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臭小子,怎麼不吃啊?」斕媽媽給斕珵瑄擺好碗筷,夾了菜,半天不見他動。

「吃,吃飽了。」斕珵瑄小小的表情蘊含着大大的為難,眼睛盯着姐姐。

「吃什麼吃飽了?」斕媽媽來氣,以為他又亂吃東西了。

小孩子亂吃東西遭罪,大人也惱火。

斕珵瑄閉口,眼睛依舊盯着姐姐。他知道不能讓爸爸媽媽知道他在外面亂吃東西,還不能供出是姐姐想出來的在溪邊烤魚吃。

默默拿勺子數米粒……

斕凝感覺到媽媽朝她看過來,連忙撇開視線,假裝在吃飯,實際吃了個寂寞!

商略將一切收在眼中,眼底浮現一抹笑意。

斕媽媽沒在意斕凝是真吃還是假吃,商略沒動筷子,她當然要勸兩句。

斕凝跟商略眼神交流,哥哥應該也已經飽了。

滿桌的美味佳肴,此刻對於他們來說壓力山大。

斕爸爸和斕爺爺的酒量都還不錯,今晚他們飯桌上擺的是去年釀的櫻桃酒,大家一起滿上一杯,一飲而盡。

斕凝是四杯倒,很自覺的喝了一杯就沒喝了。

商略還在陪爸爸和爺爺喝酒,三四杯過後斕凝才突然想起,哥哥不是不喝酒嗎? ,

第508章

王輝已經不想和他說話了,直接出門右拐。

宋三喜,左拐,走消防樓梯。

上樓梯時,便聽到那邊門開了。

一個嬌滴滴的聲音響起:「喲,輝哥哥,你來陪我看煙火了呀?今天晚上的焰火,好漂亮呀,真美」

「陪個屁!老子今晚很不舒服!」

然後,只聽到一陣嬌笑聲響起,那女人還說:「你壞,你一來就,好壞呀,咯咯咯」

宋三喜被聲音迷惑,心跳有點加速。

這特么的什麼狐狸精,聲音這麼出眾?

不過,還是上樓去。

心裡,覺得有意思。

王輝和王霞這對同父異母的姐弟,關係是真僵啊!

這種時候,王輝連姐姐都不要了,反而跟情人約會?

一聽那聲音,就沒幹什麼好事。

沒多久,宋三喜來到27樓。

迅速找到了王霞被綁架的房間。

那裡,一看房門就是一間清水房,未裝修。

小戶型的那種,一室一廳一廚一衛。

天晨大廈,也是綠意·中海的樓盤傑作,還不錯。

兩個黑白狗,很會挑地方。

宋三喜對於這種2007年款的老門,輕鬆就能打開。

進去,便看到窗戶邊吊著的王霞。

這冷的天,外衣沒有。

就是打底的粉色小桃領緊身衣,還有淺青色的絲·襪。

那背影,絕了。

頭髮,很凌亂,更顯不一樣的風情。

冷的,瑟瑟發抖。

掙扎都沒有了,累透了。

連有人開門進來,她都沒法回頭,被綁吊的實在夠專業。

她的身後,一排炸藥,擺成了半圓形,一人高。

稍不注意,狙擊彈就能擊中炸藥,一炸就成片。

宋三喜看著那些炸藥,心驚不小。

黑白狗賊也是厲害,居然能弄到這麼多的高能炸藥。

只不過,地上,兩個黑白狗。

白的一個額頭中槍,黑的右太陽穴中槍。

在王霞的身後,倒著,冷硬了。

鮮血,已經冷凝了。

窗外的禮花彈,一波一波的爆著。

硝煙的味道漫進來,血腥味兒都掩蓋的差不多了。

宋三喜信步過去,不慌不忙。

先把黑狗身上的遙控器,搜出來。

一共兩個。

很快全部拆掉,電池扔一邊。

現在,這裡的炸藥以及公園裡的,都不會引爆了。

安全!

宋三喜走過去,在王霞背後淡道:「王老師,讓您受驚了,受苦了。還好,問題解決了。」

「唔唔」

王霞聞聲,又掙扎了起來。

但,她回不了頭。

可這聲音,熟悉。

宋三喜啊!

竟然是他!

王老師,打死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鵝毛般的雪花簌簌地不斷往下落,織成了天幕雪簾。如同柳絮一般輕盈,銀一樣的白,玉一樣的潤。如此大雪已將下了一天了,從早上的淅淅瀝瀝的小雪粒子,變成了現在的雪花片子。曉婭無聊的坐在窗前,無聊的等待著。小七出去找小夥伴玩了,張志誠帶著四郎還有五郎進城裡面找柿餅子的買家了,喬氏怕過兩天雪大了沒有辦法出門,所以提前一天帶著枝兒去程娘子那邊學習去了,家裡就剩下了曉婭一個人。一天的時間,曉婭沒事看了一天的書,就在剛剛,曉婭一個人已經包出來好幾拍子的餃子,用的餡還是南瓜餡的,秋收的時候收下來的嫩南瓜,做餃子餡吃最好不過了,留到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了。

曉婭在屋裡,聽著西廂房哐當哐當的鑿石頭的聲音,屋內的火塘裡面時不時傳來噼啪燒柴的聲音。雖然說他們有了一些錢,但是取暖用炭火還是不可能的,好在下雪前他們攢下來好幾堆的木柴。白天在他們這屋支一堆,靠餘溫烤著暖牆,東西廂房都是一樣的格局,所以也都點了一堆。趙先生十二個時辰基本上都是在屋子呆著,所以火十二個時辰都是不斷的,西廂房等太陽出來,姥爺嫌棄火氣太大的時候才會停掉,所以他們家一天就光柴和的使用量都是驚人的。不過他們一家人都是勤快的人,每天張志誠都會帶著四郎五郎弄回來更多的柴和,就備著大雪封山的時候能夠不斷頓。

「娘,你回來了。」曉婭正無聊的發獃,就看到了喬氏的身影。

「曉婭呀,別出來了,外面的雪太大了。一會落你一身,全濕了,快回屋。孩子他爹,你也快回屋,暖和暖和,一會到房頂把上面的雪處理一下吧。」喬氏說著就進了屋,拿炕上的笤帚把身上掃了掃,也不忘幫張志誠把身上的雪掃乾淨。曉婭也拿了一把笤帚,幫枝兒把身上的雪花打掃乾淨,進屋要是不趕緊把雪花打落,一會就會直接在身上化了,這衣服就徹底濕了。

「姐,你再打掃一下。」枝兒看打掃差不多了,就越過了曉婭準備進屋裡面,曉婭趕緊把笤帚給枝兒,讓他再自己打掃一下。

「不弄了,我先去看看房頂。」張志誠進來把東西放下,就準備出去。

「爹,不用去看了,我二舅剛才剛上去打掃了,房頂上面的雪都打掃乾淨了。」曉婭趕緊攔住他爹。「爹,你進屋喝點水,我給你們把水都溫著呢,現在正好喝。」曉婭說著就給倒出來一杯熱水,現在的水溫雖然比不上剛燒出來的時候,但是溫服也不低。張志誠接過去,用手捧住了,好好溫了溫手,這才喝。

「爹,我哥他們呢。」她爹娘回來了這麼半天了,還沒有看到四郎和五郎他們回來,感覺有點奇怪。

「你哥他們一會就回來,曉婭,咱們的柿餅子賣了,就是按照你說的價格賣的。趕緊的,咱們有多少,趕緊收拾收拾,一會你哥就帶著掌柜的他們回來拉柿餅子來了,我先回來收拾收拾,你哥他們一會跟著掌柜的顧的馬車過來,一會就到了。」張志誠一口就把手上水杯上的水喝掉,就準備往外面的大缸去看看。

「爹,咱們都是弄好的,不用看,賣給誰家了?」曉婭跟著他爹就往外走。他們的柿餅子晒乾之後就放在了缸裡面,堆放在了之前搭的一個簡易棚子裡面,前幾天曉婭看了看,上面的霜上的非常的漂亮了,然後一家人把所有的柿餅子挑揀了一下,上霜上的顏色最好的放在了一起,然後差一點的放在了一起,剩下的就是品相最不好的,也單獨放了起來。

「秦記糕點鋪子。」張志誠說道「還是秦鳳樓的掌柜的給介紹的,和他們是一個東家。原本我們就是準備找糕點鋪子的,正好路過秦鳳樓,掌柜的正在門口呢,碰上了。非拉著我們進去坐坐,讓我們暖和暖和再走,進去之後我們聊著聊著就說道了這個,然後秦掌柜的直接讓夥計把秦記糕點鋪子的老闆給請了過來。秦鳳樓咱們打過交道,掌柜的人挺厚道的,我想賣給誰不是,就賣給他們就行了。對了,曉婭,這個秘方老闆也是想買了,我說做不了主,一會他來了你和他聊聊。」說著,張志誠已經挨個打開每個缸看了看,看上面沒有被破壞的跡象,就趕緊就蓋上了。

「爹,他沒說多少錢收?」曉婭問道。

「爹沒問,到時候你問問吧。」張志誠說道。

「爹,準備好了嗎?」兩人正說著呢,四郎就跑了進來。還是挺快的,就這麼一會的功夫,秦記糕點鋪子的車就到了。

「準備好了,車子到了?稱帶了嗎?咱們現稱?」張志誠趕緊迎了出去。

「姐,這是準備賣了嗎?」這時候二舅也出來了,雖然說他不知道張志誠他們今天出去做什麼,但是在這邊住了這麼長時間,前段時間曉婭他們倒騰柿餅子他還是看到了。況且當時曉婭還拿出來不少給大家嘗了嘗,外面的那一層面甜甜的,很是好吃。

「對,快過年了,賣了好過年,你姐夫今天出去找買主了,一會你幫忙和你姐夫一起把東西給他們抬上去一下吧。今天姐忘記買肉了,一會他們進城,我讓你姐夫買肉回來,到時候給你做紅燒肉吃。」喬氏現在臉上的笑容都已經掩蓋不住了。

「行,姐我就等著吃紅燒肉了。」二舅也高興的回答著,他這是從心裡替他姐高興,看他姐這個樣子,肯定價格不少,他姐這是過起來了。只要他姐過起來了,他娘就不擔心了。

「張掌柜的,快請快請,進屋暖和一下,咱們一會再看?」張志誠試探著問。

「不忙,咱們還是先看看東西吧。」秦記糕點的掌柜的原來姓張,這進來之後並不忙著進屋,還是親眼看到東西才能繼續往下談。

「好,這邊。」張志誠引導者就進了棚子下面,張掌柜的眉頭略微一皺。

「張掌柜的,這東西放外面好保存。」曉婭看到張掌柜的皺眉頭,就趕緊的解釋道。

「還是先看看東西吧。」張掌柜的也不說別的,還是堅持要看看東西。張志誠一聽這個,就帶著張掌柜的把每一個缸都看了一下,有的缸張掌柜的還從上往下一層一層的拿到最下面一層看了看,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張掌柜的,您放心吧,雖然咱們第一次打交道,但是我們和秦鳳樓可是打過幾次交道了,我們就是老實的莊戶人家,可定不弄那些虛頭巴腦的。張掌柜的,你看這邊這幾缸,這邊這四缸是我們定義的最差的一等,一看看這品質也還成吧,你嘗嘗。」說著曉婭就拿了一個出來,遞給張掌柜的,讓他嘗一嘗。「那邊,那十缸是二等的,剩下的就是一等的了。就剛才你查看的這一缸,就是一等的,我保證每一缸一等的都是這個品質。」說著每缸裡面都撿了幾個出來。「張掌柜的,你看怎麼樣?」

「嗯,不錯,和帶去的一樣。」張掌柜的點頭道,剩下的就沒有再碰。

「那咱們準備裝多少呢?我們這邊好給您往外搬。」曉婭問道。

「奧?你爹還沒和你說嗎?」張掌柜的看一直和他說話的是一個小姑娘,就問道。

曉婭疑惑的看向他爹,她爹回來的時候就是說按照她說的價格,可是沒有說具體張掌柜的要多少呀。《我的弟子皆是天驕》第三百六十九章:接觸 第三十一章荷包

盛夏的夜晚,灶火燃的旺盛,陸初溪不時的往火爐里添些木頭,鍋里的飯菜咕咚咕咚的冒着聲響。

簡童掀開鍋蓋,青菜和肉的熱氣撲面而來,簡童深吸一口,似乎都聽見了肚子咕咕叫的聲音,廚房裏一片安靜,除了一開始簡童叫陸初溪進來燒火,其餘的時候,兩人都沒再說過話。

跳躍的火光閃耀在陸初溪白凈的臉上,似乎清瘦的臉上多了些肉,到不顯得蒼白了,陸初溪盯着灶爐里的火焰,許久,他聽到自己的聲音。

「家主。」

簡童正舉著鐵鏟炒菜,模模糊糊的好像聽見了什麼聲音,她傻乎乎的舉著鏟子往外看,沒人,

陸初溪:「家主,今日中午的時候,寶哥把錢送來了,只不過送了一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