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老朽已經通知了喪鐘的人,按照您的指示,都活下去了。其實,您不必這樣做,斯諾與藍的的實力很強,他們多年前就在荒原布局,種植大量血池太陽花,臼齒之中無人可敵。還有薩克,他的老師是門農,很安全。」老爺爺答道。

「是嗎?這會兒太亂了,臼齒的人、冥界的人、喪鐘的人,情報太過混亂,我怕出現意外。」妹子說道。

「是為了那個西撒?所以您要保住他的老師和朋友?主人那邊的情況您是知道的,作為繼承人,你不應該這樣做。」老爺爺語調微沉,認真的說道。

「他是我唯一的朋友,歐文娜也算小時候的玩伴,我不希望他的朋友死掉。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下次見面,我和他或許就是敵人了。」妹子很有覺悟的答道。語氣雖有留戀,但更多的則是覺悟。

「是嗎?」老爺爺愣了一下,顯然沒有意識到塞西莉亞這麼覺悟。

「您老不會以為我喜歡他吧?」妹子回頭,怪怪的看了老爺爺一眼。

「青春期的少女不都是這樣嗎?」老爺爺尷尬的笑道。

「咱們回去吧,得到了漆黑臼齒,我正好接管叔叔的工廠。」塞西莉亞白了老爺爺一眼,轉身向教學樓的方向走去,「哎,西撒,不知道你會不會成為我的敵人呢?真不想殺死你啊。」

……

荒原之中。除了跑路的斯諾一夥外,還有不少西撒的熟人。

在某處草叢中,摩根化為一道陰影,高速穿行。在他的身後,跟著三隻來自冥界的變異亡靈,這群傢伙每個都有患級的實力,屬於實力派精英戰士。它們的任務,便是根據門農提供的名單,捕捉有價值的學生,帶回冥界進行培養與改造。個體實力強大的摩根,正式目標之一。

經過短暫的追逃,摩根終於引|誘三隻亡靈來到了一片無人的地點,接著發動華麗的反殺。經過三年的學習。他的『陰影之軀』有了極大的提升,如今可以更換五樣器官或者肢體。

身為黑臼齒精英學生,他使用的器官再不是荒原亡靈出品的低級貨。體內每一樣器官,每一種肢體,都是黑市淘來的高級貨。略去強大器官帶來的特殊能力不談。光是這具肉|體,便已經超越了患的界限。更誇張的是,他此刻還未晉陞患。

一個能力者晉陞患的時候,無論身體、靈魂,還是體內的力量,都會發生質變,得到一次提升。一步領先。步步領先,當摩根正式入患的時候,他的身軀將遠超同級能力者。當他入害,入禍的時候,甚至能夠超越這個世界的神靈。這便是『陰影之軀』的強大之處,以人類之軀。獲得凌駕真神的力量。

前後不過五分鐘,三隻比他還要強大的亡靈齊齊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彎腰將值錢的器官取走,摩根再次加速,消失的無影無蹤。

……

不遠的地方。馬休帶領七隻全副武裝的招募亡靈,與身後的追兵展開一場激烈的戰鬥。追兵的實力雖然強大,但奈何馬休手中裝備太好,火箭筒、手雷不要命的亂丟,逼的身後亡靈不斷迴避。

它們從冥界出發時,皆是輕裝上陣。身為高等亡靈,哪個沒有超凡之力?對付還沒畢業的學生,還需要帶裝備?在這種自大的思想下,它們栽了。誰能想到,區區一個三年級學生,會私藏這麼多火器,而且都是針對能力者的魔導裝備。當年上學的西撒,也只帶了一箱普通手雷,現在的馬休,簡直喪病,這些魔導火器拿到黑市,能賣多少錢啊?你爸是傭兵頭子,也經不起你這樣敗家啊!

在七隻招募亡靈的幫助下,此刻的馬休,足以和正規軍來一場小範圍戰鬥。 平凡人的飯碗 更別提身後這幫乾乾淨淨,連一把刀都沒帶的亡靈了。且戰且退,馬休終於來到一片灌木叢。揭開準備已久的偽裝幕布,一輛外形霸道的蒸汽越野車出現在他的面前。

「別愣著,上車!我們離開這鬼地方,出去大幹一場!不要猶豫,黃金美女少不了你們的!」馬休率先跳到駕駛位上,發動了汽車。緊跟著,七隻被金錢征服的亡靈紛紛上車,最強壯的那隻,更是握住汽車自帶的重型機槍,扣下了扳機。

『破啪啪啪啪啪啪……』

身後的冥界精英亡靈趴在原地欲哭無淚。尼瑪,這他么還是三年級的學生?私藏違禁魔導軍火,招募亡靈組建武裝勢力,限制級載具超速駕駛,哪一條都可以判罪的啊!

……

另一邊,意氣風發的嚕嚕,正帶領五隻亡靈,與兩個冥界守衛發生激烈的戰鬥。自從上個月,從西撒手中獲得上古秘技『麒麟臂』后,他的象拔蚌寄生率大大提高。此後,嚕嚕更是大膽的購買了數只高級亡靈,進行寄生。七次寄生,只失敗了兩次,簡直就是奇迹!

現在,那兩個冥界亡靈,被五隻象拔蚌寄生體打的節節敗退!

哈哈哈,我嚕嚕終於神功大成,有臉回家見爹娘了。西撒,真是感謝你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單純的嚕嚕一邊指揮小弟痛毆追兵,一邊發自身心的感謝西撒。

ps:

啊啊啊,今天兩更。另,感謝sdf91a與胖次的打賞。誰還有推薦票,投一張吧!

臼齒篇還有一章,接著便是阿肯篇啦,繼續派便當…… 荒原之中,斯諾等人在草叢裡高速穿行,一路所遇見的追兵,全部被藍種植的太陽花毀掉。

dagai跑了二十分鐘左右,胖子巴肯第一個堅持不住,停了下來,跪在草叢中,大口喘息著。一旁的薩克、歐文娜,也因傷勢不得不停下休息。

看到這一幕,斯諾也停了下來,一臉抱怨的看著藍:「我早說讓你花錢買一台可懸浮跑車,可惜你偏偏不聽,否則咱們現在早跑出去了,至於這麼苦逼么?非要攢錢娶老婆,也不照照鏡子,你長得這麼妖,哪個女人敢嫁給你?」

「你說夠了?!」藍抬頭,冷冷的盯著斯諾,「好意思說我?你想要車為什麼不去買?你的工資都用到哪裡了?」

「當然都拿去買屍體了,否則我的書架何時能夠擺滿?」斯諾理直氣壯的回道。

「你不肯花錢,憑什麼要求我買?」藍反問道。

「唦,我把學院分配的房子都送賣給你了,你買一輛車算什麼?大家當年可是一起洗澡的過命交情,至於這樣絕情嗎?」斯諾委屈道。

聽到斯諾的話語,一旁急喘的巴肯露出了猥瑣的表情。斯諾老師果然和藍老師姦情深厚啊,和這等美人一起洗過澡,就算是男人,這輩子也值了啊!

看到藍越來越差的臉色,斯諾繼續不知死活的說著:「這樣吧,這次逃出去,你掏錢給我買一輛最棒的跑車,我拼了老底。也要給你造一隻身材豐滿,胸部特別大,相貌絕不比你差的『漂亮亡靈大姐姐』做伴侶如何?我『屍姬造物主』的稱號可不是白給的啊!我製造的屍姬,什麼樣的『寢技』都使得出來,保證讓你欲仙欲死!」

「你在懷疑我的魅力?你覺得老子找不到老婆?還有,亡靈可以繁衍後代?」藍兇惡的看向斯諾。

「就憑你也能找到老婆?!你長得這麼漂亮,有幾個女人敢和你交朋友?她們不自殺都算內心強大了!」斯諾嘲諷道。

就在兩人吵得不可開交時,沒過頭頂的草叢中傳出陣陣響動,又有人來了。

「誰?!」斯諾抽出一本書擋在身前,警惕的喊道。

「斯諾?」草叢中傳來疑惑的男音。「是我。戴蒙!你不要緊張!」

伴著『沙沙』的響聲,一個頭戴綠色軍用鋼盔,身穿迷彩,背包軍用背包。碩大胸前掛著一把衝鋒槍。頭頂一對羊角。腳下兩隻羊蹄並沒穿鞋的美女,一臉興奮的沖了出來。在她身後,是表情無奈的戴蒙教授。以及面無表情的穆里尼奧。

「你們一家三口也逃出來了?」 豪門闊少,慢下來愛 看著神經兮兮,舉著機槍四處瞄準的恤普,斯諾出聲。

「你不要亂講,穆里尼奧是我的徒弟。」戴蒙翻著白眼說道。

「戴蒙,你想要孩子的話,我可以給你生一個哦!」山羊妹突然回頭,與戴蒙深情對視道。

「呃,我可不想把後代給你當玩具。」戴蒙僵硬的說道。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將孩子當玩具玩?」恤普一臉委屈的說道,但她過分用力的手指,卻深深出賣了她。戴蒙送她的定情寵物,結婚紀念寵物,全被她活活玩死了。身為混血地獄生物,生個孩子出來,也只有被玩死這唯一一個下場。

「夠了,你們不要在兩個單身漢面前打情罵俏啊!」斯諾抱怨道。

「你們不是……?」戴蒙指著比恤普還要美十倍的藍,露出一個大家都懂的表情。

「你們有什麼打算?」沒理會戴蒙的猥瑣話題,藍突然問道。

「我們?我有一個學生在南域發展的不錯,我和恤普打算去他那裡kankan,如果環境合適的話,就開一家私人醫院好了。你倆呢?」戴蒙回問道。

「我們?都是通緝犯,可不敢像你那樣大搖大擺的開醫院。不過我們早有計劃,中域可是大陸的焦點,世界最繁華的地方。那裡實力為尊,連三大帝國都要向黑暗勢力低頭,協會、教會、議會都在那裡,魚龍混雜,很適合我啊!」斯諾激動道,又可以公共場所大搖大擺的丟炸彈了!

「哦,那裡的確適合你啊。這幾個小傢伙呢?」戴蒙轉頭看向薩克幾人。

「北冥界只有爺爺一人,誰叫他的天賦是黑暗屬性。我的家人都在大陸各地,我姐姐在中域開了一家『武裝塗漆店』,我去她那裡寄住一段時間。」巴肯說道。

「先離開荒原,然後想辦法和家裡聯繫,之後,跟著薩克吧。」蘑菇妹想了想,答道。

「有困難就聯繫我,我會幫你的。」藍對徒弟說道。

「你別這樣看我啊!有困難就去找西撒吧,他是你師兄。」斯諾踢開一臉期盼的巴肯,厭惡道。

「你呢?」藍看著薩克問道。

「我?」沉默許久的薩克終於開口,「先回家一趟,舉行成年儀式,然後出去闖蕩,磨練技藝,復活安娜。」

「穆里尼奧,你要去開醫院嗎?跟著我混吧,我罩你。」巴肯眼睛一轉,開始拉攏穆里尼奧。這種修復類天賦,放到哪裡都是香餑餑,要是能騙走,就發財了。

「不必,我要回孤兒院報答館長的恩情。」穆里尼奧鄭重道。

「什麼孤兒院?我怎麼沒聽你說過?」巴肯好奇道。

「天譴教會建立的兒童福利院。我現在也算畢業了,要回教會貢獻一份力量。」戀屍狂魔的臉上,露出了神聖無比的聖潔光芒。

喂,你這樣子回去,不會被凈化掉吧?!胖子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看來大家都有目標啊,我還想拉幾個苦力做小弟呢。」斯諾遺憾的搖了搖頭。

「出發吧。追兵快到了。」戴蒙催道。

「不急,有藍在,不用擔心這些。」斯諾擺擺手,率先一步走了出去。

步行數十分鐘,穆里尼奧停下腳步,指著左邊某個方向,開口道:「你們聽,那邊有呼救聲。」

「聖母,這個我們無關吧?逃命最重要!」巴肯回道。

「kankan唄,光是跑路太無聊了。救人也是一件很有樂趣的事情。」斯諾義正言辭。

「你想偷錢才是真的。」藍毫不猶豫的揭穿了他的真面目。

向聲源走去。戴蒙撥開草叢,發現一個倒地不起的雀斑少年,這是他們班的學生,放棄學業改行做生意的問題少年。哥倫布。

「哥倫布?老師。快救他!」穆里尼奧上前。對戴蒙說道。

「沒用了,他的心臟被毒刃刺穿,靈魂也被冥界的力量侵染。在這片地上,沒人能救他。更何況,我們的工具都沒帶在身上,附近也沒手術室,怎麼救他?」站在哥倫布面前的斯諾,毫不留情的說道。

「老師,求別說!我覺得,zi還能搶救一下。」哥倫布的臉上,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放棄吧,你沒救了!」斯諾遺憾的搖了搖頭,為了增強說服力,他又加了一句,「真的!!!」

「唔……」哥倫布放棄掙扎,無力躺在地上,失神的望著天空,「我好不甘心啊!」

「還有遺言嗎?說出來就不難過了,對了,你身上有錢沒?死了的話就用不到了,不如借給老師?你覺得可好?」斯諾蹲在哥倫布的身旁,問道。

聽的斯諾的話語,除了習以為常的藍外,所有人都露出的不齒的表情。這個精神病真是人渣啊!連zi的學生都不放過。

「老師,我不甘心,我要復仇!」哥倫布看向斯諾,眼中全是不甘的淚水,「我這麼年輕,還沒活夠啊!我不想死,我還沒娶媳婦呢!」

「沒關係的,死了就不怕了。」斯諾拍著哥倫布的手,anwei道。

「斯諾老師,我要復仇!我要復仇啊!我把遺產全部給你,一共二十萬,你一定要找到我的哥哥,讓他替我報仇!殺光那些冥界亡靈!」哥倫布的眼中,爆發出奪目的仇恨之光。

「那個,你哥哥在哪裡?」才二十萬,這趟跑腿到底值不值?不過二十萬確實可以買一輛不錯的車了。

「這是他的名片,一定要找到他啊!哥哥從小對我最好,他一定會為我報仇的!」哥倫布一邊吐血,一邊說道。

拿起金屬名片,斯諾看到一行字,那是他哥哥的名字:奧利奧.泥殼螺托菠蘿夫.灰耳朵,這明顯不人類的名字。按照這個姓氏猜測……

「你哥哥是地精?」斯諾咧嘴看著哥倫布,這小傢伙明顯是純人類血統,他的長輩莫非被人戴綠帽了?

「不~!哥哥大人是哥布林!哥哥的父親才是地精,他在一次酒醉后,進入森林撲倒了一位雌性哥布林,於是有了哥哥。哥哥有二分之一的蒸汽地精血統,繼承了他父親的姓氏。傳聞,蒸汽的地精擁有巨人的血統,所以哥哥的實力很強大!我是被母親大人收養的。老師,我放棄學業轉行做生意確實不對,但我沒有學習天賦,我還要掙錢養家啊!家裡,還有三十多隻哥布林妹妹等著上學呢,我一定要為她們湊足學費啊!只有學習,才能改變命運,我不要她們被人當成野獸被狩獵啊!」哥布林大口吐血,凄慘的喊道。

「真感人!我一定滿足你的遺願,我一定供養你的妹妹們上學!」被哥倫布精神感動的巴肯,擦著眼淚說道。

「好徒弟!你這種精神值得讚揚!這張卡就交給你了!」斯諾大喜,將名片交給巴肯,接著拿走了哥倫布的存摺。

「謝……謝你,巴克!」言罷,哥倫布安詳的死去。

「別急著死啊,我叫巴肯啊喂!」

「葬了吧,他是個好孩子。」藍搖頭感慨道。

「我來!」穆里尼奧從背包中掏出一沓裹屍袋,抽出一張麻利的包裹起哥倫布的屍體。

「咳咳,喂,穆里尼奧,你背包中為什麼放了這麼多裹屍袋?很恐怖啊,你知道嗎?」看到穆里尼奧背包中的種種物品,巴肯打了一個寒顫,說道。

「上星期十七樓搞促銷,這個牌子的裹屍袋大降價,我就批發了一沓。」穆里尼奧指了指背包中的『巴拉克咆哮巨熊牌王者裹屍袋』,說道。

「這個牌子的裹屍袋的確很不錯!上星期我也買了兩沓。」戴蒙開口贊道,「像哥倫布這種新鮮屍體,如果及時包裹,不僅不會**,還有幾率保存住體內靈魂。將屍體葬入地底,還能大量吸收荒原的死氣,進化成保存意識的高級亡靈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

「您是說,哥倫布有可能復活?那他的遺願還需要完成嗎?」巴肯困惑道。

「復活的幾率不足三成,恢復意識的幾率不足一成,更何況,你能保證復活后的亡靈,還是現在的哥倫布嗎?」戴蒙解釋道。

「答應人家的事情,一定要完成!」斯諾拍了拍二徒弟的肩膀,無恥道。

聽到戴蒙的解釋,一旁的薩克抖了抖肩膀。被他復活的安娜,還是當初的安娜嗎?(未完待續……)

ps:感謝應龍的月票,求推薦票。

二更達成!我果然是信人! 泡沫三人完成任務時,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將荒原亡靈的控制權與漆黑臼齒交給門農后,他們便回歸了磨石鎮,與no.9進行聯繫,彙報了這邊發生的qingkuang,以及關於西撒行蹤的推斷。

西撒當年報名時,選擇了匿名,學院檔案並沒有關於他的具體資料。雖然各方都有推論,但無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抱括薩克、巴肯這些好友,以及斯諾這位老師。

即便已故的塔塔墨耳斯,也只知道他與艾爾莎關係親密,至於他的家在哪裡?只有一直暗中調查他行蹤的暗之環清楚。

「哦?你是說,西撒五天前就已經離開了磨石鎮。」電話另一頭的『虛』問道。

「沒錯!至於去向,這邊的調查結果是阿肯市,不過我覺得這應該是另一層障眼法。馬卡斯清楚暗之環的打算,不可能同意兒子回去。」泡沫分析道。

「無妨,明天剛好是第六天,有一班車會抵達阿肯市,他到底有沒有回來,到時候自見分曉。你們好好休息吧,別忘了收錢。」虛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

「你那邊兩個人行嗎?世界樹榦,聽起來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安心吧,我已經摸到禍的邊緣,對付區區一個害,還是沒有問題。你那邊封鎖好消息,別讓臼齒的qingkuang傳出去,以免打草驚蛇。」虛叮囑道。

「你放心,僱主的陣勢可是相當的大。冥界所輻射的地域全部被封鎖起來,除了教會這種大勢力,再沒人能打聽到具體消息。對了,你們什麼時候動手?」泡沫問道。

「明天。」

結束通話,虛轉身對一旁的硬糖和鐮鼬說道:「明天行動,你們將武器準備好。還有通知暗之環,讓他們聯繫的人到位,我可不想狩獵時被人打擾。」

「我做什麼?」哥特蘿莉跳到桌子上,激動地問道。

「艾爾莎交給你了。」虛回道。

「好!包在我身上。」

「大人,我呢?」一旁恭敬坐在座位上的年輕帥哥。禮貌問道。

「目標就兩個人。我們都分了,你還想幹嘛?當然是清除雜魚,看場子啦!」硬糖扭頭,對這個新人訓斥道。

「你的能力很有用。負責監視阿肯市已經郊區的異動。如果對方有援軍趕到。及時通知我。還有,注意十點這班火車,如果西撒在車上。抓過來。這是聯絡器,你收好了。」虛從口袋中掏出一對怪臉吊墜,分給二人,「你們回去準備吧。」

「好哎!我去取裝備嘍!」硬糖跳下桌子,蹦蹦跳跳的向門外跑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