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能鎮壓兩大至寶,鎮殺兩大強者!」古皇朝內,中年皇者嘴角念叨了一句,臉色鐵青,下方其他四位王者已然出現,一個個臉色同樣凝重。

戰王被殺,在整個古皇朝引起莫大動靜。

「皇,此事還需從長計議,此子不尋常!」下方一位王者沉聲開口,連戰王都這般輕易死了,至寶都丟了,他們去更不行。

九黎族那邊,也是如此,幾位化靈境強者站在首領身後,都在商議著。

不僅如此,崑崙一脈,玄天宗,皇甫氏族等,一個個的秘境小世界之中都在為這件事兒議論著。

屠戮尊者境高手也就算了,但眼下化靈境也被殺,這完全是不同概念,讓人懼怕。

「通知下去,今後在祖星活動,不得打擾凡人世界,不得濫殺無辜,更不得得罪林楠!」有為首者開口,定了這個規矩,三不得!

要知道有些秘境小世界其實連化靈境高手都沒有,如何是林楠的對手?

兩個小時后,鎮魔塔被林楠徹底煉化,寶物的威能更是清楚了。

身前,此刻一道身影出現,凰氏一族凰無畏,也是凰炳之下的最強者,此刻達到宗師境中期。

「今後,麻煩你鎮守此地了,這是我們的大本營所在。」林楠沒有多說,給予重任。

虛空神殿鎮守此地,但他自己可沒有這個時間。

凰無畏一聽,頓時點頭。

「是,先生!」

隨即林楠將控制核心解除,交給凰無畏,不多時虛空神殿易主,被凰無畏完全掌控,方圓十里範圍內,他都可以隨時發動虛空神殿威能,並不需要一定坐鎮在虛空神殿中才行。

安排好之後,具體的事情就交給凰無畏了,凰氏一族林楠很是信任,整個族群都是林楠的僕從,這點哪怕是林楠都無法改變,他們這一族人更是改變不了。

林楠對他們充滿了善意和幫助,一族人對林楠也滿是感謝,盡心盡責。

兩大虛空神殿,江南異境那邊凰炳坐鎮,這般凰無畏掌控,掌握了林楠此刻的大殺器幾乎。

足以說明林楠的信任!

真龍巢穴內,林楠出現在這裡,小龍依舊被無盡的真龍之氣包裹,不時有低吟聲傳來,小傢伙在其中很是興奮,顯然這個機緣不小。

林楠沒有打擾它,轉而直接進入巢穴內部。

…………

半天後,林楠從真龍巢穴內出來,肩膀上已然多了一條金色小龍,不停的在林楠耳邊低吟,好像在表達著什麼,只可惜林楠聽不懂。

但小傢伙的實力,林楠感覺到了。

尊者境中期,比剛出世時,強大太多了。

至於龍巢內部的好東西,半天的搜刮,倒是讓林楠隱約有些失望,並沒有什麼至寶,除了一些靈藥材之外,便是一堆閃亮的石頭之類的,不值什麼錢,倒是小傢伙很喜歡。

不過整個巢穴內部,此刻卻完全是一處特殊的修鍊聖地。

哪怕是小龍吸收了大量的真龍之氣,但依舊遺留很多,整個真龍巢穴內天地之氣也極為濃郁。

小龍的機緣結束,林楠直接傳訊凰無畏,讓他帶領一眾鳳凰山一脈弟子進來,這對他們而言,是機緣造化,讓不少人激動不已。

雙石村,林楠家裡,一家人坐在一起,顯得極為高興。

先前的大戰,讓一家人提心弔膽的,好在林楠沒事。

不過此刻的主角,並非林楠,而是另一個大胃王。

一條金色小龍,體型不大,稱得上迷你,但卻出現在林楠家的飯桌上,對一眾飯菜進行掃蕩,林母整了一大桌子的菜,不多時就被小傢伙橫掃過半。

甚至就連靈酒都不捨得放過,偷偷喝了一些,然後顯得有些暈乎,在餐桌上飛舞遊走著,看著這一幕,惹得一家人輕笑不已。

小龍,他們之前見過,但那時候的小傢伙陷入沉眠之中,也無人去打擾。

但是此刻,這個小傢伙極其可愛。

「太可愛了,傳說中的神龍啊,來,讓姐姐抱抱。」徐曉雯開口笑道,伸出手就朝小龍抓去。

然而剎那間小傢伙身影一閃,消失不見,再出現之際已然在林楠肩膀上。

論速度,林楠都遠遠不如。

見狀,一家人都笑了出來,小傢伙顯然有些怕生,對林楠它極為親昵,但對其他人,它不是很感冒,根本不讓摸。

「小傢伙乖,這些都是我最親近的親人,以後也都是你的親人了,要乖乖聽話。」林楠將小傢伙從肩膀上拿了下來,看著它笑道。

小龍很聰明,早已能聽到人話,雖然帶著滿臉的不情願,但還是被徐曉雯一把搶到手……然後使勁被蹂躪……

「哈哈,小傢伙太可愛了,姐姐這裡有好吃的,來來來!」徐曉雯笑道,隨即一翻手一顆靈丹出現在手。

頓時,小傢伙眼中一亮,隨即徐曉雯還沒有反應過來,手中的靈丹便已然被小傢伙搶奪走。

見狀,一家人再度輕笑,周穎關悅二女也都將小龍搶了過去,女人對小動物有著天生的喜愛,尤其是小龍這種超級可愛的迷你小傢伙,更是喜歡的不行。

饒是林母,從最開始的有些害怕,到最後也忍不住身後摟抱了一番,小龍雖然不情願,但既然是林楠的親人,也是自己以後的親人,只能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些人手中都有靈丹吃,讓它很喜歡。 她知道,馮少啟又要送她走,她不相信馮少啟對自己沒有感覺,踮起腳尖的簡語之摟住馮少啟的脖子,「老馮,昨天晚上,你接到電話就趕來,還照顧我一夜沒走,又給我做早餐,難道,你就對我一點感覺……」看到馮少啟冷淡的眼神,簡語之就知道,自己這個問題讓馮少啟不開心。

她總是會忘記,一開始,是她主動投入馮少啟的懷抱,說好不用讓馮少啟負責,卻又總是來找馮少啟還給馮少啟施壓,知道自己要求太多的簡語之笑著鬆開手,「好,我知道了。」

簡語之臉上的笑容,不知為何,讓人心疼。

目光和注意力都在她身上停留太久,知道自己又在做不該做的事情,馮少啟忙別過臉,「好了,去換衣服吧,快點。」

「嗯。」

簡語之走後,馮少啟往後退了數步,坐在沙發上,想起一些事情就頭痛。

他實在是不該多管閑事,昨天晚上,就不能過來的,已經在紀總面前認錯了,為什麼他又繼續犯錯……

……

高博文從病房出來,關上病房門,透過門上的小窗口看了眼病房裡正在照顧方朵的方秦。

「高總,這裡有些文件需要你簽字。」

高博文接過東西后,簽完字將文件交給杜東。

接迴文件的杜東,轉身離去時,瞥了眼病房門口上的窗口,正好看到方秦那一臉嚴肅的表情。

他還以為,方秦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方朵,沒想到……

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他多想了才會覺得有那麼一瞬間,方秦有點小聰明,不過,就算是找上高博文,就能改變紀優陽的處境了?

蘇嵐做出那種事情,紀優陽也必定會被連累,眼下這個情況,別說沈呈能否保得住紀優陽了,沈呈能否保得住自己的性命也是一件值得重視的事情,因為,這是一場權利相爭之下滿門災難性滅亡的危機。

杜東走後,高博文想回病房,手剛摸到門把就想起自己剛剛出來時想做什麼,差點忘記了。

折回門外,拿出手機打電話。

電話那頭響了許久才有人接通,「喂?」

「是我,那件事已經解決好了。」

「我知道了。」沒想到,高博文還會特地給她打電話。

「方秦的事情,謝謝你了。」

方秦說的?不太可能吧,「你怎麼知道是我?」雖然這個問題很愚蠢,可她卻忍不住問出口了。

「木總,你以為我高博文混到現在,是靠運氣的?」他有自己的眼線,一些該知道的事情,他怎麼會不知道。

是她小瞧高博文的能耐了,「高總,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指教說不上,有利益就合作罷了。」不管木兮是出於何種目的勸說方秦原諒方朵接納他們,只要這件事解決了,他高博文就算是欠木兮一個人情,「這個人情,我會還你的。」

「我是不會拒絕你的人情,作為人情,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希望高總能如實相告。」

「只要是我能回答的,你儘管問。」木兮也不可能問出什麼不能回答的問題吧。

「我聽說,沈氏內部斗得厲害,沈董恐怕要失勢,你是否有打算投靠別的陣營?」她想親口聽高博文回答,如果高博文騙她,那她日後有機會,一定不會放過高博文。

一聲不屑的輕哼聲響起,「哼——」

木兮把他高博文當做什麼人了?「木總,正如你不會為了生存選擇那位梁先生一樣,我高博文也不是賣主求榮之人,以後,請不要用這種問題來羞辱我的尊嚴。」

她暫時相信高博文,「那作為人情,就請你對沈呈跟紀優陽多多照顧吧。」

當紀優陽和沈呈的名字同時出現時,總是讓人會聯想到一些事情,「就算不用你說,我也會那麼做。」不管是沈呈還是紀優陽,這兩個人都是他通往另外一個成功途徑必不可少的幫手,他又怎麼會斷送自己的全程。「你的人情,我已經還了,這是你新欠下的,日後,我有事會再給你打電話。」

有電話進來,高博文接了句,「不好意思,我要接別的電話,先這樣了。」

「再聊。」這個高博文,還真是小氣,這都記著,不過,正是因為,有來有往,沒有拖欠,反而更容易談事。

結束通話后,拿著手機的木兮聽著不遠處傳來的交談聲。

「夫人,三小姐已經沒有生育功能了,是不是要從孤兒院領養一個孩子?」

「在紀家,沒有父母的孩子多的是,這件事,我一早就……」聲音忽然停頓數秒,重新接上的話像是在掩蓋什麼,「我會物色合適的人選。」

「那婚禮要什麼時候舉辦?」

「紀家最近因為那檔子事,搞的人心惶惶,過段時間,寶少爺得回老宅擺宴席,還是在那之前先用這件事沖沖喜,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是不是有些……」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不得當,馬上改口,「要不要徵求一下三小姐跟夏先生的意見?」

「小兮說,這件事讓我幫著辦,就按我的意思去辦吧,他們那邊我會跟他們說的。」

「是。」

別說是萊恩了,就連木兮都聽懂了駱知秋說漏嘴的那些話,沒想到,駱知秋一早就有這個打算了,雖說駱知秋是個好人,可難免心裡也有些自己的盤算,本來讓夏明義娶紀心雨,木兮就覺得委屈了夏明義,如果連這個孩子都要聽從駱知秋的安排,豈不是太難為人了。

看來,她得做點什麼才行。

擔心自己再站下去會引起別人的注意,木兮立刻回去招呼梁帥。

富升和高博文通完話以後,正準備離開,就感覺到背後有一股異樣的眼光,轉身看向令自己不舒服的地方,可是窗外一片風平浪靜,一點可疑之處都沒有。

不可能是家裡的保鏢,有安全感的人不會讓他產生這種不安。

不放心的富升立刻給人打電話,讓他們排查附近的可疑人物,覃老五那傢伙,連用聯婚戲弄他們都做得出來,萬一搞個什麼東西進來,就糟了。

……

在客廳談完話,知道木兮要陪梁帥去書房參觀,姜軼洋就先一步把簡渙之帶走,後來有工作要忙的梁帥臨走的時候,拿走了幾本有收藏價值已經絕版的書籍。

把梁帥送走後,木兮就被駱知秋邀請過去商議婚禮的事情。

過來送水的萊恩,想起那幾本書就心疼,「二少奶奶,那幾本書可是難得的收藏品,怎麼就讓梁先生給帶走了?」

「不是帶走,是以紀家的名義捐贈給了博物館。」梁帥開的口,她又怎麼好拒絕,況且,梁帥過去幫過她那麼多,她也想為梁帥做點事情回報。

他們過來的時候,是什麼東西都沒帶,那些書本就不是紀家的,就算是紀家的,她也贊同木兮這個能為紀家立下良好名譽的做法,「我倒覺得你這個做法很不錯。」要不是這裡的東西都不是紀家的,她還想拿點別的東西去捐贈。

「咕嚕。」

聽到坐在旁邊的簡渙之肚子傳來飢餓的聲音,木兮摸了摸簡渙之的腦袋,「餓了嗎?」

陪著木小寶看紀錄片的時候,他知道了不少和紀家有關的事情,自然連紀家的家規也了解一些,知道現在還早不是吃飯的時候,簡渙之紅著臉搖了搖頭,「沒有。」

駱知秋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時候也不早了,不然,就先用午飯吧?」她也想趁早把午飯吃了,騰出人力和時間準備別的事情。

看了眼手上的懷錶,這離午飯時間還遠著呢,現在這個點,除了一些需要提前腌制和蒸煮的菜以外,主菜基本上都沒來得及做,就連白米飯都是要臨近開飯前新鮮蒸出來的才美味,萊恩臉色為難看著駱知秋。

摟著簡渙之的木兮最先看出了萊恩的神色,「那就改吃火鍋吧,今天是值得慶祝的日子,那些菜就當做是給為家裡服務的人加菜,秋姨你覺得怎麼樣?」

「那就按你說的辦吧。」駱知秋沖著萊恩點頭,家裡的事情都是她一手一腳經辦的,她當然知道不能提前開飯的原因是什麼,「不用蒸飯了,我們吃麵食。」

「十五分鐘之後就可以用餐了。」看來,這個家裡不止需要駱知秋,還需要一個木兮,有兩個人共同管理,很多時候在一些事情上會變得更靈活。

萊恩走後,駱知秋叫人去通知紀心雨和夏明義。

看到木兮為了自己提早用餐還改變用餐的菜品,簡渙之一臉不好意思,「對不起,因為我……」

以前,小寶像簡渙之這樣成熟穩重,跟個小大人一樣,她心裡別提有多愧疚了,小孩子就該像小孩子一樣,還是不要太早的承擔不屬於他們的壓力才是最好的,木兮又摸了摸簡渙之的小腦袋,「不需要道歉,餓了就吃飯,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只是,小寶可能沒那麼早回來,那咱們就先吃火鍋,一邊吃一邊等他。」

語姐姐說,木兮是他們遇過最寬容的人,果然是那樣,雖然木兮說不需要道歉,可是謝謝還是要的吧,「謝謝木兮阿姨,謝謝秋奶奶。」

「真是有禮貌。」聽說這個孩子也是沒有家人的孤兒,看著各方面都可以,只是到底不是紀家親生的,萬一領養回來,哪一天冒出個什麼家人來,到時只會引起更多不必要的麻煩,那個尋夏就是最好的例子,看來還是從家族裡挑選一個沒有父母的孩子讓夏明義他們兩人領養才是最妥當的辦法。

萊恩走後沒多久,木兮就帶著簡渙之和駱知秋一道去餐廳吃飯,今天早上,她醒來的時候,姜軼洋跟她說,從現在起,是姜軼洋負責照顧小寶了,駱知秋在的時候,她也該尊重駱知秋遵守家裡的規定,盡量不邀請姜軼洋他們一塊共用午飯,駱知秋不在的時候,她會選擇跟姜軼洋他們一塊用午飯,因為姜軼洋跟費亦行這些跟著紀澌鈞出生入死的兄弟,他們所做的一切早已超出了職責範圍之外。

話雖如此,但也該為了照顧姜軼洋他們,稍微改變一下家規,她記得之前在花園用餐的時候,那種模式就不錯。

在木兮想到這些的時候,打理紀家多年的駱知秋也已經考慮到了,聽說早餐姜軼洋也在餐廳用餐,紀家的開銷離不開費亦行的幫助,而對於這些對紀家做出絕大貢獻的人,她也會給予尊重。

只是礙於一些原因,駱知秋不好徹底打破規則,在吃午飯的時候,姜軼洋雖然沒有上桌吃飯,卻在主位背面原本放壁桌的地方換上了一張五十厘米寬的長桌,上面擺滿了食物,姜軼洋需要站著吃午飯,在給予了一定的尊重上卻又保留了紀家該有的威嚴。

駱知秋主動做到這份上,木兮很感激,而姜軼洋也是第一次,在紀家感受到了不一樣的尊重。

吃飯的時候,簡渙之看到姜軼洋也在一旁吃飯,好奇小聲問了句木兮,「木兮阿姨,為什麼我們用餐的時候,他也可以在這裡用餐,而且,他吃飯的位置還是在主位的後面?」紀家擁有比簡家更悠久的歷史,他向來對歷史很有興趣,早上,是因為木兮隨和,可是現在,餐桌上有紀家的人在,按理說,姜軼洋不該在這裡吃飯,他對這個行為感到很好奇。

簡渙之小聲詢問的話,讓餐廳瞬間安靜下來,只剩下鍋中食物沸騰的聲音。 路彥琛默默的看著她,就這樣看著她笑,看著她鬧,無疑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路彥琛給葉朵下載好王者之後,立馬把手機給他,一臉認真的跟他說:"你以前沒有玩過,現在就按照新手教程,一步步的先訓練下來,一會就到了五級了,到時候,買幾個英雄,我們就可以一起打排位了!"

路彥琛接過手機,看著葉一朵:"這是我先自己玩的意思嗎?"

葉一朵點點頭,一臉認真教導的模樣:"對啊,你得先跟著教程玩一會,不然,你不知道怎麼玩,當然了,你如果想讓我手把手教你的話,我也是沒問題的!"

路彥琛看了一眼葉一朵眨巴著眼鏡,一副要不要我教你的表情。

他默默的搖搖頭:"沒事,你讓我先自己玩會!"

葉一朵有點小小的失望:"好吧,你先自己玩,只不過,你要快點晉級啊,我還等著跟你一起玩排位呢,我也是這幾天才下載的遊戲,才剛剛上白銀,可以帶你一起的!"

路彥琛雖然不懂葉一朵說的遊戲,但是,他還是聽的很認真。

他仔細思考了一下,點點頭:"我會盡量快點的!"

葉一朵點了點頭,開始打排位賽。

她這幾天打王者的興趣挺濃厚的,想到路彥琛要跟自己玩,她更開心。

只不過,真的和一個新手玩起來,還要等他練一練新手教程。

這個過程就有點煎熬了。

葉一朵一邊玩遊戲,一邊時不時的瞅瞅路彥琛。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微微勾唇。

他見葉一朵轉過頭去,嘟了嘟嘴巴,他的臉上升起一抹寵溺的笑容。

葉一朵玩了兩局遊戲,這才注意到,路彥琛安靜的看著她。

看著路彥琛的俊臉,她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

路彥琛的眸子微微閃爍,葉一朵立馬吞了吐舌頭:"你打完了嗎?"

路彥琛點點頭:"嗯,完了!"

葉一朵低頭打開排位賽,邀請路彥琛一起開黑。

兩個人進了遊戲,葉一朵把腿盤在沙發上,一副要大幹一番的模樣。

她側頭看了一眼路彥琛:"對了,你剛才玩了新手任務,覺得怎麼樣?好玩嗎?"

路彥琛看見葉一朵眼睛里,星星點點的期待。

他微微點頭:"嗯,不錯!"

葉一朵的眼睛,立馬明亮起來:"真的嗎?那你覺得你會玩了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