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舞麟,你接下來要努力提升魂力了。這些戰鬥技巧固然能夠讓你的戰鬥力提升,但魂力才是魂師的根本。你們同班同學之中已經有不少人都到了四環修為,你也要儘快提升到四環,魂力提升一個大境界,你能夠做的事情也要多得多。」在唐舞麟離開海神島之前,濁世叮囑道。

唐舞麟心中凜然,自己的師長們幾乎都提醒著自己要努力修鍊魂力,看來開學之後,其他的事情都要放一放,減少時間。把更多的時間用在修鍊魂力方面。就算第二學期不能達到四十級,等到第三學期,一定要達到才行。

一個學期一年,等第四個學期的時候,他們就要進入二年級了。

臨走之前,唐舞麟找到娜兒。

綠草如茵,海神島上的空氣永遠清新的讓人陶醉,如果有得選擇,唐舞麟真的不想離開這裡。這裡天地元氣濃郁,如果能夠一直在這裡修鍊的話,他的修為一定會提升的快很多。

可是,終究還是要離開的。他現在還沒有進入內院的資格。而且,就算是進入了內院,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登上海神島的。

唯有努力、再努力,未來自己才能真正的留在這裡。

「娜兒,我要回外院那邊了,你在內院要努力修鍊哦。」唐舞麟摸了摸娜兒的頭。

娜兒眼圈微紅,「哥哥,我不捨得你走怎麼辦?」 唐舞麟笑道:「這次和上次可不一樣哦。咱們都留了魂導通訊,你想我了就給我打電話,還可以出來看我。不過,平時我恐怕是沒法來海神島了,規矩不允許。我就在外院工讀生宿舍,很好找的。」

「嗯那。」娜兒突然撲入唐舞麟懷中,緊緊的抱住他,「哥哥,無論以後你遇到怎樣的困難,為了娜兒,你也要努力支撐過去哦。一定要變得更加強大。娜兒在海神島等著你。」

「一定,我一定會依靠自己的努力進入海神島的!」少年充滿熱血的說道。

唐舞麟走了,娜兒依舊站在遠處,看著他離開的方向,她的眼神顯得有些空洞,在眼底深處,還有淡淡的悲傷。

「怎麼了?你哥哥走了?」柔和的聲音在身邊響起,娜兒眼神頓時恢復了正常,輕輕的點了點頭。

溫柔白皙的手掌摟住了她的肩膀,「你們都還小,未來有的是時間。傻丫頭,你竟然也會這麼依戀於人,你老師可是嫉妒的很呢。」

娜兒抬頭看去,不依的道:「師母,我也很依戀您和老師啊!」

如果唐舞麟在這裡,一定會認出,站在娜兒身邊的這位,正是海神閣副閣主,有當今大陸最善良女性之稱的聖靈斗羅雅莉。

雅莉抱了抱她,「師母很喜歡你的依戀呢,我和你老師沒有孩子,我們一直都把你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放心吧,你哥哥很優秀,未來他一定能夠考入內院的。」

「嗯,謝謝師母。 愛在億萬光年間 師母,為什麼現在不能讓他進入內院呢?我覺得哥哥的潛力可以的。」娜兒一臉希冀的看著雅莉。

雅莉卻搖了搖頭,道:「現在還不行,璞玉需要更多的磨練,在這裡,磨練是不夠的。所以,我和你老師也準備讓你出去一段時間,總是在這裡修鍊,對你未來的提升不利。還有一年吧,一年後,你要出去走走了。」

「不,娜兒才不要離開老師和師母。」娜兒抱住雅莉,撒嬌著說道。

……

史萊克學院外院,工讀生宿舍。

唐舞麟回來的時候,徐笠智已經在宿舍中了。

「笠智。」唐舞麟笑道,「你和星瀾去哪裡了?怎麼在學院里一直沒看到你們?」

徐笠智呵呵笑道:「星瀾姐去了一個適合她修鍊的地方,我這武魂,在哪裡修鍊都一樣,就跟她去了。我們也剛回來。隊長,看你的樣子,似乎又有所突破啊!」

徐笠智雖然是食物系魂師,但他的感知非常敏銳,並不是精神力帶來的感知,而是一種先天感知。

他明顯發現,今天的唐舞麟有些不同。不但身材高大了幾分,增添了英氣。同時,他的眼神變得更加內斂了,身上的氣息沒有什麼變化,可他就是感覺到,皮膚下似乎有光暈流轉的唐舞麟已經變得更強。

唐舞麟笑道:「還行,有了一點突破吧。不算特彆強,我最近準備開始努力修鍊魂力呢。」

徐笠智呵呵笑道:「嗯,沒想到來到外院壓力還那麼大,班裡都好幾個四環的了,咱們是要努力了呢。」

唐舞麟道:「小言和古月她們回來了嗎?謝邂呢?」

徐笠智攤了攤手道:「小言和古月還沒回來,謝邂這傢伙一大早就跑出去了,不見人影。樂正宇也回來了。在他宿舍那邊呢。我看原恩好像一直都在。」

「嗯。」唐舞麟道:「那我先去找他們一下。」答應原恩夜輝的事要先給人家做到。

原恩夜輝的宿舍門關著,自從第一次被謝邂看到之後,她這裡就變得非常神秘,哪怕是白天,都很少有拉開窗帘的時候。

唐舞麟抬手在門上敲了敲,「原恩,你在嗎?」

原恩夜輝開門而出,「回來了?」

唐舞麟點了點頭,「我這就給你鍛造有靈金屬去。你的需求沒什麼變化吧?」

原恩夜輝搖了搖頭,「沒有,品質越高越好就是了。」

唐舞麟笑道:「儘力而為,十幾天沒有摸鍛造了,我要先熟練一下。」

「不急。沒別的事我回去繼續修鍊了。」

唐舞麟道:「你知道謝邂去哪了嗎?」

原恩夜輝眼神微微一變,冷聲道:「不知道。你們是室友,他在哪裡,你問我?」

唐舞麟有些無奈的道:「之前的事情都是誤會,實在是抱歉,不過大家也還是同學,你……」

「砰!」原恩夜輝直接關了房門。

唐舞麟摸了摸鼻子,這還真是碰了一鼻子灰啊!

先去鍛造室吧,十幾天沒摸鍛造了,別說,還真有些想念。一想到要去鍛造,他嘴角處不禁流露出一絲微笑,他現在還記得,楓老那天在師祖那裡得意的樣子。

楓老最近已經沒有在督促他修鍊鍛造了,唐舞麟的師長們給他的共同意見,全都是要儘快提升魂力修為。這是他現在相對比較薄弱的。

他剛要前往鍛造室,卻突然接到一個魂導通訊,一個令唐舞麟高興的叫出來的好消息。

「太好了,墨藍姐醒了,這真是太好了。」

墨藍的丈夫打來的通訊,墨藍已經醒過來了,雖然還有些神志不清,但最親近的人卻是已經能夠認得出來。這已經是相當好的情況了,聖靈斗羅也接到了他們的消息,最近會再去一次。

按照這種情況來看,墨藍是有痊癒可能的。

「隊長,什麼事情這麼開心啊?」亭亭玉立的許小言從外面走進宿舍區,剛好看到唐舞麟興高采烈的一幕。

唐舞麟笑道:「一個朋友從疾病中恢復過來了,替她高興。」

許小言巧笑嫣然的道:「那真是太好了。我先回去收拾東西啦。」

一個月不見,大家看上去都沒有什麼變化,但唐舞麟還是看得出,許小言比以前自信了。自從她的武魂在觀星台升華之後,她的心態就開始逐漸發生了變化,原來的那份自卑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越來越自信了。

確實,她現在的三大星空魂技,在控制方面,絕對是極其強大的,單是絕對成立性,就已經能夠改變戰場了。

大家都在飛速進步,這就是史萊克啊!一刻都不能鬆懈的史萊克。這種氛圍,總是能夠讓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

唐舞麟走出工讀生宿舍,才一出門,又碰到了熟人。

「班長好。」來人正是有禁錮之稱的駱桂星,他們班五大少年天才榜成員之一。

「桂星,你怎麼來我們這兒了?也打算當工讀生嗎?」唐舞麟笑道。

那次團戰之後,唐舞麟在一年級一班的威望不斷提升,尤其是當他們戰勝了二年級一班之後,更是如此。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夠撼動他的班長地位了。而他和駱桂星、舞絲朵他們的關係也改善了不少。畢竟,無論怎麼說,他們都是同班同學,有競爭,但也是同窗。

「我是來向你們發出邀請的。這不是新學年要開學了嗎?大家修鍊了一年了,咱們來一場班內友誼賽怎麼樣?對大家也是個鍛煉。」駱桂星笑眯眯的說道。 唐舞麟失笑道:「怎麼?不服氣?還要再來一次嗎?」

駱桂星攤了攤手,「總要驗證一下我們的修鍊成果嘛。你們是最好的驗證對手。雖然我覺得我們勝率不會高,但總要試試。我們可是一直以你們為目標苦練的。」

唐舞麟道:「什麼時候?」

駱桂星道:「明天就開學了,上午開學典禮,下午沒什麼事。就明天下午吧。輸的人出場地費。怎麼樣?」

「好。」唐舞麟痛快的答應一聲,同學之間的正常切磋有什麼?而且,他對自己和夥伴們也是信心十足。

駱桂星道:「班長,可不要大意哦。我們進步可是很多的,配合問題也解決了。這次我們絕不會有上次那麼多失誤。不過,你們那武魂融合技是不是就不要用了?那個太霸道了,用了對你們自己傷害也大。」

唐舞麟笑了,「桂星,你這麼說,可就相當於信心不足啊!這樣的話,我看你們就沒什麼獲勝的機會。」他才不上當呢,駱桂星想用話套住他可沒那麼容易。而實際上,唐舞麟確實是沒打算用武魂融合技,被老唐提醒之後,神龍變能不用還是不用的好。

「好吧,明天見。」駱桂星告辭而去,唐舞麟也跟著他走了,去鍛造室那邊,他都沒有提前通知自己的夥伴們。對於這場挑戰,他確實是信心十足。

等唐舞麟從鍛造室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連他自己都有些驚訝的是,十幾天沒鍛造了,可這重新拿起鍛造錘之後,鍛造的感覺反而比之前更好了。這應該是沉澱的原因,也有他自身氣血之力提升,感知更敏銳的原因。

融鍛的成功率比之前還要高了,品質也相當不錯。一個下午的打造,居然讓他鍛造出了一塊品質高達百分之八十九的有靈金屬。

唐舞麟直接給原恩夜輝送去了,一聽說融合度高達百分之八十九,原恩臉上總算是有了笑容。

宿舍里,謝邂還沒回來,古月也沒回來呢。

唐舞麟皺了皺眉,拿出自己的魂導通訊器,撥通了古月的號碼。

「舞麟?」很快,通訊接通。不知道為什麼,當唐舞麟聽到古月的聲音時,整個人都有种放松的感覺。

「嗯。是我。明天就開學了,你怎麼還沒回來?在哪呢?」唐舞麟問道。

「呵呵。」另一邊的古月笑了笑,「快到了。我給你帶了點好吃的。 爹地給錢,媽咪求帶走 還有一會兒就到學院了。」

「我去門口接你。」唐舞麟幾乎是脫口而出的說出這句話。說完了,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詫異。

「好啊!」古月的聲音依舊平和,但明顯帶著幾分喜悅。

唐舞麟從床上跳下來,套上鞋子就跑了出去。

徐笠智目送著他離去,胖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唐舞麟才一出門,迎面就碰上了剛進宿舍區的謝邂。

「咦,老大,你回來了?」謝邂的樣子著實是有些狼狽,一頭的汗水,還有灰塵。頭髮都粘連在額頭上了,臉色也顯得有些蒼白,一副疲憊的樣子。

「你幹什麼去了?怎麼了這是?」唐舞麟疑惑的說道。

謝邂的眼睛很明亮,「秘密!」

「好吧。」唐舞麟也不多問,向他揮了揮手,就出宿舍區去了。

謝邂走到水管子那邊洗了把臉,把臉上的灰塵洗掉,再直接用清水沖著自己的頭,大有幾分暢快淋漓的感覺。

真是好爽啊!被虐的好爽啊!

他絕不願意回憶先前經歷的一切,每天都是。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嘴欠說了梁曉宇頭髮的問題,這幾天著實是被虐的欲生欲死。但他卻依舊是興奮的,因為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更讓他驚喜的是,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和武魂其實是一個寶庫,在不斷地開發過程中,寶庫內的一切逐漸展現出來。

自己並不是天生就那麼弱,只是因為自己沒有掌握武魂的真諦,沒有掌握敏攻系魂師的真諦,才沒能將自身的能力全都發揮出來。

在梁曉宇的教導中,他分明能夠感覺到自己的進步速度可以說是一日千里。

而且,現在他也已經知道梁曉宇的身份了。

在他跟隨梁曉宇學習的第二天,梁曉宇就帶他去了一個地方,一個有著專業訓練設備的地方。而這個地方,屬於唐門外三堂之中的,敏堂!

自稱山西小黎明的梁曉宇,正是唐門敏堂堂主,敏堂,在唐門之中負責消息收集、公關、市場等工作。負責範圍最大、項目最為繁瑣。敏堂招收的成員,絕大多數都是敏攻系戰魂師。

無疑,謝邂被梁曉宇直接吸收到了敏堂之中,現在他已經是專屬於敏堂的執事了。梁曉宇親自教導,謝邂終於摸到了敏攻系真正的大門。

換了以前,這麼殘忍的教學,謝邂恐怕已經扛不住了,但那天被原恩夜輝刺激之後,他就憋著一股勁,所以,連梁曉宇都很驚訝,這個傢伙的忍耐力居然這麼強。每天訓練都非常拼,不到筋疲力盡絕不結束。

謝邂骨子裡是有股狠勁兒的,這已經在以前的戰鬥中顯露了出來,而這次,他的狠勁兒就全都用在了自己的修鍊之中。他給自己制定的目標很簡單,超越原恩,戰勝原恩,娶原恩!

人都需要一個目標,為了這個目標而奮鬥。目標的吸引力越大,奮鬥的自然也就越努力。

謝邂現在就是這種情況,動力十足,一切的痛苦和疲憊,都是紙老虎!

原恩夜輝站在窗前,從窗帘和窗戶的縫隙中,看著在那裡洗頭的謝邂。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聽到唐舞麟和謝邂交談的聲音後會來到這裡,看著他。

那傢伙,究竟每天在幹什麼?在她心中,也同樣不無好奇。

史萊克學院大門,唐舞麟跑到門口處停下腳步,四下張望著。

暫時還沒有看到古月的身影,一個月沒有見到她了,不知道為什麼,在他心中,她的身影特別清晰。

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這麼關心古月?

正在他思索的工夫,遠處,一亮魂導汽車閃亮的燈光照耀過來,時間不長,汽車來到學院門前停下。

從車上下來一名司機,拉開後面的車門,古月從車上走了下來。

看到唐舞麟,她臉上頓時流露出燦爛的微笑,向唐舞麟招了招手,然後走到後備箱那邊。

唐舞麟趕忙走了過去,忍不住說道:「怎麼回來的這麼晚?」

古月輕聲道:「之前有點事情處理,處理完了就回來了。你看,我給你帶了什麼?」一邊說著,她從後備箱拿出幾個盒子來,遞給了唐舞麟。

盒子外面都包裝著,看不到裡面是什麼東西。

「是什麼?」

「你打開看看。還熱著呢。」古月嫣然笑道。

唐舞麟把盒子放在車頂,盒子一打開,頓時,一股濃郁的香氣撲面而來。

作為一個地道的吃貨,唐舞麟的眼睛瞬間就直了,怎麼能這麼香?

三個大食盒,放著九個菜,每一種都是一大盤子。然後還有大約二十個饅頭。

「沒敢做太多,怕路上顛簸不好了。營養應該夠的。你吃晚飯了嗎?」古月幫他把食盒都打開。學院旁邊不遠處有個花圃,花圃外圈是石台,食盒就都放在這裡了。

「還沒。」唐舞麟的眼睛已經離不開食盒了。

「那吃完了再回去吧。」古月道。

「好!」唐舞麟早就按捺不住了,飛快的抓過一個饅頭,拿起餐具就大快朵頤起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