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老管家,我們要去小傑家。因為小傑說有……」

西爾維婭阻止了要繼續說下去的夏洛特「小傑邀請我們去他家做客而已。對了,阿爾弗雷德爺爺,歐洲那面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由於人多眼雜,所以西爾維婭只是模糊的問向了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自然是能夠聽懂西爾維婭的意思的「歐洲那面的事情都處理完畢了,只是最為重要了那兩個人沒有找到而已,古蘭德海澤林克號也回到了海澤林克,相信她很快就能夠再次行駛在鐵路上了。」

「我這次回到東京,一是為了繼續保護大小姐,二就是想通過大家得到那兩個人的消息。」阿爾弗雷德說出了他回到東京的目的。

總裁蜜寵小萌妻 「既然如此,阿爾弗雷德管家就和我們一起前往我的公館吧,在那裡我會向阿爾弗雷德管家說一些我所知道的情報的。」宋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也好,大小姐請上車。」阿爾弗雷德點頭之後,就將啦開了馬車的大門,等待著夏洛特登上馬車。

夏洛特一臉不高興的搖頭,一副一點都不想坐上馬車的樣子「我不,我要做小傑的車。」

宋傑看著一臉無奈的阿爾弗雷德「既然如此,就讓夏露做我的汽車吧,大家一起前往公館就好了。」

「也只能如此了。」看著一臉不高興的夏洛特,阿爾弗雷德只能妥協,阿爾弗雷德向宋傑鞠了一個接近90度的躬「那麼這一路上公主的安危就拜託您了,有馬傑少爺。」

宋傑點頭「放心吧,他們是不會在出手了,就算是出手徐了,我也一定會保護好她的,畢竟夏露是我的朋友。」

聽到宋傑話的夏洛特目光不禁有些暗淡,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只是朋友嗎?」不過很快夏洛特就打起了精神「我是不會放棄的。」隨後就率先走進了轎車中。

看著乘坐轎車離開的幾人,阿爾弗雷德的臉上露出了無奈「希望大小姐真的能夠和有馬先生保持朋友的關係。不然,以大小姐的性格,這件事情肯定會給海澤林克帶來極其惡劣的事情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小傑,現在可以告訴我們,你到底要說什麼了吧?雖然我們現在並不在你的公館,可是這裡也沒有外人不是嗎?」鳳條院聖華一臉好奇的望向了宋傑。

宋傑在思考了一下之後終於下定決心「好吧,那我就告訴你們,我接到了優的電話,她說我的母親醒過來了,當然只是這個世界的養母。」

「養母?!」西爾維婭3人頓時都發出了驚呼,西爾維婭一臉震驚的問向了宋傑「可是,小傑,你不是說佳苗阿姨是你親生母親的嗎?」

「我一開始也是認為他們就真的是這個世界中我的親生父母,可是優卻在電話中告訴我,他們只是我的養父母而已。」宋傑的臉上也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優告訴我,我是在還是一個嬰兒的被父母領養的,雖然如此,但是他們一直都把我當成了他們的親生兒子一般對待。當時的母親生下的男嬰夭折了,於是,父親為了不讓母親難過就收養了在這個世界中的我。」

「但是後來這件事情還是被母親知道了,可是她依舊把我當成她的親生兒子一樣對待。」宋傑將自己從藤倉優那裡得知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坐在車上的3個女生。一時間車內變得無比安靜。

「沒關係的,小傑。」鳳條院聖華率先組坐到了宋傑的身邊,安慰起了宋傑「不管怎麼說,你不是還有著父母嗎。」

「我知道,而且你們也不用安慰我,我已經習慣了。」

西爾維婭一臉疑惑的問向宋傑「小傑,你的父母不是已經死於車禍了嗎?為什麼你今天又告訴我們他們還活著?」

「這件事情,就要從我的身份說起了,你們也知道我對這個世界發生的事情還是有所了解的。」宋傑看著大家「所以我通過我為數不多的對這個世界的了解,想起了他們會遭受『車禍』實則是哈爾特曼的蓄意謀殺,所以……」

「原來如此,所以那個墓地只是一個空墓了?」

「嗯。」宋傑點頭。

夏洛特坐到了宋傑的另一邊,一臉嚴肅的看著宋傑「小傑,你跟我說實話,你真的只把我當成朋友了嗎?」

「嗯,更像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感覺吧。」宋傑在思考了一番之後,終於從腦海深處找到了自己認為最合適的詞語。

「那我呢?」藉此機會,西爾維婭和鳳條院聖華都迫切的想要知道了宋傑對她們的關係,於是開口問向了宋傑。

「西爾維的話,更多的是惺惺相惜的感覺。而聖華就更多的是佩服了。」宋傑誠實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經過那天有馬一心的話,宋傑也開始對自己和大家的關係進行考慮。

宋傑一臉認真的看著3個女生「一開始我的想法的確是準備將你們全部帶走的,可是我現在改主意了,因為我並不是一個你們能夠託付終身的好丈夫。」

「我跟你們說實話吧,我已經有6個女朋友,兩個太太了。所以你們一定要做出選擇。」

宋傑的這句話立即將3個女生說蒙了。

「我們只是從莉莉絲姐那裡得到了小傑有兩個太太的事情,可是沒有聽說過小傑你還有6個女朋友啊!」西爾維婭一臉震驚的看著宋傑。

「所以你們一定要想好,到底要不要跟著我離開這個世界。」宋傑一臉凝重的看著3個少女。

「當然要跟著你離開這個世界了。」三個少女異口同聲「就算真的沒有辦法和你在一起,至少我們也要知道我們到底輸給了誰吧?」

撒旦的罌粟戀人 「除此之外,我還想和異世界的強者們比試一下呢。」西爾維婭的臉上露出了躍躍欲試的表情。

鳳條院聖華也變成了一副女強人的樣子「我還要將我的品牌在異世界發揚廣大呢!」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帶上你們一起去異世界吧,西爾維和冴子、亞絲娜和桐子一定會有很多共同語言的,聖華和沙耶也一定會談的來的。」

「那我呢?」夏洛特指著自己問向了宋傑。

「夏露只要欣賞風景就夠了,你一定會喜歡異世界的風景的。」宋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誒,怎麼這樣!為什麼西爾維和聖華都有能夠說上話的人,而我卻沒有啊!」夏洛特一臉不滿的看著宋傑。

宋傑一頭黑線「西爾維是因為有著同樣喜歡戰鬥的人,聖華則是能夠找到和她一樣的女強人。夏露,你是準備讓我從什麼地方搶一個公主嗎?」

聽到了宋傑的解釋之後,夏洛特還是心有不甘「你都去過異世界了,就不認識幾個公主嗎?」

宋傑優想起了夏薇爾和米萊「這個嗎,我還真認識,不過想要見她們還是很不容易的,所以以後再說吧。」

「小傑居然真的認識異世界的公主啊,那我就等著小傑帶我去看看異世界的公主是什麼樣的了。」夏洛特的臉上露出了期待,西爾維婭和鳳條院聖華的臉上也露出了期待。

「好,那我有機會一定會讓你們認識她們的。」宋傑看著一臉期待的幾個少女點頭,隨後又想起了什麼的宋傑又對3人開口「對了,還有一間事情要告訴你們,她們也和漂亮,而且米萊姐還是精靈公主呢。」

「精靈?這麼說這個異世界一定有魔法咯?」3個少女的興緻立即被宋傑的這句話提了起來。

「嗯,沒錯,還有獸人、矮人等那些存在於幻想世界中的生物也是存在的……」宋傑將自己知道的利加德世界中事情告訴了3個少女。

「我真是越來越期待和去往異世界了。小傑,你快說實話,我們什麼時候能去異世界?」3個少女聽過了宋傑的講述之後,紛紛一臉期待的看著宋傑,希望從宋傑哪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這個嘛,還是要等我處理一些事情后才能出發,你們不也應該準備些其他東西嗎?」

「不用了,我們就直接在異世界買這些東西就好了。相信異世界不會缺少這些東西的。」 「好吧,你們贏了,那你們不打算通知一下你們的家人嗎?」看著異口同聲的3個少女,宋傑又拋給了3人新的問題。

三個少女在思考了一會兒之後點頭「的確,我們還是要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們的家人的,不然他們一定會瘋了一樣的到處尋找我們的。」

「就是這樣,所以你們還是要回去一趟的,我就在公館等你們,人都到齊的時候,我們就出發。」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夏洛特看著宋傑「不過我們害死要去一趟公館的,我向見見佳苗阿姨。」

「沒錯,我也想要見見佳苗阿姨。」夏洛特的想法立即得到了西爾維婭和鳳條院聖華的一致同意。

宋傑開始思考之後的一切『優應該已經通知老爺子了,等回到公館的時候也應該好好的和老爺子談一談了。』就在宋傑還在思考如何跟有馬一心說起他身世的時候,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的宋傑一看來電的名字,不禁莞爾「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啊,沒想到老爺子的電話這就來了。」

將電話接通的宋傑問向了有馬一心「喂,老爺子,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有馬一心喜悅的聲音通過話筒傳到了宋傑的耳朵中「這還用說嗎?你告訴我你小子現在在哪裡?」

「我現在正在向公館走呢,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回到公館了。」宋傑將自己的目的地告訴了有馬一心。

「好,那我們就在公館會和,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說。」隨後就掛斷了電話……

————————————————–(分割線喵)——————————————————-

經過一段時間的乘坐,宋傑一行人抵達了公館。走下轎車的宋傑看著站在公館大處的小林佳苗時,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在從優那裡得知了『自己』只是被領養的后,宋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們。

「小傑,你怎麼了。」看著一臉躊躇的宋傑,小林佳苗一臉微笑的走到了宋傑的面前「不管你是不是我們領養的,你只要記住我是你的母親就行了。」

小林佳苗將呆若木雞的宋傑抱住了「說起來,我還要感謝小傑呢,優已經跟我說了,是你救出我們的。」小林佳苗的目光又落在了跟著宋傑來到公館的3個少女。

「這位有著深褐色頭髮的小姐想必就是鳳條院家的千金了吧?」小林佳苗的目光率先投向了鳳條院聖華「果然不虧是有鳳條院家的千金,居然和小傑輕鬆的解決了兩家之間近乎50年的恩怨。」

「這位粉頭髮的應該就是夏洛特·海澤林克公主了吧,您好。」穿著深藍色禮服的小林佳苗向夏洛特行了一個淑女禮。

夏洛特也向小林佳苗回了一禮「您好,佳苗阿姨,因為您是我的長輩,所以我希望您能夠讓我這樣稱呼您。」

「這是我的榮幸。」說出了自己想法的小林佳苗最後將自己目光投向了西爾維婭「這位金髮小姐就應該是小姐的婚約者西爾維婭·范·霍森小姐了吧,以後我不成器的兒子就要拜託你了。」

西爾維婭被小林佳苗的話變成了大紅臉,聲音磕磕絆絆「您謬讚了,我才是要讓小傑多多關照呢。」說著還偷偷的看向了站在小林佳苗身邊的宋傑。

看著西爾維婭的表現,小林佳苗臉上出現笑容「真好啊,雖然只是因為婚約才知道對方的,但看起來,你們兩個也不是一點兒感情都沒有嘛。」

「小傑,你的想法是什麼啊?」小林佳苗一臉狹促的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兒子。

「這事情還是以後再說吧,我還要去地下室看看呢。」因為各種事情,現在已經對這件事情頗為焦頭爛額的宋傑選擇了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小林佳苗看著一副狼狽樣子『逃進』公館的宋傑,小聲的嘀咕著「小傑,每一個女孩都是那麼優秀,不知道你最後會選哪一個呢?」

「好了,我們進去吧,讓客人一直站在外面可不是應有的待客禮儀。」隨後4個人就進入了公館中,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了有關於宋傑的事情……

此時的宋傑早已在藤倉優的帶領下來到了地下室,地下室中的兩個維生艙現在已經有一個打開了,宋傑看著銀白色維生艙內部白色的軟墊構成的長方形空間中開口於「看來這就是維生艙內部用來保護人體的構造了。」

「誒!原來主人你也沒有見過維生艙裡面到底是什麼樣的嗎?」宋傑的話立即引起了藤倉優的好奇。

宋傑一頭黑線「我又不是什麼先知,我怎麼會知道一個我從來沒有打開過的東西裡面是什麼樣的。」說完這句話的宋傑一臉疑惑的看著藤倉優「優,你是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母親。」

「沒錯,畢竟是主人的母親嘛,為了能夠攻略主……啊,不是,是作為一個主人合格的專屬女僕,將主人母親大人想知道的一起都告訴主人是我應該做的。」藤倉優說出了自己的這麼做的想法,但是還是有一點兒奇怪的地方。

沒有聽清的宋傑放棄了刨鍋問底的想法,轉而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那個到現在都沒有打開的維生艙上「奇怪了,為什麼這個維生艙到現在都沒有打開呢?」宋傑開始皺著眉頭圍著這個維生艙轉悠,試圖找出原因。

一點頭緒都沒有的宋傑試圖通過藤倉優找到線索「優,這個維生艙什麼反應都沒有嗎?」

「一點兒都沒有,我沒在這裡的時候,都是由優子在這裡看著的,在佳苗夫人醒來后,這裡就由我負責了,我可以保證,這個維生艙真的一點兒的反應都沒有。」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這樣啊,那我們就只能等待奇迹的出現了,希望父親能夠早點兒醒過來吧。」不死心的宋傑在又觀察了一會兒,確定維生艙真的沒有任何異常現象的宋傑準備離開地下室。

藤倉優卻留在了地下室中「主人,我會留在這裡等待的。如果有任何的事情,我都會在第一時間通知您的。」

想起了什麼的宋傑一個轉身,貼著藤倉優,問出了自己的問題「你不提醒,我還忘了,之前我明明說過不用人看著的,優,你為什麼要不聽我的命令呢。」

看著宋傑近在咫尺的臉,一時間藤倉優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宋傑的問題了「主人…我…」

看著藤倉優的樣子,心中湧出了一個想法的宋傑立即將自己的想法變為行動,嘴角勾起了一個邪氣凜然的微笑的宋傑不斷的沿著靠近著藤倉優。

心臟如同小鹿亂撞般劇烈跳動的藤倉優一時間只能本能的不斷地後退,直到自己完全的貼在了地下室的牆面,無法繼續後退的藤倉優用著自己那會說話的眼睛望向宋傑,似乎在問向宋傑『主人,您到底要幹什麼?』

宋傑用自己的右手勾起了藤倉優的下巴,臉上的微笑越來越濃「看來優你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辯解了,既然如此,那也到了我該給你不聽從我的命令所應該接受的懲罰的時候了。」

藤倉優看著宋傑的頗具侵略性的目光,彷彿認命般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等待著宋傑的『懲罰』。就在宋傑的臉和藤倉優的臉越來越近,幾乎靠在一起的時候,一個突然傳來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繼續下去。

「雖然這樣很不好,但是我還是要打擾一下,請問二位,這裡是哪裡?」

宋傑一下子就拉開了和優的距離,隨後看向了那個剛剛開口的人「父親,您醒了。」

說話的那個人自然就是宋傑在這個世界中的養父,小林一郎。在看清楚了那個勾著女僕打扮的少女的穿著白色西服的人就是自己兒子后,小林一郎一臉獃滯的指著兩個人「你們這是?」

宋傑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沒事的,父親,優是我的專屬女僕。剛在的行為也只是打算逗逗她而已。」

「我記得當時我和你母親都被一輛貨車撞到了。可是現在這又是這麼回事啊?」看著周圍的環境,還有自己身上帶著血跡的衣服,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完好無損的出現在地下室中,而且還出現在自己養子面前的小林一郎大腦十分混亂。

宋傑看著混亂的小林一郎「好吧,那我就將這件事情的具體情況告訴您吧,我的養父。」

「你已經知道了?!」小林一郎一臉驚訝的看著宋傑「看來應該是佳苗告訴的你的了。畢竟這件事情只有我和她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母親她很好,就在公館的一樓,母親可是比你醒來的還要早呢。」宋傑又指著那兩個維生艙「父親,這兩個東西就是救了你們命的機器了。至於其他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那就不說了,我們上去吧,雖然小傑你說佳苗她一點兒事情都沒有了,可是我不親眼看見她,我是不會放心的。」說著就匆忙的走出了地下室。

藤倉優卻一直都處於迷茫的狀態,滿腦子想的都是宋傑剛剛的行為,臉色通紅,獃獃的站在原地,雙手的手指還不斷的對來對去。

將兩個維生艙收進自己儲物空間的宋傑,看著藤倉優的樣子,在幾次呼喊都沒有打斷藤倉優思緒的宋傑,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搖晃著藤倉優「優!回神啦!」

藤倉優終於在宋傑的搖晃下恢復了正常「啊,主人。」儘管回神了,但是藤倉優的臉上還是有著燦爛的紅霞。

「我們該上去了。也不知道老爺子什麼時候才能到。」頗為無奈的宋傑為了防止藤倉優再次出神,直接拽著藤倉優走回了大廳。

「咦?父親呢?」看著大廳中聊天的清一色的女性,宋傑一臉好奇的問向了幾人,他記得很清楚,剛剛小林一郎的確是離開了地下室。

小林佳苗指著樓梯「他上去換衣服去了。」隨後又招呼宋傑到她的身邊坐下,開始不斷噓寒問暖,像什麼『不應該逞能啦。』、『這段時間生活的怎麼樣啊。』等等。

坐在沙發上的說三個少女和站在一邊的藤倉優也默默的看著這溫馨的一幕。又過了一會兒,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佳苗』的呼喊聲逐漸進入了公館。

聽見聲音的幾人自然是知道這個焦急跑向公館的人是誰。望著公館大門的小林佳苗在看到了那個蒼老的身影之後,便乳燕投林般的撲向了那個高大卻又格外蒼老的身影「父親!」

「哎,我的佳苗,我的寶貝女兒,我還以為我真的再也見不到你了呢。」抱住自己女兒的有馬一心的臉上流出了眼淚「這一次,佳苗你就不要離家出走了,好嗎?」

看著蒼老的有馬一心,小林佳苗的臉上也流出了眼淚「好,不過您可不允許再給我定婚約了。」

「當然,當然。」有馬一心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緒,又開始安慰著自己懷中的女兒「好了,都是有孩子的人了,不哭了。」

看著抱在一起的有馬一心和小林佳苗,坐在沙發上的3個女生開始了討論。

盛寵商女毒後 「要不我們先走吧。」鳳條院聖華率先提出了離開的想法。她的想法立即得到了西爾維婭和夏洛特的一致同意。

「我看行,我們就不要在這裡打擾他們的團聚了。」

「嗯,我們還要回去將這件事請告訴父皇呢,我決定了,就留給他一封信就好了。」隨後3個少女就這樣悄悄的離開了公館,將公館留給了團聚的一家人。

宋傑自然注意到了悄然離去的3個少女,於是趕緊安排藤倉優去幫助3個準備離開的少女。換好衣服的小林一郎從二樓走了下來,默默的站到了宋傑的身邊…… 「小傑,他就是你的外公,有馬一心吧?」站在宋傑身邊的小林一郎問向了自己的養子。

宋傑點頭,側身看向了自己的養父「沒錯,當時是外公找到的我,這個公館中的一切都是外公給我的。」

擁抱在一切的父女兩人終於止住了哭泣,有馬一心看著自己女兒的臉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小傑可是跟我說了,說你喜歡上他是因為他很想我,現在是不是應該介紹一下,讓我認識認識那個拐走我寶貝女兒的男人了吧?」

隨著話音,有馬一心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站在宋傑身邊的小林一郎。

「岳父大人。」小林一郎看著有馬一心投向自己的視線,恭敬的向有馬一心鞠躬「我是小林一郎,是一名廚師。」

「嗯,不卑不亢,不錯。」有馬一心對小林一郎的態度很是滿意「我問你,你知道佳苗的身份嗎?」

「我知道,但是我和佳苗從來都沒有想從您那裡得到幫助。」小林一郎點頭「作為一個男人,我更不能靠我岳父的支持來打拚事業,我應該靠自己的努力。」

有馬一心很是同意小林一郎的話「不錯,就是這樣,人就應該靠自己。」

「不,應該是靠我們。」小林佳苗走到小林一郎的身邊,用自己柔情似水的目光看著自己的丈夫。

「你們以後就住在這裡吧,這個女婿我還是比較滿意的。」有馬一心說著就要走出公館。

宋傑卻喊住了有馬一心「老爺子,您等一下,我有事要和您說,這件事牽扯到了有馬集團繼承權的問題。」

「我已經知道了。」有馬一心轉身,一臉微笑的看著宋傑「雖然你不是佳苗的親生骨肉,但是他們對你就像是親生兒子一樣,不是嗎?記住,你就是我的外孫,飛機上你說的話就忘記吧。」

「有馬集團的繼承人一定會是你的,我相信你會做的比我更出色的。」走到宋傑面前的有馬一心拍著宋傑的肩膀「記住,一定要回來,還有人在這裡等著你呢。」有馬一心這才走出了公館……

來不及阻止的宋傑只能看著有馬一心離開公館。在有馬一心離開公館后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養父母「父親,母親。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們。」

小林夫婦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的養子「小傑,是什麼事情啊?」

「我就要走了,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宋傑的低下了自己的腦袋,他知道對於面前這對將自己全部心血投入到自己身上的夫妻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但是他卻不得不這麼做。

就算是不為了系統所謂的『拯救整個次元宇宙』就是為了讓他們不受到主神派出的輪迴者的傷害,他必須這麼做,只有遠離他們,才能夠保護他們的安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