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要是真的換成這麼一個老大,似乎也不錯!」

「誰說不是呢?以前尤將軍對於這個事情,可管的很嚴呢……花自己的錢都不行。」

農門甜妻,腹黑相公來種田 老六則是躲在一邊,眯著眼睛看唐玉。

看著唐玉越來越得人心,他心裡自然是不高興的。

對於唐玉的不滿,就又多加了幾分。

……

「報!前方有濃郁的血腥味,像是經過一番戰鬥!而且規模還不小!」

探馬到唐玉面前彙報道。

「血腥味!?」唐玉和尤鐮對視一眼,二人同時想到了之前他們在來的時候遇見的。一隻打著南武旗號的隊伍,在陵州的各個小村落里,瘋狂而血腥的屠戮著。

「難道是他們剛剛做完案?」

尤鐮提出了這個想法。

「過去看看?」唐玉提議,尤鐮點頭。

可左副官卻提出了不同的意見。

「尤將軍,我們任務既然已經完成,應該趕快回去復命才是。要是聽了唐玉的話,在此處耽擱,可會影響大事的!」

左副官說的倒是沒有錯,可是偏偏要帶上唐玉二字。

婚婚欲睡男神老公 這就讓尤鐮有些不開心了。

「現在他是炙魂的零時首領,有什麼問他,別問我!」

尤鐮訓斥道。

左副官一時語塞。

唐玉也不想跟左副官計較,直接做出了決定。

「左副官,你帶領五個兄弟,先行護送張文清回江州,務必直接送到侯大人面前!」

左副官低頭不語。

猶豫了好幾秒鐘之後,左副官才抬起頭。心有不甘道:「是,屬下遵命!」

左副官很快就帶著人以及張文清離開了。

尤鐮此時跟唐玉說道:「左副官這個人,就是有點倔強,人還是不壞的,能用!」

「這個我知道,他只是喜歡你,而且見不得別人跟你走的近而已!」

唐玉很直接的說道。

「什麼?不可能,我們只是戰友而已,要說特別,也只是接觸的時間長而已!」尤鐮神色變得有些尷尬,立馬解釋道。

「這個事情,有什麼不可能的,常年跟你在一起戰鬥。一來接觸不到別的女人,二來你這麼漂亮,而且又那麼優秀,喜歡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唐玉撇著嘴說道。

顯然,唐玉覺得,尤鐮肯定是知道的。

尤鐮瞪大了眼睛不說話,一副完全無法相信唐玉所說的話的樣子。

「我看,不僅僅是左副官,炙魂所有成員在內,可能有二成的人,對你有各種各樣的心思!」唐玉若有其事的說道。

「這不可能,我統領他們十幾年,都沒有發現,你是怎麼發現的!」

尤鐮滿臉的難以置信,覺得唐玉實在騙她。

「不信?要不要我們做個試驗? 妖妃不惑君 敢不敢?」

不知道怎麼,尤鐮靈氣全失之後,變得更加女人,更加可愛了幾分。

而唐玉也就多了一些朋友間的輕鬆,少了一些面對上級的嚴肅。

「哼,我有何不敢!你說吧,怎麼試驗!」

尤鐮滿臉的信心,根本不相信唐玉所說的試驗。

「好,你只需如此……」

唐玉低頭在尤鐮耳邊說道。

「啊!?真的要這麼樣嗎?」

也不知道唐玉說了什麼,尤鐮異常詫異的問道。而且那未施粉黛的臉上,居然露出了一抹難以發現的紅暈。

這一抹紅暈,要是給尤鐮自己看見,那恐怕她自己,也會嚇上一大跳!

唐玉神秘的點點頭。

「要是你不敢,那就算了。」

「來!」尤鐮被唐玉一激,矢口答應!

隨後,唐玉怪叫了一聲。

將所有炙魂成員的目光全部吸引了過來。

然後掰過了尤鐮的腦袋,讓二人成面對面的姿勢,然後唐玉低頭,將臉貼在了尤鐮的一邊側臉。

這樣,從後面看起來,就像是二人在馬上熱吻一樣。

尤其是唐玉剛剛的一聲怪叫,幾乎沒有人,不在看唐玉這裡。

本來還有人說話的隊伍,瞬間變得安靜的異常。

沒過一會,尤鐮也意識到了這一個問題。立馬重新回到之前的坐姿,讓唐玉的身影完全擋住了她。

「你看我說的沒錯吧!」

唐玉小聲的說道。

為了不讓後面的人聽見,唐玉特意的靠近了尤鐮的耳朵。

可尤鐮感受到耳朵附近陣陣的熱浪,整個人如同觸電了一般。

她行軍多年,接觸男人的身體並不是沒有,可耳朵這個地方,還真的是第一次。

加上身體的傷勢未好,整個人更是一軟,根本不敢回頭,心亂如麻的朝前看著。

唐玉自然能夠感受到此時尤鐮的緊張,輕輕一笑,沒有當一回事。

在唐玉心裡,剛剛兩個人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只是一個奇怪的角度,甚至連臉都沒有觸及到。

而在尤鐮心裡,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靈氣全無之後,整個人都變得完全不同了!

可在後面的人眼裡,二人的動作就很不簡單了。

尤其是老六,心裡就跟針扎似得,恨不得一腳把唐玉從馬上踢下來,然後代替唐玉的位置。

……

走了不多遠,唐玉突然皺起了眉頭。

「這個味道……」

「起碼有三百人!」尤鐮已經從剛剛那種詭異的狀態中恢復了過來。

聲音嚴肅的說道。

而隨著隊伍的前進,整個炙魂的人都聞到了那股味道。

「寒山老哥,什麼味道啊!我看大家都在聞……」

小新小聲的問道。

「血味,準確的來說,是人血的味道。」

楚寒山面色嚴肅的解釋道。

小新倒吸一口涼氣,「這麼濃郁?」 對於修整了一天,要回歸江州城的炙魂來書,面前的血腥氣息,顯然是一件麻煩事。

而就算是炙魂的人都是從戰場上殺過來的,可上一次在那個小鎮子里,看到的那種可怕場面,還是讓所有人都有些膽寒。

那種將人當作牲畜一樣的屠戮,實在是聞所未聞。

當炙魂一行人來到案發現場的時候,有個別人吐了。

不比上次的血跡已經開始乾枯,這一次。

血還溫熱著。

「看樣子,距離那群惡魔離開,時間應該不久。」

「要追上去把他們幹掉嗎?」

唐玉問著身前的尤鐮。

這是個艱難的問題,軍人的任務是服從命令,這件事情,似乎並不是在他們的任務之中。

「現在你的炙魂首領,你來決定。」尤鐮猶豫了一下,然後把難題丟給了唐玉。

唐玉點點頭。

「楚寒山,小新,你帶五個人留在此地照顧尤將軍。」

「其它炙魂所屬!跟我追!」

對於唐玉的命令,尤鐮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介於她自己的身體狀態,還是選擇了接受。

她這樣的身體狀態,不僅不能夠幫助炙魂除暴安良,而且還要拖累他們。

其餘眾人,再度出發。

製造慘案的那些人身上,必定殘留著極為濃郁的血腥味。

而唐玉率領的炙魂眾人,則是朝著那股濃郁的血腥味道,一路追了過去。

「越來越近了!」

唐玉不僅目力強勁,而且嗅覺也一樣的敏感。

「很近了,大家小心戒備!」

這裡是一片低矮的從林,雖然不斷的有些窸窸窣窣的聲音,可是總體卻是給人一種寂靜的感覺。

氣氛逐漸變得詭異了起來。

而唐玉也將「冶金聖尺」從煉神殿里拿了出來。

隨著那股血腥味道的越來越近,走在最前面的唐玉,終於看到了一些黑影。

「隊長,地下有腳印很新,看來是他們沒錯了!」

唐玉點頭,「準備作戰!」

「哈哈,居然有一群鮮美的食物親自送上門來!這下能夠好好的吃一頓了!」

忽然間,一個詭異的聲音響起。

而且這個聲音的來源,似乎不是某個地方,而是來自四面八方。

因為炙魂所有人看向聲音來源的方向,都不一樣,有的人朝後看,有的人朝前看。

唐玉眉頭緊緊地皺著,心裡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他只是炙魂的零時首領,若是帶領炙魂葬送在這種地方,責任是非常大的。

「該死,這個時候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先把那些殘暴的畜生給做掉才行!」

唐玉咬咬牙,將精力集中。

「結陣,衝鋒!」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那就看看誰的實力更強吧!

炙魂也是百鍊之軍,並沒有畏懼眼前看起來的困難。

依舊列陣,開始準備衝鋒。

片刻之後,炙魂所有人都已經衝到了那群黑衣人跟前。

「殺!」

一陣衝鋒過後!

那群黑衣人完全不是對手,瞬間都被砍翻在地!

可是死狀卻是異常的奇怪,幾乎沒有血液流出!

唐玉異常好奇的下馬檢查,而當唐玉摘下其中一個黑衣人的面罩時候,發現面罩下面居然是老婆婆的面孔。

「難道?」

唐玉眼裡一驚,將手放在那人的鼻子之下。

已然沒有了呼吸!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