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艷姐,你怎麼了?」鹿一凡溫柔的問道。

「我只是覺得,我配不上凡哥你。

你是那麼的高高在上,猶如皓陽一樣,連軒轅家的家主都得對你卑躬屈膝。

而我只是一個酒吧打工的,就好像一顆暗淡的星辰。

我也沒什麼奢望,只求能做凡哥你的情人就好了。」朱艷笑中帶淚。

鹿一凡雙手放在朱艷的眼角,為其抹乾淚水,笑著道:「傻瓜,什麼情人不情人的?

只要我鹿一凡認可的,那就是我鹿一凡的老婆!

甭管你是打工的也好,掃地的也罷,只要跟了我鹿一凡,那就是天底下最尊貴的女人!」

「放心,艷姐,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我愛你,艷姐!」

朱艷聞言,心中的情意再次被勾起。

她一個翻身,將鹿一凡壓在身下,媚笑著問道:「怎麼個愛法?」

鹿一凡心領神會,邪邪的說了一個字:「做!」

隨後的細節自然不用多說。

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足足持續了兩個多小時,朱艷的嗓子都喊啞了。

等到戰鬥結束,朱艷躺在床上滿身大汗,額頭的頭髮都貼著頭皮了,沉沉的睡了過去。

等到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鹿一凡是修真者,自然恢復的很快,七點多就醒了。

因為怕打擾懷中那肉感十足的豐腴美人休息,鹿一凡沒敢動彈。

打開王者榮耀,開了靜音,玩了起來。

到了八點半的時候,朱艷也醒了。

「凡哥~~~~你昨天晚上好威猛,好厲害啊,人家的腰差點都給你弄斷了,屁股和胸都快給你抓破了!」或許是因為受到了鹿一凡的滋潤,朱艷的臉色看起來十分紅潤有光澤。

「哼,雖然哥的年齡比你小很多,但是哥的本事可大著呢!咋樣,哥的技術厲害不?」鹿一凡挑著眉毛,笑著問道。

「凡哥~~~~你個小壞蛋!」朱艷一下子害羞了起來,趴在鹿一凡的懷裡,好半天都不願意起來。

休掉億萬總裁 鹿一凡摟著朱艷的嬌軀,兩人沉默不語。

房間里,流動著溫馨而曖昧的氣息。

叮!

良久,一聲微信提示音打破了這種氣氛。

鹿一凡打開手機一看。

居然是玉皇大帝發來的;玉皇大帝:「凡人,別玩女人了!有啥好玩的?朕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促進天庭和諧的方法!你想不想聽聽?」

鹿一凡:「不想(冷漠臉)」

玉皇大帝:「啊哈!朕就知道你想聽!」

鹿一凡:「我說我不想聽……」

玉皇大帝:「什麼?你想讓我跟你細細道來朕的絕妙主意?好的,沒問題!」

鹿一凡:「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你難道是聾的傳人嗎?」

玉皇大帝:「不想聽立刻退出天庭聊天群!(傲嬌)」

鹿一凡:「哈,玉哥絕妙的主意一定是神來之筆!快快快,快給俺講講,俺都快等不及了!」

玉皇大帝:「這還差不多!朕決定了,今天晚上舉辦一場天庭王者榮耀友誼賽,在天庭、地獄和凡間同步直播!

讓朕的三界子民們,都瞻仰朕細緻入微的神級操作,還有次次五殺的牛逼對局!

怎麼樣?是不是很絕妙的主意?」

鹿一凡:「……」

就玉帝那技術?

特么連個小學生都不如!

還讓三界子民瞻仰?

是在三界子民面前丟人吧!

但是心裡這麼想,咱嘴上不能這麼說啊!

鹿一凡:「很棒,很厲害,但是據我所知,最近天庭的那群神仙都去玩吃雞了,玉哥你咋不跟著他們玩《絕地求生》,還泡在《王者榮耀》上呢?」

玉皇大帝:「哼,朕可不像那群混賬一樣,三心二意,朕是一個傳統,戀舊的男神!」

實際上,玉帝不止一次跟著二郎神、哮天犬他們一起排位打過《絕地求生》……

以下為玉帝吃雞回放。

玉皇大帝:「外甥?外甥?你哪兒呢?我咋看不見你了?別離開我!我怕怕!」

楊戩:「老舅,我就在你一拐彎的樓梯這兒呢,這有一把槍,你快撿起來!」

玉皇大帝跑過去以後,操作了整整五分鐘。

撿起來,扔下去,撿起來,扔下去……

楊戩:「老舅,你玩我呢?快點啊!這都開始跑毒霧了!!!」

玉皇大帝:「這就好,這就好,操作有點兒複雜,還好我聰明。」

撿完裝備之後,楊戩直接從房頂上跳了下去。

玉皇大帝:「外甥啊,這房子有點兒高,我掉下去會不會摔死啊?」

楊戩:「不會!你放心,再說我這兒還有血包呢!」

猶豫了三分鐘……

楊戩:「舅啊!快點下來啊!這都跑毒了!!!!」

玉皇大帝這才磨磨唧唧的跳了下來。

往前跑一陣子,楊戩打死了一波開車的,跑上去查看了一下。

楊戩:「老舅快過來!這有三級防彈衣!你過來拿一下!」

玉皇大帝:「人呢?他們人呢?」

楊戩:「……死了!!!別到處看了!死了懂不懂?」

玉皇大帝:「那屍體呢?」

楊戩:「啊!!!!!他們變成盒子了!!!舔包懂不懂?你沒舔過包嗎?我快被你逼瘋了!!!」

玉皇大帝:「啥?舔包?那是啥?」

楊戩:「你按Tab鍵,就能看到地上盒子里的裝備。」

玉皇大帝:「沒有啊?我沒法看啊!那個是Tab鍵?」

楊戩:「啊!!!!!T!A!B!你看不到嗎?」

好想罵他傻嗶!

可他是玉帝,天庭之主,我只能忍著!!!!

玉皇大帝:「哦哦,原來是這樣,你早說嘛!憑我的聰明才智,怎麼會不懂?」

(ps:毀滅你,與你何干?這句話不是女媧說的……是《三體》里的話!!!不要被王者榮耀誤導了啊喂!) 又過了一會兒……

玉皇大帝:「還是查不到啊!」

楊戩:「怎麼可能?我這邊沒問題啊?你怎麼操作的?」

玉皇大帝:「t、a、b三個鍵一起按,不是你說的嗎?」

啊!!!!!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遊戲白痴啊!!!!

我不想帶這個白痴玩了喂!!!

為什麼偏偏他是玉帝啊!!!

好生氣啊!!

可是,還要面帶微笑!!

楊戩施法在自己的頭頂上布了一層下冰雨的烏雲,不斷澆灌著他的腦袋,這才冷靜了下來。

楊戩:「是最左邊那個Tab鍵,不是tab一起按!」

玉皇大帝:「原來如此,嗨,你早說啊!早說我不就知道了嗎?」

玉帝開始舔包,但是一點進去,那一大堆的物品讓他有點兒眼花繚亂了。

玉皇大帝:「戩啊!拿哪個啊?都拿嗎?」

楊戩:「你就拿那個5.56的子彈,再拿拿配件,反正你需要什麼拿什麼就是了。」

玉皇大帝這一舔,又舔了三分鐘……

楊戩:「舅舅啊!快走吧!一會兒我再幫你弄,毒要來了!」

說著楊戩拚命的跑,跑出了毒霧。

玉皇大帝還是戀戀不捨的在舔包,還一臉埋怨道:「你們這些新一輩啊,就是不知道勤儉持家。

這麼多東西都不撿了?

這不是浪費嗎?

這不是暴殄天物嗎?」

楊戩:「啊!!!!撿個鎚子啊!!!老舅啊,快走吧!我給你!你要啥我都給你!我有!!!毒都已經來了,你還磨嘰個啥啊!!!」

玉皇大帝:「戩啊,你在哪兒呢?我怎麼看不見你了?哎呀,我怎麼掉血了?」

楊戩深吸一口氣,一副葛優癱的無助表情。

他轉身跑到了毒霧裡,找了輛車,大喊道:「老舅,你來!這有輛車!」

玉皇大帝興奮的按照楊戩說的操作上了車。

楊戩:「哎!老舅!老舅!你去哪兒啊?你特么別走啊!我還沒上車呢!!!」

楊戩在後邊玩命的追,玉皇大帝就是不停車。

直到他意識到自己的外甥還在後邊呢,這才抱歉道:「剛剛太興奮了,忘了你了。你站著別動,我回去接你。」

玉皇大帝回頭一路狂奔,見到楊戩直接開車就懟了上去。

楊戩……

撲街!

據天庭八卦日報傳言,自從玉帝開始吃雞,天庭精神病院的患者與日俱增,一度造成床位不夠的現象。

後來玉帝因為心疼財政撥款,便忍痛宣布回歸《王者榮耀》,不再打《絕地求生》。

不知道這些事情的鹿一凡只能答應道:「放心吧玉哥,晚上我把我那群老鐵們叫來給你撐場子,保證人氣爆炸!」

玉皇大帝:「需要你嗎?本MC昏君的老鐵不比你少好伐?」

鹿一凡:「是是是,你最帥,你就是大家的小可愛。」

玉皇大帝:「晚上我帶領天神隊,對戰你帶領的凡人隊,你提前找好隊友哈!

到時候開打了,別沒隊友就哭鼻子。

贏了朕重重有賞!」

言罷,玉皇大帝就不再跟鹿一凡說話了。

朱艷趴在鹿一凡身上,一邊用手在鹿一凡胸口畫著圈圈,一邊問道:「凡哥,誰啊?你聊的這麼認真?」

鹿一凡道:「玉皇大帝找我晚上一起開一局王者榮耀友誼賽,我帶一隊,他帶一隊,贏了貌似有很牛逼的獎品。」

「噗……」

朱艷笑的花枝亂顫了起來,蘭花指點在鹿一凡的額頭上笑道:「凡哥,你真會開玩笑!

這一本正經的,我差點就信了。」

兩人又膩歪了一會兒之後,鹿一凡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喂,一凡,你在哪兒呢?」是白嵐打來的電話。

「怎麼了嵐姐?」

「哈家突然向你發來了飯局的邀請函,我覺得這是一頓鴻門宴,要不要回絕了?」

嗯?

哈家?

鹿一凡聞言猙獰的笑了笑道:「他不來找我,我還要去找他呢!哈國還有哈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於我,今天就讓哈家消失在地球上吧。

對了,嵐姐,今天你穿的漂亮點,下午和我一起出席哈家的宴會。」

「好!保證不給一凡你丟臉!」白嵐點點頭,心中很高興。

能幫上鹿一凡的忙,體現自己的價值,自然是一個女人所嚮往的。

與此同時,整個江海省的黑白兩道,有地位的人,都接到了邀請。

了解內幕的人都知道,這是哈家向著江東老大鹿一凡發起了決鬥!

這場盛宴,就是在決鬥前為了打臉漲氣勢的!

哈家這一招不可謂不狠毒。

你要是接受了邀請,就等於徹徹底底的站在了鹿一凡的對面,但是如果不接受,那就是站在了哈家的對立面。

但是幾乎所有黑白兩道的人,都知道哈家身後傍著太極宗這個大勢力,沒有人敢得罪哈家。

下午,哈國在大廳門口迎接著各路人馬的到來。

寬敞的大廳內,熙熙攘攘的,人幾乎坐滿了。

江東四大家族、河家、董家,甚至是兵方的軍神劉震撼幾乎悉數到場!

鹿一凡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勢單力薄!

心中的野心再一次增加了!

如果他的勢力比太極宗還要強大,今天還會有幾個人敢接哈家的邀請?

如果自己把太極宗和哈家都滅掉,這場晚餐怎麼可能會發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