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蛻皮??這條蛇在蛻皮!!」

藍若依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正在蠕動的雙尾蛇,她終於反應了過來,原來這條蛇是在蛻皮。

每個動物都有變強的方式,這些蛇也按照自然的規律,每當脫一層皮的時候,實力就會再度加強幾分。

照這條雙尾蛇的情況看來,它是準備脫皮了,一旦讓其脫皮成功,陸方他們就只有死的份。

聞言,龍清妍臉上露出了驚慌失措之色:「那我們該如何是好?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它脫皮吧,讓它脫皮成功的話,我們豈不是要靜靜的等死?」

龍清妍知道,現在絕對不能坐以待斃,蛇在脫皮的時候,屬於一種不能動彈的狀態,準確來說,這種時刻的攻擊力是最低的,如果此時對其動手的話,說不定還能因此而得手。

「既然如此,就趁它病要它命吧!!」

想到這裡,陸方沒有任何的猶豫,再次出現本命武器,但此時的本命武器比起之前來說,竟黯淡了好幾分,陸方知道是因為他的實力受損的原因,所以本命武器才會露出如此狀態,但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如果不破壞這條蛇蛻皮的話,他們所有人都要死。

只見陸方強行穩住傷勢,拿起手中的本命武器,身體也因此做出了一個極其詭異的動作,下一秒,陸方的身形再次化為一道殘影往雙尾蛇攻擊而去。

陸方把全身元力聚集在手中的本命武器,隨後對著蛇身用力刺去。

藍若依和龍清妍也在這一刻祭出她們的本命武器,分別朝著這條蛇的蛇頭和蛇身攻擊,企圖想在這條蛇還沒有脫皮成功的時候,將其給殺掉。

噗!!

出乎陸方的意料,這次的攻擊並沒有遇到之前那種被抵擋的動作,手中的佩劍竟輕而易舉的扎入了雙尾蛇的腰間,這一幕讓陸方心中大喜。

緊隨的加強手中的力道。

藍若依和龍清妍也非常輕易就把手中的本命武器扎進了蛇的身體。

斯斯!!

雙尾蛇口中發出一陣陣極其狂暴的聲音,一股狂暴的氣勢也在此時升起,雙尾蛇非常生氣,沒想到這幾個卑微的人類,在它脫皮的時候對它動手,這絕對是罪不可恕。

此時,那分叉的雙尾直接抬了起來,隨後往藍若依和龍清妍刺了過去。

龍清妍和藍若依所有注意力都落在自己的佩劍上,根本沒有理會這雙尾巴,等她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雙尾已經來到了離她們不到一米處的位置。

顧少寵妻成癮 藍若依發現這一幕的時候,早已經為時已晚,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尖銳的尾巴往她的身體狂刺而來。

糟了,看來今天要交代在這裡了!!

這是藍若依心中唯一的想法,這一刻,她已經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她知道,這完全是她的忽略,雖然這條蛇在脫皮,處於虛弱的時候,但這尾巴還是能使用自如,那毒性依然存在,若是被這毒液給沾染了,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要是這雙尾的毒液通過皮膚進入身體,就算是大羅金仙下凡也回天乏力。

「給我破!!」

在這最為關鍵的一刻,一個略為憤怒的聲音響起。

讓藍若依和龍清妍一愣,趕緊睜開雙眸,當她們看到面前這一幕的時候,眼中不由閃過了一絲淚光和異色。

因為陸方已經放棄了插入蛇生的本命武器,身體來到了藍若依和龍清妍面前,雙手緊緊捏住了雙尾蛇滿是毒液又尖銳的蛇尾,手上也因此沾滿了那碧綠色的毒液。

「陸方…..你……」

龍清妍張大嘴巴,不敢相信面前這一幕,陸方為了救她們,竟然用自己的手捏住雙尾蛇的尾巴,難道他不知道尾巴上的毒液有多麼的霸道嗎?

「你們還傻站在這裡幹嘛?還不趕緊發起那致命一擊?」

兩女發懵之際,陸方極其巨大而又略帶痛苦的聲音響起,硬生生把她們兩人從驚訝之中驚醒了過來,隨後趕緊運起全身的內力匯聚在手中的佩劍,隨後朝著蛇頭就是狠狠的一紮!!

噗!!

兩把佩劍扎入了巨大的蛇頭中,蛇口也因此發出了一陣痛苦的哀嚎,很明顯,這一次的攻擊已經奏效了,藍若依和龍清妍不準備就這樣放過,再次揮動手中的佩劍,對著蛇頭就是用力一劈。

下一秒,雙尾蛇直接腦袋搬家,原本正在蠕動的身體,在這一瞬間停了下來,掙扎的動作在這一瞬間戛然而止!

很明顯,這條蛇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感覺到手中那巨大的力道隨之消失,陸方才鬆了一口氣,他知道,這條蛇已經死了,他們的生命之危也解除了。

就在這時,陸方突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雙手更是傳來一股極強的麻痹感,甚至有一種要失去知覺的感覺,身體也因此變得搖搖晃晃,隨後倒在了地上。

藍若依見狀,趕緊把陸方從地上扶起來,但陸方的身體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僅是他的手掌變成了碧綠色,連他身上也染上了綠色。

「糟了,這是暗鳳雙尾蛇的毒液在擴展。」

藍若依臉上充滿了著急,這一番話吸引了龍清妍的目光,龍清妍臉上露出了濃濃的擔憂之色,還有感動。

畢竟陸方是為救了她們,要是陸方沒有捏住雙尾蛇的尾巴,中毒的就不是陸方,而是她們兩個。

許是雙尾蛇已經死了,小胖腳下的小蛇也沒有任何想束縛小胖的意思,驚慌失措的逃走了,小胖的身體也因此恢復了自由。

恢復自由的小胖第一時間就快速來到陸方身邊,眼中充滿焦急之色:「老大,你這是怎麼了?你趕緊醒醒啊?」

小胖急得都快要哭了。

「陸方中了雙尾蛇最為歹毒的毒液,這毒液正在擴張全身,我相信不出十秒的時間,他……..」

藍若依臉上露出了一絲遺憾和愧疚,卻無能為力,對於雙尾蛇這種歹毒的毒液,她真的沒有任何方法,除非有極其高深的實力,能把陸方體內的毒液給逼出來,否則的話不可救治。

「胡說!老大他福大命大,不會就這樣死去的,不就是一點小小的毒液嗎?對他來說算是什麼?我相信老大一定能挺過來的。」

小胖被這一番話給氣急了,立馬開口反駁,惹來了藍若依的搖頭嘆息。

「嗯?好像不對!陸方的實力不過是碎五行罷了,照理說他中毒兩秒之內就會被毒死,但如今過去了這麼長的時間,他的氣息還在。」

就在這時,龍清妍突然驚呼一聲,這一番話提醒了正在一旁搖頭嘆息的藍若依,藍若依也注意到了陸方還活著的狀態。

「嗯??好像也是這個道理?已經過去了十秒鐘的時間,為什麼陸方的氣息還沒有消散?」

這一刻,不僅是龍清妍感到驚訝,藍若依也是非常的吃驚,不明白是什麼情況。

「先不要驚訝這麼多了,我們倒是想想辦法,看如何能把老大給救醒過來。」

小胖可顧不了這麼多,他都快要急哭了,最想要的就是該如何把陸方救醒過來,並不是研究陸方為什麼沒有死去。

藍若依一臉無奈的聳聳肩:「我能說的就只有聽天由命,畢竟雙尾蛇的毒液是最為歹毒的,我們毫無辦法。」

咳咳咳!!

藍若依話音剛落,陸方口中突然傳起了一陣咳嗽聲,把現場所有人的目光給吸引過去,特別是藍若依,美眸睜得大大的,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陸方。

「老大,你終於醒過來了?」

聽到陸方的咳嗽聲,最為歡喜和高興的是小胖,他那肥胖的臉上充滿了笑容,眼底滿是關心之意。

陸方幽幽的睜開眼睛,看著那一臉擔憂的小胖,心中一陣欣慰,看來這個小弟還是沒有白帶,危險的時候也會擔心自己。

「小胖,你可別給老子露出這樣的表情,老子還沒死呢。」

欣慰歸欣慰,陸方還是忍不住開出了這麼一句玩笑。

一旁的藍若依和龍清妍,早已陷入了一種石化中,表情要多古怪有多古怪,引來了陸方一陣不解。

「你們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我幹嘛?難不成我臉上有花嗎?」

說著,陸方還伸出手想摸摸自己的臉頰,這時卻發現他那已變得碧綠無比的雙手和皮膚,這可把陸方給嚇了一跳,因為陸方的情況和華夏里那些青蛙的皮膚沒什麼兩樣,全都是碧綠色的。

「卧槽,我的皮膚為什麼變成綠色了?這是什麼情況?」

說著,陸方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皮膚,發現和平常的沒有什麼區別,不過是皮膚變了一種顏色。

藍若依也在這一刻驚醒了過來:「陸方,你到底是什麼怪物???」 真的難以想象,陸方在遭受了雙尾蛇的劇毒之後,竟然沒有受到任何的危害,這一點無論誰都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雙尾蛇的毒液,除非是高等階的強者,才能將其驅逐於體外,以陸方這樣的碎五行修為,遇到這些劇毒的時候,必死無疑,這些劇毒一旦侵入了血液中,就會將其血液給毒化,到時就算大羅金仙下凡也無法救治。

可現在陸方卻沒有受到任何危害,更重要的是,這一刻,他身體的碧綠竟在慢慢的消失,皮膚慢慢變成了正常的顏色,這一幕讓藍若依感到極其驚訝,站在旁邊的龍清妍也睜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陸方。

「我不是什麼怪物,我只是一個正常人好嗎?你們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我幹嘛?」

感覺到藍若依和龍清妍這異樣的目光,陸方感覺有點不舒服,一臉疑惑的開口,不明白她們為什麼要用這樣的目光看著自己。

「你剛才不是接觸到了雙尾蛇的劇毒嗎?你的身體為什麼會沒事?這到底如何解釋?」

強行穩住了心中的激動,藍若依不由一臉驚訝的開口詢問,看陸方的目光中儘是好奇之色。

此時的陸方才明白了過來,不過他也完全想不明白,自己身體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之前他在教室里看到那些書,有記載暗鳳雙尾蛇的資料,傳說它的劇毒非常厲害,除非是高等級強者,否則接觸到必死無疑,可他身體卻沒有感覺到有任何不適,這一點,陸方也為之而驚訝,自己也想不明白。

「你們問這個問題的話,我自己都搞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對於兩個人的問話,陸方無可奈何的聳聳肩,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更不明白自己的身體到底發生些什麼。

藍若依和龍清妍對視一眼,隨後伸出手,捏住了陸方的脈搏部位,她們身體的元力,在這一瞬間傾巢而出,慢慢探查陸方的身體。

她們驚訝的發現,陸方的身體竟沒有任何毒物的存在,一切都顯得非常正常,不知道的人絕對不會認為,陸方之前中了暗鳳雙尾蛇的劇毒。

無論藍若依和龍清妍怎麼探查,還是沒有發現陸方的體質有什麼不同。

玫瑰戀曲 如此一來,藍若依和龍清妍就更加疑惑了,對陸方身體的謎題,更加好奇和在意了,畢竟女孩子總是有極大的好奇心。

「怎麼?你們發現我身體有沒有什麼異樣?還有沒有什麼毒物的存在?」

陸方也能清清楚楚的感覺到,她們的內力進入了自己的身體,不停探查他身體的異樣,他也很想知道,自己身體是否還有這些劇毒痕迹,畢竟陸方也不想讓一個隱患留著自己身體中,那樣實在太危險了。

龍清妍卻在這一刻搖搖頭,表示陸方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礙,劇毒更是不存在。

「沒有就好,反正雙尾蛇已經決定了,還是趕緊把它的毒液給收集起來吧,如此一來,我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既然想不明白,陸方也不準備在這個話題上多糾結什麼,突然想起他們這一次的任務是奪取雙尾蛇尾巴上的毒液,受到陸方的提醒,藍若依也在這一刻驚醒了過來,趕緊拿出瓶子,隨後來到雙尾蛇的身邊,採集這條雙尾蛇的毒液。

雙尾蛇已經被殺掉了,這採取毒液自然是非常的輕鬆,很快,藍若依就收集到了一瓶雙尾蛇的毒液。

只是現在給他們留下了一個巨大的難題。

因為現場除了雙尾蛇屍體之外,還有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小女孩。

小女孩還處於一種呆泄的狀態中,陸方認為女孩是被這條雙尾蛇給嚇壞了,畢竟她的年紀不是很大,遇到了這龐然大物,被嚇壞是理所當然的。

想到這裡,陸方不由來到了小女孩的身邊,再次把這小女孩抱入懷中:「小妞,你一個小孩子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深山野林中?你父母去哪裡了?」

把小女孩抱在懷中,陸方看著那極其可愛的精緻小臉,只是這個小女孩的表現十分古怪,小小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母親?我沒有母親。」

小女孩的聲音非常幼稚,幼稚中帶著一絲楚楚可憐,這副模樣讓人有一種想抱入懷中好好安慰一番的感覺,連藍若依也是一臉心痛的來到女孩子面前,隨後伸出手,摸摸粉雕玉琢的小臉。

「那你家人在哪裡?你為何會獨自一人出現在這裡?」

聽到這小女孩的話,陸方不由皺起了眉頭。

「家人?我沒有家人,我從家裡出來之後一直留在這裡。」

小女孩的聲音再次響起,說話的語氣變得有點奇怪,總的來說是說的話語偏老成,這老成的語氣在這小女孩身上顯得極其彆扭。

「你的意思是說,你獨自一人來到了這裡,你沒有任何家人,也沒有父母?」

聽到小女孩的話后,陸方無語了,心中卻升起了一絲同情,想來他又何嘗不是這樣的身份?

小時候他也有一個很幸福的家庭,只是經歷了那一次的事件之後,他失去了父母,在那之後獨自一人進入虎穴,經歷各種各樣的危險。

這小女孩的情況和他非常相似,讓陸方心中升起了一絲異樣的情緒,他那時已經有十多歲了,相對來說還比較幸運,而這幼稚的小女孩不過才四五歲,就要遭受如此變故,說起來讓人唏噓不已。

「那我們該如何是好?」

藍若依眼中露出了一絲不忍,經過小女孩的話,從中知道了小女孩的身世,小女孩孤身一人在森林裡,顯然是被她的父母遺棄了,在這個世界,被父母遺棄的事情,已經出現過很多很多了。

「那你有沒有什麼可去的地方?或者說你之前一直生活在哪裡?」

陸方並沒有著急,他不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楞頭青,相反他非常的有經驗,這一刻,詢問這小女孩之前到底在哪裡生活的。

小女孩搖搖頭:「不知道,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只知道我的名字叫小靈!」

…….

一時之間,現場陷入了一片沉默中,陸方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這個小女孩,如果把她丟在這裡的話,必會因此而自生自滅。

更重要的是,小女孩的年紀如此之小,如果把她放在森林裡的話,必會因此而丟失生命,這情況陸方真的做不到。

可是以他如今的情況,自己都搞不定,如何能再帶一個小女孩呢?

一時之間,陸方犯難了,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樣吧,要不我們先把她給帶回去,回去之後,看看如何定奪吧,把她留在這裡的話,也不知道會再遇到什麼樣的危險。」

藍若依沉默半會,開口說出這番話,說實在的,她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子,不忍心把這樣的一個小女孩留在這危險的森林中,誰也不知道下一妙會遇到什麼事情。

聽到這,陸方點了點頭,只能先把小女孩給帶回去。

決定了這一點之後,幾人開始往回走,龍清妍看到這小女孩粉雕玉琢的,十分可愛,正要從陸方的手中把這小女孩給接過來,卻受到了這個小女孩的拒絕。

「我不要你抱!!」

絕情的一番話,讓龍清妍的臉頓時垮了下來:「我說小靈,你不是吧?姐姐抱抱你都不可以嗎?」

「不要!」

無論龍清妍如何勸說,小靈就是不願意讓她抱著,讓龍清妍一陣嘆氣不已。

「小小年紀的,你這小丫頭就這麼古靈驚怪,這麼小就知道要抱著男人,以後長大還了得?」

無奈之下,龍清妍開了一句玩笑。

此等一番話,把旁邊的人給逗樂了,小胖一臉搞笑的插了一句:「嗯,這小妞很有前途,這麼快就被我們老大的王八之氣給吸引了,以後必然大有成就。」

……..

總體來說,氣氛還是不錯的,只是小女孩說出了一句讓大家為之而發愣的話:「你們身體的氣息不好聞,這大哥哥身上的氣息很好聞!」

聞言,陸方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懵逼:「什麼好聞不好聞的?要我說,這兩位姐姐身上的氣味更好聞好嗎?」

陸方這一句話不過是開開玩笑,卻讓龍清妍和藍若依小臉升起了一抹緋紅。

「不是,我說的不是香味,而是他們身上的氣味。」

說著,小女孩不再搭理陸方,趴在陸方的肩膀上,這副模樣煞是可愛。

吼!!

凌厲的氣息,讓藍若依和龍清妍的臉色微微一變。

「什麼情況?」

在經歷了剛才的事情之後,小胖對這些魔獸心生恐懼,聽到如此凌厲的聲音,被嚇了一大跳,趕緊躲在陸方的身後,目光警惕的看著聲音傳來的那個方向。

「這個聲音充滿了威勢,威勢中還帶著一絲龍氣,發出聲音的魔術必是偽蛟龍。」

藍若依是一個見多識廣的女孩子,第一時間就確認了這種魔獸的存在。

「什麼????這麼強大的六階魔獸,竟會出現在這裡?老大,我們還是趕緊走吧,要是一會讓這魔獸盯上了,我們就不用走了。」

小胖被嚇了一大跳,從剛才的事情中,剛才那暗鳳雙尾蛇已經把他嚇得夠嗆了,再來個更強大的,他怎麼可能承受得住?

小胖話音剛落的時候,突然發現一個身影狼狽不堪的從不遠處疾跑而來。

身形非常的狼狽,身體的衣服早已經變得破爛不堪,頭髮也因此亂糟糟的,渾身都是傷勢,一看就知道肯定受到了什麼襲擊,更重要的是這男子的臉上還帶著濃濃的驚恐,想來必定是受到了什麼驚嚇。

當這個男子接近陸方的時候,陸方敏銳的目光頓時察覺到了這男子的臉孔。

重生財女很囂張 讓陸方驚訝的是,這狼狽而逃的並不是其他人,正是之前和他有過過節的寧少澤!! 寧少澤的樣子狼狽極了,和一個乞丐沒有什麼兩樣,特別是在他胸前那一道深可見骨的捉痕,更是讓人觸目驚心,出現了一絲血肉模糊的感覺,這必定是因為受到了巨大的攻擊。

看到這裡,陸方不由皺起了眉頭。

突然,地上產生了一股震動,遠處的山林中出現了一個龐然大物。

當陸方看到這龐然大物的時候,頓時睜大眼睛,因為出現的是一個和蛇沒什麼兩樣的動物,不同的是,這個龐然大物不是靠蛇身的滑動而行走,那長長的身子有四隻腳的存在,準確來說和一條鱷魚沒什麼區別,不同的是,它的頭上還長著兩條尖銳的菱角。

它的背上,還長著一排整齊的毛髮,看到這裡,再怎麼傻也能明白過來,這必是藍若依口中說的偽蛟龍。

寧少澤的身影狼狽而來,當他的目光接觸到藍若依和龍清妍的時候,眼中不由露出了一絲喜色,趕緊開口:「龍小姐,藍小姐,請你們救救我,我被這偽蛟龍給盯上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