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老師讓我來此其一是為了暫時躲避武魂城中的混亂,其二是讓我來助你一臂之力,他說你在執行什麼計劃,當時我血脈覺醒,引起來騷亂,老師沒有細說只是讓我來找你」李耀回道。

事實上他是知道一些的,無非就是讓千仞雪行李代桃僵之計,霸佔天斗帝國,積蓄力量,為武魂殿一統大陸做準備么!但他不能說自己知道啊!

雪清河說道「爺爺說過你是與我一般的神級武魂,佘叔叔當年帶你去武魂城歸來時,也說過你的武魂與我一般很是奇異。沒想到你覺醒血脈,會有那麼大的動靜,即便我在天斗城中都感受到了,來自大陸東方爆發的強大力量。放出武魂,讓我看看。」

「好」

開啟武魂,雪清河看到,那是一隻看上去神俊的火焰烏鴉,周身燃起金炎,氣勢不凡,好像和自己的天使金炎很是相似。周身亮起三個魂環,證明這個只有九歲的少年,如今已經是一位魂尊了,正如自己當年一樣。親眼見到這個在眾人口中的人,雪清河此時感到這少年很是親切。不僅是因為這與自己相同的武魂,相似的力量,還因為他是自己唯一的親人爺爺的弟子,是自己今後在這天斗城中最重要的夥伴。

「聽說你還獲得了領域,可惜這裏不方便,要不然真想看看,是你的金烏領域強還是我的天使領域更勝一籌。」雪清河說道。

李耀心中想着「果然是一脈相承的,看到個天賦好的就想比一比。老師想和唐晨比,結果被錘了;千尋疾想和唐昊比,結果被錘了;你想和唐三比,結果也被錘了。祖孫三代無一倖免,代代相承。話說和天使神相剋的不是羅剎神嗎,怎麼感覺你們一家被唐家克的死死的。」

在心裏默默吐槽的李耀,聽到雪清河說道「那我就先說說,我現在執行的計劃」 虞欣此時此刻整個人已經要變得瘋魔了。

虞欣上前走了一步,見周正則下意識地站在了喻玖的前面,整個人呈現出一種防備的姿勢,心下苦笑。就現在的此情此景,難道還不足以證明些什麼嗎?

只是她喜歡了眼前的男人喜歡了這麼多年,從她還是一個少女的時候,就開始喜歡上他了。這麼多年以來,周正則身邊一直都沒有別的女人出現,虞欣一直以為她會有機會的,會有機會成為周太太的那一天,於是她就這麼苦苦地等著,等成了許多人眼裡的老姑娘,結果最後卻等來了周正則已經結婚了的消息。

虞欣到現在都記得當初她看到周正則在網上發的那樣一則微博,話里話外的都是對喻玖的維護之情,那她呢,她這麼多年的情誼又算什麼。

「你當真就這麼在乎她嗎?」

「是!」

「你對我就沒有一點點的感情,哪怕只有一點點。」

「沒有!」

「可當初,當初明明你是答應過要娶我的。」

虞欣念念不忘的這個承諾,其實也不過是小孩子的一句戲言。

那時候周正則、魏少風幾個都是臭小子,唯獨就虞家得了這麼一個小丫頭,而且長得十分的乖巧,所以幾家的長輩都喜歡虞欣,那時候幾家的關係也沒有如今疏遠,幾個孩子也時常在一起玩耍。

那一次是因為虞欣生病了,然後在家裡發脾氣怎麼都不喝葯,虞家人是好說歹說的才將葯給灌了下去,然後虞欣就要家裡的幾個小子陪她玩過家家的遊戲。

也就是那個時候,周正則迫於無奈的隨口答應了一聲,純粹是為了哄她高興,結果就被小小的虞欣記到了心裡,而且隨著年歲的增長,她要嫁給周正則的心就越發的明顯。

「你還記得小時候我生病了,你和少風他們幾個人一起陪我玩過家家,我說我長大了之後一定要嫁給你,你親口答應了我。可現在你為什麼要反悔的,是不是就因為她在其中挑撥,所以你才會對我這樣?」

周正則在記憶里搜尋了好半天,方才回憶起虞欣剛剛所說的這件事情。當時的確是看虞欣吃藥可憐,才隨口答應了下來,原本想著小孩子忘性大,幾天就忘記了。周正則也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誰知道這一記就被記了這麼多年,甚至還差點鬧出了不可收拾的禍事。

「小孩子之間的玩笑話又豈能當真。」

「再說了,當年也不過是因為你生病哄你開心,這麼多年,我早就已經忘記了這件事情。正好今天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也把這件事情說清楚,如果往後讓我聽見,你拿這一件事情做幌子污衊我妻子,那也別怪我不念兩家的情誼。」

周正則知道,既然他給不了回應,那就一定要狠下心來徹底的斬斷兩個人之間的可能性,否則,這才是真正的害了虞欣。

「我懂了。你放心吧,我以後不會再纏著你了,不過,你辜負了我這麼多年的情誼。周正則,還是你欠我的。」

虞欣的腰板挺的越發的直。

今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算是將她的臉面徹底的踩到了地上,她是誰?她可是虞家大小姐,她虞欣,生來就是千金小姐,絕對不會讓人輕視了她。

就在虞欣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女聲,「他不欠你。」

「如果說每個人都要為暗戀自己的人負責的話,那不知道,要把他分成多少等份才能夠平分給每一個喜歡他的人。但他就這麼一個人就這麼一顆心,很大,能夠裝的下千千萬萬的人的生計。很小,他的心也只能裝的下一個人。」

「所以我並不認同你所說的話,其實你不過是在給自己找借口,找一個可以安慰你的理由。可,這並不代表他就應該對你的這個理由負責。都是成年人了,應該用成年人的思維和模式去解決問題,否則的話,你這樣和打不過就回家找父母告狀的小朋友有什麼區別?」

雖然是虞欣看上去很可憐,畢竟求而不得是這個世界上的三苦之一,但最後一句話喻玖實在是不愛聽。

虞欣停下了腳步,轉身,突然肩膀上卻多了一雙手。

「我說你這個女人怎麼如此的尖酸刻薄。欣姐姐都已經這樣了,你還要如此,難不成一朝成了周夫人,就可以仗著周家的勢為所欲為了嗎?」

「沁怡?」虞欣低低的喊了一聲。

「你是誰?」

喻玖還真的沒有見過眼前的這個女孩,只是看她的穿著打扮,以及剛剛說話的言行舉止,看上去絕對是哪一家嬌生慣養的小姐。

旁邊一個人解釋著眼前人的身份,「周夫人,這位是方家的小姐,也是魏家二少爺的女朋友,方沁怡方小姐。」

「方小姐?可是我所知道的那個方家?」

「還算你有幾分見識。」

方沁怡朝前走了一步,「你就是搶了欣姐姐男朋友的喻玖?」

如果剛剛方沁怡沒有出去接那一通電話,她也許這一句話就不會再問出來。只是可惜,等到她急匆匆地趕回宴會裡面的時候見到的就只有她的欣姐姐一個人被對面的兩個人欺負。

這讓一向自詡為好朋友好姐妹的方沁怡如何能夠忍的下去口氣,更何況在她看來,原本就是周正則負了虞欣。

「小姑娘,你剛剛不在這裡吧。」

「嗯。」

「所以你也漏掉了不少東西。回去問問你旁邊的這位小姐,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到底是什麼?說話要講究證據,否則就憑著你們兩個人口口聲聲,完全可以告你們誹謗,誣衊她人名聲。」

喻玖也的確是生氣了。畢竟被誰口口聲聲的喊小三,口口聲聲的她搶了別人的男朋友,尤其是在已經澄清了以後,還要被不停的說道著,就是這再好的脾氣也禁不住。

所以,見喻玖如此,一直都被人捧著的方沁怡腦子裡的那根弦突然就斷了,「你竟敢如此,我方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 陸浮空的記憶力很強,他清楚地記得自己走過的每一條路。

所以,陸浮空沒有在偌大的皇宮裏迷路,很快就返回了未央宮。

「呼~,小孩子口無遮攔,應該沒人會當真的吧?臭婆娘肯定不會這麼快就知道的。」

陸浮空走在未央宮內,心中還存餘悸。

真是口嗨一時爽,事後火葬場!

不過問題不大。

拋開陸浮空的修為不談,口嗨這件事也要不了他的小命。

大周皇朝可不像陸浮空前世的古代皇朝,等級森嚴,皇權至高無上。

這裏的大周皇朝更像是數個大家族共同組建的皇朝,而皇室在其中就起樞紐的作用,連接其餘家族。

所以,擁有皇權並不代表可以肆意妄為。

只要不觸犯大周律法,誰也無權剝奪他的生命。

陸家的地位在大周皇朝不低,想來周挽月也不可能直接把陸浮空怎麼樣,頂多只能責罰一頓。

……

未央宮,凝香亭。

周挽月坐在亭內,一邊賞花,一邊用膳。

自她登基為帝,已有一年之久,這還是她第一次如此清閑。

一年來,大周的日常政務和八府叛亂壓的她難以喘息。

今天,陸豪傑攜段紅塵奔赴戰場,以他們二人的武力,鎮壓八府叛軍易如反掌。

八府叛亂即將平定!

她終於可以高枕無憂了!

「呼~,小孩子口無遮攔,應該沒人會當真的吧?臭婆娘肯定不會這麼快就知道的。」

這是陸浮空的心聲。

周挽月眉頭微皺,停止用膳。

臭婆娘顯然是代指她,這個小混蛋在心裏就沒好好叫過她。

小孩子?

我不會這麼快知道什麼?

「反正能瞞多久就瞞多久吧!一旦被臭婆娘知道,我就該跑路嘍!繼續待在這裏遲早被她生吞活剝!」

「……」

這個小混蛋趁我不在,究竟做了些什麼!

周挽月有預感,陸浮空絕對是做了什麼不得了的壞事!

「小春,去把陸公子喊來用膳。」

「是,陛下。」

此刻,周挽月心情複雜,既有莫名的憤怒,又有一點點好奇。

「這個小混蛋究竟做了什麼壞事?」

桌上的珍饈不吸引她了,亭外綻放的杜鵑花也沒有那麼美麗了!

「嗯?臭婆娘喊我去用膳?她能這麼好心?該不會是發現了吧!」

「糟糕,我待會該怎麼狡辯?哦不,怎麼解釋?」

「……」

陸浮空距離凝香亭不遠。

很快,他就跟着小春來到了凝香亭。

周挽月見陸浮空來了,指了一下對面的石椅,說道:「坐,吃點東西吧!」

陸浮空現在還不知道情況,他看了看桌子上的……殘羹剩飯。

菜很多,但是幾乎每一盤都已經被動過了。

「菜都被吃過了,這是找我用膳的嗎?我信你個鬼哦,臭婆娘!」

陸浮空的心咯噔一下,懸了起來。

他現在還不知道情況,所以還抱有一絲僥倖。

萬一周挽月是怪罪他工作不認真呢?

畢竟他現在是周挽月的近侍,卻沒有跟着她,反而自己出去浪了一上午。

既來之則安之!

陸浮空乖乖地坐在周挽月對面,也不嫌棄周挽月吃過,開始品嘗美味。

周挽月將陸浮空的心理活動聽的清清楚楚,但是她也沒有理由發飆。

畢竟,這些都是陸浮空的心理活動,難道要告訴陸浮空,她會讀心術?

而且還是專門讀陸浮空一個人的讀心術!

至今,她依舊不知道,陸浮空究竟背着他做了什麼壞事。

周挽月檀口輕啟,試探道:「小空子,你上午沒有跟着朕,都做了些什麼?」

她沒想着陸浮空說實話,只需要他在心中說起這件事即可。

陸浮空訕訕一笑,也顧不得吐槽周挽月對他的侮辱性稱呼。

「陛下,臣早上在睡懶覺。哈,哈哈,臣剛入宮當值,還不習慣宮裏的作息。」

「哦?只有睡懶覺嗎?朕怎麼聽說,你做了一些壞事呢?」

周挽月露出邪魅的笑容,她的目光灼灼地盯着陸浮空,似乎已經知道了什麼。

「卧槽?大周的情報系統不是已經癱瘓了嗎?

這才多久?臭婆娘就知道我敗壞她名聲了?

這婆娘竟然能把宮裏的信息掌控成這樣?

不應該啊,就這蠢婆娘!

難道是她安排人監視我?」

陸浮空思索片刻,感覺自己沒法再隱瞞下去,反正遲早會被揭穿,還是現在坦白的好。

有句話不是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嘛!

周挽月心裏氣壞了,她不知不覺攥緊了拳頭,恨不得立刻把陸浮空揍一頓。

她原本以為,陸浮空是在宮裏做了什麼壞事,頂多就只有一些經濟上的損失。

沒想到,這個小混蛋竟然敗壞她的名聲!

而且,他還這樣看不起自己!

說的就像是她能力太弱才導致大周情報系統癱瘓似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