐。

慕淵臨忽然覺得心跳加速。

他終於明白了,只要自己想,他可以跳過那些過程,他想要去哪裡,他下一秒就可以到達。

他想要孩子,下一秒,兩個孩子就活蹦亂跳的在他面前。

上一秒,他和阮阮還在大街上,但只要他想和阮阮睡覺,那下一秒,他們兩個就會躺在床上。

自己彷彿可以控制現實里的一切,只要他想那麼做。

難道這一切都不是真的,都是自己的幻想嗎?

都是一個夢境,他被困在了自己的夢境中?

不,不會的,這都是真的,孩子們的笑聲是那麼的真實,阮阮是那麼的美麗,這樣溫柔的看著他,充滿了愛意,桌上的美食充滿了香味,這不可能是假的。

還有每天晚上他跟阮阮在一起,做著他們夫妻之間最喜歡做的事情,那種感覺不可能是假的,是那麼的真實,每一個細胞都能體會到的真實,怎麼可能是夢呢?

這不是夢……

也對,也對,自己現在是重生的,所以現實中的一切可能跟以前不太一樣,沒關係,他可以接受的,只要能跟阮阮和孩子在一起,他都可以接受。

慕淵臨在心裡這麼安慰自己。

「爹地,你怎麼在發獃呀?叫你好久了。」童蘇喬不高興的說。

聽到聲音,慕淵臨猛的回過神。

兩個小傢伙正氣呼呼的看著他,尤其是童蘇喬,「爹地你在想什麼?你為什麼不理我?」

看到童蘇喬氣呼呼的樣子,慕淵臨更加確信這是真的。

跟他的女兒童蘇喬一模一樣,都是小脾氣公主。

「不好意思,爹地在想一些事情走神了。」

「討厭,不理你了,我就愛媽咪,今天晚上媽咪是我的,我要吃奶奶。」

「好了喬喬,別亂說話。」童阮阮說,「多大了還要吃奶。」

「就是要,多大都要吃,誰讓人家是你的小公主。」

慕淵臨忽然笑了,這果然是自己的女兒,那麼的真實,還要吃奶,看來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晚上,童阮阮喂童蘇喬吃完了奶,童蘇喬霸佔著床不肯下去了。

「我要和媽咪一起睡。」她緊緊的抱著童阮阮不放。

童阮阮有些無奈,「寶貝,回你自己的房間好不好?」

「不要,我就要跟媽咪一起睡。」

慕淵臨拿這個小東西一點辦法都沒有,難道今天晚上,他不能碰阮阮了嗎?

可是肥肉就在嘴邊,他不吃下去,他心裡慌呀,肚子也餓,這可怎麼辦?

忽然間,慕淵臨想到什麼。

自己的意識可以控制,那他可以直接讓喬喬回到自己的房間。

這麼一想,於是慕淵臨閉上眼睛。

果然,等他再次睜開眼睛,喬喬已經不見了,回到房間。

童阮阮害羞的說,「你真討厭,她可是你親生女兒,你怎麼就這麼嫌棄她?」

慕淵臨溫柔一笑,「我是太愛你了,想和你獨處。」

他上前,將她壓在身下,「老婆我愛你。」

「老公我也愛你。」童阮阮伸手勾住他的脖子,閉上了眼睛,「吻我。」

慕淵臨自然恭敬不如從命,吻上她的唇瓣。

正準備乾柴烈火時,忽然間,耳邊又傳來一陣聲音,「大壞蛋,你知不知道媽咪受傷了,你為什麼不醒啊?你看看媽咪好不好?她受傷了,那個壞人用刀刺媽咪,媽咪流了好多血,嗚嗚,我好害怕,你快點醒來好不好?不要再睡了……」

「阮阮!」慕淵臨猛的睜開眼,一把鬆開懷中的女人推開,「阮阮你在哪裡?你怎麼樣了?」

慕淵臨忽然吼了起來。

童阮阮從床上坐了起來,一臉吃驚的望著他,「你怎麼了?我在這裡啊。」

慕淵臨的視線落在童阮阮身上,「不,你不是阮阮,你是誰?」

「你瘋了是不是?」童阮阮吃驚不已,「你是不是最近工作太累了?精神恍惚了,你需要看醫生。」

「不,你別說話,安靜一點,我要集中注意力……」

經常在他耳邊響起的聲音,這一次是那麼的不尋常,他的孩子在告訴他,阮阮受傷了,有人用刀刺阮阮,阮阮流了好多血。

他聽到了,他確定,可是為什麼忽然聽不到了?

該死的,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他忽然覺得頭痛欲裂。

頭,真的好痛!

慕淵臨捂著自己的頭,倒在了床上。

「老公!」童阮阮撲了上去,「你怎麼了?」

「阮阮,這不是真的,全是假的,你走開!」慕淵臨用力的將她推開,下了床,「我要回去,這不是我的世界,這是假的,全都是假的,我要回家,我要阮阮,我要我的孩子!」

童阮阮掀開被子從床上下來,「你瘋了是不是?老公,你真的嚇到我了,你別這樣好不好?」

童阮阮嚇得眼淚流了出來,「你到底怎麼了?如果你工作壓力太大,你可以告訴我,你不要這樣好嗎?」

「你不是阮阮,你不是她!」

「我是阮阮呀,你怎麼了?你不是說你永遠愛我嗎?你怎麼現在突然這樣子,難道你變心了嗎?」

「我沒有變心。」慕淵臨緊靠著門,激動道,「我愛阮阮,可是你不是阮阮。」

「我是阮阮,我是她,你摸摸我好不好?你別這樣子。」

慕淵臨滿頭大汗,「你是阮阮,但你不是現實里的阮阮,你只是我幻想出來的,真正的阮阮還在等我,我必須要回去,我要回去!」

「阮阮,你在哪裡?我要見你,孩子們,爹地在這裡啊,爹地在這裡,你們在哪?」

他頭又開始痛了起來。

慕淵臨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你們在哪裡?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快點讓我回去,我不應該在這兒……」

「老公,你別這樣。」童阮阮哭著將他抱在懷裡,「求求你別這樣,有什麼話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給你找心理醫生,你肯定病了,求求你別這樣對待我,難道你忘了對我的承諾嗎,你永遠都是我的大哥哥,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

童阮阮的眼淚落在慕淵臨的臉上。

一瞬間,慕淵臨慌了神,眼前的視線逐漸模糊。

他抬起手輕輕觸上阮阮柔軟的臉蛋,「你……真的是阮阮嗎?」

「我是,我當然是了,我是阮阮,我是你的妻子呀,難道你連我都不認識了嗎?我求求你別這樣。」

「媽咪,爹地,你們怎麼了?」兩個小傢伙聽到動靜來到了房間,看到地上的兩個人,十分疑惑。

他們跑了過來蹲在地上。

童阮阮急忙說道,「老公你看,這是你的孩子呀?我們兩個人的孩子,他們已經4歲了,你看他們多可愛,你捨得放棄他們嗎?」

看到兩個孩子,慕淵臨的思維又被拉了回來,他朝他們伸出了手。

兩個小傢伙也伸出手握住他的大手,「爹地你怎麼了?是不是不高興了?是不是我們做錯了什麼?」

慕淵臨流著淚抱著他們,「你們沒有做錯,是爹地做錯了。」

「媽咪說做錯事情只要改正就行了,你要改正哦。」童蘇喬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知錯能改就好。」

慕淵臨望著他們三個,都是他心愛的人,是那麼的真實,他沒有辦法割捨。

可是腦子裡卻還在迴響著別的聲音。

另外兩個小傢伙叫他爹地,叫他醒來,還有阮阮的聲音,求他醒來,他不能留在這兒。

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做,

「老公,你別這樣,我愛你。」童阮阮低頭吻上他的唇。

這一吻,讓慕淵臨徹底獃滯。

童阮阮在吻他,兩個小傢伙在握著他的手,就像三把鎖,將慕淵臨給鎖住,讓他動彈不得,哪也去不了。

漸漸的,慕淵臨失去了意識,眼前越來越模糊……

……

病房。

童蘇喬和童嘯卿眼眶紅紅的趴在病床邊。

兩個小傢伙嗓子都說啞了。

好一會兒,童蘇喬開口,「哥哥,討厭大壞蛋,他就是不醒,媽咪都受傷了他還不醒,他太壞了,討厭他,我不要叫他爹地了,就叫他大壞蛋!」

「喬喬。」童嘯卿安慰道,「你別難過,媽咪會沒事的。」

「哥哥。」 我想和你過好這一生 童蘇喬無比脆弱,鑽進童嘯卿的懷裡,「我好難過呀,為什麼媽咪和爹地都這樣,我好討厭那些壞人,他們為什麼要傷害我們的媽咪和爹地?」

童嘯卿說,「媽咪和爹地很堅強,他們會好起來的。」

突然間,童嘯卿發現了什麼,他看到慕淵臨兩邊的眼角流下了眼淚。

「哎呀,喬喬你看,大壞蛋流淚了。」

童蘇喬一聽,轉過頭,果然,看到慕淵臨眼角的淚水,「他怎麼哭了呢?睡著怎麼會哭呢?」

童嘯卿驚喜的說,「或許他可以聽到我們說話呢。」

「真的嗎?那他為什麼還沒有醒呢?」

「喬喬,這很複雜,我們可以陪他多說說話,還有點希望呢。」

童蘇喬,「我們還要說點什麼呢?」

童嘯卿說,「隨便說些什麼吧,只要能夠讓他聽到我們說話。」 「爹地,你能聽到我們說話對不對?我們不知道你到底要睡多久,可是我們真的好希望你快點醒來陪我們一起玩。」童蘇喬數著慕淵臨的手指,失落的說道,「你之前送給人家的冰雪女王的衣服,人家又穿不上了,應該找魔法師幫人家改改衣服,可是你不醒來,人家不知道魔法師在哪裡,醒醒好不好?」

童蘇喬的聲音充滿了渴求,可是床上的人依然是一動不動。

……

十幾個小時之後。

童阮阮醒了過來,睜開眼睛,她看到的是顧寒琛。

「阮阮,你終於醒了。」顧寒琛一臉憔悴,看樣子他一整夜都沒有睡。

「阿琛,你怎麼會在這?」

「我知道你出事了,就趕來看你,我知道發生了什麼,對不起,是我沒有看好語熙。」

「她為什麼忽然會那樣?發了瘋似的要殺我。」

顧寒琛垂下眸,然後開口,「語熙她,發生了一些事情。」

「發生什麼事了?居然要殺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