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聽我說個故事吧!」米洛依舊看著譚玉,語氣那麼的輕。

「我不聽!你出去!否則我讓你給她陪葬!」譚玉近乎瘋狂的聲音有些沙啞。

米洛自顧自的坐在了一旁的長椅上,「我不會走的,譚玉,我不希望你把你自己毀了。」

「毀了我的人是她!!」譚玉指著地方蜷縮著的人,「如果不是她,我媽媽不會死,如果不是她,我的家庭還好好的!」

「哦?是么?我所知道的版本不太一樣啊!」愚蠢的女人。

「你什麼意思?」

米洛抬了抬眼皮,「我所知道的,是你媽媽為了救你而死,而她,為了救你媽媽而傷!」

譚玉心顫了一下,不!不是的!

「你騙我!你騙我!米洛,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騙我??」

米洛看得出來,其實譚玉都知道,只是那段記憶被她選擇性封閉,她不想去面對。

緩緩站了起來,「譚玉,你好好想想,小的時候到底發生過什麼?你怎麼可能忘了?」

譚玉好似又回到了六歲那年,鮮紅的血液在她面前,而她最愛的人在那裡,一動不動。

「不!不!」譚玉捂著自己的眼睛,「不!是因為她!是因為她我媽媽才會出車禍!是因為她,我媽媽才沒有及時得到救治!是因為她!!」

「在教堂里!在十字架面前!在耶穌面前你也要撒謊么?」米洛中氣十足的喊聲鎮住譚玉,「譚玉!你摸摸自己的心,那次的事故到底是因為誰!」

六歲的女孩看到飛著的氣球,興高采烈的去追,眼裡只剩下了氣球,什麼都看不到,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刺耳的剎車聲讓女孩呆在原地,什麼都聽不見了,只剩下眼前的紅色,女孩第一回知道,原來血的顏色是那麼的紅,那麼的紅……

看到獃滯的譚玉,米洛悄悄的往女人身邊挪去。

來往的人從女孩身邊經過,女孩都沒有注意到,周圍就像失去了聲音一樣。

她看到媽媽嘴角帶著笑,緩緩閉上了眼。她也沒有了意識。

模糊中,女孩看到了女人把她媽媽推進了一間屋子,她親愛的媽媽就再也沒有出來。

是她!就是她!腦海中的聲音一直在告訴她!就是她害死了她媽媽!

「不!你騙我!」譚玉眼中冒火,看到米洛正在解繩子,完全沒有了理智,「米洛!!你是她的幫凶!!你們都走不了!我要殺了你們!!」

看到譚玉拿著刀衝過來,米洛條件反射的抱著女人滾了一圈,譚玉落空,憤怒再次達到頂點。

「你們都該死!都該死!都去給我媽媽陪葬!!」譚玉再次沖了過去。

卻在途中被突如其來的腳踹到了地上,刀從手中滑落。

單于千景站穩,理了理亂亂的頭髮,拿起刀,「要不是因為你是女的,真想揍你!」

譚玉忍著疼痛站起來,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原來你們都是一夥的!我不怕你們!你們都是幫凶!!」

「小玉……」米洛給女人解開了繩子,女人便要往譚玉身邊去。

「不准你這麼叫我!!」譚玉聲音沙啞,已然失了理智,「你是兇手!你是殺了我媽媽的兇手!我要給我媽媽報仇!!」

單于千景看到譚玉沖了過去,顧不了她是不是女的,直接一拳打過去。

「不要!」女人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掙脫米洛,沖了過去。

沒有想象中的疼痛,譚玉獃獃的看著擋在前面的女人,眼中的紅色漸漸淡了。

女人身體慢慢滑落,卻依然回頭看了一眼譚玉,「你,沒事吧?」

單于千景瞪了米洛一眼,怎麼不按套路走呀!不是說好把譚玉打暈然後去看心理醫生么?幹嘛要鬆手?他的力氣很大的好不好?

米洛不去理會他,而是看向另一側的男人,男人點點頭,撫摸了一下左耳的耳釘,米洛笑了。

「小玉!」渾厚的聲音讓譚玉一愣。

「爸、爸爸。」譚玉驚訝的看著從門口跑過來的身影。

「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男人擔憂的看著地上的女人,又看了看譚玉,「小玉,你這是在幹嘛?」

「她殺了媽媽!我要報仇!」譚玉義正言辭的看著男人,只是已經沒有了戾氣。

「小玉!」男人不可思議的看著譚玉,又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悔意,「她沒有殺你媽媽!她是在救你媽媽啊!」

救?不是殺?

那段記憶一起沖向了譚玉的腦中……

「小朋友,你沒事吧?來,跟我去醫院,你媽媽需要趕緊搶救!」女人的聲音有些溫柔,又焦急。

「小朋友,阿姨在這裡陪你等你爸爸好么?」

「田主任,患者情況不太好,盧醫生不在,這可怎麼辦?」護士著急的跑到女人面前。

「我去!」女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語氣堅定。

「不行,田主任,你都懷孕六個多月了!會對你有危害的!而且這不符合規矩,一不小心你和患者都會……」護士大驚失色,患者狀況特別不好,進去可就是十多個小時啊!

「沒關係,我也是要當媽媽的人,我不能讓這孩子失去母親。有問題,我來擔著!」女人撫摸自己肚子那麼的溫柔,又那麼的堅決,「小朋友,等著阿姨好么?阿姨把媽媽給你帶回來?」

六歲的小女孩深深的把話印在了腦海里。

她把媽媽帶出來了,卻推進了另一間屋子,再也沒有出來。

「小朋友,對不起。」滿是歉意的眼神讓女孩看不懂,「我食言了,我沒有把你媽媽帶回來。」

後來,女人自己成了小女孩的媽媽。

「不是的……」譚玉獃獃的搖著頭,滿臉淚水,「不是這樣的……」

「小玉,你田阿姨為了救你媽媽,懷著身孕進手術室忙了20多個小時,她真的儘力了!」男人繼續說著,「因為過於勞累,她從樓梯摔了下去,孩子沒了,她再也不能生育,她丈夫和她離了婚。她因為違反醫院的規定也被醫院開除,吊銷了行醫資格證!這些年她對你什麼樣,難道你感覺不到么?!」

譚玉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一個個畫面浮現在腦海。

小玉,我做了你最愛的糖醋排骨,快來吃呀!

小玉,看,我給你買的新衣服,好不好看?我們家小玉穿上啊肯定漂亮!

小玉,你不用叫我媽媽,叫我阿姨也行。

小玉,在學校有什麼不開心的跟阿姨說啊!阿姨當你聽眾。

小玉,誰欺負你,你告訴阿姨,阿姨去揍他!我們家小玉這麼可愛,不能讓人欺負了!

……

女人的聲音那麼的溫暖,那麼的讓人可以信賴,自己是怎麼了呢?

「小玉,對不起。」女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伸手撫摸著譚玉的臉頰,「我沒有把你媽媽帶回來,還佔了她的位置,對不起。讓你……這麼恨我。」

就是這個女人啊!

就是她為了救媽媽搭上了她的後半生。

就是她總是笑盈盈的為自己做這個做那個。

就是她在被欺負時護在自己面前。

就是她……

「媽!對不起對不起!」譚玉撲倒女人懷裡,放聲大哭。

女人愣住了,「你、你剛剛叫我什麼?」

「媽!您沒有食言,您把媽媽帶回來了,就是您啊!您把您自己帶給我了啊!」譚玉的頓悟讓女人看到了光明。

這麼多年的守護,終於……終於換來了真心相待。

米洛抬頭看著十字架上的耶穌,笑了笑,是你讓她們看清的吧!

就當做是你吧!雖然不相信這些東西。 看葉欣這個表情,容止就知道,這個怨靈的身份她不僅知道,很可能這個怨靈還和她有很深的淵源。

“這個怨靈你在哪兒看到的?”

葉欣的臉色很冷。

“這個怨靈,其實你也見過的,就是我們在張家祖墳交過手的那個。”

容止還是想聽聽看葉欣和這個怨靈有什麼淵源後,再決定要不要告訴她馬玲瓏的事情。

葉欣的眉頭皺了一下,“可是我們那天見到的她不是這個樣子啊?”

不然葉欣也不會認不出馬小琴這個殺母仇人。

容止看了一下葉欣的神色,試探地問了一句,“你能不能把你和這個怨靈的關係告訴我?”

“我說了你就會告訴我她在哪裏嗎?”葉欣看着容止說道。

“嗯。”

容止點頭。

見容止竟然真的點了頭,葉欣有些猶豫。

但是不管怎麼樣,還是報仇更重要一些,而且容止也不算是外人,葉欣沒有猶豫多久就將她和馬小琴的仇恨告訴了容止。

“我記得我有跟你說過,我跟馬家之所以關係不好,是因爲我母親是被馬家人給趕出來的吧。”

葉欣不自覺地將腿蜷起,然後又抱住了自己的腿,將下巴靠了上去。

“嗯。”

容止記得是馬玲瓏第一次出現的時候,葉欣介紹馬玲瓏是有稍微提起一些她和馬家的恩怨。

葉欣下意識地選擇了一個讓自己最安全的姿勢陷入了回憶。

“其實這個女人叫馬小琴,我母親之所以被趕出馬家,就是被她陷害的。因爲她喜歡我父親,可我父親卻只鍾情於我母親一人,不管馬小琴使了多少手段,我父親還是娶了我的母親。

但是她並沒有因爲我父母結婚就放棄,反而因愛生恨,處處和我父母作對。到後來她竟然還趁着我母親獨自外出驅魔的時候,聯合怨靈想要致我母親於死地,等我父親得到消息趕到的時候,我母親已經不行了。

後來我父親找上了馬家要求他們交出馬小琴。可想而知,馬家怎麼會因爲我母親一個已經被驅逐了的罪人而得罪馬家長老的愛女呢?

尤其是馬小琴將那件事情做得滴水不漏,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怨靈的身上,馬家以此爲藉口不肯交出馬小琴,我父親想要硬闖,卻幾次都被擋了下來。

沒辦法,我父親只好裝作放棄的樣子離開了馬家。等馬小琴放鬆警惕的時候,再伺機出手。終於,馬小琴到底還是被我父親給殺了。

但馬家的人清楚,雖然沒有證據,但我父親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也是因爲這樣,我們和馬家的關係也就從此徹底壞了起來。”

說到這裏,葉欣終於擡頭看了容止一眼。

“我原本以爲她已經死了,沒想到她竟然又出現了。現在,你可以告訴我馬小琴到底在哪裏了吧!”

“其實,她一直就待在我們身邊,只是我們都沒有發現而已。”容止無奈地說道。

“什麼意思?”葉欣問道。

“其實她附身在了馬玲瓏的身上,而馬玲瓏之所以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應該就是馬小琴造成的。”

容止把事實都告訴了葉欣。

“你說什

麼?”

葉欣不可思議地看着容止,“你說馬小琴附身在了玲瓏的身上?這怎麼可能!”

“事實就是這樣的,牟晨希告訴我的時候,我也是不相信的,直到我剛剛對馬玲瓏用了魂絲牽引陣,她的身體裏的確有兩個靈魂。

萬古武帝 而且你也看到了不是嗎? 此人根基深厚 我甚至看清了她的長相,馬玲瓏是真的被馬小琴給附身了,而且還有一件最糟糕的事情我沒有告訴你。”

容止小心翼翼地觀察着葉欣的神色。

“什麼事情?還有什麼更糟糕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葉欣瞪大了眼睛看着容止。

容止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才緩緩開口說道:“馬玲瓏的靈魂幾乎已經全部變黑了,如果我們不趕快將馬小琴驅逐出馬玲瓏的身體,她很可能被馬小琴奪舍。”

葉欣只覺得自己的腦袋似乎突然暈眩了起來,玲瓏被馬小琴給附身了,甚至她很快就要被馬小琴給奪舍了!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短暫的暈眩後。

葉欣的心中瞬間燃起了熊熊的怒火!馬小琴她怎麼敢!

不說馬玲瓏在馬家的地位,她可是玲瓏的親姨母啊,她怎麼可以這麼狠心!

“她怎麼可以這樣,她爲什麼要這樣,她殺了我的母親還不夠,現在還要奪走我最好的朋友嗎!她怎麼可以這麼做,我要殺了她,我一定要殺了她!”

葉欣雙目泛紅,從牀上赤腳下來後就要奪門而出,容止連忙攔住了她。

“葉欣你冷靜一點!”

容止一把抱住了葉欣,將她死死地禁錮在了自己的懷裏。

“冷靜?你要我怎麼冷靜,她要毀了玲瓏了!”

葉欣在容止的懷裏拼命地掙扎。

“就是這樣你纔要冷靜,只有冷靜下來,我們纔可以想出辦法把馬小琴從馬玲瓏身體裏安全地驅逐出去你知道嗎!”

容止按住了葉欣的肩膀認真地說道。

葉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在容止的安撫下,終於慢慢地冷靜了下來,“那你說,要這麼辦?”

“我和牟晨希原本是打算讓你去說服馬玲瓏看她能不能配合我們驅除馬小琴的,但是你現在的狀態,怕是很不合適。”

容止看着葉欣說道。

“我可以的!”

葉欣一邊點頭,一邊殷切地看着容止,“你相信我,我可以的!”

容止幾乎沒有猶豫就拒絕了葉欣。

“你不可以,你現在已經知道了馬小琴就在馬玲瓏的身體裏,要是她流露出一絲馬小琴的影子,你確定你可以忍得住嗎?”

“……我可以忍,爲了玲瓏,我可以忍住的。”

“你確定嗎?”

“嗯!”

容止看着這樣的葉欣實在無法拒絕,算了,就讓她試試吧,反正他們原本就是打算讓葉欣先去探探馬玲瓏的口風。

“好吧,你要去就去吧,正好馬玲瓏最近就住在深夜書屋,你要是等不及,就把自己收拾收拾去吧。”

容止告訴了葉欣馬玲瓏的房間在哪裏,算是明確了自己的態度。

“嗯!” 「哇!太棒了!幸好沒有發生什麼無法挽回的事情!做好事就是高興呀!」單于千景站在教堂門口,做了個大大的深呼吸。

「弱智!」米洛諷刺的白了一眼,不過感覺輕鬆多了。

抬頭看了看白雲朵朵的天空,今天的天氣不錯!不冷不熱的,正好!一會兒問問秦翰要不要去打個網球什麼的。

「米洛,歡迎你加入推理社!」

眼前突然出現骨節分明的手讓米洛好好的心情再次沉了下來。

她並不想加入,但是……

申宇彬笑眯眯的看著米洛,「我想,你並不想讓翰知道那張空白下面的內容,而且,只有在推理社你才能肆無忌憚的調查。不是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