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茗哥哥……」

顧錦和司厲霆進了房間,來的人是顧錦,那之前的人是誰?唐茗還想要說些什麼,人徹底失去了意識。 顧錦倚靠在司厲霆懷中,嘴角帶著笑意。

「雖然現在覺得還早,其實時間過得很快的,尤其是幸福的時間。

抱著懷裡的小寶寶我就會想以後咱們的諾諾會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呢?

小諾諾又會變成什麼樣的男人?我對以後越來越期待了呢。」

司厲霆瞥見懷中的女人一臉幸福模樣,他也忍不住內心愉悅。

「不管變成什麼樣子,我相信諾諾選擇的女孩兒一定會像蘇蘇一樣。」

在司厲霆心中顧錦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女孩子。

「厲霆哥哥,我覺得諾諾太孤單了,我想要給他再生一個妹妹。」

「不行。」司厲霆聲音冰冷,毫不留情。

現在的司厲霆對顧錦都是千依百順,突然這麼冷漠的回絕讓顧錦有些意外。

「厲霆哥哥,你不喜歡女兒嗎?為什麼這麼大的反應?」

記得以前他還說過希望自己生女兒,可見他是更喜歡女孩兒一些的。

「蘇蘇,上一次你生產大出血,你別看我表面上什麼都沒說,我當時真的很怕,怕你會出事。

而我不是學醫的,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看你流血。

雖然後來你和寶寶平安,但身體元氣大傷,短時間內不能要孩子,而且我也不想再經歷一次那種緊張。」

司厲霆的回答讓顧錦心中一暖,他的所有出發點都是圍繞著自己的,這一點讓顧錦很欣慰。

「厲霆哥哥,謝謝你這麼在乎我,不過我真的想要再要個寶貝。」

「蘇蘇,五年之後看你的身體再做決定,好不容易等錦諾大點了,我還想和你多過一些二人世界。

寶寶固然重要,在我心裡,你才是最重要的,和你的身體比起來,寶寶也要往後排。」

「厲霆哥哥……」顧錦喃喃道,很多家庭婚後只對孩子在意,誰會管孕婦的身體,他處處為顧錦著想,這才是讓顧錦最感動的地方。

兩人每天你儂我儂甜蜜如初,至於顧明珠就沒有這樣的好運了。

荒唐一夜過去,第二天中午顧明珠才從睡夢之中醒來,渾身上下酸痛無比,動一動身體就很難受。

「明珠,你醒了?」艾森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顧明珠嚇得臉色一百,昨晚的事情在她腦海中浮現。

背上還放著那人的手,顧明珠氣得臉色都變了。

「艾森,你這個混蛋!」她想要給艾森一巴掌。

艾森卻是冷冷一笑,「明珠,昨晚求我要你的人可是你。」

「你卑鄙給我下藥!」

「下藥的人可不是我,明珠,我會對你負責。」

顧明珠黑著臉,狠狠從他手中掙脫出來,「誰要你負責,你給我滾,你說不是你下的葯,那是誰?」

「是誰很重要嗎?你以為史密斯會接受一個不是處子的人?別做夢了,乖乖嫁給我。」

「你混蛋。」顧明珠一腳踢向他,艾森也不還手任由著她發泄。

「你不是也給別人下過葯?何必這麼生氣呢?」

顧明珠心中大概明白了,「是顧苒對不對?」

她給顧錦下藥的事情也就顧苒知道,再聯繫到昨天發生的事情,顧明珠這才反應過來。

「我說過是誰不重要,你已經是我的人,我會娶你。」

「你滾!這件事你要是到處去說我就告你強姦。」

「你不會的,你那麼重視名聲,要是傳出去對你的名聲可不好。」

艾森咬定了她不會這麼做所以才能肆無忌憚。

顧明珠咬牙切齒的看著那個她以前以為的孬種,自己還真是小看了他。

這次算是她吃了一個啞巴虧,她確實不能去告他。

外面誰都知道她和史密斯是男女朋友關係,兩人都要訂婚了。

要是現在她和其他男人上床的消息一傳出去別人會怎麼看她?還有史密斯一定會厭惡她。

「艾森,我警告你要是敢將這件事公諸於眾,我和你沒完!」

她急急忙忙逃離現場,艾森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明珠,成為了我的女人你還敢肖想其他男人,呵……」

顧明珠怒氣沖沖的跑去了顧苒房間,顧苒還在睡夢之中,顧明珠劈頭蓋臉就是一巴掌朝著顧苒臉上打來。

「你這個賤人,居然敢害我!」

顧爸爸連忙過來拉架,「顧明珠,你這是幹什麼,你的家教都被狗吃了?居然敢隨隨便打人。」

「二舅,我打的不是人,是畜生,顧苒你這個畜生。」

顧苒頭髮散亂,雖然挨了一巴掌但她的心情仍舊很好。

「姐姐,你這麼生氣幹什麼,難道是昨晚沒讓你爽夠?」顧苒得意一笑。

以前顧明珠老是覺得她是乾淨的,現在她和自己一樣了,心理落差極大。

「顧苒,我上輩子是不是挖了你家的祖墳?你至於這麼對我?」

「姐姐,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還給我裝蒜,我喝的酒難道不是你下了葯在裡面?顧苒,你怎麼這麼狠毒?」顧明珠抓著她的肩膀使勁搖晃。

「我狠毒?姐姐,我這可是和你學的,你不是也下了葯給顧錦?還下了好幾倍呢。

你給顧錦下藥的時候怎麼沒說自己狠毒?好歹我可是對你手下留情,給你挑選了一個好男人。

艾森喜歡你這麼多年,平時也喜歡健身,在床上你不也很爽?看看你身上的痕迹就知道昨晚有多激烈了。」

一時半會兒顧苒還沒有打算攤牌,她已經將昨晚的監控調取剪輯出來,等到最後緊急關頭才會使用。

顧爸爸聽到兩個還沒結婚的女孩子說這樣的話,「苒兒,注意你的言辭。」

「爸,你出去吧,我們沒事的。」顧苒將顧爸爸趕了出去。

顧明珠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肩頸上面全是痕迹,該死的艾森。

「姐姐,你看你和艾森都在一起了,你就打消對史密斯的念頭吧,你跟他不合適。」

「顧苒,你以為你是誰?憑什麼讓我放手?」

「姐姐,我是為了你好,好歹我們姐妹一場,我希望我們和平共處。」

「你做夢,顧苒,你敢對我下手,我饒不了你!」

「姐姐,史密斯是我看上的男人,我也絕對不會讓,大不了就魚死網破。」

「那就看誰的本事高明,史密斯最後會選擇誰!」顧明珠眼中充斥著熊熊烈火。

顧苒徹底激起了她的鬥志,顧明珠更加不會放手。

「好,鹿死誰手我們走著瞧,不過姐姐,我提醒你這個樣子最近還是不要到史密斯面前晃蕩了,我可是好心哦。」

「哼,你給我等著。」顧明珠冷冷摔門而出,回到家她才仔細看了一眼,自己的脖子上全是吻痕。

確實如同顧苒所說,她這個樣子怎麼去見史密斯?

「明珠,你這是?難道你和史密斯已經……」顧媽媽見到她身上的痕迹,過來人當然知道那是什麼,臉上一片欣喜之色。

顧明珠剛剛和史密斯一起吃飯被拍到,現在就發展到這一步,那當史密斯太太豈不是很快的事情了?

「媽,我很累。」顧明珠關上門不願意再多說什麼。

她沒想到顧苒會來這麼一招,眼中掠過一道銀冷的神情。

「好你個顧苒,你敢算計我,我就讓你顏面掃地!」

顧明珠將手中的資料發給媒體,「給我爆出來,我要讓所有人知道她顧苒是個什麼東西!」

「明珠姐,好歹顧苒也是你妹妹,你真的這麼不留情面?」

「要我留情面?她是怎麼對我的?」

「明珠姐,顧苒做什麼了?」

「與你無關,給你兩個小時的時間,我要全網推送!」顧明珠絕對不會給顧苒一點機會,這幾天她見不了史密斯,那也不會給顧苒趁勝追擊的時機。 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顧苒的各種黑料全部被爆了出來。

顧明珠氣得將手機給砸了,「該死的顧明珠,原本我看在我們姐妹一場的份上饒她一命,她卻如此對待我!」

「小姐,現在怎麼辦,史密斯先生一定會看到這些資料的。」

「不行,我要親自去給他解釋,絕對不能讓他誤會我。」

顧苒好不容易費盡心思才將顧明珠拖下水,還沒有來得及享受勝利的果實,誰知道顧明珠來了這一出,還真是半點她的面子都不給。

早知道自己就該給她找幾個乞丐,這個該死的女人。

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顧錦正在看公司的報表,現在不能去公司上班,她在家裡了解一些公司的信息。

顧苒是個怎樣的人她自然而然一早就知道,顧家的人也都知道,然而其他人卻不知道。

本來很多有錢人喜歡亂玩是圈子裡的常態,不過一般都不會有人拿到明面上來說。

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前任所有男友們是誰了,關鍵是這一份資料還有不少很親密的照片和視頻。

「太太,那位顧小姐又來了。」

顧錦看了看日曆,「也是該收網了,既然她喜歡等,那就讓她等著吧。」

「是,太太。」

顧錦沒有理會顧明珠,她來得用意顧錦心中也很清楚,不過就是為了解釋那些資料的事情。

只是她想錯了一件事,對於一個根本就不在乎你的男人,這些一點都不重要。

顧錦該吃該玩,並沒有因為顧苒的到來影響什麼。

顧苒焦急的等待著史密斯的出現,「請問史密斯在家嗎?」

「很抱歉顧小姐,少爺不在家。」

「如果他回來了你告訴他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說,請他務必見我一面好嗎?」

「好的顧小姐,我一定會告訴少爺的。」

顧苒焦急的等了一天的時間,司厲霆終於回來,管家提前就給他說了顧苒的事情。

司厲霆覺得也該到自己露面的時候,他緩緩朝著顧苒走去。

「顧小姐,聽說你找我?」

「史密斯先生,那個很抱歉有些冒昧的打擾到你,不知道你有沒有看今天的新聞?」

「我看了很多,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條?」

「就是關於我的,史密斯你不要相信,有人刻意在抹黑我,專門P的照片。」

司厲霆輕笑一聲:「顧小姐真可愛,我並沒有將那些放在心裡。」

她又不是自己愛的人,和誰交往關他什麼事呢?

然而顧苒卻是聽到他的話臉上浮現起一抹笑容,「謝謝你史密斯先生。」

「對了顧小姐,請問你這個周末有空嗎?」

「有的。」

司厲霆紳士道:「顧小姐到時候就知道了,這周六十一點你打扮漂亮一點到格頓酒店。」

「好。」顧苒鬆了一口氣,本以為會面對他的冷漠,誰知道他還邀請自己,是要約會嗎?

顧苒頓時心花怒放起來,她還想要說些什麼司厲霆已經開口:「時間不早了,我讓人送顧小姐回家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開車來的,那我就不打擾你了。」

顧苒這次過來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解釋清楚,誰知道這麼輕鬆就解釋清楚了。

司厲霆看著那人離開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是該收網了。

顧苒歡天喜地的回到家,顧爸爸連忙迎了上來,「苒兒,你和史密斯先生解釋清楚了沒有?」

「放心吧爸爸,我都搞定了。」顧苒喜笑顏開,「我就說史密斯是喜歡我的,不然他才不會那麼溫柔的對我笑。

對了爸爸,你朋友不是格頓酒店的經理,你幫我問問格頓酒店這周六有沒有什麼活動?」

「你怎麼突然想到問這個了?」

「爸你就別管了,反正先幫我問一下。」顧苒直覺有什麼好事要等著她。

如果只是普通的約會史密斯不會讓她穿得漂亮點,難道是要求婚?

顧苒想到這裡心中有些激動起來,如果是求婚的話那就太好了。

顧爸爸很快回來,「苒兒,我幫你問了一下,格頓酒店這周六被包下辦理訂婚派對,怎麼,你朋友要訂婚?」

「訂婚!」顧苒失聲叫了起來。

「苒兒,你怎麼這麼激動?」

「爸,你再去問問你朋友,包下酒店的是不是史密斯家?」顧苒激動的連聲音都變了。

「你怎麼神神叨叨的?」顧爸爸一時半會兒還沒有反應過來。

「爸,反正你快去問問究竟是怎麼回事。」

「好好好,我給你問。」顧爸爸只得再給他朋友打了一通電話。

「不錯,是史密斯包下的,聽說是要和顧家訂婚,顧家,難道……」這下顧爸爸也徹底驚訝了。

「爸,你知道之前史密斯給我說什麼?」顧苒激動得臉都紅了。

顧爸爸連忙問道:「說什麼?」

「他說讓我打扮得漂亮一點,周六去格頓酒店,我本來還在猜測他是不是要求婚,原來是要訂婚!」

顧爸爸也開始激動起來,不過他很快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可是苒兒,訂婚是兩家人的事情,他要和你訂婚的話難道不應該提前知會我們一聲?」

「爸,我覺得他是想要給我一個驚喜。」顧苒想到他對自己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那種柔情。

雖然他的長相很普通,身上那種氣質卻是很吸引人,別的男人都沒有他這樣的感覺。

「驚喜?婚姻大事是兩家人的事情,再怎麼也要和我們商量吧。」

「爸,誰不想要嫁給史密斯啊?況且我天天呆在他家他能不知道我的心思?」

「苒兒你確定?這個可不是開玩笑的。」

「爸,我敢確定,顧家就我和顧明珠,如果他要和顧明珠訂婚,會知會我穿得漂亮點?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