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萬公子,咱們出不出手?」看到對陣的雙方並沒有四極門的人,王青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有些失望。

「幹嘛要出手,讓他們狗咬狗好了!」何明掃了一眼,張口說道。

「狗咬狗?」萬東有些好笑的扭頭向何明看去。

何明頓時顯得有些不自在,咳嗽了一聲,道「現在出現在這周圍的,全都是沖著四極門和王慧來的,換言之,都是咱們的對手,讓他們自相殘殺不是很好嗎?」

「讓他們自相殘殺?」萬東琢磨了一陣兒,眼睛突然亮了起來,笑意盎然的看向何明道「所以你才會……呵呵……原來如此!」

萬東的笑是很燦爛的,很溫暖的,可何明看了,卻只是感到心虛。尤其是萬東那句原來如此,更是讓何明緊張的連心跳都暫停了一瞬。只覺得自己完全被萬東看穿了,再也沒有什麼能夠遮掩。

「你……你說什麼?」何明嗓音發顫的問道。

萬東搖了搖頭,嘴上說著沒什麼,臉上的笑容卻是更加燦爛了。

「這個混蛋!」何明的心裡將萬東恨的牙痒痒,這傢伙也太高深莫測了些。

「嗯!我覺得何明的話有道理。」劉項此時已經完全站在了萬東一邊,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幫助萬東將王慧從環伺的敵人之中救出來,對於眼前這樣的事,他也是喜聞樂見。

薛文,吉朋等人的心思也都差不多,一個個紛紛穩住了心神,將眼前的一切當成了一場好戲,做起了壁上觀。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啊!」看了片刻,薛文忍不住搖頭感慨了起來。

「什麼可惜了?」倫婉兒不解的問了一句。

唐靜若沒好氣兒的瞪了薛文一眼,道「還能是什麼可惜了?自然是這些如花似玉的女孩兒們唄!薛文,你要是想要英雄救美,我不攔你!」

薛文分明是被唐靜若說中了心事,當場便弄了個大花臉,連忙道「瞧你這話說的,我是那樣的人嗎?我是準備千千萬萬年都只陪在你身邊的。」

「拉倒吧!一天我就煩的不行,更別說千千萬萬年了。」唐靜若嘴上這樣說,可是眼神中分明透出一絲喜意。

吉朋對薛文的口不對心,狠狠的鄙視了一番,隨後咂巴著嘴道「這些應該都是神鳳門的女弟子,說起來,神鳳門的口碑還是不錯的,至少比起羅天宗,金光宗要強出不少……」

「你說她們是哪一門的弟子?」吉朋隨口感嘆,不料萬東卻是突然變了臉色,口中更是大聲的喝問起來。

包括吉朋在內,眾人都被嚇了一跳。見慣了萬東的穩如泰山,卻很少見到他如此動容的模樣。

「她們應該是神鳳門的弟子,萬公子,怎麼了?」吉朋不知道問題出在了哪裡,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薛文,將人給我救下來!」萬東沒有回答吉朋,猛的轉頭看向薛文,道。

「不是說了任他們自相殘殺嗎?」薛文有些不解。

「救人!」萬東依舊沒有解釋,不過神情卻是嚴厲了一些,嗓音也重了不少。

薛文便不敢再多問了,招呼了一聲,杜盟的二十幾個兄弟,除了唐靜若和倫婉兒之外,立即全都沖了出去。

「萬公子,我們也去!」雖然萬東不解釋,但劉項知道,萬東這樣做一定是有深意,當即便沖萬東說道。

萬東輕輕的點了點頭,劉項就如同得了命令,一躬身,帶著王翰等人便嗷嗷叫著的衝殺了出去。

這情形將何明看的是一愣一愣的。之前他只感覺到劉項,薛文他們對萬東很尊敬,現在看來,壓根兒就不是尊敬那麼簡單,這些人分明都已經將萬東視作為主公了。可萬東明明就不是天元宗的人啊,劉項表現出這樣一副奴才相做什麼?對萬東的身份,何明是越發的好奇了。

「等著,等到合適的機會,我非將這小子拿下,好好兒的審問審問不可!」何明斜看了萬東一眼,心中轉著念頭。

萬東一直都在留意何明,然而此時他的心思卻真的不在何明身上。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碰到神鳳門的人,這讓萬東空前的激動。

神鳳門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慕蓮啊!萬東突然發現,他距離慕蓮竟然如此的近,好像就在眼前!長久壓抑在心底的思念,立時如火山般噴發,讓萬東幾乎無法再淡定。

看到萬東的眼神中連連閃爍過驚人的神采,表情更是一瞬數變,唐靜若和倫婉兒都清晰的感受到了此時萬東的那份激動。只是到底是什麼竟然能讓萬東如此激動?唐靜若和倫婉兒對視了一眼后,同時將目光投向那已被逼到絕境邊緣的十幾個神鳳門女弟子身上。

「嘿嘿……方師兄,一個也沒有走脫,全都拿下了!」自打樓蘭敗了,這些神鳳門女弟子的結局便註定了。最後一個也被制住后,一個羅天宗的弟子,沖著方訊滿帶著一股子邪意的說道。

方訊大手一擺,哈哈的笑道「好!乾的漂亮!回去之後,人人有功!」

「謝師兄!」一干羅天宗的弟子,紛紛大聲喊道。

「樓姑娘,請吧!」方訊向樓蘭拋去了一塊羅天宗的回程法石。

看來羅天宗的人是早有準備,就連回程法石這樣的稀罕貨,也準備了不少,這是打算直接就將樓蘭他們帶回羅天宗啊。

「姓方的,你真的以為,我們會乖乖的跟你們回羅天宗,任憑你們折磨羞辱?」樓蘭突然瞪向方訊,厲聲道。

方訊的面色微微一沉「恐怕你們沒有別的選擇了!」

「不!我們有,我們選擇死!」樓蘭一挺嬌軀,臉上滿是決然。

「樓蘭,你可別想不開!」方訊沒想到樓蘭竟是如此剛烈,面色越發難看。

樓蘭冷哼了一聲,轉頭看向姐妹們,大聲道「姐妹們,你們是願意清清白白的死,還是願意被人當作爐鼎,羞辱折磨,痛不欲生?」…… 「師姐說的對,寧死不受辱!」

「你們這群畜生,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殺了我,殺了我吧!」

這十幾個神鳳門的女弟子,著實是有幾分剛烈。樓蘭話音才剛一落,便一起斥喊起來,看那樣子,已然是抱了必死之心。

方訊的臉色當時就變了,格外的難看!殺幾個神鳳門的人算不上什麼功勞,活著帶回去孝敬上峰,那才能獲得封賞。難道這到手的鴨子就這樣飛了?方訊看向樓蘭的目光充滿了怨恨。

見方訊如此表情,樓蘭的心中頓時暢快了一些,不過再看看姐妹們,樓蘭的心裡便只剩下了沉重。將姐妹們帶了出來,卻不能將她們安全的帶回去,樓蘭有一種說不出的愧疚。

來生吧!來生就算是做牛做馬,她也要彌補上這份愧疚!樓蘭的目光一個一個的從姐妹們的臉上掃過,心痛如刀絞!

「姐妹們,我先走一步!」實在是不忍心眼睜睜的看著這些小師妹一個個的死在自己的眼前,樓蘭決定自私一把。

「想死恐怕也沒那麼容易!」與此同時,方訊的目光卻是陡然一厲,手出如電,直向樓蘭的手腕抓去。到手了的鴨子,方訊說什麼也不願意讓它就這麼飛了。

方訊的手好似鐵鉗似的,死死的扼住了樓蘭的手腕,樓蘭用盡渾身力氣的掙扎,卻始終掙脫不得。霍得一瞪鳳目,怒聲道「姓方的,你應該知道,我已經抱了必死之心,你阻得了我一時,阻不了我一世!」

「嘿嘿……阻你一時就夠了!只要將你們活著帶回去,我立了功領了賞,你們的死活就與我無關了!」說罷,方訊扭頭沖一群屬下喝道「將這些女人通通給我制住,她們想死,也得等咱們領了功之後!」

「姓方的,你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卑鄙最無恥的人!」樓蘭的一張俏臉寫滿了憤怒。

「謝謝誇獎!」面對樓蘭的怒罵,方訊卻是絲毫不惱,還衝樓蘭微微欠了欠身子,行了一個紳士禮,更是將樓蘭氣的腸子都要打結了。

「帶著她們,回去領賞嘍!」

方訊心情大好,吆喝了一聲。然而,回應他的卻並不是他所預料的歡呼聲,反而是一聲凄厲至極的慘叫,瞬間便讓方訊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心頭狂泛冷意。

「怎麼回事?」方訊怒喝一聲,急忙扭頭看去,正好看到一個沒有了腦袋的羅天宗弟子,緩緩的倒了下去,大量的鮮血,噴泉也似的從頸腔中噴出,好不血腥。即便是方訊這種殺人無數,見慣了流血的主兒,臉色也不免為之一白,心中更是顫慄。

樓蘭以及一干神鳳門的女弟子就更不用說了,她們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面,一個個無不驚呼起來,個別膽小的甚至將眼睛也閉了起來,不敢再看。

無頭屍體倒在地上,薛文,王青等一干杜盟兄弟,寒著臉的走了過來。也不知道是引為吸收了血神氣的緣故,還是因為這幾日殺的仙獸實在是太多,薛文等人的身上包裹著一股極為濃重的煞氣!方訊一打眼望過去,愣是忍不住連打了幾個寒顫,心中不由自主的竟是升騰起了一絲恐懼。好像眼前這二十幾個人,是剛剛從地獄中爬出來的一般!

此時的樓蘭,心裡也是起伏不定。望著薛文他們,由心的感受到這些人的強大!

「這些人到底是從哪兒來的,怎麼會有這麼強的氣勢?不過看他們對羅天宗毫不留情的做派,莫不是羅天宗的強敵?如果是那樣的話,他們應該會救我們吧?……」原本已經絕望了的樓蘭,心思突然活泛起來,更有希望在心頭涌動。

意識到對方是羅天宗的人,薛文的心頭便有些不爽。想當初,羅天宗指使崔盛,彭鐵,於中之流在杜盟中搞風搞雨,如果不是萬東及時出現,他十有八九已經栽了。現在看到這麼一群男人,臭不要臉的欺負幾個女人,薛文對羅天宗的感觀就更是差了,這羅天宗簡直就是仙庭的敗類嘛!

方訊一時搞不清楚薛文的身份,沒敢輕舉妄動,皺眉問道「你們是什麼人,連我們羅天宗的人都敢殺?」

「羅天宗很了不起嗎?以強凌弱,我看也不過如此嘛!」薛文尚未搭話,劉項便帶著天元宗的人趕到了。

為了示好萬東,劉項也算是拼了,即便是羅天宗這樣的龐然大物,他也沒有絲毫猶豫。一擺手,上百名天元宗弟子立時動了起來,將方訊連同他的人一併圍了住。

這是什麼意思,是要一網打盡嗎?

方訊看的直發愣,現在的羅天宗正在強勢崛起,就連御劍宗,柳家這樣的上三宗,都得暫避鋒芒,天元宗哪兒來的這麼大膽子?已經有些橫行霸道慣了的方訊,對這樣的局面很是有些不能適應。

「原來是天元宗的人……你們想幹什麼?知道得罪了我們羅天宗,會是什麼下場嗎?想想如今的四極門,你們可別自尋死路!」

「廢話少說,放人!」劉項都不顧忌了,薛文更是放的開。都懶得與方訊多費口舌,一指樓蘭,厲聲喝道。

「我看你是瘋了吧?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們可是羅天宗……你!」

薛文目中無人的態度讓方訊懊惱異常,正要指著薛文大罵一頓,孰知薛文太乾脆了,他的話都還沒說完,薛文便直接一拳向他轟了過來。

「找死!」一聲爆喝陡然炸起,一個羅天宗弟子,斜刺里沖了出來,揮掌迎向了薛文的拳鋒。

看到這個羅天宗弟子,方訊微微點了點頭,心中暗忖,不愧是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果然是有眼力勁兒。知道我方訊那也是有身份的,阿貓阿狗的不能隨便出手。看來回去之後,要好好兒的獎賞獎賞他。

方訊心裡想著,目光卻是凝聚成一線,落在了薛文的身上,他也想看看,薛文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身上為何會發出那樣嚇人的氣息。

然而就在方訊集中注意力,要看看薛文的深淺時,一道嚇死人的犀利劍光,突然綻放在他的眼中。那劍光就好像是從九天落下的一般,彷彿能碾壓這天地間的一切。方訊只是感覺到眼睛一陣刺痛的工夫,那個他準備回去之後要好好獎賞的羅天宗弟子,便一分為二,變成兩截兒殘屍,向兩個方向飛了出去。

「這他娘的是什麼劍法,未免也太嚇人了吧!」樓蘭定定的望著緩緩收回劍鋒的王翰,心頭一片震撼。

方訊卻是來不及想那許多,沒有了障礙,薛文更是勢不可擋,斗大的拳頭以驚人的速度穿過空氣,竟然帶起了一片灼人的熱浪。

一股死亡的威脅,突然瀰漫在方訊的心頭,本能之下,方訊全身的仙力都提聚了起來,一雙手掌好似瘋魔亂舞,眨眼間的工夫,便拍出了上千掌,硬是在身前立下了一堵用手掌組成的牆壁!

「給我開!」

薛文口中爆喝,身形絲毫不停,碩大的拳峰,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直接便轟在了那堵掌影之牆上。

猶如驚雷也似的轟響瞬間傳遍四方,看似堅不可摧的掌影之牆,在薛文的拳峰之下,卻是不堪一擊,當即便分崩離析。只聽那方訊一聲悶哼,身形被一股看不見的巨力推著,連連後退。而沒後退一步,地上必然留下一個深愈一尺的腳印,觸目驚心!

「這是什麼樣的力道?」

樓蘭又一次看的呆了,一張小嘴兒怎麼也合不上。就這短短的一會兒工夫,王翰的劍,薛文的拳,都給她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咕咚!

方訊用力咽下了一口血水,只一拳,他竟然便受了內傷,這讓他簡直有些不敢相信。天元宗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厲害的人物?還有那用劍的年輕人,那劍法簡直堪稱驚才絕艷!

這樣的拳法,這樣的劍法,恐怕都超越了二品武技!天元宗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宗門,他們怎麼會有這樣高品級的武技?

看到劉項,方訊本能的將薛文也當作了天元宗的弟子。

「你沒事吧?」雖然不知道原因,可薛文感覺的到萬東對神鳳門似乎格外的重視,因此對樓蘭是格外的客氣。

「我……我沒事。」

面對薛文,樓蘭竟感受到了一股不小的壓力。這讓樓蘭多少有些赧然。想一想,神鳳門那也是有數的大宗門,作為神鳳門的弟子,何曾這樣氣短過?可薛文身上的氣勢實在是太強了,尤其是在看到他一拳便轟退了方訊的情景時,樓蘭實在沒有辦法以平等的心態去面對薛文。

「沒事就好!你先到一邊去,剩下的交給我們!」

薛文的嗓音並不大,卻透出一股子讓樓蘭心動的霸氣。

「不管你是什麼人,得罪了我們羅天宗,你就得死!」

薛文這邊安撫著樓蘭,那一邊,方訊的雙目中卻是噴出了怒火。

「你難道只會大吼大叫嗎?」薛文瞥了方訊一眼,目光中滿是譏諷。

「給我殺……殺光他們!」方訊徹底抓狂了,瘋了般的嘶吼。

「都小心著點兒,別傷了神鳳門的道友!」劉項的眼力勁兒絲毫也不遜色於薛文,趕忙對師弟們提醒道。

「這些人果然是來救我們的!」聽到劉項的囑咐,樓蘭的心中一陣激動,喃喃的自語道。 豈有此理!這是壓根兒就沒將我們羅天宗放在眼裡啊。

薛文的做派固然讓方訊懊惱,可劉項更是讓他憤恨!他這邊都要大舉進攻,大開殺戒了,劉項不擔心害怕倒罷了,竟還在那裡叮囑天元宗的弟子小心別傷了神鳳門的女人,有他這麼瞧不起人的嗎,真當羅天宗的人是紙紮泥捏的了?

殺!殺光這群不長眼的東西。不光如此,錯開今日,他還要帶人將整個天元宗都夷為平地!

方訊熱血直衝大腦,讓他幾乎都忘了,他不過是一個九品人仙,而且還是剛剛晉級的,人家天元宗雖說勢力不大,但是一隻手就能捏死他的人卻也是大把存在。這些日子,羅天宗的日子實在是過的太舒爽了,以至於就連方訊這樣的貨色,都忍不住要揮斥方遒,指點江山了。

天欲滅之,必先使其瘋狂,此言誠不欺人!

「喂,你在那裡嘟囔什麼呢?」薛文沖方訊勾了勾手指頭,嗓音中滿是赤裸裸的挑釁。

「不小心被你搶了個先手,你還真以為自己了不起了?我要了你的狗命!」

方訊懊惱的不行,口中發出一聲厲嘯,身形猛然拔起,一道道青蒙蒙,透著一股危險氣息的勁氣,立時彌散開來,彷彿一條條毒蛇似的,向著薛文遊走過去。

羅天宗還是有些底蘊的,方訊此時所施展的武技,一看便知道威力不俗。薛文體內的好戰因子,一下子便被激活了過來「來的好,咱倆兒好好練練!」

薛文簡直是見獵心喜,分明是將方訊當成了一隻比較不錯的獵物,方訊才一動,他立即就迎了上去。一雙肉拳展開,眨眼間的工夫,便與方訊戰到了一處。

只看了片刻,樓蘭的眼睛便眯了起來。她方才的感覺沒有錯,方訊的修為與之前相比,足足提升了一個檔次。還有他所使用的武技,陌生而又怪異,都是她之前沒有見過的,但這些武技的威力卻是超乎想象的強,品級也是非同一般的高。

難怪她的赤鳳嘯天,那麼輕易的就被方訊給破了去,現在的方訊真的不是她能力敵的。

不過變得如此強大的方訊,卻仍舊占不到薛文半分的便宜,沒一會兒工夫,樓蘭便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薛文的身上。

那一雙拳頭,彷彿鋼鐵鑄就的一般,充滿了讓人想象不到的力量。每一拳轟出,都好像能擊垮一座萬仞雄峰,將方訊死死的鎮壓在下風!

而更讓樓蘭目眩神迷的是,薛文每一拳轟出,都能迸發出無比濃郁深邃的道蘊,與那天地大道溝通並容,給樓蘭造成極其強烈的心靈震撼!

「這一定是一門極其上乘的武技,最少也是一品,很可能已經達到了傳承級!」

樓蘭心中不停震動,目光就好像是在薛文的身上紮下了根似的,隨著他的身形移動,片刻也不肯挪開。

「師姐,您還好吧?」

樓蘭正看的入神,身邊突然多了幾個俏影,樓蘭這才意識到,她的師妹們都已得救了。

「這麼快!?」

樓蘭發出了一聲低呼,扭頭向四周看去。立時發現,就這麼屁大的一會兒工夫,羅天宗的弟子,便已宣告崩潰,地上躺倒了一片。

「怎麼會這樣?」

一時間,樓蘭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她可是與這些羅天宗的弟子交過手的,一個個都不簡單,十分難纏,要不然,她跟她的師妹們也不會敗的如此徹底。

「師姐,您快看,這些天元宗的弟子實在是太強了!簡直不可思議!」

「真是奇怪!天元宗的人我也接觸過幾次,修為只能說一般,怎麼突然間強到這個地步了?」

十幾個神鳳門的女弟子,聚集在一起后,被天元宗弟子圍護在中間,再也沒有什麼能夠威脅到她們,此時安心的做起了看客,好不愜意。

「看來天元宗也不簡單吶!」

望著一個個生龍活虎的天元宗弟子,樓蘭輕聲道了一句。

「薛兄,你行不行啊,怎麼這麼久?不行的話,換我來!」

隨手打倒一個羅天宗弟子,劉項突然覺得有些百無聊賴。這幾日一直與獸群還有血袍人做對手,這猛然間換上這一群羅天宗弟子,戰鬥力相差的太遠,簡直弱的厲害,難免劉項會打不起興趣。打眼一掃,也就是方訊還有兩把刷子,劉項便忍不住沖薛文高聲喊了起來。

「沒你的事兒,滾一邊兒去!」貓逗老鼠似的陪著方訊玩兒了半天,薛文也慢慢的沒什麼興趣了。沒好氣兒的回了方訊一句,薛文的戰鬥力瞬間提升了一倍有餘。

已然是有些力不從心的方訊,頓時便更是吃不消了,心中不停的叫苦。那薛文明明就只是一雙拳頭,可這雙拳頭卻是端的變化莫測,刁鑽異常,而其中所包藏的力量,更是強大的讓方訊肝兒顫。這哪裡是一雙拳頭啊,這簡直就是一對無望無力的絕世大殺器嘛!

「就這點兒道行,也敢出來橫行霸道?是誰給了你們羅天宗這麼大的膽子?」

薛文一邊怒叱,一邊揮動拳頭,威猛的不行!反觀那方訊,卻是完全另外一副樣子。一張臉憋的通紅,嘴巴閉的緊緊的,看那樣子連呼吸都不得不屏住,更不用說是開腔兒反駁了,只剩下了倉皇後退的份兒!

這種情況,哪怕是傻子也看出來了,方訊完全不是薛文的對手!

「滾吧!」

又是一聲厲吼,薛文的拳頭再次砸出,凜冽的罡風,帶著嗚嗚的聲響,憑空大作!方訊分明是意識到了不妙,怪叫一聲,急忙將雙掌疊在一起,迎向了薛文的拳鋒。

但聽砰的一聲悶響傳來,方訊的雙掌雖然與薛文的拳峰撞在了一起,卻是壓根兒就抵擋不住。只見薛文的拳鋒,直接推著方訊的雙掌,一股腦兒的轟在了他的胸口上。

方訊的身軀立時劇震,僵持了約莫半個呼吸后,更是直接騰空倒飛了出去。一道道血箭從其口中噴涌而出,都快要在空中連成一片血雨了。

樓蘭下意識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胸口處甚至還隱隱的傳來陣陣若有若無的痛感。這一拳,著實是夠方訊受的。

事實也的確是如此,被薛文這樣一拳轟中,方訊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都爆裂了開來,體內的鮮血瞬間逆流,仙力直接潰散,就連那一條條的經脈,也遭受到了重創,分崩離析。劇烈的痛楚,更是如同泛濫的洪流,瞬間邊淹沒了他的整個身心。

這一刻,方訊只覺得自己就好像是被人活生生的投入到了沸水滾油之中,渾身上下,每一寸皮膚都緊繃的起來,每一根神經都在超負荷的傳遞著痛苦。生不如死!這種感覺,方訊算是真真切切的品嘗到了。

「好啊!沒想到姓方的也會有今天!」看到方訊如大蝦似的蜷縮成一團,喉嚨中不停的發出陣陣痛苦的呻吟,樓蘭的心中說不出的暢快,總算是出了這一口惡氣。

有了這次教訓之後,相信方訊會學乖一點兒吧,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在四處為非作歹!

不過話說回來,方訊這次會栽,恐怕還是因為他運氣不好,踢到了鐵板,若是換做旁人,怕還是奈何不了他。想到這些,樓蘭又不禁有些擔憂。看向霸氣無匹的薛文,十分艷羨,如果她也能這麼強大就好了!

方訊好不容易才緩過來,不過已經沒什麼意義了,薛文那一拳,直接將他轟成了半個廢人,現在他已是人家刀板上的魚肉,唯有任人宰割的份兒了。

艱難的站起身來,只掃了一眼,方訊的心就徹底的涼透了。他的那些手下,全都被制了住,與他一樣,再也無反抗之力。

「好!今日我方訊認栽了,這些神鳳門的女人,歸你們了!」方訊倒是果斷,一見到不行了,立即便張口認栽。

然而卻並沒有什麼用,聽他說要認栽,薛文卻是連眼皮兒都不曾抬一下,面色更是沉靜如水,方訊的心便不由得往下一沉,「我都已經認栽了,你們還想怎麼樣,難不成還敢殺了我?別忘了,我方訊可是羅天宗的人,真要是惹惱了我們羅天宗,當心將你們天元宗連根拔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