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藍芝……」

蘇酥看到秦天紅了眼睛,忍不住低聲道:「她就是你的娘嗎?」

秦天點了點頭,一步步走向墓碑,心中的悲痛酸楚以及思念之前,便是再也無法抑制了。

他雙膝跪倒,含淚道:「娘,孩兒來看你了。」

「你的天兒來看你了!」

說了這句話,巨大的情緒衝擊,他便是手撫墓碑,哽咽哭泣。

蘇酥也紅了眼圈,慢慢在秦天的身邊跪下,低聲道:「婆婆,我叫蘇酥。」

「我是你的兒媳婦。」

「今天我和肚子裏的孩子,陪秦天一起來看你。」 最終,魏炎帶著秦義和秦小念去了一趟平城神風局,並為秦小念做了一個全身檢查。

檢查過後,秦義鬆了一口氣,得出的結果是雷家並沒有在秦小念身上做任何手腳,這件事情終於落下了帷幕。

小念回來以後,精神狀態有些不好,如今已經睡下了,秦義輕輕撫著她的臉頰,而後靜靜離開,並沒有打擾她。

出了房間,秦義看到了魏炎。

「我真的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把事情做成了,說實話,我現在都感覺有些像是在做夢。」魏炎感嘆道,秦義做出來的事情實在是太震撼了,儘管過程有些瘋狂,但這最終的結果卻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我決定這麼做的時候,只抓住了一個信息。」秦義道。

「什麼信息?」魏炎有些疑惑,難道秦義能夠看到一些神風局都無法看到的信息?

「從雷雲封的情報來看,我只確定一件事情:想要打倒神風局,雷家不能沒有雷雲封。」

「就因為這個,你就這麼去做了?」魏炎不禁有些佩服秦義,這個決定,還真是夠大膽的。

「這是我唯一的手段。」秦義再次重複了這句話,不過說出來的時候有些疲憊。神風局不可能為了小念和雷家玩命,如果只是這樣不痛不癢的壓迫,打不到雷家真正的痛點,要讓他們交出小念,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

因此,秦義也只能瘋狂一把了。

哪怕他很害怕,但當決定做出這件事情時,他依然做好了失敗的準備。不過幸好,成功了,一切都成功了。

「你真是個怪人。」魏炎不知道該怎麼評價秦義了,只能感嘆道。儘管認識才一個多星期,可是秦義已經在他心中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這股狠勁,不是誰都有的,也不是誰都能承受這種痛去和雷家拚命。

魏炎忽然想起了那個人的話語。

「神風局穩了太久了,是時候要進來一些激進分子了。」

秦義就是那個激進分子嗎?應該會是吧,畢竟這麼狠的人,可不多見。

看著秦義,魏炎最終道:「有個人想見你。」

「誰?」

「神風局的真正領導。」魏炎緩緩道。現在告訴秦義也無妨,反正就算他不說,那個人估計到時候也會自曝身份的,畢竟他就是那樣一個人啊。

「好。」秦義的回答很簡單。

「跟我過來吧,他已經來了。其實不瞞你說,這些天他一直在觀察你。」

秦義沒有說話,默默的跟在魏炎的身後。

沒過多久,魏炎帶這秦義進了一個封閉的房間之後,便關上門離開了。

這個房間是空的,完全沒有任何裝飾,秦義進去以後有些疑惑,房間的光線有些昏暗,而且視野十分模糊,但依然能夠看出來,這裡沒有一個人。

不是說帶我來見神風局的領導嗎?人呢?秦義心中納悶,一時沒有想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時,房間的氣流忽然緩緩流動。

秦義立刻警惕了起來,這些氣流的流動給他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

不一會兒,房間當中的氣流緩緩凝聚成一個漩渦,而後秦就看到,那個漩渦當中竟然走出了一個人。

這是個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青年,留著一頭妖艷的紅色長發,整個人看起來卻十分陽光,很有少年的感覺。在見到秦義的那一刻,他竟然「嗨」了一聲,然後對秦義道:「你好啊,我就是神風局至高無上的領導人——封平。封印的封,平行的平。」

秦義有些迷惑了,這個傢伙,你告訴我他是領導人?有那麼不正經的領導人嗎?

「咳咳……你好,我是逃亡者至高無上的冠軍,秦義,秦始皇的秦,義薄雲天的義。」

「呃……」封平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秦義會學他說話,於是笑道,「你就不用介紹了,我早就知道你了。」

「你真的這麼認為嗎?」秦義忽然很詭異的問了一句。

「蛤?」封平疑惑了,不知道秦義為什麼這麼問。

「你知道的不一定了解,你了解的不一定知道。也許你看到的只是假象,你真的確定你知道嗎?」

什麼鬼?封平有些搞不懂了,怎麼還哲學起來了?秦義這是要幹什麼?

「我……我知道的難道我還不了解嗎?」

「既然你說了解,那你了解我最喜歡什麼嗎?」秦義反問道。

「你……你妹妹?」

「不!是看著不正經的領導人被我帶節奏,然後恍然大悟的時候一臉吃屎的表情!」

「???」封平忽然露出了一臉吃屎的表情。

搞毛啊這是?

原來你他媽在這內涵我是吧?

你還諷刺我不正經是吧?

封平總感覺秦義這是在賊喊捉賊,和秦義相比,到底誰才不正經?

不過這時候,在秦義的提醒之下,他才想起來自己原來是一個領導人,應該注意身份言辭的,因此便大度道:「哈哈,開玩笑沒什麼,秦義,很高興見到你。」

「你高興的太早了。」

封平:「???」

還能不能正常交流了?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說著說著就噎人了?

封平只好無奈道:「我好歹也是神風局的領導人,你給我個面子。」

剛說完,忽然就見秦義向他伸出了手。

「搞什麼鬼?」封平又迷惑了。

「你的子值幾個錢?」秦義笑眯眯的說道,「像你這樣的領導人,一個面子應該值個幾百萬吧。既然這樣,我就好心收你三百萬,賣你一個面子好了。」

蛤?還有這種操作?秦義你是來搗亂的吧?

封平要抓狂了,這貨不按常理出牌啊!

原本看著秦義對雷家露出的那種瘋狂勁頭,封平心想以神風局和秦義的交好程度,和他說話應該挺簡單的,想讓他到神風據效力應該也不難。可是封平忘記了,秦義在逃亡者的節目里到底是怎麼做到這麼強的一條大腿卻鮮有人抱的。

根本原因就是秦義說話太傷人了,一個不慎就把你氣得說不出話來,實在是沒多少人願意和秦義交流。

當然,儘管其中還有秦義自身的一部分原因,但基本上都是因為他們曾經試圖接觸秦義過後,被他的話憋出了內傷,從此便不敢誰便再招惹秦義了。

看到這裡,封平徹底服了。沒想到,秦義瘋狂的背後,竟然還有這麼氣人的一面。他真是看錯人了!

「說吧,來找我有什麼事情?」把人氣出內傷之後,秦義忽然正常了起來,便對封平嚴肅道。

「呃?」封平又愣住了,心想到底你是領導還是我是領導。

不過他也沒說什麼,只是一會兒便嚴肅了起來。

「其實我對你挺感興趣的,秦義。」

「哪方面的興趣?」秦義不動聲色的退後了一步。

封平看得要吐血,但依然強忍著要打人的衝動,接著道:「我想知道,你的實力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不用問了,大風刮來的,天上掉下來的,還有,走路走著走著就變強了。沒錯,這就是我,是不是很牛逼?」

「是!」封平有些咬牙切齒了。

「算了,不說這個了。」封平極力將秦義在自己心中種下的負面情緒給清理乾淨,而後緩緩道,「秦義,你應該知道吧,這一次你已經得罪死了雷家。之後,你很有可能會遭受到雷家瘋狂的報復。」

秦義的神情終於漸漸正常了,臉上也多了一些憂慮。

「神風局能夠保護我到什麼程度?」

「我說秦義。」封平的表情忽然變得很精彩,「你可是個狠人啊,瘋子啊,你不應該和雷家死磕嗎?而且,你直接問我神風局能保護你保護到什麼程度,你這是什麼意思?」

「傻子才和雷家死磕,既然有後盾為什麼不利用好來?」

「你……」封平被秦義的話給氣樂了,「你這就把神風局當後盾了?我可沒邀請你加入神風局!」

「怎麼?你不樂意?那好啊,我還不加入了,你神風局損失了一員大將,到時候我看你往哪哭去!」

靠!這傢伙真會蹬鼻子上臉!封平也是沒有什麼心情和他鬥嘴了,只好道:「行了行了,我請你加入還不行嗎?」

他也確實沒想過秦義不進神風局的情況。

秦義忽然嚴肅了起來:「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封平一愣,還以為他又蹬鼻子上臉了,但是看到他嚴肅的表情,就知道秦義這一次是正經的,於是便問道:「什麼條件?」

「我無所謂,但我要神風局為我身邊的人提供絕對保護!任何人,都無法傷到他們!這是我加入神風局的唯一條件。」

看到這裡,封平忽然笑了,目光當中也露出了幾分欣慰。

就知道會是這個條件,看來,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我答應你。」封平很痛快就答應了,「而且,我還能夠為你在平城提供一套房,房子在神風局的保護之內,雷家的人絕對接近不了!你和你妹妹就把戶口搬到平城來吧,後面的事情都由神風局來解決……欸欸欸?秦義,你怎麼了?怎麼臉色忽然變得這麼差啊?」

神他媽知道秦義的臉色為什麼這麼差?他這是在後悔啊!秦義心裡那個痛啊!

他在南城房子都買好了,錢都付了,結果這邊告訴他讓他搬來平城,還送他一套房。

我……我實在是太他媽悲催了!

二十萬,白花了啊! 105點愛心點!

王陽的臉上又泛起了笑容。

把愛心點收下之後,接下來彈出來的東西正是最後一塊拼圖。

王陽皺了一下眉頭,把拼圖全部拿了出來,還未等他把拼圖全部組合起來,五塊拼圖自己就組合在了一起。

王陽認真一看,臉頓時拉了下來,嘴角又開始抽動。

拼圖組合起來之後,上面居然是一隻老鼠!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